随着秋书语的话音落下,就见那些人回车上抄起了家伙直接往莫子谦的车上招呼。

    有拿棒球棒的,有拿斧头的,还有锤子的,种类繁多,各种各样。

    唯一相同的是,破坏力都足够强。

    本来莫子谦的车只是有两道很浅的划痕,这下好了,“哐”、“哐”几声,整台车都几乎报废了。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大脑有些短路。

    旁边围观的那些人全都没了起哄声,甚至渐渐屏起了呼吸,生怕那些“大汉”砸完车顺手把他们也砸了。

    刺耳的警报声混杂着车窗破裂的声音不断响起,很多人都堵起了耳朵,秋书语却面带微笑的听着,仿佛那不是什么扰人的噪音,而是美妙悦耳的乐章。

    “都给我住手!”终于回过神来,莫子谦愤怒的低吼。

    可惜……

    没有人肯听他的。

    秋书语挥了挥手,阻止了那些人砸车的行为,“莫先生,请恕我直言,你这辆车已经是一年前的款式了,现在根本不值两百万。这笔钱,你无论是用来买新的还是修理都会有富余。”

    说白了,那两百万只是一个幌子,他只是报出了一个确定俞迈兮拿不出的金额而已。

    钱,她已经付了。

    这辆车的价值已经注定,有两道划痕和车身完全被毁并没有区别。

    皱眉看着秋书语,莫子谦郁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辆车而已,他当然不在乎。

    可问题是,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下不来台,这口气他怎么能轻易咽下去!

    迎视上莫子谦几欲杀人的目光,秋书语垂眸淡笑,让酒吧经理准备了两杯酒,她端起其中一杯一饮而尽,随后把另一杯递给了莫子谦,“敲山震虎而已,莫先生别忘心里去,这杯酒算是向你赔礼。”

    先兵后礼,进退得宜。

    莫子谦看着端着酒杯的那只细嫩手掌,视线移到她含笑的脸上,他忽然也笑了,眼中充满了无奈,“秋书语……你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说完,他端起那杯酒喝光,利落干脆。

    “莫先生尽兴,我就先不打扰了。”微微颔首,秋书语拉着俞迈兮离开。

    莫子谦的目光下意识追随她而去,眼神有些复杂。

    他就是这样被她吸引的……

    明明看起来柔弱的不堪一击,却总是能笑对所有狼狈境地,甚至周全的退步抽身,既不伤人,也不伤己。

    除了……

    会害别人深陷其中。

    *

    热闹看完,人群散尽。

    叶成佐慢悠悠的从人群最外围往里走,脸上复杂的神色堪比莫子谦。

    其实早在秋书语来之前他就在这儿了。

    那个小太妹和莫子谦拉扯的时候他就在旁边,这种失足少女被调戏的戏码他才懒得看呢,本来打算走的,却没想到会看见秋书语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得知她们认识的时候,叶成佐有些意外。

    怎么看她们俩都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像朵兰花,另一个像狗尾巴草,还是一个把自己打扮的十分恶俗的狗尾巴草。

    莫子谦欺负小太妹叶成佐不会管,但看到他那么下流的摸秋书语下巴,叶小少爷就很有把他爪子掰折了的冲动。

    开什么玩笑,他哥的女人怎么能给别的野男人乱摸!

    不过……

    动手之前他忍住了。

    他想看看秋书语会怎么反应,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了解她真实性情的机会。

    是哭哭啼啼的打电话向他哥求助,还是和莫子谦虚与委蛇,逢场作戏。

    叶成佐甚至想好了,在秋书语给他哥打出电话之后,他就会现身帮她解围,让她知道他的厉害不说,也要让她认清一个事实,她就是要仰仗叶家才能活的好。

    谁知道,她根本没给他表现的机会。

    她那么淡定的拿出了两百万现金,还霸气的让人砸了莫子谦的车,不要说别人,就是叶成佐在旁边就看着都觉得热血沸腾,感觉解气的很。

    那种人渣,就得那么教训他。

    就在他忍不住在心底为她拍手叫好的时候,不成想她的态度又和软了下来。

    站在叶成佐的角度,他觉得莫子谦那种人就是欠收拾,应该和他一硬到底,看他敢怎么样。

    但换个角度,他就发现莫子谦说的很对,秋书语这个女人,很聪明。

    知进退,懂人心。

    只是,叶成佐有些好奇,她是哪来的那么多钱,身边又怎么会有那么一群人供她驱使?

    看为首那个男人对她的态度,像极了主仆关系,难道是她父亲留给她的?

    不对……

    如果是秋君辞的人,她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心里疑云四起,叶成佐晃了晃瓶里的酒,一仰头就喝了个干净。

    他拎着空酒瓶走到莫子谦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对方转身之际,一瓶子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不顾周围人的惊呼,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凶狠至极。

    该怎么形容那一刻的叶小少爷呢……

    像极了护崽子的狼。

    莫子谦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一顿,一来是因为他毫无防备,二来是他原本就喝了酒,行动力受限,肢体协调能力比不了叶成佐,再加上那一酒瓶子直接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他没彻底晕过去就不错了。

    将人暴打了一通,叶成佐踩着莫子谦刚刚捏秋书语下巴的那只手,脚下暗暗发力。

    “我警告你,你以后给我离她远点,否则我见一次打你一次!”拍了拍莫子谦的脸,叶成佐目露凶光。

    “你……你特么谁呀……”

    眨了眨被血水侵染的双眼,莫子谦有气无力的咒骂。

    叶成佐拎起镇酒的冰桶,“哗”地一声连冰带水都浇到了莫子谦的脸上,冲刷掉了部分血迹,让他得以看清对他施暴的男人是谁。

    “看清了?”叶成佐悠闲的擦了擦手,“记住了,小爷是叶成佐,不服就再找我约架,随时奉陪。”

    随手把纸巾丢到了莫子谦身上,叶小少爷吹着口哨上了车,一脚油门就没了影子,徒留莫子谦躺在冰凉的地上,气的胸闷气短。

    “呸!”他撑着身子站起,吐出了一口血水,“叶成佐……他特么跟着搅和什么……”

    “额……”旁边颤颤巍巍的站出来一个人,语气不确定的回答说,“之前听说恒瑞的太子爷看上了秋书语,这么算起来的话,秋书语算是叶成佐的嫂子……”

章节目录

婚途不知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公子无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无奇并收藏婚途不知返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