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同仇敌忾地骂了一通庄毅生父的不作为。

    但是否接盘宋家的房子,徐随珠想了想,决定问问小毅。

    这孩子聪明、懂事,看什么都通透,事关他的决定,还是问问他本人的想法比较好。也许他不想和宋家有任何瓜葛呢。

    于是,徐随珠把他从隔壁叫了过来。

    小包子看到了,停下手上的游戏,狐疑地问:“妈妈,你喊毅哥做啥?”

    “范教授想考考你毅哥的学习,你要不要一起来听听?”徐老师承袭了包子爹的真传——忽悠起儿子脸不红心不跳。

    “不要。”小包子回答得很干脆,继续进行的游戏。

    这一点,颇有几分壮壮的风范——学习哪有游戏好玩!

    徐随珠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忽悠是成功了,可儿子这么不爱学习,将来可咋整哟!壮壮好赖还有个愿意为之奋斗、挥洒汗水也不会抱怨的热血爱好,小包子呢?将来送去蓝翔学厨艺吗?毕竟他那么爱吃。

    转念一想,喜欢吃不代表愿意做啊!相比当厨师,他估计更喜欢当品尝家吧!囧。

    “小毅,有个事,我想问问你意见。”徐随珠把庄毅带进包厢后,转述了邵教授说给她听的那些情况,末了道,“邵教授和我、还有你小娟阿姨都想帮你把房子拿回来,毕竟那是你妈妈当年在的时候盖起来的,等你成年后再过户到你名下,你觉得呢?当然,你要是不想再和那家人有牵扯,咱们就当没这回事,由他们去霍霍。”

    庄毅低头思索了片刻,斩钉截铁地回答:“姨,我想把房子拿回来。但不用过户给我,给小昱……姨你先听我说完,你和骁叔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我没东西可报答,何况这房子本来就是你们花钱买回来的。要是我妈妈还在,她肯定也会同意我这么做。除非……除非姨你们不想再收留我。”

    “怎么会!”徐随珠诧异地看他一眼,继而忍不住捏捏他鼻子,“坏小子,还学会装可怜了?”

    庄毅笑着跳起来溜了:“就这么说定了!要么给小昱,要么别花这个冤枉钱!”

    “这小子!”

    徐随珠失笑地摇摇头,早知是这样的答案,还不如不问呢。等他成年直接过户到他头上,让他没辙。

    既然决定要替庄毅把他家的房子买下来,第二天,徐随珠去参加劳动者表彰大会,傅总、林玉娟负责带孩子们去游乐园,陆夫人老俩口跟着邵教授去了宋家所在的街道。

    宋家的房子在老城区,这一片几乎都是矮旧的老房子,巷弄窄得跟以前的峡湾镇有的一拼。

    宋家就挤在这些老房子中间,院墙还没人高,稍稍抬抬头,就能看清院子里的全貌。

    四周的邻居很多都搬去新城了,

    “他们要价四十万,说以后这一带要拆迁,四十万都嫌少。”

    邵教授托熟人打听到了宋家的要价。

    “四十万?三间房子带前后俩小院,搁省城几个新城区,这价格倒是一点都不贵。”邵教授分析道,“可放在老城区,这价格明显偏高。我托人打听过了,这附近差不多大的小院,基本都是三十五万以内成交的。而且宋家的房子有一点不好,和南面邻居的屋子间距太窄,冬天日头晒不到屋檐,所以就算有人想买,来看过一圈也都打了退堂鼓。”

    陆夫人点点头:“冬天谁家不希望晒到太阳,屋檐都晒不到,可见这院子有点小啊!”

    “以前没这么小,听说是续弦过门后,适逢前院邻居起新房,塞了个红包给她,让宋家让点儿地基,一般人家谁那么傻啊,宅基地只会嫌少,谁会嫌多?多少邻里就是因为划分地基闹崩的。她倒好,为了那点钱,同意了。”

    “这女的带脑子了吗?为了一点钱,把余生要住的领地割让出去了?更绝的是男的竟然也会同意?”陆夫人听得直咂舌,“就算不是租屋,可毕竟是自己的房子,别说一丈,一尺也不该给啊!”

    “谁说不是。可钱都收了,印也盖了,姓宋的又不是个强硬的,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把宅基地让出去了一条。”邵教授说,“我是这么想的,咱们的初衷是帮小毅把本该属于他的房子拿回来,不适合住那就不住,等他以后成家立业了,推倒重盖,地基往后院退几丈,盖个带阁楼的二层洋房,应该也是不错的。”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陆夫人说,“咱先把房子拿到手再说。待会儿还还价,不能一口应下来,否则当我们冤大头呢。”

    虽然她不差那五万。每年单从江城山河拿到的分红,就够买这一座小院儿了。

    但价还是要还的,才不想便宜姓宋的那对恶心夫妻。如果可以,还想虐虐他们呢!

    没想到买房的事出奇得顺利。

    庄毅的后妈也是被催债的高利贷逼急了。

    她一开始是问街坊邻居借的钱。可赌博这东西,没人故意坑你,输赢也靠运气。何况她常去玩牌的地方,多的是会耍老千的老赌棍,她一个刚入门的哪是人家的对手。前期给了她一点甜头,之后基本上都是带着钱去、空着手回。

    她不信次次都输,总想着把钱赢回来……就这样越陷越深,最终方圆几里的都不愿借钱给她了。

    都说有借有坏、再借才不难,可她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坐牢前就懒在家里啥活也不干,坐牢后就更不愿出去了。

    宋世成也只会打小工,一个人挣三口人吃,哪还有余钱给她还债啊!

    借出去的三五千,想要讨回来都要求爷爷告祖宗,哪里还敢借她更多。

    借不到钱怎么翻本?赌红了眼的女人,竟然去问地下钱庄借钱。

    地下钱庄什么地方?专放高利贷的。

    借钱容易,还钱就要哭了。利滚利的,两万块钱的借款,眨眼工夫,连本带息涨到了二十万。

    二十万块啊,这让她上哪儿整去?

    可高利贷放话了,这个月内不还清,就来收她家的房子。

    横竖要赔房子,干啥不自己卖?这房子再便宜也不止二十万块。

    当即放出风声要卖房。

章节目录

八零甜妻萌宝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席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祯并收藏八零甜妻萌宝宝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