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塔斯的理由简单粗暴——比资历。

    戴弗斯之所以感到意外,是因为如果这是军队派元老们的共同决定,那么事先肯定有人会来告诉他,既然没有,那这可能就是阿明塔斯私自的决定了:难道以往不对元老院会议感兴趣的阿明塔斯在推出军队现役之后,静极思动,想要在元老院中有所发展?!

    当然,阿加西亚和阿明塔斯在远征波斯时就是关系不错的朋友,这些年也一直来往甚密,阿明塔斯想要助好友一臂之力,也是可以理解。不过,雇佣军中转向政坛发展的有不少,希洛斯、卡普斯、塞斯塔、阿德里安克斯……阿加西亚是其中比较不起眼的一个,这么多年来他也担任过多次城镇行政长官,一直都是中规中矩,并没有十分让人惊艳的政绩,因此戴弗斯并不认为他能够治理好这片被战火蹂躏得最厉害的地区,带领西西里南海岸民众和西凯尔人尽快走出战后的困境……

    当然,凡事不能绝对,而且阿加西亚毕竟是戴弗斯的老部下,一向都勤勤恳恳地完成他交于的任务,所以他也不打算阻止:不过,阿明塔斯以为他振臂一呼,军队派的元老们以及与之交好的其他元老就会都给予他支持,那就大错特错了。

    戴奥尼亚王国成立了快20年,前前后后从军队中成为元老的有近百名,各有各的利益和诉求,早就不是最初雇佣军元老一呼百应的时候了,就连元老人数最少的海军都不能做到完全的团结一致,在有些时候还会分成塞克利安和米多拉德斯两派,更不要说人数庞大的陆军。像普罗索乌斯、普林托尔斯这样战功卓著的后起之秀就根本不与雇佣军元老们混在一起;而像帕特洛克罗斯、塞克斯图斯这样的新晋元老也不会对老人们言听计从;像利扎鲁、乌拉扎这样来自别的地区的将官也有自己种族的诉求;就连雇佣军元老自身也并非铁板一块,军部和各军团将领的分歧,性格和做事风格的差异(比如阿莱克西斯和阿明塔斯)……这也正是戴弗斯所希望的,因为只有他才可以让军队派元老们团结一心,如果他们自身就能拧成一股绳,那就该戴弗斯担忧了。

    紧接着第2个站起来的萨鲁,他还是推荐的赫格西图斯。

    戴弗斯还是比较认可赫格西图斯的能力,不过萨鲁在这个时候进行推荐,难道有信心斗得过军队派元老?还是说在他背后的塞多鲁姆看出了阿明塔斯是在狐假虎威,而且认为西西里南海岸地区土地狭小、人口稀少,又涉及战后重建以及山区西凯尔人的融合等等复杂问题,因此对一些元老缺乏吸引力,竞争不会太激烈?

    戴弗斯目光瞥向会场前排的塞多鲁姆:这个老家伙倒是挺精明,懂得柿子找软的捏,不过真能如他所愿吗?

    戴弗斯背靠着座椅,颇有兴趣的静观事情的发展。

    果然,随后的推荐人寥寥无几,但就在礼仪官准备宣布投票开始时,他身后传来喊声:“等一等,我也有要推荐的人选!”

    会场内一片哗然。

    安塔奥里斯站起身,理直气壮地说道:“法律并没有规定负责主持会议的轮值主席没有权利进行推选。”

    哦,这下有意思了!……戴弗斯用手轻抚下颌,心中猜测着他要推荐的人选,准备看好戏。

    安塔奥里斯清了清嗓子,挺直胸膛,朗声说道:“我要推荐的人是克雷鲁!”

    坐在会场中的克雷鲁听到这话,顿时愣了,因为他事先并没有同安塔奥里斯通过气,完全没料到这位轮值主席居然会推荐自己。本来他对西西里南海岸行政长官的位置确实有点垂涎,甚至准备进行自荐,但他看到阿明塔斯和萨鲁都推荐了人选之后,认为自己胜算不大,所以选择了放弃,没想到事情又峰回路转了。

    “克雷鲁大人第1次担任城镇行政长官,是在克纳佩提亚,之后就一直在西西里山区,赫那四年、恩那四年,一直政绩都比较出色,深得西凯尔人的信任。我们都知道,西西里南海岸地区的领地大部分在山区,人口也以西凯尔人占多数,解决好西凯尔人的问题,西西里南部地区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而克雷鲁就是最好的人选。”

    戴弗斯暗暗点头,认为安塔奥里斯说得有理,说实话他还真的忘了克雷鲁这个人选。

    塞多鲁姆有些坐立难安:先是布雷鲁,现在又是克雷鲁,一个又一个比西尼亚人让自己难堪,让其他元老看自己的笑话,虽然比西尼亚早已归属图里伊,但他俩还是布鲁提人。尤其是克雷鲁,以往爱跟巴几里皮亲近,不怎么与自己来往,但现在,自己才是布鲁提人的首脑,是元老院的轮值主席,要想参与竞选,怎么不跟自己说一声,偏偏让这个家伙来插手!

    塞多鲁姆看着站在主席台后的安塔奥里斯,心里是一阵气闷:安塔奥里斯这个人做事情全凭喜好,他可以在会场中当着众多元老的面,将某人驳斥的无地自容,也可以在推选城镇行政长官时,觉得这人合适而全力的推荐,他虽然没有什么派别,但出任轮值主席这些年,还是有不少的元老认可他,有他做推荐,赫格西图斯不一定能获胜。

    就在塞多鲁姆苦闷的时候,会场内的争辩已经开始:“克雷鲁先是在赫那待了4年,又在恩那待了四年,在同一个地区已经待了8年,这已经超过年限了,不应该再来参加西西里南部地区行政长官的竞争。”

    “你要搞清楚,上次陛下所做的地区行政规划中,将赫那划归了卡塔尼亚地区,所以根本不存在你所说的问题!”

    “西西里南部地区既有山区,更有不少海滨城镇,而克雷鲁大人以往的履历都是在山区,对于如何治理海滨城镇明显是缺乏经验的……”

    “作为王国的元老,你连国内的地理都没搞清楚,我真替你感到羞愧!克纳佩提亚难道不是海滨城镇吗!正是在克雷鲁当政期间,克纳佩提亚的港口得到了扩建,海上贸易也得到了发展……从这些就可以看出他对治理海滨城镇还是有经验的……”

    ……

    安塔奥里斯将一个个提意见的元老驳斥得哑口无言,也为最终克雷鲁当选提供了助力。

    当然,也跟布雷鲁在西地中海战争中的良好表现有关,他不但与阿莱克西斯、利扎鲁、埃皮忒尼斯……等将领配合默契,而且战后也积极的配合西普洛斯、米隆、阿德里安克斯整顿和治理西凯尔人,这些元老不但投了他的票,还带动了其他人给予他支持。

    当唱票结果公布时,克雷鲁既惊讶又欢喜,整个表情显得有些滑稽,但有这样的结果,其实主要是靠他自己的努力。

    阿明塔斯有些懊恼,阿加西亚倒觉得有点无所谓,曾经是一贫如洗的雇佣兵,如今是身份尊贵的王国元老,治理着几千、上万人的城镇,权力比一个城邦的首席将军还要大,他已经非常的满足了。当然这也跟他年纪大了,精力减退,享受之心日重有关。

    赫格西图斯则为再次落选感到沮丧,但推选还在继续:“下一个推选的地区是道尼地区!”

    终于轮到大希腊了!元老们再次坐直了身体。第一个站起来的第四骑兵军团长普莱古洛斯:“我推荐托列克斯……”

    普莱古勒斯是梅萨皮人,不推荐自己种族的首脑阿皮罗西亚,却推荐普切蒂的首脑,但这并不让人感到奇怪,因为人人都知道他与阿皮罗西亚不和,原因很简单:当年戴奥尼亚军队大举进攻梅萨皮领地时,作为乌迪埃大部落首领的阿皮罗西亚是第一个早早的带领族人投降的,这导致不少梅萨皮部落向其学习,整个梅萨皮的征服就变得容易了许多,而当时还在负隅顽抗的普莱古勒斯因此恨上了阿皮鲁西亚,即使十几年过去,双方已经是王国同僚,这份怨恨依然没有完全消逝,所以普莱古勒斯不愿意与以阿皮罗西亚为首的梅萨皮元老来往,更愿意与曾经共同作战的、也曾经是同一种族的普切蒂人来往。

    当然大多数元老并不关心普莱古勒斯与阿匹罗西亚之间的恩怨,他们关心的是被推荐的托列克斯,他担任过几任城镇行政长官,其表现中规中矩,没有让人惊艳的政绩,但他却有一个好女婿马尔切利斯.阿多里斯,其曾经的姓名叫做戴弗斯.阿多里斯、戴弗斯国王的养子,据闻国王陛下对这个养子非常的关心,年纪轻轻就快要升任军团大队长了,以前元老们顾及到托尼克斯的这层特殊的身份,在不发生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尽量给予其方便,而此时他们都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会场中央的戴弗斯国王。

章节目录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