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芷枫问她话她也不回,两人虽然被关在隔壁,但颜芷枫也不能到对方的牢房,所以这么多天过去,并没有更多的进展。

    这段时间,颜芷枫亦试图找回自己的灵力。

    可不知道擎天使了什么法子,她的灵力都无法聚集,也没有办法召唤自己的契约物。

    这么一天天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颜芷枫焦急而无奈。

    这一天,颜芷枫突然听到一丝异动,原本紧闭的眼睛迅速张开。

    脚步声由远及近。

    颜芷枫微微眯了眯眼,走到牢房的角落。

    牢房不亮,她躲在角落里,如果不细看的话别人并不知这里其实关着一个人。

    她瞟了眼红衣女子。

    对方对外界的变化无动于衷,经过几日的观察,颜芷枫发现,恐怕只有毒发的时候,红衣女子才像还活着的样子。

    走过来的人不只一个。

    颜芷枫听到凌乱的脚步声判断。

    须臾,三道拉得长长的人影率先映入颜芷枫的眼帘。

    从影子来看,有一个是女人,另外两个是男人,不过其中一道身影显得十分古怪,不像是正常走路的姿势。

    待他们再走近一些,颜芷枫终于看清了来人。

    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凤玲!多日不见,凤玲的面容娇好,很显然,她体内的腐骨蚀心丸的毒解了。

    颜芷枫眼中飞快地闪过一道异色。

    这里毕竟是底蕴最深厚的门派,又有擎天这样的万年老怪物存在,能找到腐骨蚀心丸倒也没让她太惊讶。

    她目光偏移,看向另外两个人。

    凤玲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看她的视线落在红衣女子身上,好像并不知道自己也被关在这里。

    突然,颜芷枫的目光顿住。

    祁芝华!难怪方才会觉得有道身影形状奇怪。

    能不奇怪吗?

    祁芝华披头散发,身体佝偻,而且右臂没了,那模样可以用凄惨来形容。

    颜芷枫心神俱震。

    祁芝华最后还是选择向凤玲动手了吗?

    即便知道毫无胜算,他也没有放弃。

    颜芷枫暗暗替祁芝华可惜。

    她想救对方,可想到自己此刻的处境,只能暗暗苦笑。

    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又凭什么救别人?

    摇了摇头,颜芷枫目光看向他们。

    凤玲想做什么?

    正想着,就听凤玲对着红衣女子笑道:“秋思瑜,瞧我把谁带来了。”

    颜芷枫眉头一跳,看看祁芝华,再看看牢房里的红衣女子,心中生出了一种猜测,但一时又不敢相信。

    红衣女子仿佛没有听见凤玲的声音,和之前颜芷枫叫她一样,动都没动一下。

    凤玲却也不恼,美丽的凤眸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这个男人说是你夫君,你不抬头看看吗?

    唉,你们分别也有好几个月了吧,如此冷漠,可要叫人家伤心了。”

    红衣女子冷漠如初。

    凤玲表情微变,手中凭空多出一把匕首,刺入祁芝华的胸口。

    霎时,鲜血四溅。

    颜芷枫瞳孔缩紧,飞快地看向祁芝华的脸。

    她方才就察觉到祁芝华的状态不太对劲,一直低着头,可他是自己走进来的,也不像是昏迷被人拖进来。

    而且,祁芝华听到牢房里的女人是他心心念念的亡妻,怎么会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颜芷枫仔细地打量祁芝华。

    这才发现他剩下的那只手紧紧握成拳头,牙关紧咬住下唇,饱含情意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他望着牢房里的红衣女子,眼中有惊喜,有怀疑,却一声不吭。

    颜芷枫心里困惑。

    祁芝华的反应太奇怪了。

    为什么不出声呢?

    凤玲见祁芝华居然吭都不吭一声,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将匕首抵在他的脖颈处:“话都不会说了吗?

    怎么?

    你不是心心念念着你的娘子,人见到了,你反倒话都不会说了?”

    祁芝华愤恨地瞪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凤玲已经被他的目光杀了无数次。

    凤玲看着愤然的模样,精致的面容重新展颜:“以为不说话我就奈何不了你们了是吗?”

    “柳殿主,把他关旁边牢房。”

    柳茗依言打开颜芷枫所在的那间牢房,把祁芝华扔了进去。

    凤玲注意力都放在红衣女子身上,没注意站在阴影中的颜芷枫,柳茗则不然,他把祁芝华关进牢房的时候与颜芷枫四目相对。

    不过令颜芷枫奇怪的是,柳茗并未点破,垂下眼帘把牢房的门关上。

    祁芝华摔在地上,干脆像尸体一样一动不动。

    凤玲对祁芝华没有多大兴趣。

    想要刺杀她的人不在少数,在凤玲看来,这些人都是不自量力的蝼蚁。

    之所以没有直接杀了祁芝华,不过是想用他来刺激秋思瑜而已。

    不过秋思瑜在前段时间就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无论她怎么刺激,都无法使秋思瑜产生太大的情绪波动。

    可凤玲下在秋思瑜体内的蛊却需要吸食秋思瑜的情绪,才能够长大。

    情绪波动太慢的话,那蛊就长得极慢。

    而凤玲,已经没有太多的耐心等下去。

    她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秋思瑜身体开始抽搐。

    这是蛊饿了,在她体内闹呢。

    马上就有好戏看了。

    凤玲红艳的唇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欣赏着秋思瑜痛苦的模样。

    秋思瑜一开始只是抽搐,然后是打滚,最后甚至是撞墙,撞地,以此来减轻痛苦。

    她的口中发出痛苦的闷哼。

    束缚着手脚的锁链不停地响动,伴随着砰砰砰沉重的撞击声和痛吟声,压抑惨烈。

    颜芷枫不是第一次看到她毒发的样子,再加上两人没有关系,所以虽然觉得对方的模样凄惨可怜,但心里其实并没有多大波动。

    祁芝华则全然不同。

    他用自己的意志强忍着不去注意对方,不发出声音引起对方的注意。

    可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那么痛苦。

    不久前,他对牢房里的人到底是不是他的爱侣而存疑。

    这一刻,看着对方受难,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终于,他张嘴。

    眼神充满恨意地瞪向凤玲,恶狠狠地质问:“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天才萌宝鬼医娘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把酒临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把酒临风并收藏天才萌宝鬼医娘亲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