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的战船见状也相继靠岸,放下吊桥,一队队的戴奥尼亚军团士兵相继登上堤岸,加入战斗。

    还有的战船直接绕过斯特法卡斯的坐舰,到更前方的堤岸上登陆,企图让军团士兵从后方包围敌人。

    仅仅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就有几百名戴奥尼亚士兵出现在了天然防波堤岸上,后面还有许多的战船在陆续靠向堤岸,而依靠绳索慢慢垂下城的迦太基士兵不过几十名,还陷入到包围中。

    在城墙上看到这一幕的拉格纳卡感到心惊,意识到他不可能阻止戴奥尼亚人登陆堤岸,当即制止了士兵们继续下城,决定先守住天然防波堤的这段城墙。

    接着,他就借着城墙上火光看到:后上来的戴奥尼亚士兵,依着灯塔前的城墙排成松散的队列,然后个个做出了投掷的动作,无数根标枪飞上城头,接着惨叫声连连。

    拉格纳卡这才惊慌的想起戴奥尼亚重步兵是可以投掷标枪的,他不得不再次改变主意,让部队赶紧退出这段城墙,集中兵力守住天然防波堤的入口塔楼门。

    迦太基人退却了,正在苦苦支撑的山岭侦查队员终于是松了口气,他们来不及为死去的战友感到悲哀,而是抓紧时间救治受伤战友、清理灯塔入口前的尸体,然后目送从塔下上来的军团士兵持续不断的冲上了城头。

    一名队员紧捏住露在胳膊外的箭杆,另一名队员用锋利的短剑对准箭矢,泰伦图斯咬着牙,朝他点点头。

    一道寒光闪过,整个箭杆被削断了,泰伦图斯松了口气,轻轻甩了甩胀痛的左手,虽然箭尖还留在胳膊里,但至少活动起来不太碍事儿了。

    “泰伦图斯!”身后响起沉重的脚步声,泰伦图斯转身看清来人之后,忙行了一个军礼:“马托尼斯军团长!”

    “恭喜你又为王国立了大功!接下来,进攻的任务就由我们第二军团来承担,你和你的手下好好的在此养伤,医护营很快就会赶来为你们治疗。”马托尼斯看了看他胳膊上的箭伤,关切的说道。

    “是!”泰伦图斯恭敬的回应了一声,他想了想,又提醒道:“马托尼斯军团长,前方城墙走道上的塔楼门比迦太基俘虏所描述的还要难攻,两边塔楼上的远程攻击对士兵们威胁很大,千万要小心!”

    “不好攻也要攻啊,我们现在时间很紧!”马托尼斯说完这一句,就大步的走上城头。

    泰伦图斯明白马托尼斯说这句话的含义:利利俾对迦太基军队太过重要,戴奥尼亚军队的进攻势必会惊动在塞林努斯城外的迦太基军事统帅玛哥,如果不能尽快的夺下该城,天亮之后迦太基的援军一定会从塞林努斯赶来,夜袭行动就会功亏一篑。

    想到这些,泰伦图斯也待不住了,紧追马托尼斯的步伐,想要亲眼看着第二军团攻克塔楼门。

    拉格纳卡带领迦太基士兵刚刚退守塔楼门,伊米瑟雷就气冲冲的赶到,见到他,就劈头盖脸的质问:“为什么还没战斗多久就撤退?!这么轻易的就让敌人控制了灯塔!拉格纳卡,你畏惧作战,弃守防波堤,万一利利俾失手,你就不害怕受元老院审讯,被钉上十字架了?!”

    “大人,马戈尼德家族的人视荣誉为生命,绝不会贪生怕死!”拉格纳卡正色的回应道:“我之所以命令军队后撤,是因为登陆堤岸的戴奥尼亚人太多,在那里作战对我们非常不利,就在刚才短暂的战斗中,我们就损失了将近200名士兵,如果我们的部队在防波堤上损失过于惨重,还有足够的兵力来守住整座城吗!所以还不如退回来防守这里,不管戴奥尼亚战船运来多少人,只要坚守到明天,玛哥大人率军赶到,我们就胜利了!”

    拉格纳卡的话提醒了伊米瑟雷,他问道:“戴奥尼亚来了多少士兵?”

    “将近1万人!”拉格纳卡尽量往多了说。

    伊米瑟雷一惊,想了想,果断的说道:“我将整个利利俾守军指挥权交付给你,你一定要抵御住戴奥尼亚人的进攻,坚守到玛哥大人率军到来为止!”

    “请大人放心,我会竭尽全力守住利利俾!”拉格纳卡当即表态。

    他话音刚落,人工防波堤塔楼里的守军又派人赶来,急切的喊道:“报告大人,港口外又有一大批戴奥尼亚战船赶来!”

    “什么?!戴奥尼亚人真是要打算集中兵力从港口攻破利利俾城吗?!”伊米瑟雷感到了惊慌。

    不只是他,周围的队官和士兵们都感到了紧张。

    拉格纳卡见状,反而自信的笑道:“戴奥尼亚人乘船而来,不可能携带大型的攻城器械,港口区地域狭窄,他们就算来了再多的士兵也施展不开。你们好好看看,我们拥有如此高大坚固的城墙和完善的防御设施,不要说坚守一天,坚守一个月,他们也很难从港口这里突入城内。”

    “而且,戴奥尼亚人大举从港口进攻这是一件好事,我们都知道这段时间玛哥大人一心想要同戴奥尼亚人进行决战,戴奥尼亚人却龟缩在城池和营地里,始终避战不出,现在他们终于来了,这给了玛哥大人率领大军歼灭他们的机会,也给了我们立功的机会,这一战说不定可以决定我们迦太基在西西里的胜局!”

    拉格纳卡的话鼓舞了周围人的信心,也让伊米瑟雷觉得自己刚才的决定没有做错。

    “将军,戴奥尼亚人过来了!”塔楼上的队官高喊。

    “你,立刻带领500名士兵,去抬来大块的石头,将这塔楼门给我彻底堵上!”

    “你,带领四队士兵去收集大量的柏油、木头、石块,拿到塔楼上去。”

    “你,让你的弓箭手在这塔楼门后列队,随时准备射击!”

    ……

    就在拉格纳卡做详细布置之时,戴奥尼亚第二军团的一个分队在城墙走道上以龟甲阵的阵型,向着塔楼门缓缓逼近,无数箭矢绕过塔门,像雨点一样打在长盾上,不能损其分毫。

    倒是塔楼上的迦太基轻步兵用力投掷的标枪砸在长盾上砰砰作响,甚至在黑夜中溅出火花,有少数标枪穿透长盾,伴随着军团士兵的闷哼。但在戴奥尼亚士兵们的互相扶持下,依然保持着整个阵型的完整。

    快接近塔门、挨过又一轮的标枪投掷后,戴奥尼亚分队长一声大喊:“撤盾,向左侧投掷!”

    说时迟、那时快,军团士兵们左手撤下长盾,早已握在右手的标枪飞掷而出,几十根标枪飞向左侧塔楼,正探出塔楼外向下投掷的迦太基轻步兵们猝不及防,纷纷被扎中,惨叫声连连,甚至有人跌出了塔楼,砸向了港口的地面。

    戴奥尼亚分队向左侧塔楼投掷标枪之后,根本没有看结果如何,又迅速向右侧塔楼投掷第二根标枪,而右侧塔楼上迦太基轻步兵的标枪攻击也同时袭来,如此近的距离、举盾防护都来不及,戴奥尼亚军团分队中立刻有六位士兵中枪倒下。

    “举盾撤退!”分队长急忙下令。

    戴奥尼亚士兵们一边举盾,一边拖着受伤的战友往后撤。

    这时,左侧塔楼上再一次出现好几个迦太基士兵,他们将手中的陶罐投向了撤退中的戴奥尼亚士兵。

    陶罐破碎,液体四溅。

    戴奥尼亚士兵们的脸色都变了:“是柏油!快退,快退!”

    就在戴奥尼亚士兵仓皇后退时,几根燃烧的火把落到了陶罐的附近,顿时燃起了一道火墙,还将落在后面的几名戴奥尼亚士兵变成了火人……

    站在远处的马托尼斯将分队进攻的经过都看在眼里,顿感阵阵揪心,他大声喊道:“立刻去通知特里提亚斯(第二军团轻步兵大队长),让他带领弓箭手到那个城墙的拐角,给我攻击那两个塔楼上的敌人!还有……赶紧把檑木给我运上来!”

    “军团长,士兵们已经把檑木抬进了灯塔,不过楼梯太窄,往上运有些困难……他们正在想办法。”副官解释道。

    “我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我要的是尽快!听清楚,是尽快将檑木运上城头!如果拖延,别怪我军法惩处!”马托尼斯着急的吼道。

    “我这就去通知他们!”副官也感到了形势的紧迫,转身要跑进塔楼,又被马托尼斯叫住:“你还要去通知工程营,让他们加快速度、组装好弩炮,然后抬到城上来,我要用它们来攻击那两个塔楼!”

    “是!”

    ………………………………………

    第三舰队的战船进入了利利俾港口,米多拉德斯长出了口气,要知道第三舰队刚到西西里西部海域不久,对这里的海况还不熟悉,而且从帕勒摩斯到利利俾的航路上岛屿众多,又是夜间航行,米多拉德斯就怕战船触礁沉没,所以不但整个舰队航行的速度较慢,而且每一艘战船上都配备了帕勒莫斯的老水手,负责导航指路,能够成功到达利利俾港口,他终于可以放心了。

章节目录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