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在10多年前,利利俾港口的劳工更多的是希腊自由民,努米比亚奴隶很少,但是戴奥尼亚王国占据了西西里东部,大肆吸纳希腊自由民,以及迦太基对努米比亚的征服改变了这一状况。

    冒着绵绵的细雨,顶着湿冷的海风,劳工们抖抖索索的赶到了码头。这时天还刚亮,港口虽已开放,但还没有船只进来,劳工们趁机蹲坐在岸边仓库的屋檐下,抓紧时间歇息。

    没过多久,他们听到了嘈杂的脚步声,几百名迦太基士兵涌入了港口,开始驱赶港口的闲杂人等,加强了对码头的巡逻。

    看着突然变得戒备森严的码头,劳工们都感到鄂然。

    “快看!伊米瑟雷城主来了!”有人惊讶的喊了一声,周围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

    这时,负责管理劳工的官员跑了过来,气急败坏的骂道:“快起来,懒鬼们!在玛哥大人率领军队到达港口之前,你们立刻给我清理码头所有的障碍和垃圾,保证道路的通畅和清洁!还有那些停靠在码头的破旧船只也立刻给我拉走!快!快!谁要是偷懒,我会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伴随着官员的吼叫声,监工们将皮鞭甩得“啪啪”作响,劳工们立刻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在工头的带领下,迅速的跑向了码头。

    这其中有一个佝偻着腰的中年劳工原本黯淡无神的眼睛此刻却泛起了精光:迦太基的军队居然选择在这样的气候下横渡海域,登陆利利俾,还真是够大胆的!不知道弗拉里奥斯有没有派出快船侦测到敌人的这一行动?!

    ……………………………………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第一艘运兵船进入了利利俾港口,船上的水手已经收起了船帆,他们喊着号子,划动船桨,驶向距离他们最近的码头栈桥。

    接着又驶入第二艘、第三艘……

    没多久,港口的海面上就布满了运兵船。

    看到有船只靠向栈桥,工头就带领着十几个劳工快速的跑过去,用手持的铁钩钩住船舷,让其一侧完全贴紧栈桥,然后将船上的缆绳绑在木桩上,再搭上木板,让士兵们下船。

    平时劳工们非常熟练的这一套帮助停船靠岸的程序在寒风和细雨的捣乱下却变得有些困难了,因为栈桥变得湿滑,而船只在波涛的激荡下必须使出更大的力气才能拉住它,劳工们不断在栈桥上滑倒、掉入海中就就成了很常见的现象,甚至船只在港口内相撞,士兵掉入水中也不少见……

    尽管伊米瑟雷为大军登陆做了一些准备,但是港口的混乱仍然不可避免的出现,而且还在持续……

    但是,不管利利俾港口组织得如何混乱,一船船的士兵仍然不间断的登上了码头,密密麻麻的汇聚到港口的岸边,在喧哗和吵闹声中,排列成纵队,陆续离开港口,进入利利俾城……

    在那位佝偻着腰的中年劳工眼中:最先上岸的是应该是迦太基士兵(实际上他们更多的是腓尼基人),这些传闻中娇贵的迦太基人却显得很沉稳,在整个上岸的过程中很少出现喧哗混乱,十分听从队官的指挥;随后上岸的还有不少皮肤黝黑、身形修长的努米比亚士兵(实际上其中还有一些毛里塔尼亚人),这些传闻中自由散漫的游牧民在登陆的过程中,居然也能够听从指挥,较为迅速的登岸集合;当然也有行动散漫的士兵,这些**着上身、绣着古怪纹身、相貌凶恶的土著据说是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凯尔特人,尽管因为不习惯坐船,被汹涌的海浪颠簸得不停呕吐,上岸时个个东倒西歪、脸色苍白,但是他们高大强壮的身躯仍然让他感到了紧张,最让这位劳工在意的是这些士兵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气,那是只有久经沙场的老兵才会拥有的。

    看来这一次迦太基的军队可不好对付啊!他望着海港入口还在不断进出的运兵船,将担忧隐藏在了心中……

    ………………………………………

    在这一次的登陆中,玛哥将多年来跟随他的伊比利亚主力部队的登陆地点安排在了利利俾港口及其附近,实际上整个迦太基军队8万多人的大军的登陆地点遍布从马扎拉到厄律克斯的整个海岸,不光有各个城镇的港口,还有能够靠船的海滩,因为玛哥希望能够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将士兵、辎重、马匹等都送上西西里岛,避免被戴奥尼亚人发现之后,遭到其舰队的攻击。

    为此,不光是迦太基、乌蒂卡出动了大量的船只,哈德鲁门图姆(hadrutu、鲁斯皮纳(ruspina)、勒吉尔吉利(lgilgili)……等其他位于阿非利加海岸上的菲尼基城邦也纷纷提供船只,帮助运送兵员。

    因此,从西西里西部到阿非利加的整个海域可以看到一副奇景:无数的船只遮盖了海面,仿佛铺陈出一条巨大的、连通着两地的浮桥。而在西西里西部海岸边随处可以看到疲惫不堪的士兵汇聚在沙滩上,受惊的战马在四处奔跑,叫喊声、马嘶声此起彼伏,从马扎拉一直响到厄律克斯……

    …………………………………………

    在塞林努斯城内的城主府邸,副官穆克鲁轻轻的推开了书房的门,房内独坐着列奥提奇德斯,这位戴奥尼亚王国负责西西里战事的指挥官像个木偶似的、一动不动的坐在木椅上,聚精会神的凝视着挂在墙上的西西里地图。

    跟随列奥提齐德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穆克鲁知道这位指挥官的一些古怪的习惯,因此他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站在了列奥提齐德斯的身后。

    也不知过了多久,穆克鲁感觉眼皮都在打架了,突听列奥提齐德斯问了一句:“昨天,一直盘踞在帕勒莫斯的大约两万人的伊比利亚军队突然向南进军,进入利利俾城,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呃……或许跟迦太基的伊比利亚总督玛哥就任军事统帅,伊比利亚军队与迦太基军队的矛盾不复存在有关……”骤然被问及此事,穆克鲁未及深思,就抛出了一个自认为还算合理的原由。

    列奥提齐德斯头也不回,依旧端坐着,继续问道:“玛哥成为迦太基的军事统帅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为什么直到昨天在帕勒莫斯的伊比利亚军队才动身进入利利俾?”

    穆克鲁听出了列奥提齐德斯话语中含着的一丝不满意,这一次他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谨慎的回答道:“有可能是因为我们这段时间不断派出士兵收割马扎拉、塞格斯塔、利利俾、甚至厄律克斯等城外半熟的麦田,伊比利亚军队从北海岸赶来,恐怕就是为了增强迦太基人在这里的军事力量,扼制我们抢收小麦的行动……”

    穆克鲁说完这番话,见列奥提齐德斯没有回应,他想了想,又十分不确定的添了一句:“也有可能是……配合迦太基人的军事行动……”

    半响,列奥提齐德斯幽幽的回了一句:“迦太基的军事行动?……除了登陆西西里,他们还能干什么?”

    塔格鲁顿时心中一震。

    这时,列奥提齐德斯站起身来,看向穆克鲁,沉声说道:“你去通知骑兵军团给我派出最优秀的侦骑,这几天给我仔细探查利利俾、厄律克斯……这些城中敌人的动向,一有异常立即回报!”

    “是!”穆克鲁回应的声音有点低沉,因为他知道:从现在看来,戴奥尼亚军队和迦太基军队相比,唯一的弱点就是骑兵,指挥官的这个命令决定了第四骑兵军团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伤亡。

    “……同时,派出五个预备大队跟随这些侦骑一起行动,保护我们的侦骑,以免遭到努米比亚骑兵的攻击。”列奥提齐德斯接下来的话让穆克鲁松了口气,有5000名军团预备重步兵作为后盾,戴奥尼亚侦骑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另外,你去告诉米尔提亚斯,让他多派出快船,深入西西里西部更靠西的海域,探查大海对面迦太基军队的动向。”

    列奥提齐德斯说完,穆克鲁却面现为难之色,他说道:“指挥官大人,我来书房本就是为了告诉你,我们的舰队依然像昨天一样没有派出任何一艘战船前往西部海域游弋。据我探得的消息,西西里舰队长官米尔提亚斯对手下的海军将领们说,‘他们对这里的海况不熟悉,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出海,很有可能会再次遭遇像之前那样的厄运,他必须要为每一艘战船的船员们的生命负责,不能让他们没有获得一点战功,就这样白白死去。而且在这样的天气下,迦太基人同样也心怀忧惧,不会有大的行动……’”

    听着穆克鲁所说的话,列奥提齐德斯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他轻哼了一声:“这个新任的西西里舰队长官已经被那场风暴给吓怕了,他的胆子可比塞克利安差多了!你还是要去一趟港口,亲口告诉米尔提亚斯,就说是我的命令,让他这两天必须派出快船,巡逻西西里西部海域!”

章节目录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