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用你们管,我有银子是我的事怎么你们眼红了?”

    二叔说道:是的他没有办法解释这些银子的来历,当然了杜雨晖明白,如果二叔也参与了假银子的事情,或者说对方精明到,拿二叔当枪使呢!毕竟大君的那一次试探,让杜雨晖察觉到了很多事情,而这一次如果二哥纳妾,在新樊楼也出事了,新樊楼垮了不说,二叔可以继续给杜记假银子啊!并且是大手笔的,现在敌人要么通过官方,要么通过二叔,反而私人方面没有人给自己假银子,他们怕被发现,这以后一旦案发了,二叔出事同时在家里搜出来假银子,那么这件事就彻底被他们弄成铁案了,杜雨晖看到二叔无法解释银子来源后,他又考虑了更多!“大哥大嫂,你们就少让老二给老大添乱好了,这都快过年了,大君纳妾去醉仙楼不是也不错吗!并且我现在最不明白的就是,你们在你们的府邸里面办不是也更好吗!为何非要在新樊楼啊!”

    二叔公皱眉的问道:“在新樊楼不是有面子吗!”

    祖父也是有点叹气的说道:“大哥你这就不对了,这种事都是自己家里办啊!”

    三叔公也跟着说道:“关键是新樊楼不也是咱们自己家吗!这样咱们不是更有面子吗!”

    祖父说道:“大哥,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你们跟老大已经分家了啊!并且一直都是分家啊!就好比当年咱们在老宅一样,你儿子娶媳妇,难不成要到我们家府邸去办吗?”

    三叔公硬气的说道:“三叔你什么意思?”

    二叔不悦的说道:“老二你说你三叔什么意思?

    先不说你人品如何?

    偷没偷那些东西,你自己儿子纳妾,你跑你大哥这来搅和什么?

    你在你自己家里办不好吗?”

    二叔公马上说道:“二叔三叔,我可对得起你们吧!你们儿子的事可是我帮他们办的啊!”

    二叔马上反击道:“这话你就别说了,柱子的岳丈都已经告诉柱子了,还有你帮忙办如果不花一文钱,我们自然会领情了,我们花了10万两银子了,这你还想让我们继续领情?

    好就算是领情,这两年你跟小晖他们打赌什么的,每一次输了,本来你早就该离开爵爷府了,我跟你三叔可什么都没有说吧!怎么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份情,你就不打算领了?”

    二叔公也是不依不饶的说道:“就是,这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咱们以后还要互相帮衬,毕竟这一笔可写不出来两个杜字,但你也不能什么事情都硬来不是,你跟你大哥商量这没错,可是你大哥不同意,那这事就算了呗,这就跟我以前有事,跟大哥商量或者是大哥跟我商量一样,咱们都是能帮就帮,有些时候不能帮,那怎么我们还非要玩命的去帮啊!或者说以前每一次都帮,这一次不帮反而还出毛病了?

    这是什么道理?”

    三叔公也说道:“老二老三,您们也认为大君这事该在自己府邸办吗?”

    祖父精明,转移话题问道:“这是自然啊大哥,你总不能是大君纳妾然后你跑到他大伯店铺里面去办吧!就算你们花银子了,可是老大不同意,怎么你们有银子了不起吗!那以后拿银子想干啥干啥,大宋还乱套了呢!”

    三叔婆在旁边说道:结果杜雨晖发现了一个问题,什么是一物降一物,以前杜家庄的事,可以说二叔公跟三叔公基本上都躲了,那个时候他们不是不知道二叔在祖父母的支持下,三天两头的这事那事的,但是他们基本上就当看客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都开始出来说话了,而祖父我们说过了,杜雨晖知道他精明,所有事情都躲在后面,不出头,最多也就是祖母出头。

    当然了有些时候他也会说句话,但是不多,而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二叔公跟三叔公说话了,并且还站在了老爹这边,祖父反而不会那么强势了,而杜雨晖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如果自己家没有自己,那么老爹会被二叔压制一辈子对吧,哪怕有一天分家了,将来大家聚在一起,二叔一定还是说上句话的对吧,那么问题来了,其实祖父那一辈也是如此,祖父管不了两个弟弟,毕竟自己在老宅的时候,两个叔公在争夺族长的位置,而祖父呢!人家让你们去开会,你们就要去,换句话说可能也就跟原来老爹跟二叔的关系一样,从小就被压制了,所以还是有点怵两个弟弟的,而现在虽然二叔有地位了,但是二叔公跟三叔公联手的话,祖父还是有点怵,这是杜雨晖的新发现。

    这个有点意思了,整个一个动物棋转圈的食物链啊!而二叔公跟三叔公开始帮老爹,也是因为他们的儿子出事,那可是老爹真金白银拿出来,把人给捞出来的,几百万两银子不说,还让他们还点就成了,他们不傻,以往没有出这些事的时候,至少对于他们自己来说,他们认为自己是外人,但是这大哥跟老二他们走了,而且老爹还把今年过年的事情交给他们了,对于他们来说,以前三个人能分的东西,现在少了祖父变成了两个人分了,很显然我们都知道,这采买不可能一文钱都不觅下,这个不太现实,而老爹也没有查过他们的账,很多时候看人,要从事上去看,事发生了你看看谁能帮你,他们也去找过二叔,前面说过了,可是二叔不会帮他们了,但是老爹会帮他们,平时的酒肉朋友,说的天花乱坠,你有事的时候他们都躲了,对于这些做了一辈子买卖的人来说,他们懂这个道理,既然老爹真的没有把他们当外人,尤其是杜雨奎他们纳妾差点损坏了爵爷府的面子,老爹也没说啥,这些事情之后,他们自己唠嗑的时候,也会聊这些对吧!他们也决定了,如果以后老二还找事,他们会发言了!“大嫂你们自己想想,这明明是你们自己府邸露脸的好机会,不在自己家弄还要跑出来啦!”

    二叔婆也跟着说道:“我们这不也是想着,让老大赚点银子吗?”

    祖母说道:“娘,二弟的银子这么多年了,你说我敢赚吗?

    我出去跟别人干啥我都不怕,我就怕了我这个二弟了,如果不是一奶同胞的话,他早就被我收拾的破产了,所以啊爹,你以后可别说什么生分不生分的话了,你该知道我付出了多少,而老二呢!你也能知道,他有本事也就是跟我,他知道我不能把他怎么地,他出去了不就是饼子一个吗!!算了跟你们掰扯也掰扯不明白了!”

    老爹很是无奈的说道:“呵呵呵老大,二叔知道你不容易,操持这么大一份家业,只不过你既然是老大,你就要担起这份责任来不是吗?

    哈哈哈!另外你还是咱们一族的族长,咱们杜氏一族都指望在你的带领下,把咱们的族氏发扬光大呢!有些时候一定会受委屈的,那个话怎么说来的……你们谁知道?”

    二叔公问道:“什么?

    ……二叔你问什么要?”

    众人懵逼的问道:“呵呵呵!你们啊!小晖二叔公相信你,你一定知道,你告诉他们吧!”

    二叔公捋着胡子说道:“二叔公你说的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杜雨晖说道:“呵呵呵!你们看,大君也好还是老二也罢,当然了其他人也都算上,老大你发现什么了吗?

    老二是给你出难题,但是同样的,他的儿子只能在他的扶植之下有发展,而你就不一样了,小晖就算将来没有你的帮忙,他也会凭借自己的能力,给我们杜氏一族,争个一席之地出来,所以大哥大嫂,你们看问题太肤浅了,你们现在就算怎么帮老二,又能如何?

    老二的儿子跟老大的儿子,有这么大的差距你们不会不知道,你们非要帮着老二,这没有问题,他们两兄弟以后的隔阂会越来越深,而他们都有了隔阂,你们认为大君他们跟柱子他们还能好好相处吗!等咱们百年之后了,老二跟老大还不合,到时候你想啊柱子跟小晖能帮大君他们就怪了!你们虽然看不到了,但就是你们的偏爱,如果有一天大君他们过的不好,那都是你们一手造成的啊!”

    二叔公继续说道:杜雨晖都没有想到,二叔公居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可见二叔公离开老宅也是对的,如果他跟着祖父就要一辈子种地了!“二叔你想多了,狗子他们就一个闲职,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我岁数又不大,等过几年我进入朝堂了,也把大君给安排好,呵呵呵!大君现在就纳妾,这以后开枝散叶了,都姓杜,难不成我的孙子能比大哥的孙子差了!!你们就不用跟着瞎操心了,爹娘,既然这事大哥不同意那就算了,我们回去自己办!”

    二叔说道……

章节目录

南宋游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指点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指点江山并收藏南宋游记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