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在云雾山脉,我就应该先知先觉,杀了这炼尸门的少主血坤,此刻这血坤已经有了丹境初期的修为,这可是才一年多的时间,这进步倒是神速。

    所有弟子都扬起手中长剑,就算是一些化灵境的弟子,他们入门才两三年而已,但是此刻却是要面临灭派之祸。

    我见到一些弟子那一张张惊恐的稚嫩脸庞,大家都知道一旦我们真的杀出去,还不够人家填菜,毕竟幽冥宗和炼尸门的丹境高手可是百多位,是我们暗月宗的七八倍,至于玄灵境的高手比我们也多出好几倍,一旦护派大阵破灭,等待我们的便是死亡。

    咻咻咻!

    一道道身影在顷刻出现在了前殿,这些是外门弟子,其中我看到了徐枫和木婉清,他们同样脸色难看。

    差不多几分钟后,高牧带着七八位化灵境的低阶弟子来到了前殿,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看向护派大阵外一干炼尸门和幽冥宗的高手,而这些人更是连续地攻击着护派大阵。

    “高牧,还有遗漏吗?”鹤真人冷声开口。

    “禀告太上长老,我派弟子都在这里了,老夫已经查找整个宗门,确定没有任何遗漏。”高牧忙一个抱拳,接着说道。

    “好,老夫刚刚已经万里符我蓝星城其他三派,不过就算最近的飞仙宗,要赶来也需要一两个时辰,先不说一两个时辰,我派的护法大阵能够挺过一刻钟,便是极限,你速速带领门派弟子从门派后山的广灵洞逃逸出去!”鹤真人忙开口。

    “什、什么?那太上长老你和掌门师兄他们怎么办?”高牧脸色大变。

    “保住我暗月宗根基才是重中之重,一旦大阵破灭,老夫拼着这把老骨头,也要杀出去!”鹤真人说着话,一股化婴境的强大气势一记绽放。

    哗啦啦!

    一股化婴境的气息如此散发开去,令得所有人往后连续倒退,此刻我吃惊地看向鹤真人,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这里好几百弟子可都是我暗月宗的未来,如果这一次被幽冥宗和炼尸门全部歼灭,那么谈何复兴暗月宗的事情。

    “弟子领命!”高牧重重点头,接着转身:“所有门派弟子,速速跟着老夫!”

    “是!”众弟子忙答应一声。

    “太上长老,老夫愿意追随你的脚步!”顾长老忙不迭地开口。

    “顾浩然,你连修为都没恢复到丹境,何以追随,难道你要拖后腿吗?”鹤真人冷声开口。

    轰隆隆!

    又是一连串的巨响声,此刻一道血色身影对着我们这边快速冲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掌门秦岚天,此刻的秦岚天嘴角溢血,脸色难看:“太上长老,阵法快要支撑不住了,众长老苦不堪言!”

    “什、什么?”鹤真人脸色大变。

    “哈哈哈哈,鹤老鬼,今日本座倒是要看看你暗月宗到底能够存活几人!”

    一道大笑声下,那幽冥老祖和魔煞老祖龇牙咧嘴,猖狂之极。

    “速速离去!”鹤真人大吼。

    “是!”高牧重重点头,大手一挥!

    哗啦啦!

    所有弟子跟着高牧对着后山的方向激射而出,而此刻我意味深长地看了鹤真人一眼,刚要说些什么,鹤真人却是单手一翻,一枚储物戒对着我一抛。

    “林楠,这储物戒里有老夫为你准备的一枚融婴丹,他日你成就化婴,势必为老夫,为暗月宗报此血仇!”

    一把接过储物戒指,我听到鹤真人的传音在我耳边响起,此刻我一下呆立当场,难以置信地看向鹤真人。

    这、这颗融婴丹,这颗价值五千五百万中品灵石的融婴丹!

    这颗融婴丹是鹤真人为我准备的!

    我双眼在顷刻血红起来,浑身都在发抖,看着鹤真人此刻拿起一把赤红色的飞剑,一时间牙关都在颤抖,双眼一下湿润,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

    “还愣着干嘛,你是我暗月宗最杰出的弟子,一定要守住我暗月宗的根基!”鹤真人那枯燥的大手对着我一推。

    哗啦啦!

    一股强劲的风压之下,我被鹤真人一记虚空掌推出千丈,身体一下子倒射而出,落于众多逃遁的门派弟子之中。

    啊!

    我几乎是歇斯底里,疯狂大叫,热泪盈眶间,我怒指苍穹,怒指那一干幽冥宗和炼尸门的畜生!

    “我林楠发誓,这辈子一定会铲除你幽冥宗和炼尸门!”

    哗啦啦!

    随着我的疯狂呐喊,此刻虚空中的幽冥宗和炼尸门的众人攻击都出现了一抹停滞,至于所有门派弟子,更是齐刷刷地看向我。

    “林楠贤侄,还不快走!”高牧焦急呐喊。

    “嗯!”我重重点头。

    轰隆隆!

    又是一道震天巨响,整个暗月宗的地面更是往上翻起一层,所有弟子一个躲闪,众人齐齐跟着高牧,在顷刻,便已经靠近到了暗月宗的后山。

    “所有弟子听令,前方就是我派广灵洞,待会出去之后速速坐上老夫飞行法宝,谁若拖后腿,老夫可不会再回来寻找尔等!”高牧大吼。

    “是!”众弟子齐齐点头。

    “走!”高牧话毕,忙对着前方的一处山壁激射而出。

    来到山壁前,只见高牧拿出一面金色令牌。

    这令牌一出世,便被高牧一个激发,爆出一团金光,金光对着山壁一个电射,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在山壁一下子翻起层层波澜,随即出现一个光门。

    高牧大手一挥,所有弟子鱼贯而入,而此刻我也是跟着大部队冲了进去。

    走进光门,高牧单手一个掐诀,这光门便消失不见,至于我们更是来到了山腹中的一个通道。

    这个通道宽三四丈,高两丈,大家对着前方快速激射,差不多几分钟后,便看到前方同样出现一面石壁。

    轰隆隆!

    天地再次震动,通道内碎石滚落,一些反应慢的低阶弟子更是不慎被落石砸到,要不是有些修为,普通凡人光这一下,便能砸死。

    嗡!

    带起一阵嗡鸣,前方石壁凝现出一个光门,此刻高牧滚了滚喉咙,他带着所有人走出光门,接着单手一个掐诀,一叶青舟浮现虚空。

    这青舟浮现之后,立马化为十几丈大小的巨大灵舟。

    “快!”高牧率先一跃,顷刻掌舵。

    刷啦啦!

    所有弟子齐齐飞射而上,待得高牧感觉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此舟一下灵光大放,对着前方激射而出!

    咻!

    拉起一道尾焰,这巨舟的速度不可谓不快!

    而就在这时!

    咔呲轰!

    一道震天巨响之下,我和所有弟弟齐齐看向身后,看向暗月宗山门的方向。

    “不!”

    “师尊!”

    “为什么会这样?”

    连续的哀嚎声下,只见暗月宗护派大阵支离破碎,以鹤真人为首的十几位丹境修为的长老拔地而起,只见鹤真人一出场,便手中飞剑扩大至千丈大小,对着众多幽冥宗和炼尸门的高手横扫出去,而其他长老也是集体攻击疯狂绽放,五颜六色的攻击波璀璨至极。

章节目录

偷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火烧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烧风并收藏偷爱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