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戈尼德派则反对继续和谈,他们认为:从戴奥尼亚国王提出的这些和谈条件就可以看出戴奥尼亚人的贪婪和野心,他们是想要占据迦太基所控制的土地和财富,毁掉迦太基的霸权,让迦太基沦为一个普通的城邦,这是所有迦太基公民所不能接受的!元老们必须放弃掉和平的幻想,重新下定决心,倾尽所有的力量,支持西西里的迦太基大军,同戴奥尼亚战斗到底,说不定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局就会出现转机!

    而以艾斯亚鲁巴为首的中立派则表示:谈判可以继续,但不能太着急,可以先拖着,在军事上加大对玛哥和莫尔巴尔的支持,希望能够用一两场胜利来改变戴奥尼亚人傲慢的态度,从而让谈判更容易进行。

    因为议和的事,元老院一连几天都在进行着争论,一直没能达成最后的决议,但是情况变得对马戈尼德派越来越有力,因为和谈的消息泄露了出去,民众们了解到戴奥尼亚提出的苛刻条件,愤怒之余忘记了戴奥尼亚海军对阿非利加的威胁,强烈要求元老院继续同戴奥尼亚战斗到底。

    可以说这几天迦太基城内是非常的热闹,到处都有人在聚众抨击戴奥尼亚的贪婪和无耻,所以在今天戴奥尼亚舰队来袭之时,才会有不少的迦太基商船主集合起来,主动向莫尔巴尔表达了强烈的求战**,要知道在之前的那一场海战中迦太基舰队虽然获胜,可迦太基商船的损失可谓惨重,一半以上的船主和船员都未能返回港口。

    “哼,如果这场海战获胜了,那么还要什么和谈!我们的舰队可以继续战斗下去,再继续获得第2次、第3次的胜利,以至最后夺回西西里西部海域的控制权,那么玛哥大人的军队就不用再担心粮食运输问题,可以放手与戴奥尼亚军队全力一战,那么整个战局将会变得对我们有利!”普雷塔库巴在一旁大声说道。

    俄克里顿想要反驳,汉诺却正色的大声说道:“我们都希望如此!希望巴尔.哈蒙保佑迦太基!”说完,他竟然真的闭上双眼,开始祈祷。

    周围的元老们见状,也竞相做着虔诚的祈祷,转瞬间整个城上的气氛竟变得庄严肃穆起来。

    但是他们的祈祷似乎并没发挥多大的作用,迦太基商船扰乱戴奥尼亚舰队的阵型,让迦太基舰队在最初的进攻中占据了优势,但这个优势并不太大,因为戴奥尼亚通常的满天星阵形在进攻中一向是将乌鸦战船安排在最前列,今天也不例外,虽然因为阵型的混乱,导致所有战船的前进速度受到影响,但利用速度去冲撞本就不是乌鸦战船的特点,它所擅长的就是那舰首12米长、可灵活转动的吊桥,即使战船停滞不前,就在原地摆动舰首,也会对靠近它的战船造成威胁。

    当然,阵型的混乱会导致后方的战船不能及时的增援前列的乌鸦战船,尤其是在乌鸦战船的吊桥勾住敌船的时候。而迦太基的双纵队阵型恰恰就是利用速度、切入敌阵、不停歇的给敌船造成以多打少的困境,当然这需要船员具备高超的操船技术,而迦太基人最擅长的就是这个。

    所以一开始战场上就多次出现了这样的场面,乌鸦战船的吊桥刚刚钉住一艘迦太基三层桨战船,舰队步兵冲上敌方的甲板后没有多久,该乌鸦战船就因为友船未能及时增援,而遭到下一艘迦太基战船的狠狠撞击而慢慢的沉没,而迦太基桨手们因为之前受到商船英勇行为的激励以及后方家人在岸边的殷切希望,他们对于冲进底仓的40名舰队步兵也不再畏惧,纷纷抽出不久前才配备的匕首(因为只有悬挂匕首才不会影响到他们划桨,而且其价格也比较低廉、便于配备)以及木浆,进行顽强抵抗。

    即使戴奥尼亚舰队步兵经过长期的军事训练,又是全副武装,要想战胜这近200名士气高涨的迦太基水手、彻底占领全船,不花费一定时间、不付出一定的伤亡,几乎是不可能的。

    戴奥尼亚第三舰队在战斗初期处于劣势,但是多年来的艰苦训练、再加上经历了萨丁尼亚海战的淬炼,船员们都坚信哪怕局面再困难、最后的胜利依旧属于他们,所以他们的战斗同样很顽强,并且在努力纠正之前的错误。

    随着时间的推移,刚开始的颓势又被第三舰队慢慢的扳了回来,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双方的战船都已经全面的接触,已经由最开始的战术较量进入到全面的混战之中,而这样的战局对常年不间断训练的戴奥尼亚舰队更为有利,乌鸦战船和快速三层桨战船一个擅长跳帮作战、一个擅长灵活快速突击,两者间的默契配合就开始展现出了威力。

    而迦太基舰队中却只有一种三层桨战船(由于迦太基元老院考虑到要尽快制造出更多的战船,以组建新的舰队,所以四层桨战船以及双头龙式战船这一类战船由于制造起来比较耗费时间,都暂时没有被列入建造计划中),其相互配合的战术比较单调,船员们既要担心不要被乌鸦战船的舰首靠近而被其吊桥钉住,又要警惕神出鬼没的快速战船的突然袭击,往往顾此失彼。

    海战进入到白热化之时,大部分的迦太基商船已经沉没,剩余的一小部分也根本不敢再处于战场之中,因为战船如此密集,无论是敌方还是我方,都在全神贯注的操纵战船不停歇的进行着冲锋、盘旋、拐弯、撞击,与对手决一生死,根本不会因为商船的存在而去做闪避,轻轻一个撞击就能让其倾覆,就连最狂妄的巴里科斯也驾驶着商船,退到了海岸边。

    上岸之后,迦太基民众纷纷向他弯腰行礼,表达自己的敬意,接着又高喊着他的名字,鼓掌欢呼,这是对待英雄的礼仪。

    巴里科斯难免心中得意,面对着簇拥过来的民众,意气风发的吹嘘着自己刚才驾驶商船戏弄戴奥尼亚战船的冒险经历。

    就在一些港口民众被巴里科斯的讲述吸引、不时发出惊叹之际,突然整个海滩上的民众骚动起来,不断有人惊呼道:“我们的舰队好像在撤退!”

    “这不可能!”巴里科斯大声的想要反驳这些讨厌的声音,他不希望看到自己和同伴们的冒险和牺牲创造出来的机会被白白的浪费。

    但在远处的海面上,迦太基的所有战船确实是在撤退。

    双方战斗到现在,就连米多拉德斯的旗舰也投入到战斗中,唯一没有加入战斗的就是莫尔巴尔所在的迦太基旗舰,它一直停驻在战场之外不远,主桅杆上的望手一直在向甲板上的巴里科斯描述着他看到的战场景象,莫尔巴尔据此来判断战局的发展,当他察觉到迦太基舰队已经丢失了最初获得的优势,和戴奥尼亚舰队进入到相持的混战之后,他就已经明白战局开始对迦太基舰队不利了。

    于是,他果断的让十几名司号兵吹响了撤退的号声。

    在登船之前就已经得到过莫尔巴尔郑重嘱咐的各迦太基舰长听到这号声,几乎没有犹豫的立刻调转船头往回撤。

    海战和陆战不同,虽然双方在进行着混战,但是战船是需要足够的空间来进行战斗的,因此船与船之间的间隔还是较大的,一旦选择撤退,是很难被包围住的。

    而且戴奥尼亚舰队有一个不太大的弱点,作为主力的乌鸦战船在速度方面是比不上普通的三层桨战船,如果对方全力逃跑,它是很难追上的,而以速度灵活见长的快速战船却因为体量相对较小、防护又弱于普通三层桨战船,因此不敢过于脱离乌鸦战船,去长时间追击敌船,以防止遭到反击。所以迦太基舰队在付出了一些代价之后,开始脱离战场,向东退却。

    米多拉德斯在了解到战局的突然变化之后,当然不会允许好不容易被引诱出来的迦太基舰队在没受太大损失的情况下顺利的逃进港口,于是下令:舰队在基本保持阵型的情况下,全力追击!

    迦太基舰队在撤退,第三舰队衔尾直追,根本没有时间停留,原来的战场上到处是浮在海面上的船员、破碎的床板、一些被舰队步兵杀伤的桨手、或者船身明显损坏而无法动弹的战船……

    巴里科斯在海边望到这一状况,虽然担心舰队再次遭遇失败,但他更担心那些泡在海中的同胞,于是振臂高呼:“跟着我,去救回我们勇敢的战士们!”

    说完,他带着自己的船员,将停靠在海滩上的货船又重新推入海中,向着前方的战场驶去,其他残余的商船也很快跟随。

    不少的港口民众受其感召,也纷纷去驾驶自家的渔船,赶往战场救助同胞。

章节目录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