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然知道。”那人下巴一仰:“那八杰是年轻一代最杰出者,就如同四皇在年轻的时候一般。他们分别是连城璧,剑长歌,白无瑕,相无邪,还司马秀,梧桐,花满天和吴锄。”

    那人目光睥睨,一副都都来夸我博学的姿态。见到众人钦佩的目光,更是得意:

    “我不仅知道八杰,还只是七俊,六君和五王。”

    “呵呵……”王军冷笑了两声:“你可知道那八杰如今年龄最小的已经过了六十了。”

    “那又如何?”

    王军淡淡道:“当今杨盟主不到三十二岁,修为可比得上八杰?可比得上七俊,六君和五王?”

    众人就是一静,便是那人也不由脸色涨红。

    “来了!”

    正在这时,有人呼了一声,便见到天空中飞来了一群人,落在了高台之上。众人的目光不由落在了杨晨的身上。心中不由浮现出一个念头:

    “我们地球人也不弱啊!”

    “可惜,依旧无法和异界相比。最起码这场决斗根本没有地球人的事儿。”

    “嗖嗖……”

    剑无生和海东升落在了海面之上,相持不过一息,便果断地碰撞起来。

    高台之上。

    看了大约一个小时,杨晨微微摇头,海东升不是剑无生的对手。不远处的庞洞天心中也叹息了一声,然后望向杨晨,心中暗道:

    “如果没有杨晨,在未来,沧海宗恐怕要被剑宗压上一头了。”

    在杨晨没有出现之前,毫无疑问,沧海宗的下一代宗主之位是要交给海东升的。而海东升不敌剑无生,同样白玉龙也不是剑无生对手。如此,在一代,剑宗就要崛起了。

    但是,现在有了杨晨,未来就绝对不同了。

    他相信,如果杨晨和剑无生修为相同,就算杨晨打不过剑无生,也不会败给剑无生。而且以杨晨的修炼速度,他和剑无生最终谁先突破大乘期,都不好说。

    过期不然,最终海东升还是落败了,而且身中剑雷潜行,身受重伤。

    凌虚半空,低头看着海东升被沧海宗修士背走,剑无生将长剑猛然向着高台上的杨晨一指:

    “杨师弟,可敢一战?”

    高台之上,五个宗主俱都不由眉毛一扬,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剑无生又何必多惹事端?

    便是平一剑也觉得剑无生此举不妥,刚要开口,便听到杨晨的声音平静地响起:

    “剑师兄,你先休息一日,明日一战。”

    “好!”

    剑无生收剑,嗖的一声飞走,消失无踪。

    “为什么?”一个海滨别墅内,平一剑凝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剑无生。

    “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威胁。”剑无生平静地说道。

    平一剑沉默,杨晨的崛起太快,而且实战能力有很强,这种威胁平一剑自然也能够感觉到。如果有他和杨晨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他会毫不犹豫地将杨晨斩杀。但是不能当众斩杀啊。

    “师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剑无生的语气依旧平静:“我和他是公平决斗,在决斗中将杨晨斩杀,便是庞洞天也说不出什么。最起码,不会公开和我们剑宗撕破脸。”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平一剑摆摆手道。

    “我知道,师父您担心的是引起地球人的敌视。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师父您也应该看到了,如今的地球人已经把我们看成了神。但是这种程度还不够,还是有很多人,在他们的心中信仰的是杨晨。

    想要快速地在地球站稳脚跟,击杀他们的信仰,这无疑是最快的一条捷径。到那个时候,他们不仅不会敌视我们,而且还会狂热地信仰我们。

    慕强,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

    “师父,杨晨就是地球的脊梁,打断了这根脊梁,地球人就好摆布许多。没有什么比得上当着所有地球人的面,击败杨晨,会给地球人造成的影响更大。”

    “你确定你只是想击败杨晨,而不是想要杀了他?”平一剑怀疑地看着剑无生。

    “我的心里当然想要杀了他,我能够感觉到他的威胁。如果任由他成长起来,他会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存在。不过,我不会在这次杀了他。那样的话,就不是打断地球人的脊梁了,而是惹来了地球人的敌意。

    师父,我没有那么蠢!

    杨晨想要成长起来,还需要时间,以后会有很多机会杀他。

    这次,我只想击败他,打断地球人的脊梁。

    让地球人看到,我们剑宗是最强的。

    如此,在地球的未来,我们剑宗会成为压制沧海宗和昆吾宗,最强大的宗门。”

    平一剑点点头道:“但是你有把握只击败他,而不是杀死他吗?要知道上次他和你决斗的时候,还只是一个渡劫期初期巅峰,如今已经是渡劫期八层巅峰。你不要轻视他。”

    “我没有轻视他,反而很重视他。但是,他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能够把握好,只伤他,而不杀他。师父,您放心。他在渡劫期的时间太短了,和我这种老牌渡劫期没法比。”

    “好!”平一剑严肃道:“记住你的承诺,只伤他,而不能杀他。”

    “为什么?”在另一个别墅内,庞洞天望着杨晨,神色凝重。而在另一边,海东升正在运功疗伤。

    “宗主!”杨晨苦笑道:“剑无生当众挑战我,我总不能逃避吧?”

    “逃避又如何?”庞洞天道:“你可以借口你和他的境界不对等,拒绝他。”

    “不行!”杨晨认真道:“我是地球人的脊梁,我无法逃避。我一旦逃避,任由我有千般理由,逃避就是逃避,地球人的脊梁就断了。”

    庞洞天默然,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说什么。

    “噗……”

    而就在这个时候,海东升突破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庞洞天和杨晨等人身形一飘,就来到了海东升的身前。

    “东升,你……怎么样?”庞洞天的眉宇间现出焦虑。

    “好厉害的剑雷潜行!”海东升的气息有些衰弱:“我现在只能够和体内的剑雷潜行形成一种僵持的局面,却无法排除他。”

    “宗主……”郑隐望向了庞洞天。

    庞洞天探查了一番,然后脸色凝重:“我倒是能够帮助你排除剑雷潜行,但是会伤害到你的身体,会让你的修为止步,再也无法突破大乘期。”

    房间内一下子变得寂静,空气似乎都变得滞重。

    “宗主!”郑隐开口道:“奥兰也被剑雷潜行重创,但是现在却已经伤愈……”

    “我去求梅塞!”庞洞天转身就走,却被海东升唤住:“宗主,梅塞会提条件的。”

    “那也不能看着你止步大乘期!”

    “杨师兄!”连城璧轻声道:“你有没有办法?”

    众人神色一动。

    对啊!

    杨晨曾经被剑雷潜行伤过,而且比海东升还重,不也好了?

    “杨晨……”庞洞天期盼地看向杨晨。

    杨晨微微皱起了眉头:“我上次能够排除剑雷潜行,主要是在灵气稀少地地方,还有被冰原的冰灵气压制了剑雷潜行……”

    说到这里,杨晨突然停了下来,他突然想到那梅塞之所以能够治愈奥兰,应该是用了神术中的治愈术,治愈术自己也会啊!

    当初……自己如果想起来治愈术,又何必去冰原受苦?

    不过,如果没有去冰原,自己也不会修炼出来两个丹田。

    “杨晨……”庞洞天见到杨晨说到一半不说话了,便开口唤道。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神术治愈术我也会。如果梅塞是用治愈术维持奥兰的身体,然后再驱逐剑雷潜行的话,应该不用去找梅塞了。”

    “你会治愈术?”烟霞客震惊地望着杨晨。

    “昂!”

    “那你当初受伤的时候……”

    “我忘了我会治愈术了!”

    “啪!”

    烟霞客抬手拍着自己的额头,一脸的无语。周围也都吭哧吭哧地憋不住笑。连庞洞天都是满脸的笑意:

    “那你试试!”

    “我先看看海师兄的伤势。”

    杨晨上前一步,精神力开始扫描海东升的体内,然后问道:“你确定将体内的剑雷潜行都找到了吗?”

    海东升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剑雷潜行之所以有着潜行两个字,就是因为它能够潜伏起来,思索了一下,摇头道:

    “我也不清楚!”

    “我先用治愈术试试!”

    “行,反正是治愈术,应该没有害处。”

    杨晨意识进入到识海内,看到液态精神力湖泊内游动的六个刀丸和一个权杖,精神力便向着权杖笼罩了过去。

    “嘶……”

    庞洞天等人眼睛一亮,实际上,他们是不太相信杨晨会神术的。但是此刻却不得不相信,因为在杨晨的眉心出现了一个金色的权杖烙印。

    然后……

    那金色的权杖烙印便释放出金色的光芒,将海东升的身体完全笼罩。只是瞬间,海东升便感觉到自己仿佛泡在了温泉里,舒爽的要上天。

    金色的光芒向着海东升的体内渗透,海东升受伤的身体机能迅速的恢复……

    “锵锵锵……”

    突然在海东升的体内,爆发出一道道剑雷,向着四周迸射,破坏着海东升的身体,让海东升闷哼了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但是杨晨却并没有收回治愈术,控制着金色的光芒,开始将那些迸发的剑雷分割,包围。

    被分割包围的剑雷,威能明显比聚在一起的剑雷要小了太多。

    “锵!”

    杨晨的心脏响起了一声刀鸣,杨晨将一只手掌按在了海东升的身上,心刀流泻而入海东升的体内,扎入了被切割包围的一小团剑雷之中。只是瞬间,心刀便将剑雷绞成了齑粉。然后杨晨又开始去绞杀第二团剑雷。

    此时杨晨已经松了一口气,自己的方法有效。最起码现在有效,剩下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潜伏的剑雷潜行了。

    同时也在心中郁闷,自己受伤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

    “嗤嗤嗤……”

    只是二十几分种的时间,杨晨就将显露出来的剑雷潜行全部驱逐,而且还顺便治愈了海东升的伤势,随后杨晨便开始继续让金光渗入到海东升的体内,开始从头部往下扫描,一点一点地推进。

    果然,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又激发了三次剑雷潜行,最终都被杨晨绞杀驱逐。最后杨晨又用治愈术扫描了一遍海东升的身体,发现再也没有剑雷潜行,这才收回了权杖。

    海东升喜笑颜开,伸胳膊伸腿:“我全好了!杨师弟,多谢!”

    然后他就看到杨晨苦着一张脸,便问道:“怎么了?”

    杨晨看一眼识海内的精神力湖泊里面,那个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大的权杖,叹息了一声道:

    “我的信仰之力没剩多少了。”

    庞洞天神色一肃道:“杨晨,信仰之力非正途,以后不要修炼了。它会影响你道心的纯净。”

    “杨师弟!”海东升奇怪道:“我对信仰之力有些了解。想要得到信仰之力,是需要信徒的,你在地球发展信徒了?”

    庞洞天脸色就是一变,一旦杨晨发展了信徒,那不是你想不修炼信仰之力就不修炼的,信徒会源源不断地送给杨晨信仰之力。这会让杨晨的道心变得不纯粹,想要突破大乘期几乎不可能。

    “哪有什么信徒!”杨晨摇头道:“我曾经去过圣光城,后来和爱德华他们一起在那边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那里有着三座石碑。

    一个是神术的传承,一个是魔法的传承,一个是骑士的传承。我便是进入到神术传承的那个石碑内,就稀里糊涂地在里面获得了信仰之力。不过一直没有用过。今天用了一次,就消耗了五分之四,而且也不见涨回来。估计等那五分之一消耗光了,也就再也没有信仰之力了。”

    “没有就好!”庞洞天松了一口气,随后脸色一变道:“杨晨,明天你要和剑无生决斗,有把握吗?”

    杨晨摇摇头道:“如果我现在的渡劫期巅峰,我觉得我应该能够战胜剑无生。但是以我现在的修为,我就没有把握了。不过,他想要击败我,恐怕也不容易。

    宗主,我对这场决斗很期待!也许这一场战斗,能够让我突破渡劫期九层。”

    +++++++++++

章节目录

灵台仙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黄石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石翁并收藏灵台仙缘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