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同学会结束的第二天,  桥不归来到公司后,一大早,便敲响了城决的办公室大门。

    “进。”

    桥不归推门走了进去。

    他身上所穿的,  依旧是那套已经洗的变形发白的衣服,  看着穷酸又可怜。

    大概是因为桥不归身上所穿的衣服过于落魄,  即便是城决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  桥不归当初就是为了钱而接近的他,城决的心下不仅生不出半分恼怒之意,反倒是在得知桥不归那好到令人意外的成绩,身为一个beta,  家境贫困,  甚至能胜过他之后,  对于桥不归的家庭背景,城决反倒觉得有些惋惜。

    甚至,如果当初桥不归是为了钱接近他的这件事,  他更是能觉得理解。

    城决甚至还对桥不归在和他在一起后,竟然一分钱也没要的行为,感到扼腕。

    桥不归走进到城决的办公室后,半句废话也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

    “城总确定答案了吗?”

    轻飘飘,俨然一副漫不经心的口吻。

    桥不归话出,  城决回忆着昨天那些alpha和oga以及beta同学嘴里的话,  不禁沉默了几秒。

    他没想到,他竟然和这些不堪入目的玩意是同学。

    回忆着包间内,  那些所谓的同学脸上令人反感的嘴脸,  城决再次将目光对准眼前的beta时,  五味杂陈。

    复杂、心酸、艰涩……

    种种情绪在城决的眼中交集。

    对方看着越是满不在乎,  轻描淡写,城决的心情便愈发沉重。

    “他们一直以来……就是那么看你的?”城决问。

    因为没有参加同学会,所以桥不归并不知道那些人在城决的面前说了什么。

    不过他们会在城决的面前说哪些话,他大概也能猜到。

    总之,预料之中,没什么新意。

    “嗯。”桥不归应。

    “你不生气?”

    “他们说的是事实。”

    “……”

    城决所有没能说出口的话顿时被噎住,哽在了喉咙里。

    桥不归并不生气和在意。

    但是他反倒觉得恼怒。

    就连正主都不在意的事情,他反倒在意的紧,甚至更是已经和下面打了招呼,总公司以及子公司绝不会和那些人有任何的商业合作,目前如果有任何的商业合作就立刻截止……城决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可笑。

    虽然他并不后悔。

    城决心中自嘲了一声,然后这才终于向桥不归的第一个问题给予回复。

    “确定了。”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离职?”桥不归迫不及待的问。

    城决的声音微微停顿了下。

    “等找到能够接任你职位的新秘书后,你就可以走了。”

    “好的,多谢城总。”

    桥不归满意的退去。

    他转身退出办公室,背影毫无留恋。

    桥不归转身离开,城决坐在自己的办公位上,沉默了许久。

    据昨天以及桥不归亲口所言,他追了很久。

    极为执着,更是看着有些……毫无尊严。

    他真的……只是为了钱吗?

    真的对他没有一点感觉吗?

    城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件事如此执着。

    但如果,桥不归当初其实并不是完全的只是为了钱,他现在也早已同裴珏离了婚……

    桥不归缺钱,而他正恰有足够的钱。

    如果……如果说,桥不归愿意的话……

    想到此处,城决猛然心下一惊。

    他在想些什么?

    他不是一向对恋爱和婚姻毫无兴趣吗?

    城决伸手扶额,捂住了双眼。

    他觉得自己是魔怔了。

    桥不归在他面前撒了那么多的谎,为的就是和他撇清干系,他在想些什么?

    城决头一回觉得自己有些天真的荒唐。

    桥不归的这副模样,怎么可能会是当初对他有任何一点喜欢的模样?

    倘若当初并不是纯粹的为了他的钱而去追求他,那在知道他和裴珏结婚的时候,桥不归不可能没有一点动容。

    但事实是,即便是看着裴珏身穿着睡衣出现在他的家中,桥不归也没有任何的心酸难过神情。

    除了漠然和与己无关之外,脸上再无其他的反应。

    他不是一个喜欢纠缠的人。

    再三纠缠的行为也只会显得他非常的下作。

    既然桥不归要辞职,那就随他的意。

    得到城决的准允后,招聘新秘书的这一工作就自然落到了现任秘书桥不归的身上。

    流程依旧,但比刚开始要多了一道程序。

    先由hr筛选面试一遍,接着再由桥不归把关,最后才能来到城决这位直属上司的面前。

    招人并不简单。

    半个月过去,前来应聘的人选数不胜数,在通过hr的筛选和桥不归的把关之后,好不容易有五个人终于能够来到城决的面前面试,但谁知,城决不过只看了一眼,就皱眉将其pass。

    而城决pass的原因也很简单。

    ——不顺眼。

    但当他的现任秘书桥不归询问怎样的条件才会让他看着顺眼时,城决却又说不出具体的条件。

    桥不归虽然并未表达不满,但hr却已经开始觉得城总这是在变相刁难了。

    千选万选,好不容易终于能够有五个人来到城决的面前,但城决一句轻飘飘的看不顺眼,便就将那五个人给打发了,这不是在变相刁难是什么?

    但城决是她上司的上司的上司,也就是最高上司,因此除了心下腹诽之外,工作依旧得照做。

    一个月一晃而过。

    新秘书的人选依旧未定下。

    虽然新秘书未定下,但因为早已与城决完全摊牌了的缘故,城决不再纠结自己以前的过往,执意要找回自己的记忆,所以说起来桥不归的工作要比以前轻松不少。

    不用再成天撒谎,再接着想方设法的圆谎,当然要轻松不少。

    十一月底,已经入了深秋,即将要迈入寒冷的冬季。

    但桥不归身上所穿的衣服,却依旧只有那来来回回的两套。

    终于,在十一月二十七号的这天,城决终于再也看不下去,将他的这位beta秘书带到了一家高奢服装店内。

    看着眼前服装店内豪华的装修,桥不归的眼神不免有些迷茫。

    “城总要购置衣物?”

    “不。”城决扯了扯嘴角,“我的衣服已经足够多了。”

    “所以那是……?”

    “是你要买。”

    “抱歉城总,我没钱。”桥不归毫不犹豫道。

    城决啧了一声,“我出钱。”

    说完,不等桥不归回应,转眼看向一旁的店员,伸手往桥不归的身上一指。

    “按照他的尺码,店里的新款都给他拿一套。”

    店员愣了愣,然后微笑着连忙应是。

    有城决这个出手大方的贵客在,店员极为热情,围着桥不归又量尺寸,又端水倒茶,照顾的十分贴心。

    不肖一会,几十个包装袋陆续堆在了桥不归的脚边。

    桥不归垂眼看着脚边的这些昂贵衣物,没有拒绝。

    他不是没钱去买衣服,只是觉得没必要。

    不过城决既然要给他买,他没有要拒绝的理由。

    店员将最新款的衣物都打包完毕后,然后向桥不归索要了地址和电话,表示待会会派专门的工作人员将这些大大小小的衣物包装盒亲自送到桥不归的家中。

    店员在要到桥不归的地址和电话后,为了哄顾客开心,同时也是真心实意的艳羡着对着桥不归说道:“桥先生,您的老公可真疼爱您,他给您花这么多钱买衣服,一点也不觉得心疼,想必这位alpha先生一定特别的喜欢您,真叫人羡慕。祝二位先生感情长长久久,永远这么甜蜜恩爱。”

    beta一愣,表情略显扭曲。

    “他不是我老公。”

    “啊?不是吗?”没想到马匹拍到了马腿上,店员顿时慌张起来,“抱歉先生,我……我还以为二位先生是夫夫……”

    城决听到这话倒是不生气。

    虽然不生气,但是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别扭和不自然。

    在账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之后,城决和桥不归一同回到了车内。

    车内,城决安静了好一会,才干巴巴的掀唇说道:“给你买衣服,不过是因为你之前的那两套衣服看着太穷酸,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而已,并没有其他的含义。”

    “嗯,我知道。”

    桥不归冷冷淡淡的回了四个字,然后便再无其他的反应。

    城决便也跟着没了声音。

    他的心情低落又感到困惑。

    他刚才在期待什么?

    他不知道,也想不明白。

    虽然城决因为桥不归的冷淡态度而感到心情低落而沮丧,但是在第二天,在见到对方终于将那套变形发白的旧衣服给摒弃,换上了他所买的新衣服后,昨天下午的沮丧和低落,便就好像从来都没存在过。

    城决心情愉悦的工作了一天。

    城决的好心情持续了好几天,最终随着一次赴宴而结束。

    一次商业宴会上,城决身穿着礼服,带着桥不归出席。

    这是城决第一次带着秘书参加宴会。

    宴会上,站在城决身侧的beta虽然样貌并不起眼,但却因为城决的存在,而显得惹眼极了。

    城决从不喝酒,即便手中端着香槟酒杯,但酒杯也只是装饰的作用。

    因为都知道城决从不喝酒的潜规则,所以从来没人端着酒杯去向城决敬酒。

    但这次不同了。

    这次城决带着秘书来赴宴,他们不能给城决敬酒,但是可以给他的秘书敬酒啊。

    于是在城决带着桥不归出席宴会后,没过多久,同来参加的宾客便纷纷涌上,将二人给团团包围。

    但他们的目标却不是城决,而是城决身边的桥不归。

    他们举起酒杯,言笑晏晏的向桥不归敬酒。

    桥不归正要接,但城决黑着脸直接替他回绝。

    但回绝了一个还有下一个。

    见这些人一副桥不归不喝一杯,就誓不罢休的架势,城决心烦,直接夺过桥不归手里的酒杯,替他一口喝净。

    酒杯里的香槟被饮尽,周围的宾客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然后夸赞吹捧着城决好酒量,大气等等。

    但没人再敢劝第二杯。

    有第一杯就已经够了。

    要是不见好就收,那只会倒大霉。

    城决喝完了桥不归杯子里的香槟后,他皱了皱眉,身形微微摇晃。

    城决向来不喝酒,自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是一杯倒。

    城决眼前的视线渐渐开始有些模糊。

    他不动声色的向后倒退了半步,然后将高大的身体不着痕迹的倚靠在了桥不归的肩膀上。

    “带我上楼。”

    城决急促的喘息,声音渐弱。

    宴会厅的楼上,是酒店房间。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失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恶意入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4章 第 54 章,失忆,笔趣阁并收藏失忆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