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武王篡周,大周崩裂。

    大周之王周擎,率领残部节节败退,最终被逼入荒凉而遥远的北域,自此,曾经威震苍茫大陆的大周王朝破裂,武王创立大武王朝,取而代之,成为了苍茫大陆上的顶尖王朝。

    武王设计,夺取了大周太子周元的“圣龙气运”,灌注于武王之妻于同月同日所诞生的男女双婴体内,于是,大武王朝有“龙凰气运”相护,镇压国运。

    而这些年间,大武国运鼎盛,如那煌煌大日矗立于这苍茫大陆,诸国来朝,气象已成。

    ……

    大武王宫,后苑。

    一片空地上,数名身材壮硕的侍卫围着一名身穿明黄衣衫的小男孩,小男孩负手而立,那眼眸之中的高傲,似自骨子中散发出来,宛如天生的王者。

    而周围的侍卫,虎视眈眈,片刻后,猛地暴冲而出,拳脚划起破风声,隐有残影对着小男孩狠狠地轰去。

    望着众人攻来,小男孩嘴角浮现一抹笑容,笑容中,带着一丝凶悍。

    轰!

    他不仅没有退避,反而笔直疾射而出,直接是冲进了那一片攻势之中,只见得其小小的拳头上,有着淡淡的源气涌动,看似微小的拳头,却是蕴含着沉重的力道。

    砰!砰!

    每当他的拳头落到一名侍卫的身体上时,后者便是身躯一震,胸膛仿佛都是塌陷了下去,一口血雾喷出。

    小男孩下手狠辣,毫不留情,待得其人影穿过时,那数名侍卫皆是倒飞了出去,在那地上满地打滚,满身的鲜血。

    这种结果,似乎是有些出人意料。

    “哈哈,好,不愧是我武家之龙!”当战斗落下的时候,在那一旁的石阶上,顿时有着大笑声传来,周围的侍卫、宫女皆是赶紧跪伏下来。

    只见得那里,一名身材高壮的中年男子面带笑容,他模样坚毅,眉宇间充满着威严之气,一股压迫感从其体内散发出来,让人战战兢兢。

    赫然是如今大武王朝的武王陛下。

    而能够被他称为武家之龙的小男孩,自然便是大武王朝的太子——武煌。

    在武王身旁,有着一名黑衣老者笑道:“太子殿下可真是天纵奇才,两年前他才刚刚接触修炼,如今却已是开七脉,这般速度,可谓是旷古烁今啊。”

    武王笑着点点头,看向那武煌的眼神中,也是充满着满意,有这般龙儿,他大武王朝,何愁不兴盛。

    而在笑着的时候,当他的目光看向后苑的另外一个方向时,眉头便是忍不住的皱了起来。

    只见得在那花苑中,一名穿着小裙的小女孩正盘坐着,在她的怀中,似乎还捧着一只伤了腿的小鸟,她正在小心翼翼的为小鸟缠着伤腿。

    小女孩虽然年龄尚幼,但那小脸已是显露出了绝世美人般的轮廓,白皙的肌肤,犹如白玉一般,在日光下泛着光泽。

    小女孩名为武瑶,也是这大武王朝的小公主。

    武王望着武瑶,眉头紧皱,原本他对于武瑶,同样是寄以厚望,毕竟当年那大周太子周元的圣龙气运,便是由武煌、武瑶二人所吞。

    可如今这几年下来,武煌将那圣龙气运彻底觉醒,并且化为己有,两年前开始修炼,速度突飞猛进,如今已是开七脉。

    而反观武瑶,却是毫无动静,丝毫没有因为那曾经吞噬的圣龙气运显露出什么不同,甚至,连修炼也是颇为的缓慢,与常人无异。

    显然,她并没有让得体内的圣龙气运觉醒过来。

    这让得本对她有着厚望的武王显得极为的失望。

    “莫非武瑶的身体,并不适合那圣龙之气吗?”武王的眼神微微闪烁。

    他沉默了一下,缓缓的道:“明日武煌与武瑶就都八岁了……”

    “去叫人准备明日的洗礼,希望这一次,武瑶能够觉醒她体内的圣龙气运,开始修炼,不然的话,这圣龙气运对于她,就太浪费了。”

    武王的脸庞没有什么表情,显得有些冷酷,淡淡的道:“若是她真的不适合的话,那就想办法将她体内的圣龙气运剥夺出来,灌注给武煌吧。”

    “只有这样,武煌才能够将圣龙气运彻底的发挥出来,护佑我大武,千载不衰。”

    一旁的黑衣老者闻言,顿时一惊,低声道:“陛下,如果将小公主体内的圣龙之气剥夺的话,恐怕,会让得她元气大伤啊,甚至未来都有可能无法修炼。”

    武王沉默片刻,淡漠的看了他一眼,道:“就算无法修炼,她依然是我大武的公主,本王又不会亏待了她,她是皇家之女,自小优越,自然也应该为大武做一点什么。”

    黑衣老者默然,看向那花苑中的小女孩,心中叹息一声,整个大武谁不知晓,这位小公主殿下内心柔弱善良,可惜的是,皇家之中,善良这种东西,怕是最不需要了。

    希望明日,小公主殿下能够觉醒体内的圣龙气运吧。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花丛中的武瑶小手小心翼翼的捧着被缠住伤腿的小鸟,小脸上露出纯真的笑颜。

    “喂,这鸟儿都快死了,还救它做什么?让我把它烤了吃吧!”不过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传来,然后便是有着手掌伸来,一把对着武瑶手中的小鸟抓去。

    武瑶大惊失色,急忙将小鸟护在怀中。

    砰!

    那手掌拍在了武瑶手臂上,力量不小,顿时将她震倒在地,小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之色,那手臂上,一片淤青直接就浮现出来。

    “武煌,你!”她恼怒的看向面前的小男孩,正是武煌。

    武煌撇撇嘴巴,伸手去抢,道:“一只鸟儿而已,快给我。”

    同时他忽然有些怒气的道:“这些东西,哪里值得你这么关心保护?”

    他眼睛盯着武瑶怀中惊慌的小鸟,心中不知为何愈发的恼怒,眼中甚至有着一抹对那无辜鸟儿的杀意。

    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畜生而已,也配她这般关心吗?

    就算是面对着他,她也没这么在意过吧?

    他的心中,升起一种无法言明的妒意。

    面对着武煌的拉扯,武瑶死命的护住,但哪有武煌力气大,当即气得泪水都在狭长的眼眸中打着转。

    “武煌!”

    不过好在此时一道严厉女子喝声响起来。

    只见得一名宫装凤冠的女子在一群宫女的簇拥下快步而来,女子身躯单薄,脸颊极为的苍白与虚弱,被宫女扶着,瞪向武煌,道:“不许欺负武瑶!”

    武煌只能哼哼的缩回手,抱拳道:“母后。”

    武瑶连忙爬起来,躲到了宫装凤冠女子身后,委屈的道:“母后。”

    这凤冠女子,正是如今大武的皇后,也是武瑶与武煌的亲母。

    皇后宠溺的摸了摸武瑶的小脑袋,然后看向武煌,沉声道:“不是跟你说过,不准仗着力气欺负武瑶吗?快跟她道歉。”

    武煌闻言,顿时昂起头,不服的道:“是她自己太弱了。”

    “你!”皇后怒视。

    “呵呵,好了好了,小孩子间的玩闹而已,皇后你何必当真。”后面有着笑声传来,只见得武王大步而来,冲着皇后笑道。

    “倒是你,身体不好就不要乱跑么,好好休养。”

    见到武王如此的庇护武煌,皇后也是无奈的一笑,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便是感觉到一股虚弱从体内散发出来,这是当年武王使用手段让得她硬生生的将诞生之日延缓了三年所留下的后遗症。

    武王拍了拍武煌的肩膀,然后目光看向躲在皇后身后的武瑶,笑容微敛,道:“武瑶,明日就是你们的八岁洗礼了,这一次,你一定要觉醒体内的圣龙气运,绝不能再失败了,知道吗?”

    他的声音,颇为的严厉,让得武瑶微微打了一个颤。

    武王说完,也就不再停留,拉着武煌转身而去,并没有再多看武瑶一眼。

    咳!

    皇后望着武王离去的身影,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身旁的宫女们也是连忙扶持着。

    “母后,您没事吧?”武瑶拉了拉皇后的衣袍,小脸上满是担心。

    皇后冲着她露出慈爱的笑容,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小脸,轻叹一声,道:“瑶儿,明日的洗礼,你可得成功啊,不然以后可怎么办?”

    身为夫妻,她太了解武王了,作为一个功利至上的人,为了大武,他能够做出任何的事情。

    当年他费尽心机,方才夺了大周那位太子的圣龙气运,分别灌注于武瑶、武煌体内,如今武瑶却是丝毫没有要觉醒的迹象,显然武王不会坐视不管,任由她浪费那份圣龙气运。

    武瑶抱着皇后的手臂,道:“母后不用担心,以后看见武煌,我就躲着他,而且,不是还有母后在嘛。”

    皇后苦笑一声,她望着纯真善良的武瑶,眼圈微红,瑶儿,就怕母后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看着你长大了。

    “瑶儿,答应母后,要早早觉醒……这个世界上,只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才能够不被别人欺负,母后希望你能够好好的保护自己。”皇后看着武瑶,道。

    望着皇后那认真的目光,武瑶也不敢再撒娇了,点点小脑袋,似懂非懂的道:“母后,我知道了!”

    皇后这才微微一笑,欣慰的摸了摸武瑶的小脑袋,然后她抬起头,望着武王离去的身影,眉头紧皱了起来。

    先前武王的话中,让得她感觉到一点不安。

    希望……是她的错觉吧。

    翌日。

    大武王宫,一座深殿之中。

    大殿中,有着两汪水池,而如今,水池之中的池水呈现沸腾般的姿态,池水暗红,散发着幽香,那是汇聚了诸多珍贵的源材所炼制。

    在两座水池旁,武王负手而立,在他的面前,武煌与武瑶皆是身着单衣,只不过他们看向面前沸腾水池的眼神,都是截然不同。

    武煌是炽热与迫切。

    而武瑶则是显得有些畏惧。

    “武煌,武瑶,准备下去吧。”武王低沉的开口道,“这两池水,可是消耗了许多珍贵源材,用来洗礼最为合适不过。”

    “是!”

    武煌兴奋的应了一声,然后毫不犹豫的便是噗通一声跳进了池水中,沸腾的池水令得他龇牙咧嘴一番,然后便是盘坐在其中,开始吸收着池水中蕴含的精纯源气。

    而武瑶则是有些犹豫,一对大眼睛有些求助的看向武王身后的王后。

    王后也是显得心疼,但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武王,她也只能暗叹一声,对着武瑶摇摇头。

    武瑶见状,只能咬着嘴唇,大眼睛中有些水雾,然后紧咬着牙,一步步的走入沸腾的池水中,顿时小脸被灼烧得滚烫,浑身如白玉般的肌肤,都是通红起来。

    不过最终她还是强行的忍耐了下来,在水池中盘坐。

    大殿内,变得安静。

    武王略显紧张的目光,不断的在武煌与武瑶的身上来回的转动。

    轰!

    而这种安静持续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忽然武煌所在的水池中,竟是有着低沉的闷声炸响,只见得水浪翻滚,武煌的体内,有着源气波动散发出来。

    他的身躯,仿佛都是在此时变得高壮了一些。

    “开八脉!”武王见到这一幕,顿时大喜,仰天大笑道:“好,好,不愧是我武家之龙,短短不到两年,就打通了八脉!”

    这般速度,可谓是相当出色了。

    武王满脸的喜悦,不过当他的目光转向武瑶所在的水池时,笑容便是一滞,因为他见到武瑶依旧盘坐在其中,但却毫无源气的波动。

    似乎武瑶根本无法吸收满池中的精纯源气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移,水池中的沸腾渐渐的冷却,其中蕴含的精纯源气也是随之消散,武瑶盘坐在其中,冰冷彻骨的池水,令得她哆嗦了起来。

    “父……父王,我,我可以出来了吗?”武瑶牙齿打着颤,颤声道。

    一旁的王后也是连忙看向武王。

    武王满脸阴云密布,他望着武瑶的眼神,似是显得极为的失望,最终他没有说一句话,袖袍一挥,便是冷冷的转身而去。

    显然,这次的洗礼,武瑶依然没有觉醒圣龙气运。

    池水中,浑身湿冷的小女孩望着武王离去的背影,后者离去时那充满着失望与冷漠的眼神,令得她本就冰寒的身躯,更为的阴寒了。

    “瑶儿,快出来!”

    唯有王后在一旁,拿着厚厚的毛毯,心疼的道。

    武瑶心情低落的从水池中站起,任由王后帮她搽拭着,低声道:“母后,父王对我好像很失望……”

    王后手一僵,强笑道:“瑶儿不要多想,父王也只是焦急而已,并没有对你失望。”

    武瑶闻言,轻轻的点点头,但那神色,显然还是显得有些低落。

    大殿外。

    武王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一名黑袍老者从旁跟了上来。

    武王双手负于身后,沉默了许久,缓缓的道:“开始准备吧,今天晚上,就剥离武瑶体内的圣龙之气,尽数的灌注于武煌体内。”

    “既然她没办法觉醒圣龙气运,那么就不能再让她继续浪费下去了。”

    黑袍老者身体微颤,最终没有再开口,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是!”

    ……

    轰隆!

    大武都城的上空,雷云汇聚,暗雷响动的轰鸣声,在全城回荡着。

    整个天地,都是显得极为的压抑。

    在王宫的一道走廊上,武王缓步前行,在其身旁,武煌亦步亦趋的跟随着。

    “父王,我们要去哪?”武煌看了看四周,有些疑惑的问道。

    武王望着前方,他沉默了一会,缓缓的道:“武煌,你身负圣龙气运,乃是天生的王者,未来的你,必能翱翔九天,万人膜拜。”

    武煌笑道:“父王,我对此可并不意外。”

    言语之间,有着强烈的自信以及高傲。

    因为从懂事开始,他便是获得了无数人的仰望,不论是做什么,那所作出的成绩,都是引得无数人叹服。

    那些尊崇的目光,早已让得他知晓自身的非凡。

    武王也是一笑,再度道:“不过圣龙气运,你的身上只有一半,另外一半在武瑶的身上,而今天,我打算将她体内那一半的圣龙气运,赋予你。”

    武煌一愣,罕见的有些犹豫,道:“父王,你要剥夺武瑶体内的圣龙气运?那会对她造成伤害吗?”

    武煌虽然年幼,但他的心性,却远超同龄人。

    武王平静的道:“或许会有一点小事,但不会伤及性命。”

    武煌闻言,眼眸中有些挣扎之色浮现。

    武王看着武煌,缓缓的道:“武煌,你觉得,未来武瑶出嫁,你能接受吗?”

    武煌猛的抬头,断然摇头,道:“这个世界上,其他人哪里配得上武瑶?!”

    武瑶与他同胞而生,而且在高傲的武煌看来,唯有他们二人的血脉才是最为纯净,或许是两人都拥有着圣龙气运的缘故,武煌对于武瑶,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亲近。

    而这种亲近,在近些年渐渐的有些变质,竟是衍变成了某种控制欲,所以,每当武煌看见武瑶对那些无关紧要的事物表露出关心时,都会极为的恼怒。

    因为在他看来,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任何东西,都不值得武瑶去关心。

    而至于未来武瑶出嫁,这在武煌看来,更加是不可能接受的事情。

    武王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道:“如果武瑶没有了圣龙气运,或许会无法修炼,未来她就只能留在王宫中,而你,则可以一直的保护她,到时候,她什么都会听你的。”

    武煌低头,沉默了一下,最终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武王见状,也是欣慰的笑起来,摸了摸武煌的脑袋。

    “好孩子。”

    外间天地间雷云弥漫,雷鸣回荡,武煌带着武煌穿过了走廊,最后停在了王宫深处,在这里,一座祭坛矗立着。

    在祭坛的顶部的石床上,有着一个小女孩似是昏迷般的躺在上面,正是武瑶。

    在那石床下,有着无数诡异的源纹在闪烁。

    “躺上去吧。”武王指着武瑶身旁的石床。

    武煌点点头,走上祭坛,他看着安静的躺在石床上的武瑶,好片刻后,方才在她身旁躺下来,同时伸出手掌,握住了后者冰凉的小手。

    “武瑶,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才是一起的……”他低声道。

    武王望着这一幕,双掌缓缓的升起,天地间的源气在迅速的涌来,只见得那座祭坛之上无数诡异的源纹闪烁起来。

    那些源纹犹如有着生命一般开始蠕动,渐渐的攀爬上来,覆盖了武瑶与武煌身体。

    源纹犹如锥子一般,刺痛着武瑶的身体,令得她即便是昏迷间,小脸上也是痛苦之色浮现,在其体内,似乎是有着一道血线开始蠕动,顺着与武煌手掌碰触的地方,对着后者体内涌起。

    天地间,似乎有着若有若无的龙吟声响起。

    武王面色凝重,操控着祭坛,不敢分心,只是他的眼神显得极为的狂热,只要今日成功,那么武煌就能够独享气运,想必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到时候他们大武王朝,方才是万载不倒。

    “王上,你在做什么?!”

    而就在武王专心的控制祭坛的时候,忽然间,一道尖锐的声音,从其后方响起。

    武王眉头一皱,视线一扫,只见得王后面色苍白的快步而来。

    “王后,这里的事与你无关,去休息吧。”武王看了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淡漠的道。

    王后则是死死的望着祭坛上的两道身影,惨声道:“你,你竟然要对武瑶下手?!王上,你就这么狠心吗?!”

    武王淡淡的道:“只是剥夺武瑶体内的圣龙气运而已,顶多让得她未来无法修炼,不会伤及她性命。”

    王后惨然一笑,道:“在你的眼中,是不是任何人都只是利用的工具而已?”

    “当年你费尽手段,令我晚了三年才生育,就为了你的计谋,你可知道那之后我元气大伤到什么地步?你可知道,我的寿命还有多久?”

    “可就算这样,我也不怪你,只要能够生下武瑶与武煌,付出生命我也能够忍受。”

    “可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这么残忍的对待瑶儿?!”

    王后猛的扑向武王,泪流满脸的道:“你把瑶儿放开!求求你了!”

    她抓着武王的手臂。

    武王正在全神贯注的控制祭坛,被她一打扰,也是无法凝神,当即有些震怒的道:“滚开!”

    轰!

    一道源气自其体内爆发开来。

    王后未曾修炼,身体虚弱,哪能承受他的源气冲击,当即便是倒飞掠了出去,一头就撞在了石柱之上,鲜血横流。

    “王后?”武王见状,也是一惊,想要前去扶起,但眼下祭坛正是关键时刻,当即只能一跺脚,狠心将目光转开。

    王后顺着石柱缓缓的倒塌下来,鲜血从脸庞倾泻下来,渐渐的遮掩视线。

    她无力的伸出手掌,对着祭坛抓去,似乎是想要将那小小的人儿抓下来,但最终,她的手掌,还是无力的垂落了下来。

    视线,归于黑暗。

    瑶儿,母后没能保护住你……真的,对不起。

    或许,她当年就不应该答应武王的要求,如果她不晚三年才将两人生下,或许,这一切的恩怨,也就不会再发生了。

    这,可能就是报应吧……

    轰隆!

    天地间,雷鸣响彻,雷霆如巨蟒在天空盘踞,狰狞无比。

    祭坛之上,武瑶紧闭的双眸,在此时猛的睁开,她直接从石床上坐了起来,似乎是有所感应的看向了祭坛下。

    在那石柱旁的血泊中,王后的身体渐渐冰凉。

    武王见到这一幕,顿时一惊,没想到武瑶竟是在此时苏醒了。

    “母……母后?”武瑶声音颤抖的道,她翻下石床。

    “武瑶?”武煌也是爬了起来,用力的抓住武瑶的小手,想要阻拦她。

    轰!

    不过,就在武煌挡在武瑶身前的时候,后者的体内,忽然有着极为雄浑的源气轰然间爆发开来,武瑶一拳轰出去。

    噗嗤!

    那一拳,直接是将武煌轰得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来。

    他眼神有些惊骇的望着面前长发在渐渐的无风自动的武瑶,那一拳的力量,远远的超越了他,而且那从武瑶体内散发出来的源气,也比他更为的雄厚!

    “滚开。”武瑶喃喃道,然后有些摇摇晃晃的走下祭坛,走向血泊中的王后。

    武王也是怔怔的望着此时的武瑶,片刻后,他的眼中有着狂喜之色涌现出来。

    “竟然是九脉齐开!”

    “武瑶,你终于觉醒圣龙气运了!”

    面对着武王那狂喜的目光,武瑶根本就没有察觉,她来到王后的尸体旁,缓缓的跪了下来,用力的伸出小手,将王后抱在怀中。

    轰隆!

    雷霆划破夜空。

    暴雨在此时倾盆而下,雨幕笼罩了天地。

    武瑶抱着王后的尸体,小小的身体颤抖着,最后她终于是忍不住的抬头,苍白的小脸上都是泪水,撕心裂肺的哭声,在雨幕中响彻起来。

    “母后!”

    “母后你醒醒啊!”

    “我是瑶儿啊,你醒过来好不好啊?!”

    “瑶儿什么都听你的啊!”

    在武瑶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时,她没有看见,在她的身后,仿佛是有着火焰在升腾,火焰中,似是有着火凰,渐渐的浮现。

    ……

    王后薨,大武哀。

    在一座高大的陵墓之前,穿着白色小孝裙的武瑶静静的跪着,她取着纸钱,小脸麻木的投入火焰中,有时候火焰灼烧着手掌,她也是无动于衷。

    在她的后方,还跪着诸多的宫女。

    不知道跪了多久,武瑶那没有丝毫波动的眸子,终于是有了一些神采浮现,她的小脸极为的冷漠,以往的那种纯真笑颜,犹如是湮灭在了那一日的暴雨之中。

    望着浑身散发着一种冷漠气息的武瑶,周围的宫女都是瑟瑟发抖,她们感觉到,似乎现在的小公主,跟以前,不一样了……

    武瑶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大武王宫。

    虽然现在是母后的丧期,但她却知道,现在的王宫内还在庆祝,庆祝她觉醒了气运,从此以后,大武自当鼎盛不衰。

    真是讽刺啊。

    武瑶小嘴微扯了一下,她手中的纸钱燃烧着,然后抬起,放在眼前。

    那一对狭长的凤目中,似是有着火焰在燃烧。

    这令人厌恶的王宫,令人厌恶的城市以及人,还有着这令人厌恶的所谓圣龙气运……

    母后,您说得对,这个世界上,唯有将力量掌控在手中,才能够杜绝别人对你的伤害……

    既然这样,那以后,我会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

    母后,我知道,其实您一直都不喜欢这座王宫……或许,你连这大武王朝,也不喜欢……

    既然这样……

    未来有机会的话,我便用他们燃烧起烟花,来为您祭奠吧……

    武瑶的双眸,缓缓的闭上。

    而当其再度睁开时,那曾经布满着善良与纯真的眼中,渐渐的被冷漠无情的冰霜所覆盖。

    从今天开始——

    我是新的武瑶!

    未来,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

    (上下两篇,在这里一起发了。)

章节目录

元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天蚕土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蚕土豆并收藏元尊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