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明有很多百年以上老企业,如果追根溯源的话,这些企业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在发展中不断的升级,就像裕宁机器公司,这家机器公司创办于兴乾7年,算起来,绝对是大明成立最早的机器工厂之一,但是,它最早却只是一家修理马车的铁匠铺而已。

    “先祖茂宁公是世袭匠户出身,在兴乾年间,四轮马车兴行于世,七年创办修车行,专门修理车轮等部件,九年开始制造车轮、车辕等马车配件,十三年制造出第一台小车床,由此打下裕宁的基业,至今三十年,裕宁已经是南京数一数二的机器工厂,虽然规模远不及官营工厂,可又经过五代人苦心经营,至先夫时,裕宁已经是大明四大机器工厂之一,全大明任何一家工厂内,都能找到裕宁的机器……”

    在南京的望江宾馆内,一身淡素襦裙的苏云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用极为平静的语言道出了裕宁的历史。

    尽管她说的不多,但是朱明忠却仍然为裕宁走过的历程而之惊叹,这种典型的产业升级,或许就是正常的工业发展路径吧,完全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产业升级,不是官府的强制,而是商人根本利润、根据市场,当然也是根据自身的财力和技术逐步升级,或许,当时即便是中都的铁工厂,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南京的这间小小的“铁匠铺”会成为大明的四大工厂。

    在朱明忠感叹之余,他又把目光投向面前的这个女子,这是一个相貌颇为美艳的女子,二十**的模样,正是女人最美丽的时刻,这样的女子撑起这样的家业可真不容易啊。

    喝茶润了下嗓子,苏云看着面前的男子,讥笑道。

    “你让苏某把王家祖传的家业卖给你,苏某虽是小女子,可是却不敢做出这个数典忘宗的事情。”

    面对苏云的讥笑,朱明忠倒也没有生气,只是随口说道。

    “5700万。”

    道出这个数字之后,朱明忠继续说道。

    “这是你们欠下银行的债务,如果你们不能在一个月内筹集这笔钱,那么裕宁就会被银行接管,然后银行会根据资产保全对公司是进行拍卖,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他们会首先对公司整体进行拍卖,当然是拍卖给那么几家专门从事拆解企业的公司,他们会对裕宁进行折解,首先是你们在朱雀大道的裕宁大厦,然后是工厂,还有工厂的设备以及公司拥有的专利,嗯,他们大概会花6000万左右买下裕宁,拆解之后,大概可以卖到1.2亿元,利润是100%……”

    详细解释着对方的手段,不等苏云开口辩解,朱明忠就说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现在肯定在筹集资金,你准备卖掉裕宁大厦,但是别忘了,他早就被抵押了出去,实际上,你现在能够筹集到的资金不超过2000万,你可以申请延期,他们可能会同意,也可能不会同意,毕竟,肢解裕宁的收益是100%,苏夫人,商人总是重利的,就是你,你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吗?”

    在来之前,朱明忠就已经做足了功课,裕宁看似是大明四大机器工厂,可是从十年前开始就已经没落了,十年前上一代裕宁的主持人因为车祸突然去世,因为无子无女,所以他的兄弟也就是苏云的丈夫——一个画家,意外的接过裕宁的船舵,尽管有人辅助,但是相比之下那位画家更醉音于艺术,尤其是美色,对于公司经营完全不在行,甚至到最后死的也很窝囊——四年前死在女歌星的肚皮上。然后在公司就由苏云主持,尽管她勉强维持,但是裕宁的情况已经积重难免,尤其是她丈夫活着时欠下的债务,更是压得公司喘不过气来,能拖到现在,都是因为苏云确实比她那个死鬼丈夫更擅长做生意。

    “我确实不会错过这样的生意,但并不意味着我没有别的机会,我最近正在和另一家银行商讨贷款的事情,你应该知道……”

    不等苏云说完,朱明忠就笑着说道。

    “是王家的祖宅是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诚意伯府的旧宅吧,现在那样的宅子,那样的位置,确实挺难得的,嗯,它可以卖上五百多万,给你凑个整,算是一千万,这也才三千万,剩下的钱你到那里去找?”

    冲着面前的女子微微一笑,朱明忠随手拿出了一张支票,然后说道。

    “这里是四千万,我要的是公司35%的股份,我知道,王家拥有60%的股份,卖给我后,你还有25%的股份,而且王家其它旁枝还有20%左右的股份,如果你能闯过这一关,十年,最多十年后,你就可以筹集到资金收购那20%的股份,到时候,裕宁仍然是王家的,当然,到时候,甚至不需要等你从他们手里买股份,也许,我会把股份重新卖给你!”

    什么!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苏云的眸子中尽是疑惑,他这是什么意思?见他的盯着自己,她的心头没来由的一乱。

    在推出支票的时候,朱明忠颇有些得意。因为他知道自己开出的这个条件是对方无法拒绝的,至于十年后……十年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也许十年后,王家的那些旁枝会先后把股份卖给自己,谁知道呢?

    但重要的是,现在鱼儿上钩了。

    见她的神情不时变幻着,朱明忠便仔细欣赏了起来。这张脸不同于另一个世界流行的锥子脸,而是典型的鹅蛋脸,乍看之下并不让人惊艳,但细细品味的话却是越看越有味道。

    作为女人,她的相貌非常符合传统审美,是那种最适合娶回家做媳妇的贤惠型美女,而且与少女不同,浑身上下都带着人、妻的韵味,那种熟透的韵味是茜茜那样的小女孩难以相比的。尤其是……有过孩子的就是不一般的雄伟啊!

    尽管隔着餐桌但一股淡淡的体香还是传至鼻间,朱明忠居然渐渐有了感觉。他凝视着这张谈不上惊艳,但却柔美非常的脸蛋,莫名的心神一荡,在这瞬间真的被她的美貌给迷住了。

    有些恍惚的神情落到苏云的眼中,让她的心头为之一乱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有些恼火。于是她的脸色微变道。

    “朱先生,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目的吗?”

    将支票推回去,面若寒霜的苏云冷冰冰的说道。

    “我绝对不会因为你出手相助,就会,就会……”

    “就会什么?”

    尽管眼前的女人举手投足间透出的少妇的妩媚与风韵诱人至极,但是朱明忠也不过只是一时心迷而已,冷静下来后,他随口笑道。

    “苏夫人,我想你误会了,我需要的只是你的公司而已,嗯……”

    想了想,朱明忠又解释道。

    “需要的是裕宁公司所拥有的生产设备当然还有技术力量,这才是我所需要的。”

    见对方的眼神瞬间恢复了清灵,听到他的解释,苏云禁不住想到,难道我真的误会了。

    “哦是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保护伞公司似乎并没有涉足过机器制造业。”

    “但是保护伞公司需要很多机器设备,而且,你知道的,因为一些原因,总有一些设备,是别人不愿意卖给我们的,所以,我想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自己生产,你说是不是?”

    朱明忠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毕竟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那样的话,裕宁肯定会得罪很多同行的,你应该知道,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潜规则!”

    明白到对方对自己并没有想法后,苏云感觉有些不太好意思了,同时心里又自嘲着自己太过敏感了,人家不过是个只有22岁的年青人,而自己已经是“老女人”了,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有兴趣,可真是的,成天胡思乱想……尽管心里自嘲,但苏云倒没有忘记正事。

    “如果违背了那些规矩,裕宁即便是度过眼下的这个难关,将来肯定也会有更多的难关。”

    面对苏云的回答,朱明忠将笑容敛起,然后说道。

    “除此之外你有选择吗?”

    又一次将支票放到苏云的面前,朱明忠冷笑道。

    “如果你不接受,最多一个月后,裕宁就不复存在。你接受的话,就还有机会挽回这一切!”

    她会拒绝吗?

    尽管并不知道答案,但是朱明忠很清楚她没有选择,甚至这也是他之所以会选择裕宁的原因,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其它的选择。

    “……”

    沉默!

    苏云的双眸盯着桌上的那张支票,良久都没有说出话来,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看到对方正默默的抽着烟,完全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看着他身上展露出的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苏云在心里长叹口气。

    然后勉强笑笑说:

    “看来我确实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点点头,朱明忠伸出手说道。

    “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面对伸出的手,苏芸想了想,也伸出手说道。

    “看来,你是吃定我了……”

    话音落下时,苏芸禁不住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怎么能这么说呢?急忙岔开话题问道。

    “你既然花那么大的价钱收购裕宁,不知道你的下一步打算是什么?”

    尽管苏芸的那句话很燎人,但朱明忠还是淡定的说道。

    “发电设备!”

章节目录

大明铁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无语的命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语的命运并收藏大明铁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