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我看到了车子了。”李枫快步走着过去,郭正这货又换了一辆车,大切诺基停靠村口,大个子和小怪物似得。

    “这车子带劲。”张东瞅瞅,眼里闪着小星星。

    “要不要试试。”郭正笑着走下来,副驾驶坐着正是上次收着知了壳的陈锋。

    张东连连摆手,李枫笑着介绍大家认识。“这是我表哥张东,这位是我朋友郭正,这位是陈锋。”

    “大家别在村口站着了,回去坐。”张东招呼。

    一行人来着二姑家,二姑和二姑夫倒茶,拿瓜子花生小零食中招呼着。“尝尝都是自己家种的。”

    “谢谢阿姨。”

    李枫坐下来,掏出竹篓里放着灵芝,陈锋忙站起来接过来,捧着翻看。“不错,好东西,这东西我收了。”

    “啥的你就收了,这东西可是我先定下来的,送爷爷寿礼。”郭正没着好气说道。“枫子你说说,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这是你们家事,我可不管。”李枫笑道,都是年轻人,开个小玩笑。

    “行,东西我受了,一会去县里转账。”郭正喝了一杯茶,瞅瞅。“枫子,嫂子呢?”

    “嫂子?”

    李枫噗嗤一口茶喷出来。“别乱说,行了就走吧,我还等着去回家呢,赵教授刚还给我打电话说有啥重大发现,让我尽快回去。”

    “不多呆两天?”郭正挤眉弄眼的。“温柔乡啊。”

    “别瞎扯,二姑,你别忙了,一会咱们就走。”李枫见二姑准备饭菜,忙说道。

    “啥事这么急啊,来了家里怎么也得吃顿饭吧。”

    “枫子,你也太吝啬了,一顿饭都不想留啊。”郭正知道李枫心思,撵着自己走,今天还就不走了。

    “这孩子的。”二姑白了一眼大侄子,算是看出来,这个有钱公子哥和三子关系不错,开玩笑闹着玩呢。

    “行行行,怎么,要不我亲自下厨炒俩小菜。”李枫笑道。

    “行啊。”

    “枫子还会厨艺啊?”陈锋挺意外。

    “锋哥,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厨艺都快赶上王师傅了。”

    “真的啊,那可不得了啊。”陈锋还真挺惊讶,王大厨名头在湘西可是响当当的。

    “这家伙要开个饭店绝对有得做,只是可惜了,怕麻烦,怕累。”郭正撇撇嘴,小鄙视。

    李枫翻了白眼。“某人还不是一样。”“哈哈哈,果然懂我。”郭正嘿嘿笑。

    “不说这个,枫子我来的时候,群里可是交给我一任务。”郭正嘿嘿笑掏出一礼物盒,递给李枫。“一点小礼物,是咱们直播群送嫂子的。”

    尼玛,这群货,还真干了,李枫翻了白眼。

    “怎么,嫂子不在?”

    “送佳佳的礼物?”张雪瞅了一眼,挺贵重的礼物盒子啊。

    “啥东西?”

    李枫哭笑不得接过来,打开。“谁选的?”

    “群里讨论的,这礼物可不是我一人花钱买的,大家凑的。”两块金镶玉,金玉良缘啊,还真是花了心思。

    “不错吧。”

    这对金玉良缘少数几千块钱,随便送出去,还真是富二代。“谢谢大家。”李枫无奈,接过来要是郭正一人送的,李枫绝对不会要,可群里大伙凑的,这事就难办了。

    幸好张佳佳不在,要不铁定要闹个大红脸。大家说话功夫,二姑夫整治了一桌饭菜。

    “大家入座吧,没啥菜,家里菜。”二姑夫擦擦手,招呼大家入座。

    张东,张磊,外加李枫,张锦程,郭正和陈锋,女人不入住,这是苗族规矩,一三对坐,刚刚李枫和郭正说了,六人要是弄一二二对坐加一一一对坐,整一个王八。

    这算一小忌讳,李枫和张东坐一起对坐二姑夫,郭正和陈锋坐一起对坐是二姐夫。菜不多,却也算精致,亮色闪着油光的腊肉炒蒜苗,点着红辣椒酸辣鱼,瓦罐炖的老鸭汤,一碟韭菜炒土鸡蛋,一碟翡翠豆腐,小碟炸花生米,干过野兔配上一碟碱水粑条,齐活。

    “尝尝,农家小菜,别客气。”

    “挺好。”

    酒没多喝,郭正要开车,李枫拦着没喝酒。“枫子,这边野生灵芝多吗?”陈锋这次来可不光光给郭正掌掌眼,还有自己目的。

    “还成吧。”

    李枫转头看着张东。“林子还有些,不多。”

    “怎么,锋哥有啥想法。”郭正吃了一口野兔肉,味道不赖。

    “最近这两年药材公司收着野生灵芝越来越少,还有不少人用人工培育充着野生灵芝。”陈锋说道。“野生灵芝缺口挺大,兄弟,既然这里有,帮着兄弟收点怎么样,只要货没问题,价格没话说。”

    这是好事啊,张东跟着张连成学了一身采药本事,平时没啥用武之地,这下可有盼头了。张晶在里屋听着恨不得跑出来,答应着。“没问题,兄弟我敬你。”

    “来,兄弟,其他药草,只要质量没问题,我都收,价格上绝对让你满意。”陈锋喝了不少,拍着胸脯,说道。

    “质量的问题,哥,我建议你这样学我,咱们把采药,炮制的过程都拍下来,咱们做到药有出处,让人家用着放心。”李枫建议道。

    “这个主意好啊,这样只要拍下完成采摘过程和炮制过程,这样的药材一公斤我多加二十块钱。”陈锋眼前一亮,这主意好啊,到时候在公司弄一个放心药,一药一视频,绝对引起不错反响。

    “来,枫子,我敬你一个。”陈锋举杯

    张东也满是感激看着李枫,三子这一小主意,这药材一斤就高了十块钱呢。

    “还是三子这脑瓜子灵活。”李凤娟,感慨道。

    “那是,三子可是大学生。”张雪心说,有时间让自己家张磊常和三子交流,说不定三子一句话就能抵得上自己半年的功夫呢。张晶虽然没说啥,可心里别提多高兴,对着李枫满满感激啊。

    这下不光光药材有了更好出路,价格上高着不少,还弄出视频药材啥的,这可是长远买卖收益啊,能不高兴嘛。一顿饭吃下来,张东和陈锋称兄道弟,嚷嚷要去张连成家看药材。

    喝了点酒闹腾非去不可,李枫和郭正对视一眼哭笑不得。“去就去呗。”

    “二姑你照顾下二姑夫,我和郭正陪着过去,没事。”李枫摆摆手,最近酒量渐长,刚刚半斤多点,小意思。

    不过有俩晃荡醉酒鬼,半寨子竟然走了十多分钟。“阿爸,这是我兄弟,来家里看药材。”

    “这是咋的了?”

    “喝多了?”

    “咦,佳佳也在啊?”

    张佳佳瞥了一眼李枫,郭正嘿嘿笑。“嫂子。”

    “噗嗤。”李枫一个晃荡,差点摔子门槛上,张佳佳忙扶着。“咋喝这么多啊,拉伤还没好,少喝点酒。”

    “没事,我酒量好着呢。”

    李枫苦笑。“这货开玩笑,你别当真。”

    “对了,这帮家伙胡闹,凑了份礼物。”说着李枫掏出小礼盒,递给张佳佳,张佳佳脸一红。“谢谢,这份礼物我不能收。”

    “嫂子你就收下吧,大家一点心意。”郭正,这货是叫顺口了,张佳佳脸红扑扑。

    “收着吧。”李枫喝了点就酒,说话冲动些。

    “那好吧。”见李枫这么说,张佳佳没有驳面子,只是暗暗心里记着,等下还给李枫,小礼物就算了,刚看了一眼,这是金玉,少数几千块钱太贵重了。

    “对了,佳佳,你来连成叔这里做啥?”李枫吐着酒气靠在张佳佳身上,张佳佳脸越加红润了。

    “呵呵,佳佳是来给你拿药汤包,你拉伤要多泡泡药汤。”正在忙活着拿草药给陈锋看的张连成,回头笑说道。

    “我让连成叔帮你配了三副,研磨好了,放在小袋子里,你回去一定要泡。”张佳佳,手里提着袋子就是刚刚研磨药汤包,李枫接着药汤包时候瞅着张佳佳缩着回去手眼皮一跳,一把抓过张佳佳手。“咋磨破了。”

    “这孩子怕你走了,心急火燎的,说了太快容易伤着手,不听。”张连成婆子,叹了口气。

    “回头抹些药膏,药汤包,回去我自己研磨也没关系,何必这么急呢。”李枫一瞬间,心弦波动。

    “没事,只是刚刚太急了,没注意。”张佳佳,笑着说道。“记着一定要泡。”

    “放心吧,一定泡。”李枫少于郑重点点头。“你啥时候回县里?”

    “明天。”

    “有时间,我去看你。”李枫叹了口气,明天是花胶户外主播大赛决赛的日子,自己必须回去准备一下有些无奈。

    “嗯。”

    “喂,枫子该走了。”

    郭正完全无语,这两人当自己是空气啊。“啊,这么快就看好了。”

    “什么这么快,好半天好吧。”

    “那我走了。”

    李枫提着药汤包,挥挥手,张佳佳和李枫还没有确定关系,不好送着,只能目送李枫,李枫摸了摸口袋里的金镶玉,果然。

    回到二姑家,李凤娟给李枫装了一竹篓腊肉,野味,干活,碱水粑还有一些给奶奶带着礼物,本来李枫要是坐车不方便,李凤娟不会收拾这么多,可现在有车接送当然要多带些。“三子有空多来着。”

    “妈,这还用你说,这小子巴不得天天来呢。”张雪笑道。

    李枫拿表姐没办法。“二姑夫,二姑,嫂子,哥,二姐夫,姐,我就先回去了。”

    “回吧。”

    appappshuzhanggui.net

章节目录

悠闲乡村直播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名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名窑并收藏悠闲乡村直播间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