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黑。

    呵。”

    邢不霍不怒反笑。

    穆婉知道,他这种笑的时候,或许,是很不开心的时候。

    这种笑声里,还带着嘲讽,或许是自嘲。

    穿透耳膜,震慑心魂!“就是因为我没有让你当上安宁夫人,你要把我拉黑?”

    邢不霍眸中腥红地说道,笑声依旧没有停止。

    穆婉心中酸疼的厉害。

    当初她嫁给他,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而是想要逃避当时的生活,并且打脸陆博林,项芝秋,项上聿等一些看着她出丑,难过的人。

    她待在他身边的时候,每天想的是不要给他拖后腿,从来没有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求什么。

    过去的她,还真的是不在乎身份地位的,她想要的,只是她爱的人能够平安。

    什么时候,她的心里开始扭曲了呢?

    现在的她,很渺小,渺小的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过来践踏,可以肆意的伤害她的自尊,糟蹋她的身体,凌辱她的灵魂。

    她想要变得强大,强大到不会被人欺负,强大到可以保护她想保护的人,强大后不用虚伪,不用苟延残喘,不用寄人篱下,不用为了自由苦苦挣扎。

    安宁夫人?

    呵!如果当初没有希望,就不会有现在的失望。

    如果背叛她的是项上聿,她不会有一点感觉,更不会觉得伤心。

    可是伤害她的人是他!她知道现在的心里极其扭曲,可她依旧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他要讨厌,那就讨厌吧,无所谓了。

    她也不想为了得到他的好感,不断的压抑自己,克制自己,变得不想自己,勾起了嘴角,冷漠到了极致。

    “是啊,我从来都是这种见利忘义的女人,为了你的身份地位,可以放弃曾经心爱的男人,我又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现在认清我还不晚。”

    穆婉顺着他说道。

    邢不霍沉默地看着她。

    穆婉任由他看着,没有躲避,面无表情地。

    两个人沉默了有三分钟。

    “如果没有其他想说的,我挂了。”

    穆婉说道,直接挂上了电话。

    她漠然地看着面前的空气,缓冲了三秒,看向项上聿,“这个对话,还满意吗?”

    “你自己觉得满意吗?”

    项上聿反问道。

    穆婉轻笑着,“满意,我上下洗手间,肚子有些不舒服。”

    她没有等项上聿说话,径直去了洗手间,锁上了门。

    泪水像是开了闸一样,倾泻出来。

    可一旦哭了,想的东西就会偏激,以及激动,越哭越觉得伤心,越哭越觉得委屈,越哭,心里越是有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崩腾着出来。

    从此以后,她真的就剩下孤独的自己了,自生自灭,淹没在精神世界的洪荒,任其漂泊,一年,两年,三年,或许更长的时间,直到,她的灵魂在洪荒世界里死去,只剩下一副令人恶心的躯壳,厚颜无耻地活着。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别进来。”

    穆婉说道。

    “咔。”

    的一声,项上聿打开了门。

    穆婉眼睛红红的,眼泪还含在眼里,来不及收回去。

    她想要吐槽,想要生气。

    也因为有了这些情绪,取代了之前的悲伤,难过。

    项上聿靠在门框上,双手环胸,耷拉着眼眸看她,“哭什么,尿从眼睛里面出来了?”

    “你尿才从眼睛里面出来。”

    穆婉洗脸。

    项上聿站在了她的后面,强有力的手臂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

    这个狂妄的男人,极其压抑着自己的怒气,警告性地说道:“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为他流眼泪。”

    穆婉睨向他,“这个眼泪不是为他流的。”

    “不是为他,为了谁?”

    项上聿不相信。

    “为了我自己。”

    穆婉说道,目光清明地看着项上聿。

    其实,她也明白,项上聿对她是没有心的,他不会娶她,即便娶她,也不会对她有多少感情,顶多就是控制欲在作怪,等他腻味了,她或许会像那些笼子里的小鸟一样,等待的,就是死亡。

    项上聿亲她的脸。

    穆婉没有动。

    项上聿不悦,声音阴冷了几分。

    “你假装死人倒是挺像的。”

    穆婉的心里叹了一口气,要说项上聿小气吧,他很大方,几亿的枪,价值连城的锎随便送,帮助她成为安宁夫人,对于谈判,也给了不少帮助。

    但是,她只是一句话让他不开心,她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他就很不开心了。

    比如现在,他一进来就说她尿从眼睛里面流出来,巴拉巴拉的,她不翻白眼,不让他滚,已经很气了。

    他亲的时候,她也就不动,这就生气了。

    说她死人,他才死人,他全家都死人。

    她两眼无神地看向他,冷冰冰地说道:“多谢夸奖。”

    项上聿扫了她一眼,松开她,从洗手间出去。

    又一想,每次他这样一走,她没有一次来哄他,走了,更不爽。

    他坐在了沙发上,脚搁在茶几上面,还是杀几局,平缓一下不爽的心情。

    穆婉从洗手间出来,看项上聿还在,她又不好赶他走,有点累了,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休息。

    从她出来,他就关注着,等着她和他说什么。

    结果,半小时后,她不仅什么都没有说,还睡着了!他在生气,她居然睡得着!!!!!项上聿真生气,把手机丢在了沙发上,朝着穆婉走去,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

    她依旧没有醒,他亲了上去,强势的撬开了她的唇齿,进入她的口中,凶猛而又澎湃。

    穆婉睁开了眼睛,他并没有停下来,直接解开了她的衣服……半小时后过去了项上聿在浴室洗澡,穆婉腰酸,不想起来。

    他舒服了,从浴室出来,还没有消逝的性感,又多了蛊惑和邪佞,“爬不起来了?”

    她懒得理他,想着不是八点的飞机吗,怎么还不走?

    “话都说不出来了啊。”

    项上聿越发张狂。

    穆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项上聿得了便宜还卖乖,还刺激她,他这么说,好像她被他弄得起不来一样,虽然,就是被他弄的不想动。

    可,总是不服气。

    “能帮我放下洗澡水吗?”

    穆婉说道。

    项上聿挑眉。

    穆婉以为他要讽刺她一两句,但是没有,他愉悦的进洗手间,帮她放热水澡。

章节目录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秦汤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汤汤并收藏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