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皇太一左手拎着司命,右手拎着铁锚,舒了口气。

    铁锚下面连接着荡来荡去的黑胡子。

    不远处有一道弧状的剑痕,将爆炸和火焰完全阻挡在外。

    似乎是都能够斩断的样子。

    反手握着长剑的皇绯剑回头示意了一下。

    “远点,我会会那家伙。”

    皇太一点了点头,放下司命和黑胡子。

    “不行!我必须弄个明白!”

    黑胡子强行要留在原地。

    争执的时间当中,燃烧的火焰所形成的屏障后面已经浮现出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不是因为视野不好才显得如此。

    而是因为这个人影本身就是模糊的,全身都被半透明的黑气缠绕着,黑气其实非常稀薄,好像随随便便就能看透,可事实上却并不能,非常奇怪,觉得能看清但怎么看都看不到里面的样子。

    “这种……这种力量……阿太……和以前是……可恶……竟然……”

    司命的反应异乎寻常的激烈,皮肤表面渗出大量细密的汗珠,像是要将马上破体而出的愤怒和憎恶封印住一样,紧紧抱着身体发抖。

    这还是皇太一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种令人害怕的眼神,心中不禁激起了一阵保护欲。

    让女孩子害怕的家伙给我死一死。

    “神力是吗……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给我好好报上名啊混蛋!”

    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的虚实,皇太一明知道自己就是在硬充好汉也要强行装出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因为演技比较拙劣,有点像极道催债。

    “哼哼哼……既然不在这里,你们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黑气缠绕的怪人不像看上去那么沉默寡言,能够正常说话,声音也是合格的反派标准。

    “所以你哪根葱啊?绝对不是黑胡子的那个兄弟对吧!”

    皇太一瞪着黑漆漆的怪人,越看越觉得火大。

    “没错!你到底是谁!”

    黑胡子脑筋不差,立刻想明白了发生的事情,很简单,只要有熊形状的动力装甲和虚拟出来的声音,里面装着的可以是任何人,简直是最好的伪装。

    “这么浓烈的力量……简直……简直就是我自己……那是我吗……“

    司命毫无悬念地再一次开始钻牛角尖。

    如果她的智商正常一点,相信也不会蠢到连这种圈子都会绕进去。

    问题就在于这的确是个能把自己绕进去的笨蛋,又能如何?

    “你们死了之后再慢慢想吧哈哈哈!”

    怪人没有像许多反派那样上来就丢出一套长篇大论,左手在空中轻轻一捞,将他来的时候乘着的车子抓到了空中悬浮着,但没有立刻丢出去。

    车子表面也多了一层淡淡的黑气,显得相当邪恶。

    区区的车子而已,再怎么强又能如何呢?

    “不!那是命运偏转影响到的东西!你不能用!”

    司命瞪着已经变成血红色的双眼,含着泪水冲向怪人。

    “绯剑!”

    情急之时,皇太一也只能临时呼叫帮手。

    “你们两个都退下!”

    皇绯剑拦腰抱住司命,另一只手抓住黑胡子,不顾一切地闷头狂奔。

    不知不觉之间,司命的手臂也紧紧抓住了她。

    这时候,皇绯剑的能力无意之间发动。

    她似乎看到了司命心中的复杂情绪,从不理解到激动,愤怒,还有悲伤与焦急。

    想要安慰她。

    因为那些都是自己所经历过的。

    这样的心情也不知不觉传达给了司命。

    司命的眼角不再流淌泪水,某种意义上,皇绯剑心中的善意也传递给了她,在寒冷当中看到了一丝温暖。

    那种感觉和皇太一是一样的。

    绷紧的身体渐渐变得柔软,被杂乱情绪所填满的大脑也开始重新运转——虽然运转起来也不会变得聪明但这是另一回事。

    梅菲斯特人在异空间当中,也许是现在最辛运的事了。

    看你有什么手段。

    皇太一确信现在这个距离之外,皇绯剑和那两个人都不会有太大危险,于是就嚣张地笑了笑,抬起一只手,勾动手指。

    反正没有力量的限制,怕你不成?

    “哼哼……有意思。”

    怪人冷笑了一声,用力挥下手臂。

    车子在空中旋转了方向,将车头对准皇太一,飞快落下。

    “这种程度的攻击……什么!”

    皇太一想要释放出真气将车子击毁,却没想到能量波动刚一出手,还没触碰到车子的表面就被轻飘飘地弹向了远处。

    竟然无效?

    搞什么?

    “死吧。”

    怪人似笑非笑地化作飘散的黑气。

    撞过来的车子速度并不快,能够轻易地避开,现在皇太一已经发现其中诡异的地方,不敢与它硬碰硬。

    “远点跑!快!别管我!”

    在撤退的同时,皇太一没有忘记提醒皇绯剑。

    看得到她的确在全速前进。

    轰——

    车头碰触到地面,以奇怪的形状折成了两截。

    看上去仿佛是攻击落空,炫目的白光却立即将皇太一身体当中全部的警报调动了起来。

    车上搭载了歼灭弹!

    怎么办!

    皇太一刹那之间就意识到皇绯剑和司命几个人恐怕已经置身于危机之中,完全不敢去赌她们到底能不能逃出危险范围。

    自己若是立即跑路的话,加速到极限,安然脱身的可能性极大。

    不能这么做!

    “哦啊啊啊啊啊!”

    皇太一毅然伸开双臂,将临时聚集起来的真气一口气释放出体外,原地制造出一个爆炸的光球。

    “呜……”

    释放出力量还不到一秒钟,从外界袭来的强大压力就伤到了他,一口鲜血没有忍住,从嘴里吐出。

    他的脸上没有因为痛苦而产生的扭曲,反而有一丝迷之微笑。

    有效。

    歼灭弹的爆炸效果非常恐怖,但那个不是无法抵抗的力量。

    只要能够抵抗那就总有办法!

    强行承受着能量的冲击,皇太一的躯体当中每一个细胞都在咆哮,将生命力所转化形成的真气能量半点不流地疯狂释放。

    歼灭弹爆炸的能量边缘,一个小小的球体正在不停地蚕食着它,与足以毁灭城市的恐怖武器针锋相对,不落下风。

    两种规模不同的能量球此消彼长,规模相差何止几百几千倍。

    数秒钟后,歼灭弹的爆炸依然没有吞噬皇太一。

    有了皇太一的阻挡,皇绯剑暂时没有被波及到,专心逃跑。

    她能够明白背后有一团恐怖的力量正在追逐自己,大致猜得到是歼灭弹的效果,同时她也清楚皇太一正在做什么。

    不能浪费他用生命为赌注获取的机会。

    皇绯剑放弃了一切胡思乱想,将体内的能量引擎也运转到了极致,肌肤在奔跑过程当中染上了一层火热的颜色,多余的热量化作喷气从后背喷发,随之产生了体质强化,令速度瞬间上升了几倍,在身后留下两条白色轨迹,远远地把爆炸甩开。

    另一边,皇太一还在苦苦支撑。

    这时候如果松懈的话,失去了抵御力量的爆炸就会再次暴走,自己的所作所为应该是正确的选择。

    这不只能全力以赴了吗。

    不去思考前因后果,也不去思考即将看到什么样的结局,现在,只是单纯的决斗。

    身为一个见过无数大场面的战士,如果连这么简单的对波战斗都无法理解,那智商也实在是太低了点。

    简单粗暴,不需要技巧和运气等多余的因素,单纯以自身体内所能够支配的能量上限为赌注,压倒对方就是胜利,反之就是失败。

    “少得意忘形了啊啊啊啊!才不会败给你这种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的人渣!”

    皇太一心中的怒火随着吼声传递到战场上每一个角落,也将自己的意志完全传达给所有能够听到声音的人。

    真气依然在不停流逝,僵持状态不会因为怒吼而变动,毕竟不是古代某些超级机器人的设定。

    松动了!

    已经开始头晕的皇太一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所在。

    无论有着怎样坚韧不拔的毅力,真气的储量并不会因为这种玄学而发生变化,一直释放的话肯定有力竭的时候,只是要看到底哪边先撑不住。

    歼灭弹的能量时时刻刻都在流逝,杀伤力巨大但不能保持长时间的运作,持续消耗下去的话,终究会有耗尽的时刻。

    被皇太一全力制造出的小小孤岛,始终尽职尽责地承担了盾牌的工作,开始流散的能量就像被岩石分开的流水,保护着孤岛。

    从来没有夸下海口说要拯救一切生命,那种事情是神的职责。

    也从来不没想过什么守护自己所爱的人,那是故事的主人公专用的玄学台词,和自己毫无关联。

    身为一个渺小的存在,从来不想去考虑那么多。

    只要能够保护自己所能见到的,击溃自己所能击溃的就足够了。

    因为这可是工作。

    就算换了完全不同的世界,可以随时随地摸鱼,身为专业人士的节操还是要有的啊你这混蛋!别小看辛勤工作的社畜!

    赢了!

    歼灭弹的威力已经快要到头,曾经比太阳还猛烈的光芒,这时候残留下来的还不到一半。

    “嘿嘿……如何……”

    皇太一双手保持着能量放射的姿势,全身像刚从蒸笼里拿出来一样冒着白烟,左眼进了沙子而不得不闭着,右眼也只能勉强张开,疲劳的神情无法掩饰。

    砰——

    突然出现的一拳集中了他的腹部。

章节目录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神武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神武车并收藏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