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中,远方的雪山就像圣洁的圣女一般,屹立在远方,而淡淡的雾气围绕在山腰间,就是漂亮的裙带似的。光秃秃的山脉尽管荒凉,但在这个晨曦中,却显得如此的美丽,平静。

    可美丽往往就是用来被摧毁的。平静也是用来被打破的。

    如此一个平静安详的早晨。如果突然间发生了地震海啸山塌雪崩,那场景一定是令人惊骇的。

    天地之间一片静寂,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打破这片静寂。在过去的几天之中,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打破这里的安静。

    突然,在一处山谷中传来了一阵激动的喊声。

    “各炮就位……”

    在炮长们的喊声中,战士们纷纷冲到炮位上,震耳欲聋的喊声和紧张的脚步声在空气中回响着。这些战士们用了十天的时间,才将这些火炮安装就位,这种武器非常少见的,可是看着其矮粗的外型和粗大炮管,让人搭眼一瞅,就能看出来这是攻城炮。

    其实,这是一种海防臼炮,但现在往往被用于攻城,尤其是用于攻取要塞,毕竟,在很多时候,步兵面对坚若磐石的堡垒与堑壕,是束手无策的,所以大口径海防臼炮就成了攻击要塞最好的选择,它的射角大,弹道弧线大。炮弹穿透力强,一直都是攻击要塞的上好利器,而它在星星峡同样也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而此时,又一次,这些庞然大物,再一次在这里去证明自己的价值。当这些口径超过8寸的攻城重炮将炮口直指天空的时候,在数里外的清军防线上,那些躲在战壕内的清军,却仍然在享受着清晨。

    他们压根就不知道此时危险已经降临在他们的身上。死神的阴影即将笼罩着这片大地。

    “两眼一睁,先喝上一口茶,这日子,那是一个舒坦……”

    手中端着茶杯,赵振边说,边吹了吹杯边的茶叶,他的神情显得有些得意,甚至有些故意显摆的嫌疑。茶叶在大清国是奢侈品,因为茶叶需要从明国运来,那些个奸商把茶叶贩到大清国,价格至少要翻上几倍,在大清国,不是所有人都能喝得起茶叶,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人都喜欢喝茶。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喝得起茶,即便是廉价的茶砖。对于许多人来说也是奢侈品。

    赵振之所以这么得意,是因为他有二两毛尖,所以才会这般显摆。他故意这样显摆着,显然是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喝的是毛尖。这是一种价格及其昂贵的茶叶。

    尽管他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可是他的相貌却迥然不同于汉人,他的母亲是河州色目,不过他的父亲却是汉军旗的旗人,当然,现在已经没有了汉军旗,大家都是旗人。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在旗人之中仍然敬畏分明的分着他们的出身与身份。

    “你小子,就好好的显摆吧,看你那德兴……”

    战壕中其它的清兵,但凡是十八九的青年,相貌大抵都和他相似,眉目间总带着些色目人的痕迹。

    毕竟她们的母亲往往都是色目人。作为混血儿的他们。相貌中总会带着母亲的痕迹。这也是他们和父辈们最大的区别。

    “嘿,不是我这德兴,我告诉你,这喝茶啊,还是得这样的茶,至于茶砖啥的,那都是……”

    不等赵振说完,突然中就传来了一阵异样的压迫声。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抬头朝着天空看去,似乎想要弄清楚天空中的声音是什么声音。

    “嗖……”

    头顶传来的沉闷的呼啸声,大有一副撕破天地势力,一个个黑点不断挤压着空气,进而发出憾动人心的声响。那声响就像是一辆辆与空中驶过的火车似的。沉闷且震人心弦,让人忍不住有些害怕。

    这是啥声音?

    端着茶杯的赵振忘记了喝茶,只是茫然的抬头看着天空,至少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看到了空中落下来的黑点。

    那些黑点就像是一个个火车头似的,挤压着空气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啸声。那呼啸声震耳欲聋,沉闷且令人震颤。

    轰鸣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突然,战壕中响起了一阵尖叫声。

    “炮击!”

    原本显摆着茶的赵振这个时候,完全忘记了其它,直接将茶杯丢到地上,然后就趴在战壕里。他尽可能的把身体贴在地上,一躲避来自头顶上落下来的炮弹。

    尽管他并没有太过丰富的战斗经验,但是他的父亲却曾不止一次的告诉过他。如何应对明军的炮击,那就是把身体尽可能地贴在地上,然后剩下的一切就是交给老天爷了,在心里祈祷的老天爷的保佑。

    下一瞬间,大地晃动起来。就像是地龙翻身一般。大地在那里颤抖着,晃动着。

    一阵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传到赵振的耳中,那声音有些沉闷,而在爆炸的同时,又会引起一阵更为剧烈的爆炸,一时间似乎大地摇晃起来,剧烈的爆炸瞬间就吞噬了战壕,甚至引起一阵地动山摇。

    下一瞬间,赵振失去了意识,他甚至都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伴随着烟雾消失于一片烟雾之中。

    在爆炸中,一个个巨大的烟柱从清军的战壕中腾空而起,那是被炮弹引爆炸的火药桶,那些深埋在战壕下方的火药桶,在攻城炮弹的轰击下,被引爆炸了,尽管并不是全部,但对于战壕中的清军而言,爆炸却是一场灾难。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战壕下方发生的爆炸,直接将战壕变成屠场,成千上万的守军,甚至都来不及躲避,就被爆炸扬起的土给掩映起来,最为凄惨的是那些在火药桶上方的清军,直接被炸成了碎片,而在死去之前,爆炸的冲击力,直接将他们的腿骨炸推进腹腔,在瞬间的痛苦中,身体被撕成了碎片。而更多的人往往是在爆炸中直接被撕成了碎片。

    一瞬间,原本宁静的战壕变成了地狱,好重的那些清军也在爆炸中失去了生命。我们甚至都没有看到明军的模样,甚至都没有感受到明军炮弹带来的杀伤,就被脚下深埋到炸药。撕成了碎片。

    尽管明军的炮击达到了想要的结果。但是他们的炮击却没有停止。他们仍然在继续着。

    “装弹!”

    打出第一轮炮弹打出之后,直属攻城炮营的阵地上就响起炮长们的呼喊。阵地上忙成了一团,沉重的炮弹被弹药手沿着铁轨滚动到扬弹吊架的下方,数百斤重的炮弹被吊钳夹死,操作起重吊索的弹药手快速拉动钢链吊索。在锁吊的哗啦声中,沉重的炮弹被升吊起来,随后被吊放到装弹滑车上。

    几乎是在炮弹刚放到滑车的瞬间,身材魁梧壮实的装填手,就用送弹杆将炮弹推入炮膛中,随即一个个药包也被装入了炮膛之中,相比于的前装炮,这种后装线膛臼炮的装弹看似繁琐,但实际上效率却远高于前装炮。

    在装弹完成后,短粗的炮身再一次被摇起,直指着被硝烟笼罩的天空。

    “放!”

    随着一声令下,攻城炮营的阵地上,突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那轰鸣声奇响无比,伴随着一团团从炮口喷出的巨大焰团,强烈的后座甚至让大地跟着发出一阵颤抖。

    沉重的攻城榴弹被发射出去之后,它们在空中发出一阵呼啸声,像是一列列火车于空中行驶似的,形成一片密不透风轰鸣声,那声音截然不同于普通炮弹的啸声,更像将一个个火车头直接扔向天空。

    这些被猛的一下扔出到空中的“火车头”,就像是在铁轨上行驶着似的,一飞到空中,就义无反顾的朝着目标飞去,他们在空中呼啸着啦,出一阵阵汽笛声。他们又一次带着自己特有的呼啸,落到了清军的战壕附近,落到战壕内。

    在沉闷的呼啸声消失的瞬间,猛烈的爆炸将清军的阵地吞噬了,爆炸扬起烟团就像是死神的呼息似的急剧膨胀着,在膨胀的同时,突然,又有一道道剧烈的爆炸在烟云中爆发,将烟云猛的轰上了云霄,在急剧膨胀的烟云中,被撕碎的躯体残骸和着土石被抛至半空中,曾经的战壕变成了一座坟墓。

    兴乾十八式180斤攻城炮的再一次亮相,立即惊艳了世人,即便是在它出现的三年后,仍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火炮,用蒸汽锤锻造的钢制炮身坚固且耐用,尽管它的射程只有10里,但仍然超过大多数火炮的射程。

    而它发射的钢质的破坏弹以大角度落下时,可以深入到要塞内部才会爆炸,当年正是凭借着这种秘密武器,明军轻易攻克了满清苦心经营近十年的星星峡要塞。而这一次,它被用于轰击清军的战壕,在摧毁清军战壕的同时,引爆清军埋于战壕下方的火药。180斤重的钢质破坏弹,在野战时几乎是毁灭性的,它在爆炸时,半径十几丈内的敌军在死去时,身体上甚至没有伤口,他们的内脏被猛烈的冲击波震碎了,甚至都来不急挣扎,就失去了生命。

    不过现在,更为致命的是战壕下方被引爆的火药,为了避免可能的失火,所以那些火药桶之间,又被竹制的火药筒连接,只要有一个火药桶爆炸,就会引爆成串的火药桶。

    三天前,清军正是凭借着那些火药桶重创了刚刚夺下战壕的明军,而现在,报应却落到他们的身上——在一个火药桶被引爆后,战壕内其它的火药桶也被引爆了,就像是鞭炮似,连绵起伏的爆炸,瞬间将整个战壕吞噬在剧烈的爆炸中,被吞噬的不仅仅只是战壕,还有战壕中的清军。

    即便是他们趴在地上避开了炮击,但却无法躲避身体下方的爆炸,甚至因为趴在地上,反而使得他们在爆炸的瞬间,都来不及反应就合身一下的灰尘一起被抛到了天空,在空中被撕扯成灰烬。

    一切都结束了!

    甚至都不需要明军步兵的进攻,当然从望远镜中看到清军的战壕中升腾出一阵巨大的烟云,听着连绵不断的爆炸,张孝武的唇角一扬,对身后的传令兵说道。

    “通知炮兵,炮击清军的下一道防线,这一次,咱们要把清军的战壕全都点着了!”

    点着战壕!

    点着的是清军埋在战壕内的火药!

    恐怕就连守卫在那里的清军自己都不曾想到,原本他们为明军准备的陷阱,此时却把他们困于其中,轻易的夺走了他们的生命。也许他们在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些被深埋在地下数尺的火药,居然会被如此轻易地被引爆。

    当明军的攻城炮火向后延伸的时候,炮弹甚至还没有落到战壕中,那些在地动山摇中,看到被硝烟笼罩的友军阵地时,求生的本能,让后方的清军选择了逃窜。他们不顾一切的的想要从战壕中逃离。现在,战壕已经不再是保命壕沟,而是死神的嘴巴,只要有一发炮弹落进战壕中,都会将战壕变成屠场,将他们所有人都撕成碎片。没有人想置身于火药库上。他们就像疯了似的,根本就不顾落在周围的炮弹。纷纷逃出战壕,向着后方逃去。

    不过即便如此,仍然有一些人没有来得及逃跑,就被落下来的炮弹撕成了碎片。偶尔的还会有一发重型炮弹钻入战壕内,引爆其中的火药。剧烈的爆炸将附近的清军安全吞噬于其中。

    曾经精心设计的陷阱,现在变成了清军的催命符,而那拖着沉闷啸声的炮弹,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火似的,落到清军的战壕中,将战壕下方的火药点燃,让置身其中的清军在烈焰中化为碎片,化为灰烬。

    这些之前还在那里嘲笑的明军,那里享受着安宁的清军,现在就像是置身于暴风雨之中似的。在这片由火焰组成的暴风雨中挣扎着……

章节目录

大明铁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无语的命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语的命运并收藏大明铁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