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内的巡抚衙门四个角各有一座棱堡,经过那些铁杆汉奸苦心经营的保定巡抚衙门,已经变成了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使得淮军在巡抚衙门跟前遭到了极大的损失。

    淮军散兵依靠已经攻占的建筑物作为掩护,躲在建筑物内,从射击孔伸出线膛枪,对准城堡的射击孔,进行精确的点射,不断开枪,把子弹准确送入射击孔内,击毙了躲在里面顽抗的那些汉八旗兵和包衣奴才。

    但散兵的缺点就是装填太慢了,根本无法压制得住棱堡内的火力。清军棱堡内,一名汉八旗兵或是包衣奴才倒下,又一名汉八旗兵或包衣奴才补充了上去,不断的使用火器,向外面射击。

    城头的大炮,更是对准了吐出火舌的建筑物轰击,造成了宝贵的散兵出现了伤亡。

    王全彻底怒了,他没想到小小的一座保定,竟然如此难打!之前淮军强攻下来的城池,南京、武昌、赣州、广州,哪个不比保定坚固?就算是号称天下第一坚城的襄阳,不是也已经差不多是淮军的囊中之物了?

    谁知道这保定却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报,东路的李岩大军已经攻克沧州,正向天津进发。”有亲兵来报。

    接着又有亲兵来报:“报!大西军已经攻克西安,忠贞营即将兵临太原城下!正在向大同方向出击。”

    王全更是怒火中烧:“我等精锐,岂可让那些卫所兵和流贼兵抢了我们的先机!”

    保定的顽固之敌成为淮军北伐的拦路虎,到时候让山东的卫所兵,还是忠贞营那些贼寇兵给先拿下了京城,那么王全的脸就丢大了!

    王辅臣怒道:“攻下巡抚衙门,杀,杀他们鸡犬不留!”

    淮军众将被彻底的激怒了,开始调遣攻城巨炮进入城内,准备以攻城巨炮来对付清军这座坚不可摧的堡垒。

    可是城内已经被打成了一片瓦砾,上万斤重的攻城巨炮进入城内,运行极为不便。

    等到淮军好容易把攻城巨炮运送到了阵位上,驻守城堡的清军却押出了一批妇孺老弱,把他们放在城堡跟前。

    “明狗,蛮子!你们要是不担心百姓伤亡,那就开炮吧!”

    “蛮子来打我们啊!来打啊!”

    一群包衣奴才站在城堡上大声喊叫,肆无忌惮的挑衅淮军。

    “那些汉八旗和包衣,比建奴更是可恨百倍!”众将全部被激怒了。

    大清若是灭亡了,不肯投降的满洲人可以往北方跑路。可是那些汉八旗和包衣奴才,他们就不得不抛弃了原本的好日子,跟着满洲人一起跑路,跑去北海去喝西北风,他们不甘心放弃当二狗子的生活,自然是要顽抗到底了。

    “国公爷来了!”就在淮军诸将一筹莫展的时候,亲兵带回一个好消息。

    李国栋听说北伐军三路北伐大军已经快抵达京城了,而自己的嫡系军队却被堵在保定一个多月,便着急的离开了南京,亲自前往保定战场。反正很快就要攻打京城了,收复京师之战,李国栋肯定是要亲自参加的。

    不过拿回了京师之后,李国栋并不打算让大明朝廷回到北直隶。

    其实北方这座城市并不适合作为国都,无论是在那个年代还是后来。在古代的时候,这座城市距离游牧民族太近了,天子守国门,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天子,朱棣完全没问题,正德其实也是一个好皇帝,只是被文人给黑了。哪怕是嘉靖、万历、天启,问题都不大,可是遇上朱祁镇、朱由检这样的皇帝,那就惨了。

    若是在后世的话,这座城市在海面上的巡航导弹射程之内,并不安全,除非第一岛链都被纳入了华夏,那样才安全。

    虽然说按照李国栋的长远计划,第一岛链妥妥的都会被他纳入囊中,就连太平洋对岸的那个强大帝国也不可能再诞生了,但他还是没有打算迁回北直隶。

    其实作为最适合当首都的地方首先就是西安了,洛阳也可以。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后世,西安这座城市拥有强大的战略纵深,古代的游牧民族要攻入西安可不容易。到了二十一世纪,虽然说外国人可以从海面发射巡航导弹打得到西安,可是想要打到西安,他们的军舰和轰炸机需要接近中国海岸线了,真当中国的空军都是空气了?就算核潜艇发射巡航导弹成功,难道陆地上那些防空部队都是摆设不成?巡航导弹在中国陆地上飞那么远早就被拦下来了。

    可是西安自从唐末被朱温大肆破坏之后,已经不再适合当国都,更重要的是,经济中心从北方向南方转移,所以唐朝以后,就没有一个朝代再定都西安。

    那么南京呢?据说南京的风水不好,定都南京的王朝就没有一个长命的。

    还能作为合适首都的地方,李国栋想了几个地方,一个是武昌,一个是重庆,还有一个是南昌,但最后,他还是决定,暂时保留南京为都城,北京、武昌、上海、天津、广州和重庆,都升级为副都,这些地方的知府和别的地方的巡抚同级别,事实上也就是直辖市。

    “大哥您来了,兄弟我正在为攻破保定头疼呢!那些包衣就是死守城堡,也不提条件,就是以百姓为人质。若是他们提了条件,说放他们回京城,他们就放过人质,那还好办,我真的也就让他们走了,让那些百姓可以活下来。”王全愁眉苦脸的说道。

    “那些包衣确实是歹毒,他们以百姓为人质,就以为我没办法攻破城堡了?”李国栋冷笑一声,“王全兄弟,这样安排,我们挑选一些坚固的建筑物,堆起沙袋,把十二磅炮和六磅炮架在屋顶上,对准城堡顶部的建奴炮台轰击,先把炮台打掉,然后我们以铁甲兵冲上去营救百姓,散兵集中火力,对准射击孔射击,压制建奴火力。把百姓救下来后,我们就好打了。”

    王全立即按照李国栋的布置,在城内开始作业。

    经过一个晚上的工作,沙袋被堆起来了,一门门六磅野战炮和十二磅野战炮架了起来,对准了城堡顶部的炮台,六十四磅臼炮也架了起来,准备轰击棱堡顶部的炮台。

    “国公爷,我们若是开炮轰击城堡顶端,落下来的砖石,还有反弹下来的炮弹,都会伤到被建奴押为人质的老百姓啊。”曹变蛟担忧的问道。

    “我知道会伤到老百姓,这笔账就算在建奴身上好了!我们所能做的的,只能是把老百姓的伤亡降到最低。”李国栋道。

    明军开炮轰击了,炮弹不断的砸在棱堡顶部,砖石碎裂,棱堡顶部的清军炮台被打得烟尘滚滚,石头不断崩裂。从天而降的臼炮炮弹落在棱堡顶部,砸开了脆弱的顶部,钻入炮台内。随后开花炮弹落下,在棱堡顶部的清军炮台内爆炸。

    淮军的炮击,不可避免的造成了妇孺老弱的伤亡,从清军棱堡顶部反弹下来的炮弹,棱堡上方崩裂的石头砖块,不断的掉落下来,砸中了城下的百姓,不计其数的百姓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可怜那些老百姓都被捆住了,被绳子拴在一起,想跑又跑不掉,只能站在城下,承受着不断落下的砖块石头的砸击。

    “大人!大人!明狗蛮子竟然不顾百姓伤亡,炮击我军城堡!”马文辉慌慌张张的向沈文奎禀报了战况。

    沈文奎想了想后回道:“看样子,是李二狗来了!那狗贼心狠手辣,他才考虑百姓伤亡!既然如此,我们就准备应战了!就算我们都死了,有那么多蛮子百姓给我们陪葬,我们也值得了!你快传令下去,把那些蛮子百姓都拉回城内!”

    “喳!”马文辉退了下去。

    也就在清军准备把放在城外挡炮弹的妇孺老弱拉回城的时候,突然外围的建筑物内吐出一条条火舌,那些准备把老百姓拉回城内的清兵一个接一个身上头上喷出血雾,纷纷倒下。

    紧接着,建筑物的高处,喷出火舌,子弹准确的从射击孔钻入,击毙了躲在后面的清军,压制住了清军的火力。

    “上!救下百姓!”一名明军军官大喊道。

    一千多名铁甲兵冲了出去,他们每个人除了身上披着厚实的铠甲之外,还携带了一面沉重的铁盾牌。不过这些铁甲兵的下盘没有防护,结实的头盔下面挂着假面,身上穿着板甲,携带一面大盾牌。

    “砰砰砰”棱堡的射击孔不断的吐出火舌,但是子弹打在铁盾牌上后,都被挡住了。就算是斑鸠脚铳的子弹可以击穿铁盾牌,穿透之后,也已经难以击穿铁甲兵身上的板甲。

    不过那些铁甲兵可不好受,子弹不断的打在铁盾上,震得他们胳膊发麻,铁盾牌都快要拿不稳了,只要铁盾牌拿不住掉在地上,仅仅凭借身上的铠甲,绝对无法挡住火器的射击!

    幸亏有散兵的火力压制,打得清军火力是断断续续的不能连贯,这才掩护铁甲兵靠近城下。抵近了城下后的铁甲兵冒着枪林弹雨,拔出刀来,割断了捆绑老百姓的绳子,随后就带着这些百姓往回撤。

    铁甲兵带着老百姓往后撤退,城堡内的清兵不断射击,不时有百姓身上喷出血雾,惨叫着倒在地上。

    “快救救我!”一声女子惊恐的喊叫声响起。

    铁甲兵伍长**转头一看,只见一名年轻女子仆倒在地上,身上血迹斑斑,那女子的左手捂着腹部,看起来像是一名怀孕的女子。

    “嗖嗖嗖”呼啸的子弹不断的打在那女子身边地上,打得火星四溅。女子周围还有不少老百姓跑过去,但没有一个人拉她一把。清军射来的子弹不断钻入百姓人群中,周围的百姓一个接一个背后喷出血雾,惨叫着倒下。

    怎么办?救不救人?回头去救人,太凶险了,建奴负隅顽抗,已经是疯狂了,我去救人的话一不小心就送了命。可是不救人,那可是孕妇啊,实在不忍心看她被建奴打死。**心里十分矛盾,做复杂的思想斗争。

    尽管散兵压制清军,可是负隅顽抗的清军已经疯了,他们不顾散兵的火力压制,只是疯狂的射杀即将逃走的百姓。

章节目录

逆天铁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铁血坦克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铁血坦克兵并收藏逆天铁骑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