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听闻君天帝的话,杨逍的心就是狠命一颤。

    看起来,雪葬天所说果然不假,这君家真的上门去提亲,并且雪家大长老还答应了这门亲事!

    同时,此番雪家更是派了人前来。

    不过,虽然君天帝嘴巴上说,来人是为了接雪玲珑去准备结亲,但杨逍心里却是不信。

    他依旧坚信,雪玲珑的存在必定会对大长老一脉产生莫大的威胁。

    而如今,又是大长老方面派来人,到底是不是真的“迎接”,真是不好说!

    不管怎么样,不能让雪玲珑和雪家的人遇上!

    而就在他陷入短暂沉思之际,猛然间一股莫大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他眼角余光一扫,就看有一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雪玲珑而去。

    杨逍二话不说,脚尖一点身子暴掠而出,直接拦在了那人影的跟前。

    “沈穆飞,你做什么?”杨逍冷冷道。

    就看刚才发动突然袭击之人,正是天剑宗少宗主沈穆飞。

    虽然这家伙的境界不过金丹境第五重巅峰,可是在这压制了境界的小世界,他的威胁力丝毫不会逊色于那些武圣境的强者。

    毕竟,武圣境的强者相较于金丹境的强者,其最大的优势只是在于体内的圣力。

    若是在没有圣力的情况下,一些天赋高、血脉强,甚至是对于势有着极高领悟的金丹境,并非没可能反杀武圣境。

    之前的血连城就是如此。之所以能够秒杀铁斩魂的一个武圣境侍卫,就是因为他的刀法,融合了两种势,已然达到了地级上品的威力。而那被杀的武圣,很显然对于势的领悟并不如血连城。

    此刻,就看沈穆飞沉着一张脸,那邪魅的神情看着带着无尽的阴森。

    刚才,他显然已经看出杨逍经历了刚才的周旋,体力损耗严重。

    所以,他才准备来一个突然袭击。

    “姓杨的,交出寒冰莲,饶你不死!”沈穆飞冷冷道。

    “笑话!”杨逍沉声道,“我若是不交呢!”

    “不交?那我就硬抢!动手!”沈穆飞号令一声,就看那四名武圣境的侍卫,竟齐齐出手。

    之前的两拨攻势中,皆是金丹境级别的强者出手。

    毕竟,并不是每一方实力,都能奢侈到让武圣境的强者当侍卫。

    所以,面对一群金丹境的围攻,杨逍多少还能应对自如。

    可此刻,一个沈穆飞已经不好对付,身背后,更是同时杀来四大武圣。

    要知道,这四个家伙可是天剑宗宗主亲手培养的几个家臣,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肉身之力,都是一般的武圣所无法比拟的。同时出手,杨逍顿时感觉到了如山的压力。

    “臭小子,吃我一剑!接招,力劈群山!”就看那棕发侍卫大吼一声,舞动那柄巨大的阔剑,向着杨逍横扫而至。

    此君肉身强横,所修炼的,亦是至强至刚的剑法。

    这一招“力劈群山”,乃是将土之势与风之势相融合,威力已然达到了地级上品。之前,他一剑劈杀四五名金丹境,靠得就是这一击。

    杨逍眼神冰寒,冷冷道:“你既然相死,爷成全你!”

    说罢,就看他一抖手,取出无名残剑,继而一招“绝影”横扫而出。

    之前,在真圣宫,杨逍已然将阳之势融入了风之势,使得“绝影”达到了大成境界,能够爆发出六倍音速的恐怖剑速。

    奈何当时,他找不到人来试剑,今天这棕发侍卫,正好首当其冲。

    “嗤!”

    一声轻响,就看一道寒光从那棕发侍卫的喉咙抹过。眨眼的工夫,红光迸现。

    这一下,所有人都傻了。

    非但是远处围观之人,乃至是沈穆飞和另外三名侍卫都看呆了。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压根就没能看清杨逍出剑的轨迹,这一剑简直快得令人咋舌。

    要知道,他们乃是天剑宗的强者,平日里天天浸淫在剑法之中。他们自认,这世上已经没有他们没见识过的剑法。可杨逍刚才那一剑,却完全颠覆了他们的三观。

    “怎么会这么快!”沈穆飞狠狠咽了口唾沫。

    可他发现,这口唾沫似乎堵在自己的喉咙,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至于那棕发侍卫,此刻就感觉喉咙冰凉,生命的气息伴随着喷涌的鲜血而渐渐逝去。

    “你你”

    他举起手来,点指着杨逍,想要说些什么。

    只可惜,他的话还没能说出口,等来的却是杨逍暴怒的一踢。

    “砰!”

    就看这棕发侍卫的身躯,直接向着另外一名侍卫飞去。那侍卫一慌神,急忙伸手去接。

    可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棕发侍卫的尸体还没飞到近前,杨逍那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小心!”

    沈穆飞惊呼一声。

    只可惜,他的声音再快,又岂会快得过杨逍的剑?

    要知道,那剑速可是达到了六倍音速。

    “噗!”

    寒光闪过,人头冲天而起。

    第二名侍卫的尸体,当即与那棕发侍卫一道,倒落于地。

    这一切,仅仅就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很多人都还没能过神来。

    看着地面上,那两具尸体喉咙里,喷涌而出的鲜血,很多人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要知道,即便是血连城,也不可能做到如此可怕的杀伐。他的血月战刀在杨逍这柄无名残剑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一时间,沈穆飞原本想要突然袭击的念头,打消了一多半。

    而他与剩余的那俩侍卫,也立刻与杨逍保持着距离,成犄角之势对峙着。

    “沈穆飞,我不想与你们天剑宗为敌。所以,你若现在退去,我可以留你一条生路。可你若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让天剑宗宗主,断子绝孙!”杨逍怒喝道。

    “你”

    沈穆飞那邪魅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仇恨,又有一丝忌惮。

    这么多年,自己一直都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几时有人这样和自己说过话!

    可是,眼见那寒冰莲一点点被雪玲珑炼化,他那贪婪的内心,实在无法做到平静。

    终于,就看他一扭头,冲着铁斩魂和血连城道:“姓铁的,姓血的,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各凭本事,谁能得到寒冰莲,就是谁的!”

章节目录

太古鲲鹏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旋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旋岚并收藏太古鲲鹏诀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