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阴沉沉的,海浪翻滚,正在不断地扑打着岸上的礁石,几条乱石中的死鱼正在散发着一股夹带着海腥的腐臭味。

    在那个码头上,正停泊着一艘艘海船,这里的人影绰绰。

    选择离开的海商已经准备扬帆离开,而选择继续呆在这里的海商则命令手下将船中的粮食直接搬进联合城,致使这里显得很是忙碌。

    钟姓的海商原本想要扬帆离开,只是却是遇上了带领着百号人的狗子,仅是几句简单的交流,双方已然产生了争执。

    钟员外显得有恃无恐,皮笑肉不笑地望着狗子道:“我要是不卖呢?你们是不是要强卖强买?”

    “我家大小姐说了,不会让我们干这种事!”狗子的身上带着一股痞气,显得漫不经心地回应道。

    钟员外的脸色微缓,却是微微讽刺地道:“你家大小姐还算顾点脸面!”

    “不过我家大小姐也说了!自此之后,我们不再是友商,今后休要再踏进联合城一步,我们也不会再收购你手上的香料!”狗子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显得一本正经地道。

    钟员外微微一愣,旋即怒不可遏地道:“你们莫要欺人太甚!”

    “我们真要欺负你的话,你根本一粒粮食都带不走!你瞧瞧,我对其他人提出这个要求了吗?我们联合城现在深陷粮断人亡之致,而你们船上的米粮足够吃上一个月,现在我们给的价钱已经不低,只是要买你一半粮食,这个要求很过份吗?”狗子的脸色微正,认真地进行剖析道。

    旁边一个陈姓的海员亦是准备离开,将这边对峙的情况看在眼里,便是大声地道:“铁公鸡,人家联合城对咱不薄,你就卖些给人家吧!”

    钟员外正愁找不到撒气的对象,当即便是怒声道:“你怎么不卖?”

    “我不会卖!”陈海商摇了摇头,却是对着狗子道:“狗子兄弟,我等会就返回广东,如果我的船翻了,多余的粮食留着也没用!我敬大小姐是个人物,我只带走六天的粮,剩下的粮便送给她了!”

    说着,大手一挥,便见一帮船员将一袋袋粮食搬了下来。

    狗子的眼睛微亮,当即对着陈员外拱手道:“多谢陈员外仗义相助!只要我联合城能够度过此次难关,他日你到来之时,我们必然热情相待,亦会对今日的无礼向你道歉!”

    “你家大小姐没有做错!你们现在这样做也是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我还是理解的!”陈海商摇了摇头,话锋一转道:“说是吕宋人放的火,但我仔细琢磨,总觉得事情不太对,你们还得要多留一个心眼的!“

    “多谢陈海商的忠告,我会转达给我家大小姐的!”狗子又是拱手应道。

    钟员外看着陈海商真将一袋袋粮食搬了下来,最终选择妥协道:“我卖给你们一半的粮食!”

    他船上的粮食确实不少,只是作为地地道道的地主出身,他始终是信奉“家中有余粮心里不慌”的信条。只是现如今,对方虽然没有用强硬的武力手段,但采用的经济封锁还是令他感到难受。

    若是他还想继续在南洋淘金,还真的不能跟联合商团决裂。更何况,对方给的价格确实不低,这粮食还真的只能卖给对方。

    在码头的另一头,一帮海员正扛着一袋袋的米粮运送到联合城。

    龚员外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神却是透露着几分萧索。这粮食送进联合城,几乎是断了他自己的后路,没有粮出海简直是找死。

    一名心腹看着一袋袋粮食被搬走,心里颇为肉疼地道:“老大,我们这里的粮食可不比姓钟的少啊,真的将所有粮食都交给他!”

    “别说了,搬吧!”龚员外心里暗叹一声,显得无奈地挥手道。

    尽管他的心里很是不舍,但他想要继续留在城里做内应,那就只能将船上粮食往城里送。只能说,这一次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小丫头会如此的强硬。

    不过好在,这一切都还在他的计划范围内。虽然他没能让到联合城即刻陷入恐慌,但明日一旦攻入这座城,必然能够迅速地接管这个城池的所有权。

    至于这一大批粮食,不过是暂时交给联合商团那帮人罢了。

    联合广场,从码头运来的粮食都暂时堆积在台下,宛如一座小山般。台下则是聚集了黑乎乎的人群,左边的大明人,右边则是吕宋土著,

    身穿斗牛服的林平常站在广场上,脸上彰显着一份跟年龄不相符的认真,正在那里侃侃而谈地道:“昨天我们的粮仓被烧了,这个事情相信大家都已经知晓!至于凶手是谁,目前还在调查之中,不过当务之急咱们要解决粮食问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不再分彼此了,咱们一律平均分配食物。而打今日开始,我们亦要想办法到城外寻找食物,大家一起牵手度过这个难关!现在天气已经转好,相信用不了多久,广东的粮船就会到来!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的日子就恢复像以前那个样子,不必再为粮食的事情犯愁……”

    话语没有过去激动人心,但胜在直白简洁。不管是大明人,还是吕宋人,都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吃大锅饭,直到广东的粮船到来为止。

    “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

    “怕个鸟,我不相信真能饿死我们!”

    “大小姐说得对,顶多再过几天,广东的粮船就会到来!”

    ……

    大明这边的人当即议论纷纷,虽然有人感到沮丧,但更多的人对未来抱着很大的希望。

    “什么意思,每人只能吃一碗?”

    “他们的粮食都被烧了,现在要分我们一份就很不错了!”

    “别不满足了,人家没有厚此薄彼,咱们还是老实听从安排吧!”

    ……

    吕宋土著这边亦是交头接耳,虽然有人感到担忧,但更多人对接下来的安排并没有过多的异议。毕竟人家在如此艰难的时刻,仍然没有将他们抛弃。

    却不论哪个国家的人,都有一种“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心态。

    几千人的广场之中,黑乎乎的人群在这里窃窃私语,但都没有产生什么抗议之声。

    翁华松和陈智孝的权力已经被彻底架空,此时显得老实地站在旁边,翁华松将场中的情况都看在眼里,眼睛颇为复杂地望向林平常。

    如果今天由他来处理的话,恐怕局面不会是像现在这般和谐融洽,更不可能从海商那里弄来这么多米粮。

    林平常站在台上发表一通宣言和规矩后,便是小手一挥朗声道:“好,现在大家都排好队伍,咱们开始分粥了!”

章节目录

寒门祸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人并收藏寒门祸害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