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仁基老当益壮,亲自率领大军冲锋陷阵,周围数千骑兵,手执大刀紧随其后,鼓噪而行,化成了一柄尖刀,刺入敌人的心脏;裴行俨手执长槊,化成了一道道寒光,周围方圆数丈的敌人尽数被斩杀;李大为首的十三太保,也带领大军分成十三路,在乱军中来回冲刺。

    大军发出一阵阵怒吼声,在战鼓的鼓动下,在大纛的指挥下,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朝契丹人压了过去。一时间战场上尸横遍野,鲜血成河。也不知道死伤多少人,饶是如此,双方仍然是沉浸在杀戮之中。

    李煜身后三千精锐护卫,手上拿着长槊,左手按在大夏龙雀刀上,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厮杀,大夏的六万精锐几乎全部压了上去。

    从空中望去,就见赤红色光芒笼罩在大地之上,向对面杀了过去,而对面却是白色的一片,两支大军在草原上相互厮杀。

    “怎么回事?难道我突厥勇士还不是中原汉人的对手?”大贺摩会看到红色的身影越来越近,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愤怒之色,在他看来,懦弱的中原汉人碰见了突厥勇士之后,根本就不是对手,大军肯定是一击而溃,大夏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可是现实给了他重重一击,敌人的骑兵十分凶残,甚至可以说是不要命,哪怕面前刀剑相加,对方仍然是发起冲锋,而且是不要命的冲锋,相反,契丹人却是连连后撤,脸上还露出惧怕之色。

    “快,遥辇族的精兵在什么地方?快,让他赶紧冲上去。”大贺摩会想到了遥辇昭古,赶紧对身边的士兵下达了命令。

    在大军数十里处,让大贺摩会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心腹大将遥辇昭古此时和奚人离保在一起,身后的万余大军已经聚集在一起。

    “报,族长大人,大夏军队已经和契丹八部在厮杀,契丹八部已经落入下风。”远处有骑兵飞奔而来,大声禀报着最近的信息。

    “契丹八部居然落入下风?”离保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呼。契丹人的兵锋他是知道的,而且他还知道,契丹人的兵力已经超过了大夏兵马,没想到这个时候大夏军队居然占据了上风,难道这契丹人是假的不成?他忍不住看着身边的遥辇昭古。

    “看来,朝廷的军队十分骁勇,攻击十分犀利,连大贺部的精兵都不是对手了。”遥辇昭古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呼,大夏军队骁勇程度远超自己的预计,让遥辇昭古在惊骇之余,还有一丝庆幸。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离保点点头,面色凝重。相比较遥辇昭古,他想的就更多一些了,大夏如此强势,日后想要在大夏手下生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他想到关于中原皇帝的传说,心里又放松了许多。

    “怎么样,开始进攻吧!”离保举起手中的战刀,大声说道:“若是等到陛下击败了大贺摩会,我们的价值就小了许多,陛下还需要我们干什么呢?进攻吧!”

    遥辇昭古看着身后的士兵,只见这些士兵手臂上都绑着一块红布,这是区别于契丹各族勇士的方式。毕竟大家穿着都差不多,稍不留意,就会误杀自己人。

    “杀。”遥辇昭古猛然之间挥舞着手中的战刀,指挥大军朝契丹大军杀了过去,在他身边,离保也指挥着大军紧随其后,近两万大军如同排山倒海一样,挥舞着手中的兵器,铁骑践踏着大地,口中发出一阵阵欢呼声,他们抽打着战马,让自己跑的更快一些。

    在前方的大贺摩会正在担心,不时的回头朝身后望去,前面的大夏军队攻势正猛,突厥大军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被杀的连连后退。大贺摩会甚至都能看到敌人长什么样了。

    “来了,来了。遥辇部落的勇士们来了。”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阵阵欢呼声,他回头望去,果然看见后面烟尘四起,有无数士兵飞奔而来,他脸上顿时露出喜色。

    他正待命令遥辇部落的勇士进攻的时候,猛然之间面色大变,他扬起手中的马鞭,大声说道:“快,快,拦住他们,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已经背叛了我们,赶紧杀了这些家伙,这些该死的家伙。”大贺摩会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战乱,一眼就看出了谁是敌人,谁是盟友,遥辇部落的士兵煞气冲天,一眼望去,就知道对方不是自己的盟友。

    可惜的是,大贺摩会的提醒还是迟了一些,后军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遥辇昭古和离保两人的联军所冲击。这些人装着和装束都一样,闯入乱军之中,杀的人仰马翻,等到契丹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根本辨别不出自己身边到底是谁,是敌还是友。

    “该死的遥辇部,这个逆贼,居然背叛了我们契丹。”大贺摩会这个时候已经知道遥辇部已经背叛了自己,想到遥辇昭古平日里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十分恭敬,还让他洋洋得意,现在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遥辇昭古这个家伙,早就想着背叛自己,所谓的两千人马根本不是来支援自己,而是为了加快消灭自己的步伐,可笑的是,自己还将他倚之为臂膀,这一切都是假。

    可惜的是,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后军已经混乱,面对着相同的装束和兵器,下面的士兵根本就不知道,谁是敌人,谁才是袍泽,到了最后,不管身边是谁,只要在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就会成为自己进攻的目标,互相残杀成为很必然的事情。

    “组成一道防线,任何越过防线的人尽数斩杀。”大贺摩会看着混乱的后军,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将自己身边的亲卫派了出去,妄图来阻止后军的混乱。

    就算是他也不知道谁是自己的部下,谁才是乱军,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些人都当做乱军,任何企图冲击他中军的人都是敌人,一律斩杀。这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哪怕会造成一些士兵的损失,也总比中军被冲乱的好。至于撤退,大贺摩会根本就不敢想,自己一旦撤退,全军崩溃,一切都没有办法挽救。

    这是他用来最后进攻的一支军队,但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拿出来,用来抵挡后面的叛军,看着正在乱军之中厮杀的遥辇昭古等人,他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将遥辇昭古碎尸万段,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甚至这个人还在李煜之上。

    遥辇昭古可不管这些,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岂会轻易放弃,甚至他还在乱军之中,大声鼓噪起来,使得敌人军心更乱。许多契丹士兵潜意识的朝中军溃败。

    “过此路者杀。”大贺摩会的亲卫统领,忠实的执行着命令,看见冲上来的契丹勇士,毫不犹豫的命令士兵射出利箭,试图止住后军的溃败。

    而这个时候,李煜已经发现了后军的溃败,顿时知道遥辇昭古和离保两人已经开始发动了进攻,顿时哈哈一笑,他知道最后的进攻时刻已经到来。他举起手中的长槊。

    “进攻!”

    一声厉吼,赤翼化成了一道闪电,朝乱军中杀了过去,身后的御林军紧随其后,这是大夏最强大的力量,在最后的关头使用的,眼下就是最后的关头。

    李煜的长槊发出一阵阵厉啸声,借着战马的速度,狠狠的刺入敌人的胸腔,长槊从后背穿出,被李煜顺手拉了出来,再次刺入后面敌人的颈脖之中,这个时候李煜才舍弃了长槊,改用自己最擅长的战刀,大夏龙雀刀被李煜抽出,化成了一道闪电,然后劈在敌人身上,将敌人连人带马,都劈成了两段。

    战刀所向披靡,借助着强大的力量,在乱军中所向披靡,不管敌人是什么来历,几乎手下没有一合之敌。李煜自己化成了利刃,身后的士兵紧随其后,一个硕大的圆锥在大军中形成,在大军中横冲直闯,只要发现有敌人聚集的地方,李煜必定会杀入其中,将敌人的阵型搅碎、打乱,然后趁机被大夏军队所消灭,到了最后,圆锥越来越大。

    “直取中军。”李煜看见了远处的大纛,一个中年人正站立在大纛之下,顿时大声高呼,指挥着大军朝契丹大纛杀了过去。

    大贺摩会也发现了李煜的骑兵,神情一变,隐隐还有一丝慌乱。他终于发现不对了,自己刚刚专注于后军,没想到前军居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敌人已经杀到了自己面前了,而且还是一名骁将统领的大军,距离自己不过一箭之地。

    “快,快,拦住他们。”大贺摩会看着对方劈风斩浪,一路畅通无阻的朝自己杀来,顿时面色大变,挥舞着马鞭指着前方,让自己身边的护卫挡住敌人的进攻。

    可惜的是,这一切在李煜面前算不了什么,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前面的大军都被李煜冲散。厮杀到现在,契丹军队已经有了溃败之势,前后夹击,无力回天。契丹八部中,有些部落发现事情不对,准备逃跑。

章节目录

隋末之大夏龙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堕落的狼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堕落的狼崽并收藏隋末之大夏龙雀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