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锵沉思了一会,很快就有了回应:“请太子放心,在下却有几位挚友,都有大才,当为太子引荐!”

    这组建门下是个什么意思,下门又有如何演变流传,宫锵这等饱读诗书、没事就遨游书海的,岂能不知?就是要组建一个班底嘛!

    要知道,这事情从不同的角度看、不同的人来看,意义是截然不同的。

    太子那边是组建班底,而对于被他选中的人来说,那就是机遇,有从龙之功的可能,甚至有可能一步登天,现在是太子手下的门客,等太子一登基,立刻就是近臣,必然备受信任!

    正所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如是也!

    当然,这般选择,也等于是直接跳上了太子的船,自此利益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只不过,寻常人哪里能有这般机会?他宫锵能到太子宫中为吏,纵是机缘巧合,可能安稳待上许多年,本身也是存着念想的,所以只是稍微犹豫,就答应下来。

    李怀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位先生肯定是理解自己的意思,会给他找几个天赋不凡的先生回来,说不定里面就有什么邪王、国师之类的大拿,顿时心中美滋滋。

    然后他也不继续劳烦面前的图书管理员,让人送回去休息。

    转过头,魏振士那边又有消息传来。

    “您离开陛下寝宫之后,那永王与郑贵妃曾在侧殿密会,不知道商谈了些什么。”

    李怀眉头一皱,便道:“啧,老魏啊,我记得你之前消息灵通,那偏殿之内必有眼线,详细说说,那娘俩都说了些啥。”

    魏振士的表情尴尬起来,道:“如今奴婢对那边的影响力有限,还在打探消息……”

    李怀一听就明白了,这是皇帝突然病重,宫中大权旁落,连寻常的宫中侍女、侍卫、宦官都不看好自己啊,以至于让魏振士都难以展开工作了。

    还是真是现实啊!

    心里感慨着,李怀摆摆手,道:“算了,先不管这个,他们两个满肚子坏水,凑在一起,那肯定是打坏主意呢,咱们没必要瞎猜,还是先做好自己的事,刚才让你准备的事,有眉目了吗?”

    魏振士马上回道:“奴婢过去便搜集了一些好手名录,不乏在京中的,奴婢等会便让人过去邀请。”

    李怀点点头,笑道:“你办事,我放心,等这下门建立起来,我便在门下廊中给你划一片地,就在那东边,由你执掌,掌控好手,为我做事,名字就叫东厂,你看如何!”

    魏振士也不兴奋,只是道:“只要是为殿下做事,让奴婢做什么,都做得。”

    “到时候,你就知道这个部门有多大权柄了。”李怀微微一笑,知道这在中枢跟随的,大部分都是一心想着从龙,对于这些事可能一时半会还理解不了,但等自己登基之后,改革试点,自有一番说法,“对了,你把那名录中的佼佼者挑选出来,名单给我,记住,要是那种能有宗师气度的高手,我亲自过去拜会!”

    魏振士神色微变,就道:“这如使得?您何等金贵,若是白龙鱼服……”

    “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些?”李怀摆摆手,暗道我这槽点傍身,说重启就重启,底气足得很,“现在父皇病重,那郑氏趁机弄权,勾结宗室外臣,这是要颠覆我大楚啊,道义所在,我责无旁贷,岂能吝惜自身?”

    魏振士一愣,而后表情古怪,最后点头道:“既然主子您有这般志向,奴婢自当全力相助!”

    李怀眉头一皱,觉得这气氛不好,自己都渲染到这个份上了,你魏振士不应该是身子一震,感慨万千,然后表示纵然肝脑涂地,也要追随吗?难道是表演不到位,又或者过去那位也说过类似的话,都让人习惯了?

    摇摇头,李怀知道不是深究的时候,只是吩咐魏振士赶紧执行。

    果然,他这位太监的行动力不弱,到了当天晚上,一份名单就被摆在了李怀的面前。

    他拿起来一看,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蝇头小楷,其格式则是一个名字下面,简述生平,涉及不多,但能看出诸多事迹,李怀扫了几眼之后,不由大为惊讶,既视感满满—,尤其是最前面的三个—

    “郭康,出身大河以北,乃漕帮帮主,手下帮众十五万,为人义薄云天,据说出身少林,曾连破贼寇十三寨,为家国大义南下大楚;”

    “杨来,闽地出身,人称黑鸦大侠,身边跟着七只乌鸦,擅请功,神出鬼没,因灭北朝护国国师而名震天下,被北方朝廷通缉,据说与漕帮有牵连,因此隐居健康城;”

    “张寡断,海外出身,东归中土之后,曾化身北朝使者远赴西域,后成拜火教教主,武功盖世,但不善驭下,被属下点火左使方腊暗算,最终逃难南方,为我朝收留,乃留于京中……”

    “……”

    李怀看得如痴如醉。

    坑爹呢这是!

    还漕帮,不如叫槽帮算了,槽点也太多了!这妥妥的二次创造啊!绝对不是我的本意,有损我的威名!

    最后,他把那册子往桌子上一扔,就朝着魏振士看了过去。

    “殿下,这三十七人,乃是健康城有数的高手,个个身怀绝技,在江湖上还有名号,尤其是最上面三个,更是一顶一的豪杰,您说要亲自拜访,那有这个资格的,就是为首那三个人。”魏振士说着说着,见李怀表情诡异,就又认错道,“奴婢着实是力有不逮,只能将城中高手罗列出来,至于那天下高手,一时之间,着实是难以尽数统计出来,还要等候一些时日。”

    “先不忙,就先这些,唔,这三位……”他看了一眼名册,还是感觉满本子槽点,“安排一下,明日开始,我就过去拜访,即便不能拉入门下,也可以交善一二,当然,那位漕帮帮主,不好招揽,其他两位,想来还是有些机会的吧。”

    “奴婢这便去安排!”

    魏振士躬身退下。

章节目录

我是这样的作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战袍染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袍染血并收藏我是这样的作者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