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尼波里斯想了想,还没有做出回答。

    戴弗斯又沉声说道:“不,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们戴奥尼亚在阿非利加没有任何根基,那些腓尼基城邦会暗中对我们不满,东、西努米比亚人会因为迦太基被消灭,没有了头上的枷锁,就会追求各自的利益,我们要想取代迦太基的地位就可能会与他们产生矛盾……

    阿非利加的土地上还有毛里塔尼亚、利比亚人,这些都是人数众多的种族,迦太基一旦不复存在,阿非利加很可能会纷争四起,我们会被卷入其中,会消耗我们大量的精力和物力,这样做值得吗?毕竟,戴奥尼亚王国的重心是在意大利,我们不但要巩固在意大利的统治,而且还要继续将向北发展的战略实施下去,不能够舍本逐末……”

    赫尼波里斯认真的听完,沉思了一会儿,恍然说道:“我们要夺走西西里、萨丁尼亚、伊比利亚南部,消除迦太基对王国的威胁,但又要让迦太基作为阿非利加土地上的一大势力继续存在,保证努米比亚人对我们的继续依靠。而我们戴奥尼亚就可以以超然的身份,斡旋于各个势力之间,调解纷争,持续的增加在阿非利加的影响力……”

    戴弗斯点头说道:“赫尼,你理解得不错,所以在以后的谈判中要好好的把握这个度。当然,我们的军队也会持续施加压力,我想迦太基最终会同意我们的所有要求……”

    戴弗斯说到这里的时候,又不禁想起了前世历史中的迦太基,在经历了第二次布匿战争之后,他们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殖民地,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又重新恢复了繁荣,居然让罗马人感到紧张,最终将其灭城。

    在戴弗斯现在看来,罗马人这是被汉尼拔给吓怕了,始终有一种被迫害妄想症存在,其实当时迦太基已经不可能对罗马造成任何威胁,从罗马人一发火、迦太基立刻送出大量人质一事就可看出。而今天的戴奥尼亚没有罗马人的恐惧,并且一战就消灭了罗马、击败了迦太基,更加的自信强大。

    就算只在贸易上竞争,戴奥尼亚也不惧怕迦太基。前世的罗马即使在布匿战争胜利之后,成为西地中海的霸主,也仍然是一个以农业为主、商贸不太发达的城邦国家,而如今的戴奥尼亚在他的引导之下,早已经是农商并重,而且在获得迦太基的这些殖民地之后,整个王国的商贸只会发展得更快。

    …………………………………………

    在塞林努斯大捷之后的两天,戴奥尼亚军队主要待在塞林努斯城和原迦太基营地中抓紧时间休整,戴弗斯并没有派出军队去围攻残军,只是命令两大舰队不再前往迦太基海域巡航,而是把重心放在封锁马扎拉和厄律克斯的港口上,同时派遣戴奥尼亚骑兵在这两座城镇四周巡弋,发现异常,随时回报。

    戴弗斯相信:躲进了这两座城镇的迦太基残军都超过了上万人,在失去了粮食辎重的情况下,这两个城镇的民众是很难供养他们的,并且因为之前普罗索乌斯率领的大军曾经大肆的破坏西部地区的农田,导致这些城镇的小麦收获锐减,他们自己能不能挨过这个冬天都不好说,又怎么可能有余粮来供养这只残军。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两个城邦就会因为粮食问题而出现混乱。

    在这短短的两天里,马扎拉和塞格斯塔没有大的动静,倒是西坎人的首领们联袂来到塞林努斯城。

    和塞格斯塔毗邻的西坎人最先得到“迦太基大军被击溃”的消息,当他们看到曾经不可一世的迦太基士兵们惊慌失措的逃进塞格斯塔城时,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再加上这两天成百上千的戴奥尼亚骑兵和努米比亚骑兵不时出现在西凯人领地边缘,吓坏了这个弱小的西西里山地种族,他们很快决定向戴奥尼亚投降,并且还抓获了躲在他们领地的西凯尔塔尼克安部落的首领阿科尼斯及其亲信,以求能够得到戴奥尼亚人的原谅。

    戴弗斯接受了他们的归降,并温言抚慰,让西凯人首领放下心来。

    但随后当着他们的面,戴弗斯命令手下将阿科尼斯等人收押,并且宣布:要将其押送到西凯尔山区,让所有因为他而遭受迦太基军队攻击、失去领地和大量族民的部落对其进行公开审判和处死。

    用戴弗斯的话来说,就是任何背叛戴奥尼亚的盟友都应该要遭受到严厉的处罚。这让在场的西凯人首领们心中忐忑,并暗自警醒。

    ……………………………………

    玛哥拒绝听从元老院的命令,执意进攻塞林努斯城,这引起了除马戈尼德派之外的其他元老们的愤慨,元老院一连几天都在召开会议,激烈争论“是否要给予这个胆大妄为的军事统帅以最严厉的处罚。”其实在不少元老的心中也暗中盼望着迦太基军队能够攻下塞林努斯城,让迦太基在接下来的谈判中能够扳回一些劣势。

    迦太基大军溃败的当晚,马扎拉城就派出好几艘货船,冒着巨大的风险,在黑夜中悄悄的驶向了迦太基,最后成功到达目的地的仅仅只剩一艘。

    当元老们得知这一消息,震惊的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之前是海军几乎全军覆没,如今陆军又大惨败,迦太基海陆军队双双惨败让元老们痛心疾首,完全打掉了他们心中残存的一丝傲气,为了挽救被困在西西里岛上的残余军队以及被戴奥尼亚俘虏的大量士兵,元老院紧急召开会议。

    和往日会场总是争论不休不同,马戈尼德派元老听马扎拉信使说,“哈斯德鲁巴虽然幸运的逃到了马扎拉城,但玛哥却至今音讯全无,”因此反而积极的要求马上重启谈判、尽量答应戴奥尼亚人提出的条件,尽快达成停战。

    但在这样的困难条件下,与戴奥尼亚进行谈判,肯定会面临更多的刁难,因此元老们积极的商讨:应该在哪些地方做出让步,在哪些地方应该坚持,戴奥尼亚人可能会提出什么新的要求……

    花费了两天时间,最终制定了一个较为完备的外交谈判方案,对如此重大的问题以如此短的时间通过决议,对迦太基而言可是第1次。

    在会议期间,元老院还花费了一些时间安抚因为得到消息而愤怒悲泣的迦太基民众。

    俄克里顿再一次作为迦太基的使者,乘船前往西西里,这一次他倍感责任重大。

    在坐船进入西西里西部海域之后,俄克里顿准备先进入马扎拉城,与哈斯德鲁巴见面,详细了解一些情况,做到有备无患。

    谁知船只在抵近马扎拉时,就被戴奥尼亚战船拦截,在得知俄克里顿是迦太基谈判使者之后,并没有允许其进入马扎拉港口,而是建议其直接前往塞林努斯城。

    在船上的俄克里顿望见马扎拉港口前来回巡逻的多艘戴奥尼亚战船,更感到局势的紧迫,当即命令坐船加速前往塞林努斯。

    戴奥尼亚国王的驻地已经由米诺亚西移到了塞林努斯,对戴奥尼亚军队而言这是胜利的一步;但对迦太基而言,这一变化却意味着迦太基在这场战争中的彻底失败。

    俄克里顿到达塞林努斯城之后,就要求面见戴弗斯国王,遭到了拒绝。又要求进行谈判,这一次获得了同意。

    谈判在港口区的一座空置的宅院中进行。

    俄克里顿是早早的就进入客厅等待,赫尼波里斯拖延了很久,才施施然到来。

    俄克里顿强忍着不满,开门见山的说道:“这几天,我们元老院就你们提出的谈判条件又重新进行了商讨,决定将科西嘉岛交由戴奥尼亚管辖,萨丁尼亚除了圣伊比尼亚和卡拉里斯,其余都交由戴奥尼亚管辖;而关于西西里,希望戴奥尼亚能够交还利利俾,我们迦太基放弃……对西西里西部其他城邦和领地所负有的责任,厄律克斯、马扎拉、塞格斯塔、帕勒莫斯等都是独立的城邦,无论戴奥尼亚是想吞并、还是使其成为附属,自行与他们进行谈判,迦太基不做任何干涉。”

    说完之后,俄克里顿看向赫尼波里斯,心里却有些紧张:实际上,元老院给予他的谈判底线就是答应戴奥尼亚之前提出的全部条件,但既然是谈判,他不可能一见面就将底牌全出,总得要讨价还价一番。

    现在俄克里顿最担心的是戴奥尼亚会利用这一次的胜利,再一次狮子大张口,提出新的条件。

    果不其然,赫尼波里斯在听完俄克里顿的话之后,连声冷笑:“俄克里顿大人,在你第一次来谈判的时候我就说过,‘如果迦太基不及早答应我们的谈判条件,等到下一次谈判时说不定我们就要加码了。’结果你们心存侥幸,不但拖延谈判时间,甚至还在谈判时让你们的军队对塞林努斯发起进攻——”

章节目录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