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时分,波浪正在冲刷着一条长长的银滩,岸边的椰子林正在翻滚着,落在地上的椰子被椰子蟹咬出了一个大洞,地上满是树子和杂物,一些螃蟹正在沙地或林子中横行。

    只是这里的宁静被突如其来的人类所打破,一艘艘小木船随着海潮冲到了海滩上。这帮装扮各异的海盗带上行军装备,直接弃船登陆,钻进了椰树林子中。

    足足三百多号人在林子的空地集结,身上都透露着一股肃杀之气,然后一齐朝着南边挺进,方向已然正是联合城。

    前面的斥候不停地传回消息,直到他们这三百多号人离联合城还有二里路的时候,前面的斥候这才发现人类的踪迹。

    “原地休整!”

    海鬼七将手一抬,脸上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他的计划进行得很是顺利。

    这支海盗队伍显得训练有素,大家三五成群地聚到一起,有人忙着安营扎寨,有人开始吃干粮,不过都尽量降低着声音。

    海鬼七带着几个人继续朝着前面走去,站在林子的边沿,远远看着联合城的北门。他深知联合城很快就会关闭城门,他们这些人便不会再有暴露的风险。

    仅是片刻,十余个人从那田间刨出不知什么果实,正一起将从地里刨出的土豆抬回城里。

    “大当家,听说这联合商团很厉害,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啊!”一个壮汉从后面走上来,递给他一块大饼忧虑地道。

    海鬼七接过**的大饼咬了一口,用力地咀嚼着说道:“不,这是一只烤好的羊腿!这联合商团听起来很厉害,但不过是一帮商贾罢了,更是可笑的是,现在还由一个小女娃做主,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他昨天已经亲自探明城内的情况,最有战斗力的联合舰队很可能毁灭于海浪中,城内更是没有厉害的人,这不是烤好的羊腿又是什么?

    他们今晚在这里露宿野外,只待明日寅时末,他跟着龚员外里应外合,便是能够轻松地拿下这一座联合城。只要占领这里,届时联合南澳岛的倭寇,他便能够在这里称王。

    到时再控制住南洋的香料,直接跟葡萄牙人做香料,便是能够将联合商团取而代之,而他则名正言顺地成为南洋的新王。

    时间已经不早,那十几个汉子将土豆搬回城里,却没有再出来。

    在他们眼睛的注视下,联合城北城门徐徐关上,这股扎根在南洋最深的联合商团势力并没有发现他们已经潜伏在这里,更没能发现他的阴谋。

    傍晚时分,联合广场,这里显得人山人海。

    广场台上搬来了一锅锅肉粥,几个大明女人和一帮吕宋的年轻女人正在有条不紊地分粥。分粥自然无法做到绝对的公平,但由这些女人来分粥,此举无疑能将个人情绪降到最低。

    大家都是按着规矩进行排队,每个人领到属于自己的粥,便会到旁边香喷喷地吃了起来,并没有出现什么争执的情况。

    至于分粥的公平性暂时没有受到质疑,特别大明的一帮护卫似乎还得到格外的照顾,那些大明或吕宋的女人有意无意会给他们分多一些。

    爱情似乎并不分国度,一些男女已然是开始眉目传情,已然开始喜欢上这种日子。

    “真好吃!”

    林平常亦是忙碌了一天,此时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将半碗粥吃得干干净净。如同小时候那般,她认认真真地舔了一遍,将碗舔得跟镜子一般。

    在不远处的牢笼中,蛮牛部落的首领屠库正被关在这里。在中年分粥的时候,他不满妻子春昵没有按着他的要求给,故而是动了手,致使被虎妞送到了这里进行示众。

    这……

    屠库将那个小少女吃粥的情况看到了眼里,却是微微感到一丝错愕。作为这帮汉人的头领,竟然亦是吃得一碗,且还能吃得如此之香。

    林平常并没有注意到这里,在吃过晚饭后,便是带着一帮人急匆匆地朝着城西的街道而去。

    屠库坐在笼牢中,看着那个小身影走远,脸上浮起了凝重的表情。

    他心里很是清楚,正是这个小少女给予北山部落及他们这些附庸部落粮食支助,他们才能够挺过火灾的灾情。而今到联合城落脚,又让他们免于暴雨的灾情。

    哪怕到了现在,他们城内的粮仓被烧毁,这个小少女仍然没有选择将他们驱逐离开,而是将粮食跟他们平均分配。

    若非这个小少女,他们蛮牛部落哪怕能够像往年般挺过去,那亦会死伤过半,而不会像现在男女老幼都仍然能够活着。

    “给!”

    正是失神的时候,春昵将一碗粥送了过来,只是额头明显肿了一团。

    屠库抬头看着只有这个老婆给自己送粥,心里生起了一丝古怪,伸手接过那碗粥,却是疑惑地询问道:“你们分粥的每人能分到两碗?”

    “没有,我们所有人都只能分得一碗粥,没有任何人会例外!”春昵不明白丈夫是什么意思,显得认真地摇头道。

    屠库狼吞虎咽般地吃了一大口粥,显得不屑地说道:“难得那位林大小姐也只是一碗?”

    “不是,她将半碗给了他那个饭量很吓人的随从,她其实中午和刚刚都只吃半碗!”春昵轻轻地摇头,很是认真地解释道。

    屠库的眉头蹙起,显得怀疑地道:“骗人的吧!你们是不要给她留什么好东西了!”

    “有人给大小姐多留了,但她却没有要!”春昵轻叹一声,显得老实地回答道。

    屠库心知自己这个妻子的心已经向着那位林大小姐,且他刚刚亦是看到那位林大小姐吃饭的模样,已经是相信地道:“这位林大小姐倒是一个亮敞的人!”

    “是的,她真的是一个大好人!”春昵的眼睛微微亮起,很是认真地点头道。

    屠库抬头望了一眼她额头上的伤痕,看到她脸上的笑意,便是将碗递过去道:“还剩下一些,我吃不掉,你吃吧!”

    春昵下意识地伸手接过了碗,当看到碗中还剩下小半碗的肉粥,眼眶不由得湿润起来。

章节目录

寒门祸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余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人并收藏寒门祸害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