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赫寿全身的肥肉情不自禁地颤抖着,脸色更是变的惨白。

    但是,他却对此无能为力,如今的他几乎已失去了所有权利,所谓的漕运总督,再无往日的半分权势可言,甚至连他手中可以调动的漕丁也屈指可数。

    至于文栋也好不到哪里去,相比赫寿稍强些的,就是淮安府的衙役还归文栋管辖,可这些衙役加起来也不过百余人而已,再者这些人又能派得上什么用处?

    “不对!”赫寿在惶惶不安的时候猛然想起一件事,他急切地问道:“这事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对啊,岳钟琪密报康熙一事可不是普通人能知道的,自己的职位要比文栋高,朝中也有老关系在,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事那么文栋又是如此知晓的呢?

    文栋轻声道:“有人偷偷告诉我的。”

    “有人?这消息……。”

    “这个赫兄尽管放心,消息绝对可靠!”文栋正色道。

    赫寿想了想,眼中顿时露出一丝希望:“文兄,你这朋友能否替你我美言几句?只要能让皇上放我一条生路,我赫寿甘愿献出全部家财,赫寿可对天发誓,今后马首是瞻,绝无二话!”

    赫寿是个聪明人,他从文栋的话中听到了一丝希望,既然如此隐秘的事都能知晓,那么此人肯定是建兴皇帝身边的重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康熙已死了,这躺在棺材里尸体估计也早烂得差不多了,现在是建兴皇帝当朝,只要建兴皇帝开口保他,那么自己就是逃过这一难。

    虽说在岳钟琪的敲诈勒索下,赫寿剩余的家产已不多了,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勉强挤一挤再掏给数十万还是拿得出来的。拿这些钱买自己的命,这笔买卖可以一做,再者建兴皇帝登基时间不长,赫寿作为一方大员从地位来讲还是有份量的,保下自己,然后自己以漕运总督的身份全力支持建兴皇帝,这对于风雨飘摇的新朝来讲也是件好事。

    但赫寿万万没有想到,文栋摇了摇头,见到他摇头赫寿的刚提起的心顿时又落了下去,转瞬间满面死灰。

    “难道说自己终究逃不过这一死么?”赫寿几乎要绝望了,两行老泪情不自禁落了下来。

    “赫兄不必如此。”文栋见他这样忍不住劝道。

    抬起袖子抹了抹眼泪,赫寿带着咽呜声道:“我知道……我懂……文兄呀,我赫某的家财就交给文兄了,赫某死就死了,但赫某有一事相求,还请文兄看在同赫某多年的交情份上照顾以下赫某的家眷,如今乱世已到,赫某也不作他求,只愿文兄能让他们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就行……。”

    说着,赫寿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如不是文栋强拦着,他甚至要当场给文栋磕头了。

    “赫兄如此言重了,你先别激动,听我说!”文栋也没想到赫寿的脑洞会如此之大,居然以为自己要弃车保帅,万般无奈之下做出了如此举动。当即,文栋这才压低声音道:“赫兄误会了,其实不瞒赫兄,这消息并非来自陪都,而是来自南边……。”

    “南边?”挂着眼泪的赫寿一愣,猛然抬头,只见他眼珠子瞪得老大,不可思议地看着文栋。

    “你是说……?”

    文栋点点头,抬手在桌上划了个字,虽然没有沾水,赫寿却能分辨出这个字是“明”。

    其实,无论是赫寿还是文栋,这些年和大明之间并没有中断联系,从一开始的债券交易开始到后来的走私粮草,他们两人通过这些渠道筹集银两和粮食,以满足岳钟琪的需要。

    不过,同最初的债券交易不同,后面的联系却是被迫的,换句话来说,岳钟琪是利用他们给清军解决军饷军粮的困难,同时也让他们出面来做这事。这样做一来可以满足其需求,二来也能废物利用,一旦出了问题,无论赫寿还是文栋就是个替死鬼,再加上之前的事,把责任推到他们身上再砍他们的脑袋是最天经地义不过。

    但赫寿却没想到,文栋居然暗中和大明取得了另外联系,这是他都不知道事。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正常,要知道最早搞债券就是文栋出面的,文栋私下联系大明并不是绝对机密,可能瞒过岳钟琪的监视却有些意外。

    说实在,满清到现在这处境,赫寿早就心灰意冷了,再加上岳钟琪和康熙算计自己,赫寿对于满清的忠诚也直线下降。可惜的是,现在文栋告诉他这个又有什么用?假如是岳钟琪刚来江北的时候,自己那时候手中还握着大权,别的不说,仅手中数万漕丁就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再加上文栋掌握的淮安府,还能奋力一搏。

    但现在呢?一切都晚了。自己和文栋手中的实力早就被分得一干二净,那些漕丁已被岳钟琪全部整编成了部队,成为别人的人了。再者,就算那时候自己奋力一搏还有机会,可赫寿会去这么做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作为大清的一方大员,赫寿虽贪,却对康熙忠心耿耿,可现在一片赤心却换来的什么?悔之晚也。

    希望的精光在眼中一闪,赫寿的精神气一下子又没了。他非常清楚自己现在处境,这时候他已是无法反抗的鱼肉了,就算大明那边有活路,可对于他来讲,这个条活路和没有根本没太大区别。

    “文兄呀,一切都晚了。”赫寿摇头叹道:“你我还能做什么呢?要人没人,要权没权,再者这岳钟琪早就派人盯着咱们,咱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就算有心也无力啊!”

    “这不然!”谁想,文栋却如此说道,在赫寿不解的目光中文栋悄悄道:“赫兄,所谓困兽犹斗,这句话你应该比兄弟我更清楚,虽说你刚才的话讲的没错,可要知道你我依旧是朝廷的官员,只要一日不被罢官,这还是有用的。”

    “此话如何讲?”赫寿顿时急问,刚刚熄下的火苗一下子又燃烧了起来。

    文栋把脑袋凑到赫寿耳边,轻声开始说着,赫寿的眼中先是疑惑,但随着文栋的讲述这目光中渐渐亮了起来,等文栋把话说完,目光紧盯着他后,只见赫寿稍迟疑了会顿时眼中坚毅了起来,他一咬牙,重重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

大叛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夜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深并收藏大叛贼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