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不少迦太基民众由观众转变为了这场战争的参与者,这更引起了海岸边所有民众对这场战争的关注。

    第三舰队对迦太基舰队追得很紧,这让米多拉德斯感到满意,他对迦太基港口有所了解,它的军港位于商港的里面,两个港口合在一起,中间用水门隔开,而外面的商港同样也有水门,它的宽度是不可能允许这么多的战船同时涌入的,迦太基舰队为了进港就必须得放慢速度,这就给第三舰队一个重创它们的大好机会。

    “将军,迦太基舰队没有转向,它们在继续向东撤退!”望手的喊声并没有让米多拉德斯感到吃惊,因为他已经扭头望见自己的坐舰正在途经迦太基港口,这说明迦太基舰队的统帅也意识到了,在此时撤进迦太基港口存在巨大的风险,于是放弃了进入,继续逃跑。

    米多拉德斯沉下脸来,他突然想到了:迦太基舰队如果继续这样撤退,第三舰队之前的努力很可能会前功尽弃,因为往东的阿非利加沿岸多是迦太基的盟邦,迦太基舰队随时可能找到机会躲进盟邦的港口,而第三舰队是不可能穷追到底的,到了黄昏,就必须得返回基地,因为精疲力竭的船员们需要补充大量食物和水……

    “该死的塞克立安,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米多拉德斯越想越有气,忍不住大骂了一声。

    就在这时,头顶的望手发出惊呼声:“迦太基战船!有几十艘迦太基战船从港口冲出来啦!”

    米多拉德斯猛然一惊,瞬间就明白了迦太基舰队根本就不是要撤退,而是要引诱第三舰队来到港口前,反过来夹击第三舰队。

    在此紧急时刻,他根本来不及后悔自己因为立功心切而失去警惕,也没时间细想迦太基舰队怎会又多出来的这麽些战船(事实是,在厄律克斯附近的那场突袭海战之后,迦太基和腓尼基盟邦的船厂又拼尽全力、加工赶制,又补充了几十艘新战船),他果断下达命令:“立刻吹响军号,列圆阵防御!”

    此时,不少戴奥尼亚战船都已经知道后方有敌船袭来,船员并没有太大惊慌,在望见旗舰发出的旗语之后,立刻有条不紊的开始排列阵型,因为无论是对米多拉德斯、还是第三舰队而言,这样相似的情况他们在萨丁尼亚海战中不是没有遇到过,当时的情况还更加凶险,无论是舰长还是船员都有了经验,幸运的是米多拉德斯处于谨慎,让整个舰队还基本保持着阵型,所以转换成圆阵也比较容易。

    在港口内的迦太基战船出击的时候,莫尔巴尔随后也命令迦太基舰队发起进攻。

    正在后撤的迦太基战船纷纷调转船头,转而向戴奥尼亚战船发起冲锋。

    戴奥尼亚第三舰队陷入两面夹击的危险境地。

    由于这一次的战斗就发生在港口前方,防波堤城上的迦太基元老们看得更加清晰,他们能看到戴奥尼亚舰队正努力的回缩,想要缩成一团,而早有预谋的迦太基舰队进攻迅猛,如同附骨之蛆,让戴奥尼亚战船疲于应付,甚至一些落在最后的敌船被迦太基战船追上,很快纠缠在一起,然后被另一艘随后赶来的迦太基战船撞击(实际上是这些戴奥尼亚乌鸦战船为了保证整个舰队能顺利列阵,而自愿牺牲自己、担任阻击的任务)……

    现在,迦太基舰队不但在战船数量上占据了上风,而且也占据了战场的主动,由于是在家门口作战,船员们的士气更不弱于对方。

    戴奥尼亚舰队虽然抵抗顽强,但已经完全处于包围之中。

    元老们忧虑尽去,笑逐颜开,就连艾斯亚鲁巴也大声赞道:“不愧是莫尔巴尔,看来他又将获得一次海战的胜利!而且战果要远胜于上一次!”

    “是啊,有了这一次的胜利,戴奥尼亚人在和谈时就再也不敢那么猖狂了。”泰潘拉科立刻回应道。

    “有了这次胜利,还要和谈?!我们完全可以加大对莫尔巴尔的支持,让迦太基海军重新夺回在海上的优势!”普雷塔库巴则兴奋的反驳道。

    “我们要面对现实,即使我们消灭了戴奥尼亚的这一支舰队,戴奥尼亚的战船仍然比我们多得多,和谈才是最好的选择!”俄克里顿紧接着反驳道。

    ……

    双方在城墙上又开始了唇枪舌剑的辩论。

    “诸位大人,别高兴的太早了,这支戴奥尼亚舰队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击溃的!”安诺巴斯突然冷笑着说道。

    “差点把我们的舰队败光的人该不会是嫉妒莫尔巴尔的功绩,不想看到海军获胜吧。”一名马戈尼德派元老大声讥讽,引起了不少人的气愤。

    “看来上一次对你的惩罚力度太轻了,元老院应该重启对你的审讯!”又一名元老恶狠狠的看着他,大声建议,居然得到不少人的回应,吓得安诺巴斯不敢再说话。

    “元老院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怯、听不进不同的意见了?!”在这时,汉诺站出来,对安诺巴斯表示了支持:“这场对戴奥尼亚的战争进行到现在,我们完全处于劣势,不正是因为我们中的某些人狂妄自大,自以为可以轻松的击败戴奥尼亚,还狂妄的宣称,‘一年之内,将戴奥尼亚人从西西里赶走!’结果呢?!我们失去了科西嘉、萨丁尼亚、连西西里也难以保住,现在戴奥尼亚人都进攻到我们家门口了!是该听一听不同的意见,让我们中的某些头脑发热的人清醒清醒了!安诺巴斯,你说一说,情况有什么不对?!”

    汉诺神情威严的环视众人,出于对这位权势人物的敬畏,没有人出言反驳,就连普雷塔库巴也因为理屈而陷入沉默。

    安诺巴斯轻咳了一声,轻声说道:“莫尔巴尔大人虽然使用计谋让戴奥尼亚舰队上当,但是却没能通过前后夹击的迅猛进攻让其发生混乱,这是因为处于外围的戴奥尼亚战船不顾自身会被撞沉、进行了拼命的阻拦,他们的斗志非常顽强啊!”安诺巴斯忍不住感叹,他不自禁的想起萨丁尼亚的那一场海战,其实当时他的计谋还算是比较成功的,在面临前后夹击、战船数量又少的困境之下,换做其他城邦的舰队早就被击溃了,但戴奥尼亚舰队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反败为胜,其斗志之顽强令人心悸。

    “你们看现在我们的战船没有继续向前冲锋,而是向着两侧绕行,这说明戴奥尼亚舰队已经组成了圆阵,使得我们的战船不敢冒然冲击其阵势”

    “那又怎样?戴奥尼亚舰队已经被我们包围,我们不进攻是为了减少伤亡,戴奥尼亚人不进攻,难道是为了等到晚上好方便逃跑吗?”普雷塔库巴的这番话引得少数元老大笑起来。

    “谁都知道,战船的船员们因为长时间划桨战斗,消耗是巨大的,他们需要及时的进行补充,但是战场在迦太基,戴奥尼亚舰队不可能得到食物补充和休息,其基地更是远在百里之外。到了晚上,处于迦太基舰队的包围之中,精疲力竭的戴奥尼亚船员还有能力将战船划回去吗?恐怕只能束手就擒了吧。”另一位马戈尼德派元老进一步补充说道。

    “我们都知道,对戴奥尼亚舰队而言继续待在这里只能是等死,戴奥尼亚人不可能不知道!我记得……在我指挥的那一场萨丁尼亚海战中,好像也是这一支舰队处在我们的包围之中,结果他们不顾一切的勇猛进攻,最后……不但冲出包围……而且还击败了我们……”当安诺巴斯将这一段最不愿回忆的往事说出来时,他神情痛楚,并且显得忧虑:“而这一次,他们却毫不着急的摆出了防御的阵势,好像是有所凭借,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惕啊!”

    警惕什么?戴奥尼亚舰队的援军吗?!……汉诺心中一动。

    安诺巴斯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在他们前方不远的港口灯塔上突然又响起了“铛!铛!铛!”的钟声。

    “这灯塔钟声怎么还在响?!”有元老下意识的大声抱怨道,因为之前戴奥尼亚舰队出现在港口附近海面时,它就一直响个不停。

    “恐怕是有新的敌人!”安诺巴斯最先反应过来,神情紧张的往前方海面张望。

    众人赫然一惊。

    这时,守塔人将身体探出灯塔顶的石窗,向下方高喊:“前面又出现了一支舰队,有很多黑色的战船!”

    又一支戴奥尼亚舰队!!……元老们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脸色大变,惊恐的叫嚷着:“快!快去通知莫尔巴尔!快让他将舰队撤回港内!……”

    城头的士兵们迅速集合在了一起,朝着港口外齐声高喊:“快撤回来,敌人的援军来了!!敌人的援军来了!!!……”

    交战的双方就在港口前方,近处的战船船员隐约能够听到灯塔的钟声和哨兵们的喊声。

章节目录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