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舟的驾驶舱里,老祖在那里骂骂咧咧。

    对于自己堂堂的前辈身份,竟然被派去开船,他心中始终是怏怏不乐。

    “没大没小的臭小子,竟然把我当船夫使!真是对他太客气了。下次见到他,一定要……”

    “一定要如何?”正说着,突然间就听身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呃?”老祖一激灵,回头一看,只见杨逍和敖海正乐呵呵地看着他。

    “你俩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老祖眨了眨眼睛,道。

    “你这叫什么话!”杨逍瞪了他一眼,“听着好像我俩去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样!”

    “是啊老爷子,您这么说话可不厚道啊!”敖海如今也学精了,加上和老祖混熟了也开始学会出言调侃了。

    “懒得和你们废话!”老祖瞪了他俩一眼,冷冷道,“既然没干见不得人的勾当,那你俩出来做什么?难道是良心发现,准备自己来开船?”

    “呵呵,不是!”杨逍乐呵呵道。

    “不是……”老祖差点气得一趔趄,你小子现在很滑头啊!

    “敖海要渡劫了,所以我才带它出来。”杨逍指着敖海道。

    “渡劫?”老祖看了看敖海,随即点点头道,“嗯!时机倒是差不多。不过么,这小子的劫威恐怕会很大。最后找一个生灵罕至的地方,否则容易牵连无辜。”

    “既如此,那索性还是去无尽深渊吧!反正离开也不远。”杨逍建议道。

    老祖点点头,当即掉转了方向,复又朝着无尽深渊而去。

    约莫一盏茶的工夫,飞舟已然来到了无尽深渊的边缘地带。

    杨逍指了指前方道:“敖海,这里方圆之辽阔,应该足够你渡劫了吧?”

    “嗯嗯!”敖海点点头,一脸兴奋状,继而就看它嗷唠一声,直接冲了出去。

    “呃……”杨逍一脑袋黑线,总感觉这货有点缺心眼啊!

    要知道,人族对于天侯劫那可是无比敬畏的,因为稍有不慎那可要身死道消的。为何这货面对渡劫竟然如此没心没肺?

    老祖似乎是看出了杨逍的疑惑,淡然道:“对于龙族来说,真正最可怕的大劫,实则是所谓的化龙劫,那个恐怕连万死一生都无法形容它的可怕。再加上这货所传承的那条真龙,当初是被凌霄劫给劈死的。所以么,这小小的天侯劫对它来说,真不叫事!”

    “原来如此!”杨逍点点头。

    的确,化龙之难乃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掰手指头算算这世上有多少蛟龙,又有多少真龙就会明白那难度有多高了。别说是万死一生,说是“亿”死无生都不为过。

    敖海这货当初连化龙劫都扛过去了,再加上那真龙当年又是死于凌霄劫,所以如今它不把天侯劫放在眼里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可虽然知道很正常,但看着这货的样子,再想想自己将来所要面对的天劫,杨逍心里就是一阵不爽啊!

    老祖白了他一眼,一脸鄙夷道:“你羡慕它做什么!要知道,这货如今渡劫容易,可将来就会遇到天花板。尤其是凌霄劫,恐怕就是它的一道死劫!可你,若是踏踏实实,将来能够达到的高度绝对是它无法比拟的!”

    “这点我懂!”杨逍笑了笑。

    倒是没想到,老祖和他所想的竟是一样。

    “那说起来,我到时候有没有可能帮它度过凌霄劫?”杨逍又问。

    “你先自己度过了再说吧!别好高骛远,到头来一场空!”老祖白了他一眼,一脸的不爽和嫌弃。

    杨逍无奈的耸了耸肩,知道这老东西心里不爽,故意借题发挥,也就由他去了。

    此刻,敖海已然飞到了无尽深渊的中心地带。

    继而,就看敖海仰起头颅,冲着那灰暗的天空一声怒吼,一股股浩瀚的龙威冲天而起。

    “咕隆隆!”

    不一会儿的工夫,就看原本薄云惨淡的天空之上,大片的雷云汇聚了过来。

    眨眼间,雷云所覆盖的范围已经达到了方圆八千里,并仍旧在继续扩大。

    “呵,这真龙血脉果然不凡啊!”老祖淡然一笑。

    “此话怎讲?”杨逍问道。

    “虽然这货不需要特意去领悟奥义,不过这上天却是可以感知到它体内的力量达到了何种地步,继而释放出等量的天劫来。对于你们来说,若是掌控奥义的范围是方圆五十里,则天劫的范围乃是两千五百里;六十里,则是三千六百里,以此类推。这货如今的天劫范围已然达到了方圆八千里并扔在扩大,若是用你们的标准来衡量,那就是掌控奥义的范围至少在九十里以上!”老祖解释道。

    “原来如此!”杨逍恍然大悟。

    敢情掌控奥义的范围与天劫之间的关系是这样计算的。

    难怪掌控的奥义越广,天劫的威力也越强,分水岭也越多。

    此刻,敖海所聚集的劫云已然定格在了方圆九千零二十五里。

    也就是说,这货若是一个人族,相当于掌控了方圆九十五里的奥义,这真龙血脉的威力真不是吹的!

    要知道,即便是商九幽当初掌控的奥义范围,也不过是方圆九十里啊!

    按照老祖刚才的说法,商九幽当时劫云的范围,应该是八千一百里。

    看似很恐怖,可与敖海相比,几乎相差了整整方圆一千里!

    而如老祖之前在奥义神殿里提及,九十里到九十五里一共五道分水岭,也就是说敖海如今所要承受的劫威,是当时商九幽劫威的三十二倍之巨,这实在太过恐怖。

    “老祖,如你所说,我将来所要面对的天劫,应该是方圆一万里咯?”杨逍突然问道。

    “应该是这样!”老祖点点头。

    听闻此言,杨逍的神情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此刻,敖海的劫云之中,已然可以看见纵横穿梭的雷霆,宛若一条条银龙。每一条银龙,都要比敖海的身躯更加巨大。

    与之相比,敖海就如同一条小蛇一般,让人深深担忧,它是否真的可以扛过天劫?

    当然,有过老祖之前的话语,杨逍自然是不会替敖海担忧。

    他的脸色之所以凝重,完全是因为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劫威的巨大压迫感。

    即便他距离那片区域足足有五百里之遥,可那种感觉却依旧让人感到窒息。

    要知道,这还只是方圆九十五里啊,就强大若是。假如是方圆一万里,又会恐怖到何种地步,真是无法想像啊!

    而就在这时,就听劫云之中“咕隆隆”一声响,紧接着一道水桶般粗细的劫雷,向着敖海轰击而去。

    “轰隆隆!”

    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即便相隔五百里都能震得人耳膜发胀。

    杨逍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把飞舟先收入了虚空戒。

    否则仅此一下,即便飞舟不被震碎恐怕也要震出裂缝来。

    “呵呵,天劫之威如何?”老祖看着杨逍凝重的神情,问道。

    “老祖,你应该不是开玩笑吧?”杨逍看着他的眼睛。

    “开玩笑?我开什么玩笑了?”老祖不解。

    “按照你之前分水岭的说法,九十五里到一百里之间,没记错应该是十二道分水岭。也就是说,我所要面对的天劫之威,乃是敖海如今所承受的四千多倍。你,真的没有弄错?”杨逍凝视着老祖,仿佛要把他给看穿一般。

    之前,杨逍对于老祖的这个说辞,本身就觉得很有问题。

    可由于当时忙着扩展奥义范围,且没有真正见识过劫威,所以体会不深刻。

    如今看着敖海的劫威,杨逍深深感觉到,如果这劫威真的提升四千多倍,别说是一个半步天侯境,就算是把商九幽给找来,都有可能被劈烂了!

    “我早就说了,我的那个时代,几乎没人领悟超过九十五里的奥义。所以那往后的东西,乃是根据之前的经验推断得出。具体如何,只有天知道了!”老祖说着,白了杨逍一眼,道,“怎么?你被吓怕了?”

    看着老祖那欠揍的表情,杨逍就恨不得直接把他扔那雷里头。敢情你个老东西所说的都是没有真凭实据的啊!

    似乎是看出了杨逍的心思,老祖气哼哼道:“反正让你知道最坏的结果又不是坏事。万一到时候你发现,劫威没有我所说的那么恐怖,你岂不是要感谢我?”

    “我感谢你奶奶个孙子!”杨逍喝骂一句。

    此刻,第二道雷霆次第轰下,远处的荒原仿佛瞬间化作了一片末世景象。

    “嗷——”

    远处,一声龙吟传来,杨逍就看见敖海那货,竟无比欢腾。

    它原本玄黑的鳞甲,在雷劫的洗礼之下,尽皆散发出耀眼的光辉。

    “这小子,貌似很享受啊!”杨逍很是无语。

    看起来这劫威真的奈何不了它,真龙的强大可见一斑。

    突然,就看那敖海怒号一声,紧接着它的身躯竟开始不断变大。

    原本,它的体长不过三十多丈,可如今竟然变成了千丈之巨。

    “这伙要做什么?”老祖不解。

    “它要……吞雷!”杨逍凝视了片刻后,惊道。

    “吞雷?呃?”老祖闻言也是一愣。

    就看敖海嗷唠一声,张开了那久违的大嘴,径直朝着劫云而去。

    那感觉,就仿佛是它嫌一道一道雷霆吸收起来太麻烦,它准备主动出击,一口给全吞了一般。

    下一刻,就看那方圆九千里的雷云中,雷声滚滚,仿佛要把天穹都给炸裂一般。敖海的身躯则在里头纵横穿梭,欢腾得简直如鱼得水。

    然后,就看那原本方圆九千里的劫云,竟真的开始慢慢变小。

    一开始,那变小的速度看着还不是最明显,而到了后来,简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减。

    最终,约莫耗费了……一顿饭的工夫,还真是一顿饭的工夫,这漫天的劫云竟真的被它吞噬了干净。

    而除了劫云之外,连带这片天空的云层也完全消失不见。

    杨逍抬起头,看着遍洒下来的阳光,嘴角止不住地抽搐着。

    这片被阴云笼罩了不知多少年的荒原,今天竟然因为一个吃货而重见天日,这到哪里说理去!

    正在无语地和老祖大眼瞪小眼之际,就听远处雷声滚滚,继而一道电光向他们射来。

    两人吃了一惊,定睛一看敢情那电光不是别的,正是敖海。

    此刻,它那一身玄黑的鳞甲,已然披上了一层亮银色的光辉,璀璨耀眼。而它的本体长度,也已然暴增到了千丈之巨。境界,也已然达到了百里境,并且还是百里境的巅峰!

    而伴随着它的临近,杨逍就感觉整个空气中,都布满了雷霆,以至于当敖海靠近他百丈开外的时候,他的身躯竟有些开始发麻。

    不过,好在他拥有鲲鹏神体,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感觉。

    敖海来到近前,将身子稍稍缩了缩,复又变回了十余丈的长度。

    毕竟,眼前的这个可是自己的老大,在他的面前自己还是低调一点为好。

    “哈哈,老大!我渡劫成功啦!”敖海兴奋道。

    大概是它一肚子的雷霆还没能彻底消化,伴随着它的说话,不断有雷电球飞出,向着杨逍和老祖呼啸而来。

    人家是唾沫横飞,这小子是雷球横飞,也真是没谁了。

    “不错错错错……”

    杨逍原想拍拍它脑袋,岂料手刚一挨近,那龙角之上残余的电流顿时如同找到了出口一般,直接轰击在了杨逍的身上,把他电的全身抽搐。

    “哈哈哈哈!”

    一旁,看着杨逍这炸毛鸡的样子,老祖差点没笑抽。就看他指着杨逍的鼻子道:“杨逍,你也有今天天天天天天天天……”

    杨逍满意地看了看敖海,这才是自己的小弟啊!看到老大被人嘲笑,二话不说直接放电!

    “你……”老祖都快气炸了。

    可他的话还没出口,就看杨逍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继而冷冷道:“敖海,电他!”

    “嗷——”

    敖海一低头,两根龙角之间顿时电光四射。

    “妈呀!别电了!”

    老祖吓得一哆嗦,他真没想到他俩这是玩真的!

    如今,他的境界和杨逍差不多,那里是敖海的对手?

    杨逍好歹有鲲鹏神体,他可无法与之比拟啊!

    “不电可以,你服了没?”杨逍淡然道。

    “服……服了!”老祖呼呼喘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既然服了,那让你继续开船,你还屁话多么?”杨逍又问。

    ““我屮艸芔茻!”老祖差点就骂出声了。

    奈何迫于淫威,如今杨逍也算是有帮手的人了,貌似自己真没啥还价的余地啊!

    最终,就看老祖恨恨道:“行,我开船就是了!”

    “这就对了!”杨逍笑了笑,从虚空戒里取出飞舟纵身跳上。

    “嘿嘿,老爷子,刚才对不住啊!”敖海故作憨厚状,乐呵呵地看着老祖。

    只可惜,它的乐呵呵在老祖看来,就是一个监工头啊!

    就看他指着敖海道:“我开船,我肯定开船,你别电我哈!电我,我是会发飙的!”

章节目录

太古鲲鹏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旋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旋岚并收藏太古鲲鹏诀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