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发生了什么?这是盘旋在五条悟脑海里的问题,明明刚才在电话里,悠仁还声嘶力竭的,表现得一副马上就要去世的样子,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却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不,不止是岁月静好这么简单而已,五条悟隐藏在眼罩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不动声色地上前几步,然后抓起茶几上的小零食就往嘴里塞。

    他刚才不间断的使用术式,虽然反转术式可以补充他的咒力,但是却不能将他被消耗的精神补满,他急需甜食来补充补充能量。

    一个小蛋糕下肚,五条悟又拿了一个,一边吃一边控诉了起来:“我一个活生生的大帅哥站在你们面前,你们表现得没那么欢迎我就算了,为什么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我了啊?!喂!!!别打牌了,看我!看看我啊!!!”

    “对三。”月神镜啪的一声将手里的牌甩在桌子上,她是今天才在七海建人和虎杖悠仁的教导下学会打牌的,也跟他们学着将牌往桌子上扔,仿佛牌与桌子接触的时候发出的声音越大,战斗力就越强似的。

    “要不起。”虎杖悠仁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牌,从表情就能看出来拿了手烂牌。

    “pass”七海建人倒是喜怒不形于色,作为一个靠谱的成年人,就算手持一把烂牌,表情也丝毫没有失控。

    月神镜左右看了看,但是另两人拿着一把牌,一脸深沉地坐着,眼神死死地钉在自己的牌上,完全不与其他人做眼神接触。

    “对四。”月神镜啪地又抽出两张牌甩在了桌上。

    虎杖悠仁坐立不安起来,七海建人的嘴唇微微抿紧,小指也轻轻地动了动。

    五条悟看着三人完全一副沉迷打牌的样子,不满地轻哼了一声,一边往嘴里塞着甜食,一边走到月神镜的身边。

    七海建人的公寓是间单身公寓,既然是单身公寓,那么里面的椅子并不算多,他和虎杖悠仁将沙发让给了在座的唯一一个女士,两人则是拉了两张硬邦邦地木质餐椅坐在一边。

    跟椅子比起来,沙发足够大,月神镜的身量又小小的,缩在沙发里只占了一小块地方。

    五条悟直接在月神镜身边坐了下来,人高马大的身材一下子就将本来就缩成一团的月神镜给挤到了边上,他恍若未觉,凑过去想要看月神镜的牌。

    “五条老师,不能看!”虎杖悠仁比月神镜的反应更快,他马上拉住了五条悟的手,阻止了他探头过去的动作。

    “嗯?为什么?”五条悟有些纳闷,但是他也看出来了,或许几人现在这种气氛,就跟这个牌局有关。

    虎杖悠仁想要解释,但是眼看着月神镜手里的牌越来越少,他和七海建人都有些坐不住了,又开始专心地看着自己的牌,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仿佛能够把手里的烂牌看成一手好牌似的。

    月神镜一边轻松地出着一对一对的牌,她看向了给自己付工资的白毛教师,解释道:“我跟悠仁还有七海打了个赌,如果我赢了比赛,那么悠仁就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我输了,那么我也必须答应他们一个条件。”

    说到这里,月神镜笑了起来,与她刚才一直挂在脸上的浅笑相比,这样的笑容不够完美,却足够真实,她笑眼弯弯看着五条悟,语气非常开心:“宿傩也同意了呢。”

    而两面宿傩本人此时正在虎杖悠仁的脑子里无能狂怒,他咆哮着,声音里满是气愤,与一些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的恐惧。

    【废物,你们两个真是废物!连别人一个从来没有玩过牌的人都打不赢,你们两个人活在世界上真是这个世界的耻辱!】

    虎杖悠仁闻言翻了个白眼,语气不屑:“你行你上啊。”

    “悠仁是在跟宿傩说话吗?”月神镜马上发现了这一点,立刻将头扭过来,笑着问道。虽然虎杖悠仁已经知道月神镜不是来害他的,但是刚才的惊吓经历,还是让他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忌惮与恐惧之情。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了吧。

    【他妈的我说了你不要跟我说话,不许暴露我!】两面宿傩在悠仁的脑子里沉默了一秒,继续无能狂怒起来。

    虎杖悠仁完全不想理他,只是捧着自己的牌,一双浅金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可爱又可怜地看着月神镜。

    月神镜本来抽出两张牌的手停住了,她与虎杖悠仁对视了一下,迟疑着将牌放回去,然后抽出了另一张牌。

    “一个七。”

    “好耶!”悠仁眼睛一亮,从自己的牌里抽出了一张啪地甩在桌子上,“一个八!”

    七海建人推了推眼镜,作为一个成年人,他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学生背负所有,虽然月神镜表现得人畜无害,但是那个要求是什么谁又知道呢?他必须让悠仁赢下这场比试。

    赌上成年人的尊严!

    “一个八!”七海建人动作潇洒地将牌甩在桌子上。

    “嗯。”月神镜看着手里的牌,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这让虎杖悠仁和七海建人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喜色。

    看来是没什么好牌了,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而虽然偷看牌被学生给挡住了,但是其实挡了个寂寞,六眼还是穿透牌的背面看清了三人的手牌,五条悟看着学弟和学生的笑脸,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且越笑越大声,好像被人用手不停地戳他的笑点一样,笑得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把月神镜给挤得东倒西歪的。

    月神镜瞥了五条悟一眼,另外两人也懒得理他,只是紧紧地盯着月神镜。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月神镜表情不变,从手里抽出来了两张牌,啪一声甩在了桌子上,非常响亮,而这声音也完全配得上这牌面。

    “王炸!”

    ?

    虎杖悠仁脑门上冒出了一个问号,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牌,确定了那只是一个八而已,顿时表情凝重了起来。

    月神镜手上只剩下两张牌了。

    “要不起吗?”月神镜还认真地问了一下,获得了两枚白眼,她也不在意,直接把手里剩下的最后两张牌甩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比王炸更加响亮的声音。

    “对三。”

    “你为什么把四个三分开出?”虎杖悠仁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是看着月神镜那双净透的眼睛,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错了。

    毕竟月神镜今天才学会的打牌,怎么可能玩他们呢?他这么想实在是不合适。

    这么想着,虎杖悠仁看了五条悟一眼,一副重新找到了主心骨的样子,在两面宿傩的无能狂怒里大声问道:“我输了!你说吧,要让我做什么事情?!”

    月神镜看着虎杖悠仁,与那双浅金色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她率先垂下了视线,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一丝落寞:“两面宿傩不愿意见我,对吗?”

    本来还在虎杖悠仁脑子里怒骂的两面宿傩突然安静了下来,悠仁点了点头,只见月神镜看起来更黯淡了。

    “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他见一面,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月神镜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带上了一丝颤音。

    【小子。】两面宿傩的声音在虎杖悠仁脑海里响起,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波动,【如果她要求见到我的话,你可以答……】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觉得我们也挺有缘分的。”月神镜抬起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悠仁,声音里也全然是满满的期待,“我的要求是,你叫我一声妈妈吧!”虽然虎杖悠仁已经知道月神镜不是来害他的,但是刚才的惊吓经历,还是让他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忌惮与恐惧之情。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了吧。

    【他妈的我说了你不要跟我说话,不许暴露我!】两面宿傩在悠仁的脑子里沉默了一秒,继续无能狂怒起来。

    虎杖悠仁完全不想理他,只是捧着自己的牌,一双浅金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可爱又可怜地看着月神镜。

    月神镜本来抽出两张牌的手停住了,她与虎杖悠仁对视了一下,迟疑着将牌放回去,然后抽出了另一张牌。

    “一个七。”

    “好耶!”悠仁眼睛一亮,从自己的牌里抽出了一张啪地甩在桌子上,“一个八!”

    七海建人推了推眼镜,作为一个成年人,他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学生背负所有,虽然月神镜表现得人畜无害,但是那个要求是什么谁又知道呢?他必须让悠仁赢下这场比试。

    赌上成年人的尊严!

    “一个八!”七海建人动作潇洒地将牌甩在桌子上。

    “嗯。”月神镜看着手里的牌,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这让虎杖悠仁和七海建人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喜色。

    看来是没什么好牌了,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而虽然偷看牌被学生给挡住了,但是其实挡了个寂寞,六眼还是穿透牌的背面看清了三人的手牌,五条悟看着学弟和学生的笑脸,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且越笑越大声,好像被人用手不停地戳他的笑点一样,笑得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把月神镜给挤得东倒西歪的。

    月神镜瞥了五条悟一眼,另外两人也懒得理他,只是紧紧地盯着月神镜。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月神镜表情不变,从手里抽出来了两张牌,啪一声甩在了桌子上,非常响亮,而这声音也完全配得上这牌面。

    “王炸!”

    ?

    虎杖悠仁脑门上冒出了一个问号,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牌,确定了那只是一个八而已,顿时表情凝重了起来。

    月神镜手上只剩下两张牌了。

    “要不起吗?”月神镜还认真地问了一下,获得了两枚白眼,她也不在意,直接把手里剩下的最后两张牌甩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比王炸更加响亮的声音。

    “对三。”

    “你为什么把四个三分开出?”虎杖悠仁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是看着月神镜那双净透的眼睛,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错了。

    毕竟月神镜今天才学会的打牌,怎么可能玩他们呢?他这么想实在是不合适。

    这么想着,虎杖悠仁看了五条悟一眼,一副重新找到了主心骨的样子,在两面宿傩的无能狂怒里大声问道:“我输了!你说吧,要让我做什么事情?!”

    月神镜看着虎杖悠仁,与那双浅金色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她率先垂下了视线,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一丝落寞:“两面宿傩不愿意见我,对吗?”

    本来还在虎杖悠仁脑子里怒骂的两面宿傩突然安静了下来,悠仁点了点头,只见月神镜看起来更黯淡了。

    “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他见一面,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月神镜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带上了一丝颤音。

    【小子。】两面宿傩的声音在虎杖悠仁脑海里响起,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波动,【如果她要求见到我的话,你可以答……】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觉得我们也挺有缘分的。”月神镜抬起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悠仁,声音里也全然是满满的期待,“我的要求是,你叫我一声妈妈吧!”虽然虎杖悠仁已经知道月神镜不是来害他的,但是刚才的惊吓经历,还是让他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忌惮与恐惧之情。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了吧。

    【他妈的我说了你不要跟我说话,不许暴露我!】两面宿傩在悠仁的脑子里沉默了一秒,继续无能狂怒起来。

    虎杖悠仁完全不想理他,只是捧着自己的牌,一双浅金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可爱又可怜地看着月神镜。

    月神镜本来抽出两张牌的手停住了,她与虎杖悠仁对视了一下,迟疑着将牌放回去,然后抽出了另一张牌。

    “一个七。”

    “好耶!”悠仁眼睛一亮,从自己的牌里抽出了一张啪地甩在桌子上,“一个八!”

    七海建人推了推眼镜,作为一个成年人,他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学生背负所有,虽然月神镜表现得人畜无害,但是那个要求是什么谁又知道呢?他必须让悠仁赢下这场比试。

    赌上成年人的尊严!

    “一个八!”七海建人动作潇洒地将牌甩在桌子上。

    “嗯。”月神镜看着手里的牌,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这让虎杖悠仁和七海建人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喜色。

    看来是没什么好牌了,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而虽然偷看牌被学生给挡住了,但是其实挡了个寂寞,六眼还是穿透牌的背面看清了三人的手牌,五条悟看着学弟和学生的笑脸,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且越笑越大声,好像被人用手不停地戳他的笑点一样,笑得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把月神镜给挤得东倒西歪的。

    月神镜瞥了五条悟一眼,另外两人也懒得理他,只是紧紧地盯着月神镜。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月神镜表情不变,从手里抽出来了两张牌,啪一声甩在了桌子上,非常响亮,而这声音也完全配得上这牌面。

    “王炸!”

    ?

    虎杖悠仁脑门上冒出了一个问号,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牌,确定了那只是一个八而已,顿时表情凝重了起来。

    月神镜手上只剩下两张牌了。

    “要不起吗?”月神镜还认真地问了一下,获得了两枚白眼,她也不在意,直接把手里剩下的最后两张牌甩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比王炸更加响亮的声音。

    “对三。”

    “你为什么把四个三分开出?”虎杖悠仁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是看着月神镜那双净透的眼睛,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错了。

    毕竟月神镜今天才学会的打牌,怎么可能玩他们呢?他这么想实在是不合适。

    这么想着,虎杖悠仁看了五条悟一眼,一副重新找到了主心骨的样子,在两面宿傩的无能狂怒里大声问道:“我输了!你说吧,要让我做什么事情?!”

    月神镜看着虎杖悠仁,与那双浅金色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她率先垂下了视线,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一丝落寞:“两面宿傩不愿意见我,对吗?”

    本来还在虎杖悠仁脑子里怒骂的两面宿傩突然安静了下来,悠仁点了点头,只见月神镜看起来更黯淡了。

    “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他见一面,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月神镜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带上了一丝颤音。

    【小子。】两面宿傩的声音在虎杖悠仁脑海里响起,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波动,【如果她要求见到我的话,你可以答……】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觉得我们也挺有缘分的。”月神镜抬起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悠仁,声音里也全然是满满的期待,“我的要求是,你叫我一声妈妈吧!”虽然虎杖悠仁已经知道月神镜不是来害他的,但是刚才的惊吓经历,还是让他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忌惮与恐惧之情。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了吧。

    【他妈的我说了你不要跟我说话,不许暴露我!】两面宿傩在悠仁的脑子里沉默了一秒,继续无能狂怒起来。

    虎杖悠仁完全不想理他,只是捧着自己的牌,一双浅金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可爱又可怜地看着月神镜。

    月神镜本来抽出两张牌的手停住了,她与虎杖悠仁对视了一下,迟疑着将牌放回去,然后抽出了另一张牌。

    “一个七。”

    “好耶!”悠仁眼睛一亮,从自己的牌里抽出了一张啪地甩在桌子上,“一个八!”

    七海建人推了推眼镜,作为一个成年人,他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学生背负所有,虽然月神镜表现得人畜无害,但是那个要求是什么谁又知道呢?他必须让悠仁赢下这场比试。

    赌上成年人的尊严!

    “一个八!”七海建人动作潇洒地将牌甩在桌子上。

    “嗯。”月神镜看着手里的牌,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这让虎杖悠仁和七海建人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喜色。

    看来是没什么好牌了,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而虽然偷看牌被学生给挡住了,但是其实挡了个寂寞,六眼还是穿透牌的背面看清了三人的手牌,五条悟看着学弟和学生的笑脸,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且越笑越大声,好像被人用手不停地戳他的笑点一样,笑得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把月神镜给挤得东倒西歪的。

    月神镜瞥了五条悟一眼,另外两人也懒得理他,只是紧紧地盯着月神镜。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月神镜表情不变,从手里抽出来了两张牌,啪一声甩在了桌子上,非常响亮,而这声音也完全配得上这牌面。

    “王炸!”

    ?

    虎杖悠仁脑门上冒出了一个问号,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牌,确定了那只是一个八而已,顿时表情凝重了起来。

    月神镜手上只剩下两张牌了。

    “要不起吗?”月神镜还认真地问了一下,获得了两枚白眼,她也不在意,直接把手里剩下的最后两张牌甩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比王炸更加响亮的声音。

    “对三。”

    “你为什么把四个三分开出?”虎杖悠仁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是看着月神镜那双净透的眼睛,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错了。

    毕竟月神镜今天才学会的打牌,怎么可能玩他们呢?他这么想实在是不合适。

    这么想着,虎杖悠仁看了五条悟一眼,一副重新找到了主心骨的样子,在两面宿傩的无能狂怒里大声问道:“我输了!你说吧,要让我做什么事情?!”

    月神镜看着虎杖悠仁,与那双浅金色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她率先垂下了视线,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一丝落寞:“两面宿傩不愿意见我,对吗?”

    本来还在虎杖悠仁脑子里怒骂的两面宿傩突然安静了下来,悠仁点了点头,只见月神镜看起来更黯淡了。

    “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他见一面,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月神镜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带上了一丝颤音。

    【小子。】两面宿傩的声音在虎杖悠仁脑海里响起,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波动,【如果她要求见到我的话,你可以答……】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觉得我们也挺有缘分的。”月神镜抬起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悠仁,声音里也全然是满满的期待,“我的要求是,你叫我一声妈妈吧!”虽然虎杖悠仁已经知道月神镜不是来害他的,但是刚才的惊吓经历,还是让他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忌惮与恐惧之情。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了吧。

    【他妈的我说了你不要跟我说话,不许暴露我!】两面宿傩在悠仁的脑子里沉默了一秒,继续无能狂怒起来。

    虎杖悠仁完全不想理他,只是捧着自己的牌,一双浅金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可爱又可怜地看着月神镜。

    月神镜本来抽出两张牌的手停住了,她与虎杖悠仁对视了一下,迟疑着将牌放回去,然后抽出了另一张牌。

    “一个七。”

    “好耶!”悠仁眼睛一亮,从自己的牌里抽出了一张啪地甩在桌子上,“一个八!”

    七海建人推了推眼镜,作为一个成年人,他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学生背负所有,虽然月神镜表现得人畜无害,但是那个要求是什么谁又知道呢?他必须让悠仁赢下这场比试。

    赌上成年人的尊严!

    “一个八!”七海建人动作潇洒地将牌甩在桌子上。

    “嗯。”月神镜看着手里的牌,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这让虎杖悠仁和七海建人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喜色。

    看来是没什么好牌了,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而虽然偷看牌被学生给挡住了,但是其实挡了个寂寞,六眼还是穿透牌的背面看清了三人的手牌,五条悟看着学弟和学生的笑脸,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且越笑越大声,好像被人用手不停地戳他的笑点一样,笑得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把月神镜给挤得东倒西歪的。

    月神镜瞥了五条悟一眼,另外两人也懒得理他,只是紧紧地盯着月神镜。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月神镜表情不变,从手里抽出来了两张牌,啪一声甩在了桌子上,非常响亮,而这声音也完全配得上这牌面。

    “王炸!”

    ?

    虎杖悠仁脑门上冒出了一个问号,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牌,确定了那只是一个八而已,顿时表情凝重了起来。

    月神镜手上只剩下两张牌了。

    “要不起吗?”月神镜还认真地问了一下,获得了两枚白眼,她也不在意,直接把手里剩下的最后两张牌甩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比王炸更加响亮的声音。

    “对三。”

    “你为什么把四个三分开出?”虎杖悠仁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是看着月神镜那双净透的眼睛,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错了。

    毕竟月神镜今天才学会的打牌,怎么可能玩他们呢?他这么想实在是不合适。

    这么想着,虎杖悠仁看了五条悟一眼,一副重新找到了主心骨的样子,在两面宿傩的无能狂怒里大声问道:“我输了!你说吧,要让我做什么事情?!”

    月神镜看着虎杖悠仁,与那双浅金色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她率先垂下了视线,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一丝落寞:“两面宿傩不愿意见我,对吗?”

    本来还在虎杖悠仁脑子里怒骂的两面宿傩突然安静了下来,悠仁点了点头,只见月神镜看起来更黯淡了。

    “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他见一面,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月神镜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带上了一丝颤音。

    【小子。】两面宿傩的声音在虎杖悠仁脑海里响起,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波动,【如果她要求见到我的话,你可以答……】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觉得我们也挺有缘分的。”月神镜抬起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悠仁,声音里也全然是满满的期待,“我的要求是,你叫我一声妈妈吧!”虽然虎杖悠仁已经知道月神镜不是来害他的,但是刚才的惊吓经历,还是让他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忌惮与恐惧之情。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了吧。

    【他妈的我说了你不要跟我说话,不许暴露我!】两面宿傩在悠仁的脑子里沉默了一秒,继续无能狂怒起来。

    虎杖悠仁完全不想理他,只是捧着自己的牌,一双浅金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可爱又可怜地看着月神镜。

    月神镜本来抽出两张牌的手停住了,她与虎杖悠仁对视了一下,迟疑着将牌放回去,然后抽出了另一张牌。

    “一个七。”

    “好耶!”悠仁眼睛一亮,从自己的牌里抽出了一张啪地甩在桌子上,“一个八!”

    七海建人推了推眼镜,作为一个成年人,他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学生背负所有,虽然月神镜表现得人畜无害,但是那个要求是什么谁又知道呢?他必须让悠仁赢下这场比试。

    赌上成年人的尊严!

    “一个八!”七海建人动作潇洒地将牌甩在桌子上。

    “嗯。”月神镜看着手里的牌,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这让虎杖悠仁和七海建人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喜色。

    看来是没什么好牌了,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而虽然偷看牌被学生给挡住了,但是其实挡了个寂寞,六眼还是穿透牌的背面看清了三人的手牌,五条悟看着学弟和学生的笑脸,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且越笑越大声,好像被人用手不停地戳他的笑点一样,笑得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把月神镜给挤得东倒西歪的。

    月神镜瞥了五条悟一眼,另外两人也懒得理他,只是紧紧地盯着月神镜。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月神镜表情不变,从手里抽出来了两张牌,啪一声甩在了桌子上,非常响亮,而这声音也完全配得上这牌面。

    “王炸!”

    ?

    虎杖悠仁脑门上冒出了一个问号,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牌,确定了那只是一个八而已,顿时表情凝重了起来。

    月神镜手上只剩下两张牌了。

    “要不起吗?”月神镜还认真地问了一下,获得了两枚白眼,她也不在意,直接把手里剩下的最后两张牌甩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比王炸更加响亮的声音。

    “对三。”

    “你为什么把四个三分开出?”虎杖悠仁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是看着月神镜那双净透的眼睛,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错了。

    毕竟月神镜今天才学会的打牌,怎么可能玩他们呢?他这么想实在是不合适。

    这么想着,虎杖悠仁看了五条悟一眼,一副重新找到了主心骨的样子,在两面宿傩的无能狂怒里大声问道:“我输了!你说吧,要让我做什么事情?!”

    月神镜看着虎杖悠仁,与那双浅金色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她率先垂下了视线,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一丝落寞:“两面宿傩不愿意见我,对吗?”

    本来还在虎杖悠仁脑子里怒骂的两面宿傩突然安静了下来,悠仁点了点头,只见月神镜看起来更黯淡了。

    “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他见一面,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月神镜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带上了一丝颤音。

    【小子。】两面宿傩的声音在虎杖悠仁脑海里响起,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波动,【如果她要求见到我的话,你可以答……】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觉得我们也挺有缘分的。”月神镜抬起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悠仁,声音里也全然是满满的期待,“我的要求是,你叫我一声妈妈吧!”虽然虎杖悠仁已经知道月神镜不是来害他的,但是刚才的惊吓经历,还是让他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忌惮与恐惧之情。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了吧。

    【他妈的我说了你不要跟我说话,不许暴露我!】两面宿傩在悠仁的脑子里沉默了一秒,继续无能狂怒起来。

    虎杖悠仁完全不想理他,只是捧着自己的牌,一双浅金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可爱又可怜地看着月神镜。

    月神镜本来抽出两张牌的手停住了,她与虎杖悠仁对视了一下,迟疑着将牌放回去,然后抽出了另一张牌。

    “一个七。”

    “好耶!”悠仁眼睛一亮,从自己的牌里抽出了一张啪地甩在桌子上,“一个八!”

    七海建人推了推眼镜,作为一个成年人,他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学生背负所有,虽然月神镜表现得人畜无害,但是那个要求是什么谁又知道呢?他必须让悠仁赢下这场比试。

    赌上成年人的尊严!

    “一个八!”七海建人动作潇洒地将牌甩在桌子上。

    “嗯。”月神镜看着手里的牌,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这让虎杖悠仁和七海建人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喜色。

    看来是没什么好牌了,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而虽然偷看牌被学生给挡住了,但是其实挡了个寂寞,六眼还是穿透牌的背面看清了三人的手牌,五条悟看着学弟和学生的笑脸,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且越笑越大声,好像被人用手不停地戳他的笑点一样,笑得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把月神镜给挤得东倒西歪的。

    月神镜瞥了五条悟一眼,另外两人也懒得理他,只是紧紧地盯着月神镜。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月神镜表情不变,从手里抽出来了两张牌,啪一声甩在了桌子上,非常响亮,而这声音也完全配得上这牌面。

    “王炸!”

    ?

    虎杖悠仁脑门上冒出了一个问号,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牌,确定了那只是一个八而已,顿时表情凝重了起来。

    月神镜手上只剩下两张牌了。

    “要不起吗?”月神镜还认真地问了一下,获得了两枚白眼,她也不在意,直接把手里剩下的最后两张牌甩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比王炸更加响亮的声音。

    “对三。”

    “你为什么把四个三分开出?”虎杖悠仁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是看着月神镜那双净透的眼睛,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错了。

    毕竟月神镜今天才学会的打牌,怎么可能玩他们呢?他这么想实在是不合适。

    这么想着,虎杖悠仁看了五条悟一眼,一副重新找到了主心骨的样子,在两面宿傩的无能狂怒里大声问道:“我输了!你说吧,要让我做什么事情?!”

    月神镜看着虎杖悠仁,与那双浅金色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她率先垂下了视线,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一丝落寞:“两面宿傩不愿意见我,对吗?”

    本来还在虎杖悠仁脑子里怒骂的两面宿傩突然安静了下来,悠仁点了点头,只见月神镜看起来更黯淡了。

    “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他见一面,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月神镜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带上了一丝颤音。

    【小子。】两面宿傩的声音在虎杖悠仁脑海里响起,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波动,【如果她要求见到我的话,你可以答……】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觉得我们也挺有缘分的。”月神镜抬起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悠仁,声音里也全然是满满的期待,“我的要求是,你叫我一声妈妈吧!”虽然虎杖悠仁已经知道月神镜不是来害他的,但是刚才的惊吓经历,还是让他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忌惮与恐惧之情。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了吧。

    【他妈的我说了你不要跟我说话,不许暴露我!】两面宿傩在悠仁的脑子里沉默了一秒,继续无能狂怒起来。

    虎杖悠仁完全不想理他,只是捧着自己的牌,一双浅金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可爱又可怜地看着月神镜。

    月神镜本来抽出两张牌的手停住了,她与虎杖悠仁对视了一下,迟疑着将牌放回去,然后抽出了另一张牌。

    “一个七。”

    “好耶!”悠仁眼睛一亮,从自己的牌里抽出了一张啪地甩在桌子上,“一个八!”

    七海建人推了推眼镜,作为一个成年人,他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学生背负所有,虽然月神镜表现得人畜无害,但是那个要求是什么谁又知道呢?他必须让悠仁赢下这场比试。

    赌上成年人的尊严!

    “一个八!”七海建人动作潇洒地将牌甩在桌子上。

    “嗯。”月神镜看着手里的牌,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这让虎杖悠仁和七海建人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喜色。

    看来是没什么好牌了,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而虽然偷看牌被学生给挡住了,但是其实挡了个寂寞,六眼还是穿透牌的背面看清了三人的手牌,五条悟看着学弟和学生的笑脸,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且越笑越大声,好像被人用手不停地戳他的笑点一样,笑得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把月神镜给挤得东倒西歪的。

    月神镜瞥了五条悟一眼,另外两人也懒得理他,只是紧紧地盯着月神镜。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月神镜表情不变,从手里抽出来了两张牌,啪一声甩在了桌子上,非常响亮,而这声音也完全配得上这牌面。

    “王炸!”

    ?

    虎杖悠仁脑门上冒出了一个问号,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牌,确定了那只是一个八而已,顿时表情凝重了起来。

    月神镜手上只剩下两张牌了。

    “要不起吗?”月神镜还认真地问了一下,获得了两枚白眼,她也不在意,直接把手里剩下的最后两张牌甩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比王炸更加响亮的声音。

    “对三。”

    “你为什么把四个三分开出?”虎杖悠仁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是看着月神镜那双净透的眼睛,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错了。

    毕竟月神镜今天才学会的打牌,怎么可能玩他们呢?他这么想实在是不合适。

    这么想着,虎杖悠仁看了五条悟一眼,一副重新找到了主心骨的样子,在两面宿傩的无能狂怒里大声问道:“我输了!你说吧,要让我做什么事情?!”

    月神镜看着虎杖悠仁,与那双浅金色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她率先垂下了视线,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一丝落寞:“两面宿傩不愿意见我,对吗?”

    本来还在虎杖悠仁脑子里怒骂的两面宿傩突然安静了下来,悠仁点了点头,只见月神镜看起来更黯淡了。

    “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他见一面,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月神镜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带上了一丝颤音。

    【小子。】两面宿傩的声音在虎杖悠仁脑海里响起,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波动,【如果她要求见到我的话,你可以答……】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觉得我们也挺有缘分的。”月神镜抬起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悠仁,声音里也全然是满满的期待,“我的要求是,你叫我一声妈妈吧!”

    <script>app2();</script>

    (。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母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池间蜉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章 chapter 20,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母亲,笔趣阁并收藏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母亲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