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从今晚开始,我会教你一些简单的防身术。”

    李泽道看着少年脸上浮现出的那一丝激动的神色,直接一盆冷水泼了过去,冷笑道:“小子,你千万别高兴得太早,你要知道,教学的老师牛逼不见得他所教的学生就牛逼。”

    “你的身体素质太差劲了,爬上这五楼都气喘吁吁,着实丢人。”

    “所以哪怕我这个老师相当的牛逼,你这个学生学了之后依旧是别人的沙包,至少短时间内,你就是沙包。”

    宁枫羞愧的低下了头。

    进入高中之后,他拼命学习,完全忽略了身体锻炼,后面父亲又生病了,身心就更是备受煎熬了,因此身体素质确实很差。

    “好了,我继续找那只该死的黄猫去了,晚上我在过来教你。”李泽道没好意思继续嘲讽这个少年的身体素质。

    他想起他那时候的身体素质比这个宁枫还要差劲。

    这个宁枫揍那个李泽道就跟玩似的。

    宁枫也已然习惯这个神经病时常就将一只黄色的猫挂在嘴边这事,点了点头。

    接下来四个晚上,李泽道重点教宁枫如何打磨身体的一些方法,以及一些相当高明的格斗技巧。

    当然,对于身体瘦弱的宁枫来说,他所演示出来的那格斗技巧简直惨不忍睹,比花架子还不如,看得李泽道连连摇头。

    这就是他没将宁枫当成是徒弟而是当成代言人的最根本原因。

    这小子太弱了,有这么一个徒弟那是相当丢人的事情。

    清晨的阳光又一次洒入这小屋子里。

    李泽道走到那窗户跟前说道:“我走了,千万不要想我。”

    虽说这神经病的一些手段很是吓人,但是数日相处下来,他也算是教了宁枫一些东西,加上也算是陪伴宁枫度过了最难熬的数日,因此见他就要离开了,宁枫心里多少有些空。

    他有个预感,今后怕再也见不到这个神经病了。

    见不到……也好,怪吓人的。

    李泽道回身来,笑得有些神秘:“小子,看在你我有缘得份上,临走之前,本神在送你一样礼物……是不是相当激动?”

    宁枫面色僵硬,他其实很想配合一下这个神经病,假装激动一下,但是他实在做不出任何激动的表情出来。

    李泽道摇了摇头,这个小子当真傻逼一个,他压根就不知道他将得到一场多大的造化。

    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谁让自己是雷锋呢?

    “来,张开你的嘴巴。”李泽道说。

    宁枫一愣:“什么?”

    下一刻,宁枫发现自己的嘴里多出了一样异物。

    刹那间,他那嘴里竟是冰冷一片,就像是被塞入了一大块冰块似的,与此同时,更是有刺鼻的辛辣味充斥了他整个口腔。

    然后,一股可怕至极的阴冷游遍他全身,使得他那身体仿若被冰冻住一般,变得硬邦邦的。

    宁枫面色惊恐的看着这个神经病,很想将嘴里多出的那东西吐出去,但是他那嘴巴像是被冰冻住了似的,却是连吐的动作都做不出来了。

    下一刻,宁枫眼前一黑,身体硬邦邦的倒地,彻底失去了知觉。

    “年轻人,能够遇到我,还能得到我的指点,足以见得你比凡域绝大多数人都来得幸运,但愿你不是一下子就将一辈子的运气都用光了,原主保佑你,阿门,祝你好运。”

    李泽道喃喃自语了几句之后,走到窗户跟前,打开窗户,抬头看着那蔚蓝的天空。

    那里,有一朵白云静静的飘在那里。

    下一刻,李泽道身形消失在原地。

    转眼之间,他已然置身在那朵云上了。

    在那白云上放有一张化妆桌,天梦正坐在那桌子跟前,看着那镜子涂抹着诱人的口红,然后嘟着嘴卖着萌。

    一边还兴致勃勃的看着面前手机所播放的那相当没有营养可言的小视频。

    李泽道摇了摇头,觉得这个女人化妆实属多余,她难道不知道那些化学物品压根就没办法让她那张脸哪怕在精致一分?

    甚至,还会破坏她身上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这是亵渎啊!

    当然,这种话李泽道是不会说的,说了这个女人就要鄙视他了,说他品味不行,没有任何欣赏美的能力。

    每次天梦这样一鄙视他,李泽道就想反驳说本公子就很欣赏你。

    天梦回头,一脸妩媚至极的看着李泽道,笑道:“小道子,过来帮姐姐画眉。”

    李泽道脸上瞬间绽放出一朵野菊来,赶紧屁颠屁颠的走到跟前拿起那眉笔,一边认真的帮天梦画着眉毛,一边无比向往的说道:“天梦姐姐,咱们要是永远可以这样下去,是不是也挺好的?”

    天梦咯咯笑了起来,眸子玩味至极:“小道子,你长得真美。”

    李泽道不同意天梦的观点:“那是帅。”

    “哦,那你想得不要太帅了。”

    “……”

    天梦轻轻叹息,眼神有些怜悯:“可怜的小道子,你什么时候才愿意面对现实呢?你是不可能守护住四大域的,你也别妄想姐姐可以跟你一同肩并肩对抗天。”

    我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去对抗天呢?你知道天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吗?盘古很强大吧?但是在天面前却也只能用如此幼稚的方式去恶心天。

    天梦觉得小道子得了一种很严重很严重的病,那种病的名字叫做痴心妄想。

    李泽道沉默,眸子里却是流露出决然。

    不管怎样,他都要保护四大域,特别是凡域,哪怕,凡域早就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凡域了,哪怕他想保护的那些女人全部都化作尘埃了。

    天梦轻轻一声叹息,只能继续打击这个也不知道该说是固执还是傻逼的傻逼。

    “小道子,姐姐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

    “残酷的事实是,你太弱太弱了,你别说是对抗天了,你甚至连天的面都见不到。”

    “不仅是因为你压根就没资格出现在天面前,更是因为你压根就走不出这个盘古所设下的这禁锢,你摆脱不了被盘古压得死死的命运,除非,你的修为能够再次突破进入大道境,亦或者是干脆一点,想办法摧毁了那道魂缕。”

    天梦那手轻轻的抚摸着李泽道那张脸,怜悯道:“但是,无论是突破大道境亦或者是摧毁那道魂缕,你都做不到!”

    李泽道点了点头:“我知道,但是就是还是想试试。”

    这种事情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结果呢?

    李泽道就是想试试,哪怕是耗尽自己的生命,他也想试试。万一,成功了呢?

    “不甘心就是一种病。”天梦说,“小道子,有时候就得认命。”

    李泽道反问:“天梦姐姐认命?”

    天梦冷笑:“我没有像你那样,得了痴心妄想之症,我也不想非得保护什么东西,所以我没有命可以认。”

    李泽道继续苦笑。

    沉默了片刻,李泽道说:“天梦姐姐,我在想,四大域要是没了,回到最初的混沌状态,到时我肯定也魂飞魄散了,想必姐姐你会减少很多乐趣吧?”

    天梦冷笑:“小道子,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不过是姐姐的其中一个玩具罢了。更别说,姐姐现在还有很多其他玩具。”

    天梦随手拉开抽屉。

    看着那一抽屉让人火大的玩意儿,李泽道赶紧仰头,让那即将喷出来的鼻血倒流回去。

    随即李泽道反击道:“天梦姐姐你所收集的这些玩具是需要电的,四大域被灭了,也就没电了,到时候那些玩意儿也就跟木棍没啥区别了。”

    “天梦姐姐你喜欢木头棍子?”

    天梦微微一愣,似乎是这么回事。

    该死的,难道自己当真就摆脱不了小道子?

    李泽道更是认真的说道:“而且,以姐姐的修为,也将没办法在天界自由行走吧?更别说是呼风唤雨了。”

    天梦的眼睛微微眯了下。

    李泽道清楚的捕捉到天梦脸上的表情变化,心想有戏。

    天梦自己说,她的家人是看守关押着盘古的天牢的强者,她在娘胎里亲眼目睹盘古屠戮她的所有亲人。

    李泽道自然不相信这种压根就站不住脚跟的鬼话。

    这个女人再强大,也压根就没办法做出这种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出来。

    李泽道之前认为天梦怕是天身边的强者,是盘古化作禁锢封印四大域之前利用某种手段秘密进入四大域,试图从内部分裂四大域。

    但是按照她的说法,灵宇境的强者在天界多如狗,说白了,这样的实力放在天界还是太弱了,这样一来她也就没资格在天身边待着了。

    李泽道开始充分发挥自己那超强的想象力,心想这个女人怕是被追杀,逃到那关押盘古的混沌之地。

    谁想盘古竟然开辟了那混沌之地并且将其开辟开来,孕育出生灵,这个女人也只能被迫在地方待着了。

    而且,以盘古的能耐,在开辟这混沌的时候,不可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神界强者就藏匿在他的眼皮底下吧 ?

    所以,盘古是不是也希望从天梦身上得到些什么?甚至将其当做是一枚恶心天的棋子?加上盘古压根就无所谓女娲盘龙他们的死活,所以任凭她在四大域制造腥风血雨?

    天梦妩媚至极的双眸注视着李泽道那双若有所思的眼睛,那涂抹着猩红指甲油的手指轻轻的勾起了李泽道的下巴,说:“小道子,你说的好像是那么一回事。”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