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他在哪里?”戴弗斯感兴趣的问道。

    “前年他已经退役,回到了阿门多拉腊,不过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又向军务部申请担任了阿门多拉腊的军训官……”

    “赞提帕里斯60多岁还能率军团杀敌,为王国立功,克缇苏斯比他还年轻,我想他的表现应该会同样出色,只是……”戴弗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他多次拒绝担任军团长,难道这一次就会同意吗?”

    “陛下,这一次与往次不同,在随时可能面临战斗的情况下第一军团没有了军团长,这其实对第一军团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危机,而克缇苏斯作为第一军团的老兵绝不会袖手旁观,何况这是临时接任,我相信他应该不会拒绝!”阿莱克西斯笃定的说道。

    “好,就是他了!”戴弗斯很干脆的答应下来,接着又问道:“接替普罗索乌斯的人选呢?”

    阿莱克西斯有些犹豫的说道:“陛下认为马托尼斯如何?”

    “他是一员猛将,冲锋陷阵没问题,但缺乏指挥多个兵团作战的经验,而且希腊本土政治环境复杂……”

    戴弗斯说得很委婉,但阿莱克西斯听明白了,他接着说道:“奥利弗斯如何?”

    “奥利弗斯头脑确实灵活,但他也缺乏指挥多兵团作战的经验,而且在关键时候他有时不够果决,而现在军队面对的是斯巴达人……”戴弗斯这话说得同样委婉。

    “那么利扎鲁呢?”

    “你忘了我上次特意说过尽量不要派遣非希腊裔的公民出战,更何况还是一军的主帅。”

    “陛下,是我疏忽了!那么……希洛斯如何?”

    “希洛斯怎么可能突然抛下图里伊地区行政长官的重任,前往伯罗奔尼撒率军作战,更何况他已离开一线战斗多年,对于指挥作战恐怕都有些生疏了吧……不光是他,卡普斯也是如此。”戴弗斯对他提的这几个人选都有点不满意,忍不住说道:“你觉得帕特洛克罗斯如何?”

    阿莱克西斯早有准备,他立刻回应道:“帕特洛克罗斯确实是比较合适的人选,不过他现在坐镇波河地区,随时要同阿古利亚人作战,又要保证波河地区的稳定,实在不宜在此时将其调离……塞克斯图斯在伊比利亚地区也是如此,而卡尔西狄斯虽然也很有能力,但也缺乏指挥多军团的经验……”

    戴弗斯看着他,说话的语气加重了些:“王国这么多将官,难道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人选?!”

    “陛下,以上提到的这些将领,任何一人都能够出任一支军队的统帅,只是因为第1次出征希腊,为了更好的向我们的母邦展示王国的实力,我们的要求更高而已。”阿莱克西斯同样语气婉转的劝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然后面露喜色的说道:“陛下,我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应该可以符合您的要求!”

    “哦,你说。”

    “普林托尔斯。”阿莱克西斯语气笃定的说道:“他虽然现在是参谋长官,但他曾经担任过第十四军团军团长,而且在西地中海战争期间也指挥过多军团作战,表现优异,他所立下的战功,陛下应该比我更清楚。”

    “可他现在担任参谋长官,军务繁重——”

    “可以暂时由托尔米德或者菲利修斯暂时接任。”

    “嗯……”戴弗斯抚摸着下巴,沉吟着说道:“等我和普林托尔斯亲自商谈,听了他的意愿之后,再来做决定吧。”

    看着阿莱克西斯走出会议厅后,戴弗斯有些感慨的轻声说道:“军务部里的不少老人不太愿意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看来就连阿莱克西斯也不能例外啊。”

    这时,赫尼波里斯才开口说道:“陛下,我看阿莱克西斯大人和普林托尔斯大人关系很密切呀。”

    听到这话,戴弗斯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他俩是多年的战友情谊。”

    “陛下。”赫尼波里斯看了看戴弗斯,壮着胆子轻声说道:“我也有一个合适的人选,想向你推荐。”

    “哦?你也有人选?”戴弗斯来了兴趣,笑道:“说说看。”

    “我觉得克洛托卡塔克斯王子适合出任远征军队的统帅。”

    赫尼波里斯说出的人选大出戴弗斯意料,他看着赫尼波里斯,心里却想着:自己的儿子回图里伊并没多久,与赫尼波里斯也没有过什么接触,难道这只是赫尼波里斯自己的想法?

    戴弗斯试探性的问道:“克洛托很少上阵杀敌,更是没有指挥军队的经验,怎么可能出任统帅?!这是生死攸关的战争,可不是游戏!”

    “克洛托殿下没有经验,可以让普林托尔斯辅助他。陛下,您之前不是说过,从罗马调克洛托殿下回来,就是要让他承担更大的重任吗!克洛托殿下是您的继承人,未来的戴奥尼亚国王,虽然不能像你一样在战场上百战百胜,但至少也要对军队有一定的影响力,否则将来面对像阿莱克西斯、阿明塔斯这样决定过千万人生死的军事将领,他能够很镇定的反驳他们的建议,提出自己的主见吗?”赫尼波里斯言辞恳切的说道。

    戴弗斯注视着他良久,语气温和的喟叹道:“整个王国只有你能这样为我考虑啊!”

    ………………………………………………

    黄昏,戴弗斯回到山丘的府邸。

    晚餐是戴弗斯王室最热闹的时候,很大的圆形餐桌旁坐满了人:戴弗斯国王及两位王妃、克洛托卡塔克斯夫妇及两个孩子、阿波克斯夫妇及一个孩子、尤妮丝夫妇(在去年,尤妮丝与塔兰图姆的著名雕刻家阿瑞克斯结婚)、布里安特斯、艾薇娅、还有辛西娅和她的两个孩子、阿多里斯的妻子爱杜伊和一个孩子。

    自从几年前孩子们逐渐长大,开始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戴弗斯夫妇步入老龄,更渴望家族热闹繁荣,然而府邸里却经常很冷清,于是戴弗斯聘请王国最好的工程师,根据整个山丘的地势进行设计,然后由克莉斯托娅出巨资,聘请了人数庞大的建筑队,根据图纸在山丘上建造多个府邸。

    王者之丘山势平缓,山顶、山腰都适合建造大量的房屋,只是因为戴弗斯高贵的身份,整个山丘才只有一栋府邸。因为资金给的足,仅仅过了半年,山丘上又多了几栋府邸。

    然后戴弗斯向阿波克斯、安特布里斯强行下达命令,要求他们搬到新府邸居住,后来有尤妮丝结婚后也照此执行,安特布里斯虽然有过抵触,但最终也不得不屈服。

    戴弗斯还要求晚上要尽量全家人在一起用餐。有时克莉斯托娅也会叫辛西娅和阿多里斯两家人前来聚餐,由于克洛托卡塔克斯一家刚回来,所以这些天辛西娅和阿多里斯妻子倒是经常过来聚会。

    “……比赛快要结束了,我们队还落后一分,但我们还有最后一攻,而且我们距离端线只有三米,三米没有多远是不是?”安特布里斯问围着他的孩子们。

    “是!!”几个大孩子争先恐后的回答,小孩子们也跟着一起叫喊。

    “但是——”安特布里斯双手笔划着,神情严肃的说道:“对方的球员排成密集的人墙,堵在我们的前面,根本就没有可以通过的空隙,怎么办?!裁判吹响哨声之后,比赛开始,我们队的四分卫做了一个传球给左侧边锋的动作,转移了一下对手的注意之后,迅速将橄榄球递给了他身边的球员,这个接过球的球员就是我!”

    孩子们发出惊讶的声音。

    “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拿着球,低着头,在队友们的协助下就往前拱,对方球员拼命的阻挡,甚至有好几个人压在了我身上,我使出浑身的力气,扛着他们,只顾着往前拱……我眼前都是脚,根本看不清端线在哪,就觉得时间特别漫长……突然间听到一声哨响,我们达阵了!比赛结束了,我们图里伊橄榄球队赢得了王国橄榄球总决赛的冠军,而我,你们的叔叔也成为了这场决赛的最佳球员!”

    “哇!小叔好厉害!!……”在孩子们崇拜的眼神中,安特布里斯一脸的自得。

    “不就是在去年最后决赛的时候有那么一次出色的表现吗,瞧你,天天都在吹嘘!”尤妮丝忍不住说道:“我一直觉得,你之所以最后能够硬闯成功,是因为你的身份让乌迪埃的球员们不敢伤你——”

    “你这是对神圣的橄榄球总决赛的亵渎!”安特布里斯顿时气得满脸通红,猛地站了起来:“尤妮丝,你再胡说八道——”

    “好啦!”克莉斯托娅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喊道:“你们两个都给我安静些!都这么大了还一见面就吵架,也不给孩子们树立一个好的榜样!”

    “是她先说——”

    “你还说!”克莉斯托娅又厉声吼了一句。

    安特布里斯只好委屈的闭上嘴。

章节目录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