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尔巴尔得到消息后,也是脸色大变,立即命令:所有战船放弃围攻眼前的戴奥尼亚舰队,赶紧撤回港内!

    米多拉德斯和戴奥尼亚各战船舰长虽然听不懂城上敌人在叫喊什么,但是灯塔的钟声和随后当面的敌人突然改变战术都说明战局起了变化。

    这变化是什么?肯定是西西里舰队赶到了!……这可是塞克利安和米多拉德斯策划了好多天的引蛇出洞计划,由于第三舰队所处的位置以及其战船的数量(西西里舰队战船过多,迦太基舰队不一定敢出战),所以担任诱饵,等战斗发生之后,已经在西西里西部海域与迦太基海域之间埋伏的西西里舰队判断好时间,赶来合围,由于交战地点是基本确定的,所以不用担心会迷失方向而错过战机。

    第三舰队依然坚持以防御为主的策略,不过将战船之间的间隔拉大,以覆盖更多的海面,防止敌船绕过它们,靠近港口。

    令人讽刺的是,莫尔巴尔之前故意引诱第三舰队到港口入口处前方,以便使其后部遭受突然的攻击,可现在当迦太基舰队想要撤入港口内时,他们发现第三舰队排列成圆阵,横亘在港口前,完全挡住了他们的归路。

    是逃往别处,还是强行进入港口内?……莫尔巴尔面临着重要抉择,时间紧迫,这位老将也失去了之前的冷静,全身被冷汗浸透,终于他下达命令:“向前猛攻,强行突破敌阵,回归港口!”

    并且,他指挥旗舰,率先向前冲锋。

    莫尔巴尔之所以放弃撤往他处,是因为他知道激战到现在的,迦太基船员们已经非常疲劳,很难逃过戴奥尼亚援军的追击。而且,戴奥尼亚战船上有大量的士兵,迦太基战船即使在附近海岸抢滩,也容易使战船落入敌人手中,因为此时迦太基城内兵力空虚,不可能派出足够多的士兵来看守这些搁浅的战船(两天前,有密报说内陆的努米比亚部落首领秘密集会,企图阴谋反抗迦太基的统治,所以元老院仓促派出了七千名公民兵,前去平叛,城内仅剩3000名士兵)。

    有莫尔巴尔的旗舰作为表率,其他迦太基战船也将之前的谨慎和耐心抛到脑后,前仆后继的向第三舰队发起了冲锋。

    与此同时,第三舰队旗舰上也升起了三条红旗,军号长鸣,表达了米多拉德斯要求各艘战船死战到底、绝不让敌人打开通路的决心。

    对于第三舰队的船员而言,他们为这场战斗付出了太多的代价,绝不希望在最后关头出现功亏一篑,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拼命的阻击敌人的突破。

    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四个小时的海战在此时突然进入了白热化。

    没想到的是第一个牺牲者却是迦太基舰队的旗舰。它在冲向圆阵的时候,对应它的乌鸦战船摆正了舰首,莫尔巴尔命令舵手径直向前不要躲避,当旗舰的甲板被对方的吊桥砸中时,莫尔巴尔带领甲板上仅有的几名士兵,冲向了舰首,后面紧跟着近200名桨手,他想要利用人数的优势在甲板上阻挡戴奥尼亚舰队士兵的进攻。

    一直在养精蓄锐的戴奥尼亚舰队步兵的进攻是凶猛的,他们再用皮盾挡开甲板士兵刺过来的长矛的同时,仗着身上的甲胄,直接冲上前,贴住敌人,右手的短剑不停的捅向对方……

    即使这是在摇晃不定的海船上,舰队士兵们的动作依旧非常勇猛、迅捷、精准,仿佛脚下踏着的是坚实的大地,这是多年来艰苦训练的成果,导致迦太基旗舰上不多的甲板士兵很快就被刺倒。

    莫尔巴尔失去了挡在他前方的护卫,面对气势汹汹冲来的戴奥尼亚人,这位年迈的海军统帅没有退缩,也没有畏惧,干瘦的右手抽出配剑,刺向戴奥尼亚士兵。

    紧接着,他的配剑就被戴奥尼亚舰队步兵的皮盾磕飞,与此同时舰队步兵的短剑也刺进了他的胸膛。

    他倒下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没有痛苦,更多的是平静,他出生在迦太基最强盛的时代,漫长的一生中不少的时间都是在海军中度过,为迦太基的繁荣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最终战死在大海上,他没有遗憾。

    “莫尔巴尔大人!!”

    “为莫尔巴尔大人报仇!!!”

    ……

    随后从船舱冲上甲板的迦太基水手们看到他们敬重的城邦老英雄倒在血泊之中,愤怒异常,不再畏惧全副武装的戴奥尼亚舰队步兵,个个手持着木桨和匕首一拥而上,阻挡了戴奥尼亚人的继续突进。

    一时间,戴奥尼亚舰队步兵被堵在了船头,空间狭小,甚至还有多名步兵阻滞在吊桥上,无法上到甲板,这也导致吊桥无法及时的被拔除。

    就在双方进行缠斗的时候,一艘迦太基战船绕过了旗舰,径直向着乌鸦战船冲来。

    乌鸦战船因为和迦太基旗舰连在一起,无法动弹,船员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舰身被高速驶来的敌船舰首撞中,在轰然的震响中,不但乌鸦战船被撞出一个大口、海水汹涌而进。而且在剧烈的震荡中,迦太基旗舰甲板上的不少迦太基水手和舰队步兵也跌入海中,惨叫声、惊呼声……乱成一片。

    而在这种混乱之中,迦太基旗舰甲板上的水手们却凭借着人多,趁着当面的敌人一时间队形出现混乱、攻势减弱的时候,将其推挤到了船舷边,又导致多个舰队步兵被挤入海中……

    随后的迦太基战船纷纷效仿旗舰的做法,这使得位于第三舰队圆阵前列的乌鸦战船遭到重创,迦太基舰队逐渐冲破了圆阵的外围,开始向内切入。

    米多拉德斯从望手口中得知前方的详细战况,感到了情况紧急,他毅然决然的下达命令:“迦太基人拼命了,我们不拼命也不行了!去通知所有的乌鸦战船,一旦吊桥钩住了敌船,船舱里的水手全都给我上甲板,如果有敌船来撞击,他们也都给我跳帮作战!迦太基水手都敢这么做,我们戴奥尼亚人只会比他们更勇敢!”

    “是!”这一次舰长没有提醒米多拉德斯下达的命令过于复杂,因为在之前追击迦太基舰队的过程中,米多拉德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召回了几艘快船,此刻就簇拥在旗舰旁。而且由于第三舰队的圆阵,战船就位于旗舰的四周,并且战船之间的间隔较小,命令很快就得到了传达。

    自此,这一场海战进入到更加惨烈的阶段,不但有战船的对撞、士兵的战斗、就连双方船员也进行着厮杀……

    站在防波堤城上的元老们忧心忡忡,还在港口区观望的民众更是心急如焚,为了保证自己的亲人能够突破戴奥尼亚舰队的封锁,不少船主情急之下驾驶着自家的货船,冒着船毁人亡的巨大风险,勇敢的冲向港口外的那一个个如同庞然大物般的戴奥尼亚战船,以协助己方海军作战。

    没过多久,戴奥尼亚第3舰队似乎就陷入了包围之中,但是它们却没有出现混乱,每艘战船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位置,顽强的阻击着迦太基舰队的突进……

    第三舰队的困境并没有持续太久,西西里舰队终于赶到,250艘战船早已排列成纵列仅为两艘(前一艘为快速战船、后一艘为乌鸦战船)的雁形阵,以包围之势,对正在同第3舰队交战的迦太基舰队发动了迅猛的攻击。

    未能及时突入港口的迦太基舰队立刻陷入到包围之中,失去了莫尔巴尔的统一指挥,迦太基战船有的还想要继续往港内冲,有的见识不妙则调头往其他方向逃……各自为战的结果导致他们的抵抗很快就被粉碎,除了少数迦太基战船侥幸逃脱外,大部分战船不是被撞伤、击沉,就是被乌鸦战船捕获。

    获得胜利的两支戴奥尼亚舰队没有再对漏网之鱼穷追不舍,第三舰队留在港口外,在救援落入海中的船员的同时,也大肆攻击之前出港协助迦太基舰队作战的众多货船,以发泄他们心中的愤怒。

    争先恐后往港口逃窜的迦太基货船们被戴奥尼亚战船追逐、碾压,倾覆者不知凡几。

    而西西里舰队则驶向西面第三舰队与迦太基舰队最初交战的地点,在那里同样有着不少的迦太基货船,他们已经将落入海中的迦太基船员救上了岸,但是出于愤怒,他们并没有就此收手,在巴里科斯的带领下,这些船只继续在这片海域游弋,用木桨将漂浮在海面上的戴奥尼亚水手们拍晕,致其溺死,甚至莫尔巴尔还策划着潜入海中,看能不能将那些艘被戴奥尼亚舰队步兵攻占而无法动弹的战船凿沉。

    就在此时,西西里舰队赶到了,由于这支舰队赶到战场、加入战斗没多久,就获得了海战的胜利,船员们体力精力还比较旺盛,而且面对的又是曾经让他们吃过苦头的迦太基商船,因此战斗**非常强烈。他们对海面上所有的迦太基船只进行了不懈的追击和扫荡,就连巴里科斯的商船最终也被撞翻……

章节目录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