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头九尾冰狐显得与她十分亲昵,也特别享受她的抚摸。

    显然,这一头幼年期九尾冰狐已经认她为主。

    陈逍笑了笑没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向着传送阵法大步流星地走去。

    只是,他不过刚走没几步路的路程,他隐约察觉到了他似乎被人盯上。

    这让他心里面不免生出来了警惕心理。

    莫非他的身份暴露了?

    尽管伪装符的效果功效强大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别人的确无法看穿他的真实身份。

    可模仿一个人,总不可能模仿地天衣无缝,都是会露出马脚来的。

    要知道,这世上可没有不透风的墙。

    正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陈逍心底警惕万分,若真是身份泄露,稍有不慎,他可是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灵云仙宗内可没有一个人是善茬。

    接着,一道熟悉的身影便进入到了他的视野当中。

    来人一身蓝色衣衫,打扮地倒是干净利落,并且也是身居仙王境实力。

    他赫然就是灵云仙宗首席大师兄厉飞翔。

    这让陈逍心里面暗暗松了一口气,敢情刚才盯着他的家伙是厉飞翔。

    若是厉飞翔,那便是高枕无忧。

    很显然,在陈逍的眼中,已经将厉飞翔定义为了草包。

    这什么狗屁首席大师兄,不是草包那是什么?

    实力没多么强大,可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真是可笑得很呢。

    当然,这是陈逍的一己之见,也是陈逍自己的看法。

    他的看法本是无错。

    只是,若是换成其余宗门子弟,那可就不同。

    在那些宗门子弟们眼中,厉飞翔可是一座他们万万不能够逾越的高山。

    这显然就是因为实力境界不同。

    厉飞翔或许实力方面是挺厉害,可那是对于灵云仙宗宗门子弟而言,若对于陈逍来说,厉飞翔不过就是个会三脚猫功夫的家伙仅此而已。

    “仇晖师弟,好。”

    厉飞翔笑眯眯的说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陈逍只能够赔笑一声,“大师兄,你也好。”

    再怎么说,他目前的身份都是仇晖。

    所以,还是要给眼前这一位大师兄一点面子,以免折腾出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那可就糟糕了。

    他可是要尽快拯救出父亲,越早救出父亲,那么父亲便能够少受一分苦少受一分罪。

    “太客气了,仇晖师弟。”

    厉飞翔一双眼眸,眯着很紧很紧,他总觉得眼前的仇晖师弟,与他以往接触过的仇晖师弟不同。

    甚至。

    前不久,刚刚回到灵云仙宗,他也是向着众位宗门子弟,暗中打探起有关于仇晖的情况以及性子,最重要的还有实力。

    这一打探下去,他却是发现了许多端倪。

    首当其冲的要属,仇晖的性子,与他打听来的根本不同,再且实力方面也是一样。

    仇晖的实力,在宗门子弟内,马马虎虎只算个上流水平,比起顶尖差距太大了。

    可是呢,现如今仇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

    何止是顶尖。

    简直就是宗门年轻一辈的翘楚。

    即便是少宗主秦瑾凡也根本不是仇晖的实力。

    这其中肯定大有古怪。

    无形之中,厉飞翔心里面也是冒出来了许多个念头。

    莫不是仇晖师弟前一段时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机缘?

    或者说,前段时间仇晖师弟被宗门长老收为徒弟?

    ……厉飞翔心底的想法还是多种多样的,可他却一下子推翻掉心里面的所有想法。

    因为。

    他可晓得,这一段时间以来,他可都陪伴在仇晖子弟身边。

    就说先前,可是与仇晖一同进入云之境历练。

    那时候。

    仇晖的实力,他也是看见,还算过得去。

    可现在呢。

    短短不过数天功夫,实力方面简直就是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所以。

    他心中隐隐已经有了一个猜测,眼前的仇晖子弟是假冒的。

    并且,假冒他的人,还真有可能是陈逍这家伙。

    无疑是仇晖这一段时间所表现出来的性情与陈逍简直一般无二。

    只可惜,他根本没有证据。

    若真有证据的话,他肯定要向宗门告发。

    “你是仇晖师弟吗?”

    厉飞翔眯了眯眼眸,眼眸中透露出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味道。

    陈逍心中一怔,没有料想到厉飞翔居然会怀疑他的身份。

    好在,他的演技也是不一般。

    “大师兄,这话什么意思?

    我不是仇晖,又会是谁?”

    陈逍摊了摊双手,表示出很无奈的样子。

    “你是陈逍!”

    厉飞翔直接抛出一记重磅炸弹般的消息。

    陈逍眼神下意识地紧缩了一下,只觉得对方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大师兄,莫不是还没有睡醒,否则怎么会说如此胡言乱语?”

    陈逍却是打死不承认。

    他看出来对方根本没有证据,若有证据的话,恐怕宗门内的长老早就对他这一位冒牌货动手。

    也幸亏对方没有证据,要不然的话,可有够他头疼的了。

    厉飞翔眼神转遛了一下,心里面也很无奈,他没有证据。

    要不然,早就将眼前这家伙带入执法室,享受宗门刑法长老们的严刑拷问。

    “大师兄,你与小丑在说些什么话?”

    一道漫不经心的女声,忽然传来。

    陈逍与厉飞翔眼皮一抬,也是注意到来人就是一袭白裙的秦瑾凡。

    “没说什么。”

    厉飞翔连忙说道,污蔑宗门子弟,这等罪过可不小。

    所以,他才会先发制人。

    至于,陈逍只是摇了摇头,对这灵云仙宗宗门规矩,他可是一无所知呢。

    接着,陈逍直接向厉飞翔与秦瑾凡告辞,目前他可早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前往火之境。

    一刻他也不想要耽搁了。

    “大师兄,你似乎与小丑很不对付,难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冲突争执了吗?”

    秦瑾凡转遛起一双具备有灵气的美眸,慢条斯理的询问道。

    “没有这回事。”

    厉飞翔迅速回答道。

    “大师兄对本少宗主说实话,要不然的话,可有你好果子吃的。”

    秦瑾凡却是眼神陡然一变,也是俏脸上展露出一片又一片如沐春风般的微笑。

章节目录

无上升级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夜不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不醉并收藏无上升级系统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