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府李延是桌子上摆放着一张申报建造有轨马车线路的方案,李延是,原本是上海知县,现在上海升级为府了,他就水涨船高,直接成为了上海知府,而原来的松江府,则降为松江县,反而在上海之下了。现在的上海知府衙门,地位又上升了一个台阶,李延是又原地升级,不出上海衙门就成为了正三品的高级官员。

    原本的他是一名小小的七品芝麻官,现在成为正三品知府,要知道一般的知府,品级也不过才从四品到正四品,他这个知府,比普通的知府高出了二到三级。

    同知杨文骢摇着扇子道:“李太守,若要建造有轨马车线路,这就需要把原来铺好的青石地面都给挖开,再铺设轨道,然后再覆盖地面。这样岂不是劳民伤财啊?”

    “可是,这件事可是楚国公点头了的啊,上面还有楚国公的大印。若是在我这里给驳了,那不是驳了楚国公的面子?那以后我这个知府还怎么当?”李延是摇了摇头。说实话,他对李国栋可是心存感激。原本上海县,只不过是海边一座不知名的小县城,他在这里当一名七品芝麻官,想要提拔到三品大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因为李国栋在上海的建设,李延是连位置都不用挪动,直接就直升上去了,上海从县变成府,又从府变成了等同于顺天府、应天府那类的重要府。而且在上海知府衙门,当地的财政收入有很大的灵活性,要求上缴的当地收入比例不高,大部分收入的银子,都可以留在知府衙门,用来发展当地的建设。

    而且现在的上海,简直就是富得流油了,海关税、商业税、工业税、文化税,还有娱乐行业税收和房地产税,各种行业的税收加起来,差不多都快占了整个大明收入的十分之一了。而上海知府衙门的各级官员,每年都可以拿到很高的养廉金。

    上海是最早皇权下乡的地方,在知府衙门下面,除了有各级县令之外,还设了多个知州,每一名知州都是从四品官职,相当于别的地方的知府。知州之下还有相当于别的地方知县的镇官。再下面,每个村子都有一名九品官,各级衙门内还有一些不入品的小官,原本的衙门小吏,现在都成为朝廷命官,只是一些官员不入品,他们可以通过成绩的考核,获得升职的机会。

    即便是官员数量众多,因为上海的收入极高,所以官员们的俸禄和养廉金都高。

    除此之外,上海也是最早采取了新式学校制度的地方,官员的选拔制度不再按照原本的科举制度来选拔,而是新式学校毕业之后,由上海知府衙门通过考试录取。考试的内容,主要是以格物和实际管理才能为主。这样那些死背八股文的家伙到了上海这个地方,就完全没用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里的官员办事效率非常高,当然薪水也高。

    至于贪污受贿,中饱私囊的官员问题,有锦衣卫监督呢,谁敢那么干?在这里当官,要是出了问题被锦衣卫抓住了,那采取的可是实打实的太祖时期的法律,虽然取消了剥皮揎草这种残酷的法律,可是那些犯官的头颅挂在锦衣卫门口的旗杆上,可是震撼了一些蠢蠢欲动的家伙。

    正因为上海的经济好,所以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从情面上,李延是都不可能去反对李国栋的啊。

    李延是想了下,说道:“元亮啊,说起来这石板路也过时了,马车走在上面坑坑洼洼的,还不如把石板路给推掉了,换上水泥路好了。既然要换水泥路,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把石板路都给扒了,换上水泥路。”

    “这得耗费多少银子啊?”杨文骢心疼的说道。

    “银子不是问题,只要我们上报了,司礼监和皇室批了,我们今年上缴的银子就能少了很多,这等于还是朝廷出银子。”李延是道。

    上海知府申报的修建有轨马车线路,很快就通过了司礼监和监国太后的批复,内阁也很快就批了红。反正现在的内阁,史可法这个老顽固的内阁首辅基本上被架空了,两名内阁次辅都是李国栋的人。司礼监和监国就不用说了,司礼监王承恩,感激李国栋对他的两次救命大恩;监国太后张嫣,又是李国栋的绯闻女友。所以呢,一切都十分顺利。

    当然了,拆路再修路的费用,祁家兄弟得要分摊一部分银子。

    祁家兄弟自然也同意了,因为他们要建立一家专营有轨马车的车行,这些银子也是他们必须投入的项目,而且官府可以出一大半的银子来修路,这已经是极大的优惠了。

    大批招募来的工人在上海最繁华的路段撬开了青石板的地面,然后在地下铺设了以水泥制成的水泥板,在水泥板上安放铁轨,最后再把水泥混凝土填补上去,两根铁轨只留下凹槽,这样水泥路和有轨马车的线路都铺设完工了。

    之所以直接使用铁轨,而不是采取木头轨道上面铺设铁板,是因为木头轨道埋在地下容易腐烂,而且腐烂了就很难修理,所以祁家兄弟根据李国栋的建议,直接修建铁轨。

    第一辆有轨马车被生产出来,这辆马车十分沉重,重量达到了一万斤,有四个铁车轮,庞大的有轨马车被放在铁轨上。

    试车的日子到了,李国栋亲自从南京赶来,观摩有轨马车的试验。就连坤兴公主也想来看看这种新鲜事物,也跟着李国栋从南京赶来,但她没有暴露公主的身份,因此女扮男装,化装成一名小厮,跟在李国栋身边。

    “去一个人,推一下,看能否推动。”李国栋喊道。

    祁理孙惊奇的问道:“那么大的车,一个人能推得动吗?”

    坤兴公主也悄悄的拉了拉李国栋的衣角:“楚国公,一个人能行吗?”

    李国栋笑道:“没事,就按我说的去做。”

    一名身强力壮的工人自告奋勇,走到马车后面,用力推动马车。一开始起步的时候,推动起来十分费劲,但是当车开始动了起来,他发现这个庞然大物推动起来竟然十分轻松!

    “真是奇怪了,那么重的车,一个人竟然能推动了?”祁家兄弟都十分惊奇。

    聪明的坤兴公主悄悄的在李国栋耳边说道:“楚国公,这车轮和铁轨都是铁的,可能是这个缘故吧,推起来就很省力?”

    这段时间以来,坤兴公主跟着李国栋学习了不少格物的知识,逐渐的她就迷恋上了格物。其实爱好格物的种子,早在之前李国栋送她礼物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后来又去了斗湖城寨,见到了那些威力惊人的巨炮,她就对神奇的格物十分感兴趣。前一阵子,自从崇祯驾崩之后,坤兴公主在皇宫里每天镐一些科学实验,还颇有成效。

    “正是这个道理。”李国栋点了点头。

    随后,人们给这辆马车挂上了两匹蒙古马,开始拉着马车进行试运行,李国栋带着公主,在一群锦衣卫的保护下亲自登上了马车。

    马车沿着城市的主干道缓缓行走,速度虽然不快,但比人走路的速度要快多了。这辆马车可以乘坐六十多人,两匹马拉起来都一点不吃力。

章节目录

逆天铁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铁血坦克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铁血坦克兵并收藏逆天铁骑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