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城是黔省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林城也是旅游城市之一,每年来林城旅游的游客很多。

    所以林城的饮食业非常发达,特别到晚上的时候,街面上全都是逛街吃饭的。

    枫树地道黔菜餐厅是林城很普通的一家餐厅,从名字就可以看得出,这家店专做黔菜。

    黔菜有三大组成部分:民族菜、民间菜、土司菜。

    特点是辣醇、香浓、酸鲜、味厚。

    虽然黔菜不属于八大菜系,但却自有它的独特之处,黔省物资丰富,黔菜用料多是当地原料。

    来林城旅游之人黔菜是必尝之一。

    所以枫树地道黔菜餐厅晚上的生意特别的好,虽然营业时间只到晚上10点,但服务员最起码要工作到12点才能下班。

    刘向红就是枫树餐厅很普通的一名服务人员,她主要负责收拾客人走后的桌子。

    忙碌了一天,等最后一波客人离开后,刘向红麻利的把桌子收拾出来,摆放好新的碗筷,她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刘向红刚推着餐盘车往前走了几步,就差点撞上低头看手机的卫素昕。

    “小卫,没撞到你吧?”刘向红赶忙问道。

    “没事,刘姐,对了,你看这个。”卫素昕揉了揉撞疼了的膝盖,然后热心地把手机凑了上去。

    “你不是不知道?我不识什么字,你们现在这个高科技我也看不懂。”刘向阳笑着拒绝道。

    然后准备推着餐盘车继续去厨房。

    “你别走啊,你不认识字,我可以念给你听,你不是说你女儿叫豆豆吗?”卫素昕拉住她道。

    “你说什么?豆豆?这上面有豆豆的消息了?她在哪里?”刘向红一把抢过卫素昕的手机。

    可是手机屏幕上的内容,她只看懂了豆豆、4岁等几个字。

    原本她一个字都不认识的,自从出来找孩子后,她找人写了个寻人启事,她每天都把那张寻人启事背一遍,渐渐的也就学会认识上面几个字了。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你快给我说说。”刘向红赶忙把手机递给卫素昕道。

    这才想起刚才的反应有些过了。

    “小卫,对不起,刘姐反应有些过头了。”刘向红道歉道。

    “没事,我先念给你听。”卫素昕接过手机道。

    刘姐寻找女儿的事情,整个餐厅的人都知道,包括刘姐每次休息,都在林城大街小巷寻找女儿的事情。

    “小名豆豆……今年约四岁……兔子玩偶……。”卫素昕一字一句的读给她听。

    刘向红越听越像是她的女儿,特别说到兔子玩偶,女儿生日的时候,她给女儿买过一个。

    那天女儿被她爸爸卖掉的时候,也不知道带了兔子玩偶没有?她真的没在意。

    “这还有照片。”卫素昕忽道。

    刘向红赶忙把头凑了过来,然后就感觉自己脑袋“嗡”的一声。

    虽然快一年多没见,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女儿,包括她手里的那只兔子玩偶。

    “是她,这就是我的豆豆,她现在在哪里?她人怎么样啊?为什么会放到网上了?网上还说些什么了啊?”刘向红紧紧抓住卫素昕的手,泪流满面的问。

    她现在感觉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即为找到女儿感到高兴,又担心女儿出了什么意外,所以才被发了网上。

    心里五味成杂。

    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她的哭声,终于也把其他服务员都吸引了过来,就连厨房里的大厨都出来了。

    刘向红没什么文化,也不认识多少字,但是为人勤快,手脚利索,在餐厅里活都抢着干,所以大家和她的关系都很好。

    “刘姐,你别哭啊,你女儿现在很好,她遇上好人了,你知道发这个微博的是谁吗?

    就是电视上经常播放的那个,智能机器人大白的发明者,大科学家方圆,你别担心了。”卫素昕手忙脚乱的安慰道。

    服务员们过来了解事情的原委后,也都拿出手机查看起来,也为刘姐找到女儿感到高兴。

    “小卫,你赶紧在微博上联系下方先生,问问具体情况,并且把刘姐的情况跟他说一下。怎么才能联系上他,见到豆豆?”店长汪弘博在旁边说道。

    “小卫,你快帮我问问。”刘向红听了,也不哭了,强忍着泪水,迫不及待地盯着卫素昕的手机。

    “方先生今天晚上又发了一条微博,说私信的人太多了,他也不知道真假,所以觉得自己是豆豆父母的人,在回评论或者私信的时候,带上豆豆小时候家里狗的名字。”卫素昕说道。

    刘向红闻言,想也不想脱口而出:“油菜花,那条狗叫油菜花。”

    卫素昕闻言,不但私信了方圆,还在两条微博评论区留了言。

    “这个时间,方先生应该休息了吧,刘姐,你只能等明天方先生看到后回复,才能知道具体的消息了。”卫素昕发完后道。

    “还要等啊?”她呆住了。

    然后又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再等一天也没关系的,她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接着仿佛又想起什么,抬头向卫素昕问道:“豆豆身体不好,她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其它什么消息吗?”

    “刘姐,你别担心,你女儿应该很好,我刚在在网上搜了一下,方先生应该是在鹿市福利院见到你女儿,这里还有其他网友拍到的豆豆照片。”卫素昕还没说话,旁边就有其他服务员说道。

    刘向红接过手机,看到照片上和很多孩子一起拍的照片,眼泪再次忍不住流了下来,一年多没见的女儿,基本上没怎么长高,穿着宽大的衣服,显得格外的瘦小,脸上也没什么笑容。

    “豆豆,我的豆豆……。”刘向红默默的抽泣着。

    无数个夜晚因为思念女儿彻夜不眠。

    无数个夜晚因为梦见女儿质问自己,为什么不来找她,痛哭而醒。

    餐厅里的人都叫她刘姐,可是她其实并不比她们大,可却显得格外苍老。

    刘向红并不是林城人,她老家是在川省下面一个叫刘家咀的村落。

    刘家本来有两个孩子,刘向红是老大,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可惜小时候一场大病夭折了。

    这对重男轻女的刘父打击甚大,这也迁怒到了刘向红的头上,甚至有时候当面问她,为什么死的不是她。

    从小到大没给她什么好脸色,自然也不可能给她读书。

    很小开始就帮父亲干农活,后来父亲为了五万块彩礼钱,把她嫁给了几十里外黄龙湾的一个叫黄超的人。

    黄超比刘向红大八岁,酗酒、好赌,还动不动就家暴刘向红。

    但是刘向红从小性格就比较懦弱,也不敢反抗,就这样默默的忍受。

    后来有了豆豆,豆豆就是她生命中那道光,照亮了她灰暗的人生,她才感到活着的意义。

    可是黄超跟刘父一个德行,他也不喜欢豆豆,可刘向红不在乎,她会努力把豆豆养大,让她读书,考大学,不再重复她的人生。

    当她知道豆豆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时候,她真的感觉天都要塌了。

    好在医院告诉她,这个病国家管,可以免费治疗,她也终于看到了希望,不过这只是免费手术费用。

    手术肯定需要住院,其他费用肯定还是要的,可是她家徒四壁,哪里能拿出一分钱。

    黄超当初娶刘向红几乎掏空了家底,加上好赌,根本就存不下一分钱。

    唯一的家用电器就是一台黑白电视机。

    所有她努力干活,想等把稻子卖了,凑足了费用,就带豆豆去手术。

    可是那天她下地干活,豆豆在家看电视,等回来时,却发现豆豆不见了。

    她真的感觉天都塌了,她满村的寻找。

    后来有村里人告诉她,有人看见豆豆被她爸爸带去县城了。

    刘向红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她从未去过县城,而且心底还抱有一丝侥幸。

    可等晚上,丈夫独自一人醉醺醺回来的时候,她彻底愤怒了。

    一向懦弱的她,拽住豆豆的爸爸,质问他豆豆去哪里了。

    “那个病秧子,赔钱货,我把她送人了。”黄超一巴掌把刘向红给扇倒在地。

    “你还我女儿,还我豆豆。”一向懦弱的刘向红发疯一样拽住丈夫的衣服。

    拉扯之间,黄超的衣服里掉出一沓钱,这下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从未反抗过黄超的刘向红终于爆发了,发疯似的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砍向了他,这么些年所受的委屈和压抑终于爆发。

    她逼问黄超,把女儿卖到哪里去了?卖给了谁?

    黄超见刘向红眼中尽是疯狂,也害怕了。

    于是告诉她豆豆被他六千块钱卖给了一位林城的外乡人。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我的奶爸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儿童团团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儿童团团员并收藏我的奶爸人生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