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觉得,他们都是需要我保护的,因为他们不是外来者,没有超越之力,也没有知晓一切的情报,并且,他们几乎人人面临着死亡的命运,因为,未来,没有他们。所以我必须拼了命的保护他们,必须不让他们涉险,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我来抗,因为他们给予了我这一世好好的活下去的基础,不,是这一世如果要好好活下去,最根本的就是他们。但是,最终,我什么都没有保护好,而他们,却一直是在保护我,实现我的愿望。”

    看着前方神色从冷静变作愠怒,从愠怒又变成沉默,最终沉默之中带上了几分愕然的宇智波信彦,千叶眼神微微的迷茫着,喃喃的再度开口。

    却是,并没有给宇智波信彦反应过来和说话的机会,仿佛是一股脑的把所有的郁气发泄出来一般,自顾自的说着。

    是的,曾经,千叶以为,是他在保护玖辛奈、弘彦还有雪奈,以及其他关系密切的珍爱之人,也是他一直在想着一定要将他们保护好,但最终,却是他们保护了他。

    只是,他自认为在保护他们一样罢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一直是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了他们的身上,甚至最后因为太过关注“保护他们、复活他们”这个念头,忽视了雪奈对自己的感情,所以才最终功亏一篑。

    可以说,之前的他是一直总是在考虑自己考虑自己不愿意失去他们,却没有在意他们对自己的感情,对自己的不愿失去。

    他一心想着最后能够用牺牲自己来获得所有人的存活,但是,却没有想过,玖辛奈、弘彦以及雪奈对自己的感情是可以牺牲其他所有人,甚至不惜让村子陷入积弱的局面,违背他们对自己的村子的深爱的。

    也就是说,玖辛奈、弘彦还有雪奈早就已经把自己置于村子之上,这么深厚的浓烈的感情,他竟然都没有考虑进去,某种意义上,他所有的行为,虽然是他们好,是真心真意的为他们付出,哪怕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很感人,很真挚,但是,却自私。

    是这份没有任何恶意的自私,才导致了他的最终的功亏一篑。

    而玖辛奈、弘彦以及雪奈他们,最后表明的还不仅仅是表明了对他的情感,还给他留下了最需要的东西。

    弘彦的眼睛、雪奈的血液、玖辛奈的一条尾巴的九尾之力,乃至是日向雪鹰这个从一开始杀他,到最后替他去死的讨厌家伙,也留下了自己身上最有力量的部分,他的白眼。

    可以说,除了平日里给予千叶的温情之外,他们还给千叶留下了他最需要的东西。

    或者说,实现他的夙愿,最需要的东西。

    能够实现他的夙愿的力量。

    也就是千叶现在左眼眶里面的轮回眼,以及右眼眶里面的转生眼,此时此刻的千叶,已经是真正的成为完全体。

    世界意志,或者说命运真正忌惮的,甚至为此创造出宇智波信彦这个专门收割猎杀外来者的本不应该创造出来的超常的完全体。

    “从来,都是他们在保护我,支撑我,而不是我在保护他们。”

    最终,在心中一系列的想法和回忆掠过之后,千叶口中的声音,却是变得有些迷蒙,如是总结道。

    “是吗……”

    而听到这句话,莫名的,原本因为自尊被深深的刺痛,被那些刺痛之处流淌而出的屈辱和羞辱造就的怒火,此刻却是似乎熄灭了一般,好一会儿之后,宇智波信彦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伙伴吗……

    我是输在这里吗?

    这个时候,他的心中,却也只是感叹。

    或许,这一世他是以强大的姿态,完全凌驾于外来者之上的姿态出现,甚至,已经好多世了,他都是以绝对强者的姿态,凌驾在没有成熟的外来者之上。

    但是,在最初的几世,对于力量还不曾了解,对自己的能力也未曾完全开发的他来说,却基本上是在外来者的阴影之下,那个时候,他的身边,也是有盟友的,也是有伙伴的。

    甚至,还有那种子孙后代都跟随在自己的身边,为自己猎杀外来者铺路的战友的。

    只不过,那一支已经在一个外来者的淫威之下被灭族了罢了。

    甚至,还有那位最初的朋友,第一世他最最弱小的时候,曾经保护过他,他深深依赖着的外来者朋友。

    这一刻,一路走来的伙伴,一幕幕,却是在他的不曾褪色的记忆中一一的掠过。

    那个时候,他很弱小,面对外来者都是战战兢兢的,就像是九尾之夜的泷千叶面对自己的时候。

    不过,那个时候,虽然不强大,但是他的身边,却是有一群生死与共的伙伴的,每一次,都能猎杀外来者,他的伙伴,每一个都居功至伟。

    而也正因为居功至伟,他的伙伴,早就已经死没了,连一个子孙后代都没有留下。

    什么时候呢?

    什么时候,就不需要伙伴了?

    也放弃了寻找伙伴了呢?

    只想着用最简单的利益和威慑去寻找所谓的盟友,不,应该说是棋子了呢?

    而随着那一个个熟悉的,深深的埋藏在心底的,被泷千叶的这一番勾起的面孔闪过,宇智波信彦却是深深的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此时此刻,他似乎领悟了什么,明白了什么,也回忆起了什么美好,虽然是在沉思之中,嘴角却是不可抑制的露出了些微的微笑。

    笑……

    笑了?

    而这一幕,落在千叶的眼里,却是让千叶一怔。

    看到宇智波信彦的笑容,千叶怔住了。

    忽然之间,仿佛灵光一闪,一种强烈的直觉,忽的涌起在千叶的心中。

    他,还不够了解这个宇智波信彦。

    “什么时候呢……”

    而这个时候,忽然陷入沉思的宇智波信彦,口中呢喃出声。

    什么时候?

    什么意思?

    他……这是想起了什么吗?

    与此同时,千叶的眉头,却是轻轻的蹙紧,完全搞不懂宇智波信彦的反应了。

    不过,这接下来,宇智波信彦却并没有再说话,千叶一时之间也没有问,两人就保持着僵立和搭肩膀的姿态,沉默了下来。

    “是吗……是那个时候吗?我惧怕了,所以,我不再寻找伙伴而来吗?”

    而好一会儿之后,宇智波信彦才如梦初醒,轻轻的开口道。

    伙伴?

    而这个时候,听到这话的微微一怔的千叶,心中却是突然明白了过来。

    很明显,宇智波信彦是因为自己刚才说的关于伙伴的话语,想到了自己的伙伴。

    而且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伙伴。

    这家伙,原来是有……伙伴的吗?

    像是弘彦、雪奈还有玖辛奈那样的吗?

    然后,这一刻,千叶看着这个轮回右眼中神采渐渐消失的容貌和初见他时没有任何改变的青年,这个和他争斗了十几年,乃至于亲手葬送了自己所有珍视的伙伴的青年,心中恍然。

    这个家伙……

    难不成,和我很像吗?

    和前世的……我。

    尔后,几乎下意识的,他心中就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此时此刻,眼前的这一抹黯淡了神采的眼睛,虽然瞳孔是轮回眼的纹路,即便是被控制着,也能够感觉到眼睛内那毁天灭地的瞳力,但是,在此时的千叶的严重,那只眼睛中黯淡的神采中,那淡淡的疏离感,那轻轻的恐惧,那微微的绝望,和前世自己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的眼睛,是何其的相似。

    只不过,当初自己的那双眼睛,在没有力量的映衬之下,那疏离感、那恐惧感、那绝望感,更加的明显罢了。

    是吗……

    他也是因为恐惧,所以才疏离了整个忍界,最终反而被在木叶村治愈了心灵的我掌控了大势。

    是吗……

    当年的我,因为人际关系的失败,所以一直恐惧着将自己的真心付出,恐惧着交朋友,也不愿意去交朋友。

    而他,是失去了太多太多,一次次的生离死别,想来当初他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的时候,面对在当时他看来可怕的外来者时,身边也应该有很多志同道合,甚至是如同雪奈和弘彦那样,能够为之付出一切,甚至生命和力量的伙伴。

    而这些伙伴,应该是都为他付出了生命,或者用他们生命的代价,杀死了外来者。

    而这一次次的失去挚友的情况下,他逐渐开始害怕起来,害怕失去,害怕去交朋友,也害怕去真心付出,免得收获加倍的痛苦和恐惧。

    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不去交朋友,不去呼朋引伴,他就不用去承担好友死在自己眼前的痛苦。

    真的是……

    一模一样啊!

    而这一刻,千叶则是彻彻底底的明白了。

    如果,没有经历噩梦轮回的话,或许,我也会像他一样吧。

    不!

    应该说,没有失去过感情,知道感情珍贵的我,那个前世死去穿越的我,没有经历噩梦轮回的那些残酷和痛苦,直接穿越到忍界,在失去弘彦和雪奈他们之后,获得现在的强大的力量,我或许,只会沦为第二个宇智波信彦吧。

    对一切都痛恨不已的宇智波信彦吧。

    与此同时,千叶也真正的了解了自己的对手。

    这十几年间,他能够感受到宇智波信彦对这个世界的土著们的厌恶甚至痛恨。

    虽说是演戏,但是,站在力量层面的更高处,除了把戏演好之外,其实他是更有余裕的,所以有些事情也看得更清楚,而从他所知的宇智波信彦的行为之中,他感觉到的就是一种蜷缩在黑暗中,冷眼旁观,乃至痛恨厌恶着这个世界的形象。

    说实话,一开始,他还恨不能理解,宇智波信彦作为一个重生者,当年应该也有以弱胜强,以弱势战胜强势的外来者的经验,应该很清楚掌握大势对自己的好处。

    一个人不行,一堆人总行。

    没有成熟的外来者,虽然很容易站在忍界之巅,但是也不存在一人匹敌一个忍界的情况,甚至一人匹敌一个忍村都已经很了不起了。

    也就只有成熟的外来者,比如现在的自己,才能够无视忍界的一切势力。

    而即便是一人匹敌一个忍村,宇智波信彦也只需要联合几个忍村就能够除掉外来者了,毕竟,在自己之前的外来者,一个个都只笃信自己的力量,相信自己才是主角的个人派,即便拉帮结派,也无法完全收拢人心,联合忍界势力,对于宇智波信彦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而且,作为这个世界的守护者,是世界意志选中且制造出来的守护这个世界,守护命运的,宇智波信彦也更应该喜欢这个世界,虽然可能不喜欢现在争斗的各大势力,但是,也不至于痛恨和厌恶,这样,才符合世界意志选择的标准吧。

    守护者不喜欢自己守护的世界。

    那不成毁灭世界的破坏者了吗?

    而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

    当初,宇智波信彦应该是那种符合守护者设定的存在,但是,在时光之中,他失败了。

    或者说,世界意志失败了。

    它选中的这个人,在时光和残酷的历练中,最终向着破坏者的方向,而非守护者的方向前进了。

    它选中的这个人,没有它想象的那么坚强,能够担负起守护者的大任。

    千叶甚至可以想象,即便没有他这个外来者,宇智波信彦也会让这个世界毁灭。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其实已经在迈向毁灭了。

    “现在,你可以结果我了。”

    而这个时候,似乎想明白什么的宇智波信彦,眼中慢慢的有了神采,开口道。

    “结果你?”

    乍闻此言,千叶微微一愣,随后眉头一皱,却是讶异的开口。

    “你现在不是在做这件事情了么?”

    对此,宇智波信彦却似乎是解开了什么心结一般,忽的微微的笑了出来,说道。

    而他的眼睛,则是看向了千叶那搭在他肩头的手。

    在他的轮回眼视觉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九种特殊的查克拉正在不断的从他的体内抽离出来,涌入泷千叶的手中。

章节目录

火影之千叶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零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零始并收藏火影之千叶传说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