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阁的出局,还是引起了一场巨大的波澜,众人的目光不断的在林铮这一群年轻人的身上游走,这已经改变了之前无数次比试的格局!

    “能不能再淘汰一家?”姬召硕小声的问道!

    “难!”幕观雪苦笑着说道:“挑战其他势力并不难,难的是让对方成为众矢之的!”

    “一场大的生死战已经不可能了!”逍遥开口道:“一场场战斗下去,怕是最先要淘汰的是咱们!”

    “别乱来!”杨修瞪了一眼姬召硕,这个结果已经是难以预料的完美,要知道这一次天一阁可是有备而来,可是偏偏在这一群人面前铩羽而归!

    “而且咱们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了!”林铮开口说道!

    众人望着四周势力虎视眈眈的目光,都是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确实,三清教这一次风头出的太大了一些!

    “不会这么结束的!你们要小心了!”楚瑾瑜开口说道:“我会让楚家注意这天一阁的动向!”

    “多谢了!不过不会这么结束”林铮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语气却是无比的冰冷道:“燕少的事儿,真的不会这结束的!”

    楚瑾瑜一怔,一群三清教的弟子却是打了一个寒颤,这林铮难道还有什么后手么?只有南橘北枳几人看了一眼林铮,不久前林铮曾经和一人单独见过面,而从那之后,似乎百大势力之中少了那么一人!

    羽昆竹!进入海墟之后的天骄众!那个和燕七星生死莫逆的妖孽!

    “他能做到哪一步?”幕观雪望着林铮开口问道!

    “很难想象他的愤怒比咱们多出多少”姬召硕小声的嘀咕着:“算起来燕少可是那家伙的妹夫”

    “海墟的弟子?”楚瑾瑜似乎记起了什么,目光落到众人身上苦笑道:“那些家伙比北海血更加记仇!”

    “这倒是那家伙本来就是一个小心眼儿的家伙!”姬召硕点头说道!

    林铮无奈的苦笑,目光落到远处天海阁诸强身上,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十大势力都在协商着,三清教温广陵也在其中!

    要怎么继续下去?宗派战还重要么?不少势力都是惴惴不安,他们真的挡得住这些大势力的侵蚀么?

    “你们说会有人挑战十大么?”姬召硕忽然间开口说道!

    “不会!”林铮平静的说道:“当然有也是姒无双只不过他不会!”

    “准确的说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杨修平静的说道!

    嘶嘶嘶!问天啸一群人都是头皮发麻,也就是燧明朝一定会对十大出手?那么目标只有一个可能!

    “天海阁!”众人异口同声!

    “老爹啊!你的突破之路就在眼前!”林曦兴奋的说道!

    四周楚瑾瑜一群人都是寒了一个,果然怪物的女儿也是怪物,这考虑事情的方向都这么妖孽!

    “有道理!”林铮笑着点头道:“不过难度不小,即便是燧明朝要对天海阁出手,也是一场持久战!”

    各方势力都不傻,他们自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不少人偷偷望着远处天海阁弟子,不过天海阁弟子却没有分毫的慌乱,无数岁月的积累,天海阁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生死,可是他们仍旧稳稳站在了十大之上!

    “看来要撞墙了!”皇极天轩笑眯眯的说道:“即便是被各方势力猜测到了,那激活还会是去做!”

    九儿却是有些疑惑的看着远处的姒无双,撞墙?百大坐拥五分之一的援军,加上燧明朝本族的力量,难道这姒无双拿不下一个天海阁么?

    “别小看了天海阁,号称富可敌国的他们,可不止是说说而已!单是那扶桑若木两株神树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抗的!”皇极天轩笑眯眯的说道:“当然,若是那两株神树不在了”

    九儿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笑容道:“咱们拔了它们吧?”

    “别闹!”皇极天轩苦笑道:“这么危险的事儿咱们干嘛要去,反正有人等不及!”

    四周一群博弈者都是有些无语,虽然已经认识了这皇极天轩很久,但是还是有些无语!

    “小心了!格局要动,这星盘不稳啊!”计都眯着眼睛说道,和在后纪元之时的谨慎的姿态完全不同,这上纪元才是紫微道教的舞台!

    “咱们要凑个热闹么?”一名星宿战将笑着问道!

    “看看呗!”计都懒洋洋的说道:“再说纣王那家伙也快要出关了,到时候那家伙自然不甘寂寞!”

    “那家伙呢?难道真的不管了?”一名星宿战将指着远处的林铮一群人问道!

    “且看看!再说即便咱们不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咱们的!”计都若有所思的说道,他们双方是不死不休!

    “先不要对林铮那些家伙出手!”鸿蒙祖鳄这边的强者传音给众人!

    “为什么?”有弟子不明白的问道!

    “不妥!这家伙是灾星!身负大气运,可是强敌环饲!我族无需引火烧身!”祖鳄强者平静的说道,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容!

    这林铮虽然没有要搅局破局,不过却也是入场了,就是不知道林铮知道不知道这入场券可不便宜,代价或许不小

    而燧明朝这边,姒无双正在和身边的众人说着什么,如今这边绝对是在场最热闹的一方,数十家势力聚集在一起,原本可是没有多少焦急的一群家伙,现在正在不断熟络着,要知道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将是会并肩战斗的伙伴!

    “哎!真搞不懂他们这些人类修士,需要考虑的如此复杂么?”岐山河望着在场众人有些无语的说道!

    “为什么还能笑出来呢?要知道接下来马上大乱了!”孔灵玉也是皱眉说道:“难道他们不怕咱们圣地出手么?”

    “你瞧瞧这些家伙的表情!”帝江冲着孔灵玉说道,后者将目光落到四周众人身上,无论是林铮一群人还是姒无双、皇极天轩等等一群人

    “他们都在笑?”孔灵玉秀美微皱,脸上带着一丝疑惑!

    “因为这正是他们所期待的啊!”帝江笑眯眯的说道:“你瞧北海血那些家伙,怕是都迫不及待了!”

    众人目光落下,果然殷商一群人正火热的盯着四周那些势力,大有要发动生死战将对方全部给吞并了一样!

    诸强虎视眈眈,这下子在场那些小势力都是头皮发麻,麻蛋,还有没有节操了,我们这些势力怕是你们塞牙缝都不够!

    只有那些靠近百大的势力都是有些惶恐了起来,可是他们又不敢贸然的联合,鬼才知道彼此之间有多少是那燧明朝的附属,又有多少被十大给安插了探子!

    尼玛!怎么感觉过不下去了?要这么乱的么?不少势力强者都是头疼的很!可是在场所有的散修,那些聚集了不少凶猛弟子的势力却是兴奋的很!

    终于到了他们的舞台了,这世道越乱,越是到了他们一战成名的时候,有些人磨刀历练三千年,等的不就是这个舞台么?

    随着十大势力的代表各自座,所有势力的目光也再次落到了天海阁身上,一名太上长老平静的走了出来,这可是绝对活了足够久的老怪物!

    “是他么?”姬召硕忽然间开口说道,不久前他们在鸿蒙碎片世界中遇到的宫菲菲可是得到了某人的暗示,而且宫菲菲手中的封印绝对是出自这些老怪物之手!

    “难说!”林铮笑道:“对反若是这么容易就让咱们给推断到,这一把岁月可真的活到狗身上了!”

    “你们不担心接下来的战斗么?”寒玉忽然间开口道!

    “担心有用么?”幕观雪反问道!

    寒玉一怔,随后白了这些人一眼,这些家伙都是亡命徒,还是离的远一点的好!

    哼哼!林曦冲着寒玉挥了挥拳头,后者泪流满面,她可不敢得罪这姑奶奶!寒家一群弟子都是愣头愣脑的看着这一幕幕,寒玉这小魔女什么时候如此乖巧了?

    “门派战三日后继续明日起将开启个人战!”那天海阁太上长老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四周势力都是一怔,随后喧嚣声鼎沸,不过他们倒是也没有太多的埋怨,今天一天带给众人的震撼不必前几日少,尤其是天一阁的出局实在是太出乎众人意料之外了!

    “走吧!去休息了!”杨修开口说道,一群三清教弟子说说笑笑的离开了,似乎没有多少压力!

    “你们几个也去!”杨修瞪着坐在原位的林铮一群人道!

    “别着急啊!”姬召硕开口道:“难得时间这么早,不到处溜达一下,岂不是辜负了!”

    “我怕你们这一溜达便是天崩地裂!”杨修没好气的说道!

    “没那么严重!”林铮笑着说道:“我们去天海阁的拍卖会看看,听说有不少好东西!”

    “恩?”杨修挑了挑眉头,虽然说这几天天海阁也限制了拍卖会的有些物品,不过还是偶有惊起之物出现!

    于是在杨修亲自陪伴之下,林铮一群人直奔最大的主城而去,那可是天海阁最重要的据点之一,一般势力根本没有资格进入,也就只有十大和部分势力可以进入!

    不是天海阁对其他势力有什么意见,而是即便进来了,怕是一般势力也买不起

章节目录

天道天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拈花一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一叶并收藏天道天骄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