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在刘艺君替换完真元、延续妹妹刘兰君的生命,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紫娘给她熬了红糖水喝,让虚弱到极点的她早早休息,

    谁料,紫娘放心的合眼以后,刘艺君却从此消失在她眼前了。

    当晚十二点。

    当刘艺君起夜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一辆疾驰的车内。

    当晚场景……

    “额~”她抬起沉重的眼皮,头晕目眩之时发现整个世界似乎在移动,于是下意识地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车内!

    她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男子正在开车。

    她坐了起来,看着他的背影叫了一声:“陈川?”

    陈川微微颔首:“艺妹,你不再睡会儿,这才多长时间就醒了?”

    刘艺君抚了抚额头,脸色阴晴不定道:“是你把我弄上车来的?”

    陈川点了点头,告诉她今晚必须要走,她呆在这样的环境只能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刘艺君狐疑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陈川面沉如水道:“来不及解释了,你先随我上飞机,飞机上我给你慢慢解释。”

    刘艺君神色惶恐道:“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陈川道:“我要带你去美利坚,那是个绝对安全的国度,你到了那里就可安心的恢复自身元气,等时机成熟了我再带你回来。”

    刘艺君惊诧道:“你要带我去美国?!那我的学业该怎么办?”

    陈川脸色阴沉道:“你命差点都保不住了,还管那学业干啥?你放心,到了美国,我自然会给你安排全美最好的艺术学校,等你身体恢复了,你想去巴斯泉我也不会拦你。只是现在你一切都得听我的!”

    刘艺君忧虑道:“可是,可是我就这样跟你走了,未免太唐突了吧?!我还没来得及跟父母、跟姐妹、跟学校老师同学打声招呼呢!”

    陈川宽慰道:“放心吧,等下了飞机,我就去给他们发电报,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想,跟着我走就是。”

    “那兰君呢?”

    陈川道:“我已经让她在机场等我们了,我带你们姐妹俩一起去美国生活。现在华夏的世道太乱了,你留在这里太受人觊觎了,跟我远渡他国才是你开启美好生活的办法。”

    说话间,刘艺君看到了脚底下的箱子,里面是陈川帮她装好的衣物行李。

    刘艺君无可奈何,既已上了贼船,就不能回头了。

    紫娘那里,她已经按陈川的吩咐在睡前留下了那封道别信,相信紫娘明早一醒,就能看到她的亲笔辞信,也就不用着急地满世界找她了。

    “这一去,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刘艺君不由伤感。

    陈川苦笑道:“放心吧,美国是一个非常好的国家,它会使你忘记一切痛苦和悲伤,你到了那里好好体验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生活吧。”

    到了机场,二人下车一看,只见一个身穿蓝色大衣、身姿娇小苗条的女孩拎着一只行李箱在等他们。

    “兰君!”

    刘艺君情不自已的叫了一声,旋即冲上前和她紧紧相拥。

    “姐姐,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刘兰君也是激动地泪流满面。

    刘艺君紧紧抱着她冰冷的身躯,忏悔道:“对不起,一切都是二姐的错!二姐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点伤害了。”

    陈川叫等候在机场的司机把车开走,随即带姐妹俩去机场大厅等待航班。

    ……

    飞机上,俩姐妹都困得睁不开眼,三个人挨着坐,刘兰君坐在靠窗位置倒在刘艺君的怀里安详睡着,刘艺君又一边抚着刘兰君的脸庞,一边也倒在陈川的怀里进入梦乡。

    陈川倒是精神不错,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彼岸飞行都没有困意。

    他一直凝视着刘艺君那吹弹可破、白璧无瑕的脸庞,还有那点点可人的眼眸,犹如在凝视着一位楚楚可怜的睡美人。

    他的脑子里也一直浮现着几个小时前给熟睡中的刘艺君换衣的画面:

    他不能惊醒紫娘,就蹑手蹑脚地踱进刘艺君的闺房,看到她也睡得安稳。

    于是,他轻轻掀开包裹着刘艺君那圣洁玉体的被子,看到她只裹着洁白的浴袍,冰肌玉肤几乎一览无遗,如瀑青丝飘展着,细长白皙的胳膊抱在胸前,一副垂怜绝妙的睡姿,简直就像是冰雕玉饰的唯美玉女一样!

    他不禁在那一瞬间心脏怦怦跳了几下,从小到大,他都知道刘艺君是个绝世冷艳美人,他其实心里也一直暗暗爱慕着她。从小到大,自己受了刘家父母和刘琴琴的多少冷眼,而刘兰君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只是对父母和大家唯命是从,从小也对他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外人避之唯恐不及。

    但刘艺君却不一样,她是个个性很强、很有主见的女孩,她虽然看上去很高冷,但其实平易近人。她从来都没有排斥过陈川,小时候在院子玩耍时刘琴琴带着刘兰君把他晾在一边,她却主动过去拉住他的手把他加入其中。还时常分享给他点心吃。

    陈川正是因为刘艺君从小对他内心的关怀才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在学堂里念书时他的成绩其实一直很好,刘艺君也觉得他读书天赋不错,从小也时常请教他文化课上的解惑。

    就这样日久天长,在情窦初开的年龄阶段,陈川对这个愈发亭亭玉立、出淤泥而不染的二妹妹产生了一丝情愫,他觉得这个世上只有刘艺君才是真正对他好的人,甚至在梦中想过在一个极浪漫的婚姻殿堂中给她带上戒指、把她娶到手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川对刘艺君的爱慕之情愈发强烈,可他却有贼心没贼胆,因为客观上来说是刘家让他活了下来,还让他接受了一些文化教育,他要是想把人家家女儿要了,那自己岂不是太混蛋了?!

    可是人呐,就是这么充满矛盾,总是在患得患失中不安与迷失。

    长大以后,刘艺君一心追求自己的舞蹈造诣,和陈川的日常交集就少了很多,她已经在自己的专业上崭露头角,得到了诸如梅兰芳等国内一些艺术大师的指点,在专业方向上飞速发展,同时又因为自己十分出色的容姿,很快成为了万千少男少女所仰慕的对象。

    而陈川还没读完高中,刘家就逼他辍学了,因为他自打朝思暮想着要得到刘艺君之后,心思就几乎不在学习上了。他总是琢磨着要怎样讨得刘艺君的欢心,今天拿零花钱请她吃点心,明天又给她买些小玩意,还想像以前那样和刘艺君能够说说笑笑一些。

    但是他发觉刘艺君已经对他爱答不理了。她一方面太醉心自己的专业,每天总是宁静思远,连跟刘琴琴和刘兰君的话都变少了许多;一方面她也觉得陈川挺烦,现在有点蹬鼻子上脸了。

    可陈川不懂女人的心思,他总自以为这样明里暗里地追求她,就一定能够获得这个冷艳美人的芳心。

    于是,在他选择了和刘艺君已然反向的道路上,自己的学习成绩突然一落千丈,就连老师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毕竟陈川在他们看来的确是个读书的好苗子。

    陈川也对此遮遮掩掩的不说出真话,因为他也知道自己一旦把心里所想的说出来,可能会对刘艺君造成很大伤害,搞不好刘家会从此把他扫地出门,他和刘艺君的距离就更遥远了。

    可是他就是按捺不住自己对刘艺君的一片爱心,有一天请刘艺君吃了顿小吃,一起路过一片公园的时候,自己一时竟没把持住,一下子拉起刘艺君的手就要高兴的奔跑起来,就像刘艺君小时候总是拉起失意时的他的手一起玩耍那样。

    可他没想到,这次刘艺君却无情地将他的手甩开,再也不是儿时那样的天真烂漫了。

    当时他觉得脸上很尴尬,刘艺君那秀气的脸颊也是顿时爬满红霞,甚是惹人疼爱。

    她怀揣着紧张不安的心情,鼓起勇气对陈川说他们之间不可能的!她也明了陈川为了追她下了很大的功夫,但她对陈川更多的是身世悲惨遭遇的同情,再大的同情都不可能转化成再渺小的爱情,因此她劝陈川早些放手,专心自己的学业,以他的智商以后一定会有很大出息的,如果最后因为这个不成熟的想法闹得不可开交,闹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对谁都没有好处!

    刘艺君此话说出口,陈川身心如遭霹雳,一时难以接受,他以为长大后刘艺君还自愿不自愿的跟他说说笑笑,是因为她心里对他的好感永远不会磨灭,可没想到,自己原来在她的心里就像个宠物狗一样!

    他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对刘艺君的真心,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间全部化为尘烟了,对他的精神打击实在太大了,大得他差点发了疯!

    于是,才有了之后的他主动离开刘家,远渡到美国去谋生,他觉得自己已然无法在刘家,甚至在国内任何一处面对刘艺君了,不想继续呆在这个伤心地带,就主动脱离了刘家,开启了自己后面二十年的不可思议的因果旅程。

    ……

章节目录

四号别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逸仙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逸仙居士并收藏四号别墅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