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林中空地上突然安静了下来,王虎看到那个洋人莫里森已经拔出手枪,他赶紧停住脚步,装作若无其事地站在原地。

    王虎用眼睛的余光紧紧盯着莫里森的枪口,准备在对方将枪口移开自己几人的时候,趁机借着昏暗的掩护钻进周围浓密的树林。

    此时王虎心中已经清楚,虽然现在情况万分危急,可另外几个手中有枪的洋人不在这里,自己还有一线生机!一旦那几个在后面监视跟踪的洋人返回,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就在王虎心中盘算的时候, “把手都扬起来!”一声尖利的声音已经从王虎四人身前响起,拿着探测仪的小子走到王虎四人身前恶狠狠地叫道。

    三个选手和组委会的小子的目光,也都凶狠的向王虎四人望来。此时王虎身边的三个小子也已经明白,后面肯定有警方的人在追踪。

    而警方的人在这么浓密的森林中连续跟踪,这就说明自己几人中,一定有人在暗中向后面发出信号。不然,在这种一望无际的茫茫森林中,警方的人根本就无法长时间跟在身后。

    此时已经是深夜,林中黑漆漆一片,只有一片透过林梢空隙射进的星光洒在林间空地上,远处狼群的叫声此起彼伏。

    王虎四人听到身前小子恶狠狠的叫声,几人神色紧张地赶紧张开了双臂。那个组委会的小子冷冷地扫了一眼张开手臂的四人,跟着举起手中的探测器向王虎侧面的一个小子伸去。

    周围的林中黑漆漆一片,只有两束明亮的手电光柱照着王虎几人身上,几声野狼的嚎叫声正隐隐传来,林中的气氛显得异常紧张。

    王虎他们身前的小子举着探测器,仔仔细细地在一个选手的身前探测了一遍,他跟着又跨到王虎身边的小子身前。

    就在这时,王虎突然看到探测器上的指示针突然急促的晃悠了起来,他立即意识到,这是自己身上的定位器发出的信号,已经被这小子手中的探测器探测到!

    王虎暗中吸了一口气,他没想到敌人会带着这种微小的无线电讯号探测器,自己根本就无法在敌人的监视下,关闭鞋跟中的发射器,此时他已经危在旦夕。

    他跟着用眼角向站在侧前方拿枪的莫里森望去,莫里森的枪口正对准身边的小子,脸上充满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此时他立即明白了,一旦身前这个组委会的小子确定发射器的来源,他的枪口肯定要瞄准自己扣动扳机。

    就在这时,他身边这个全身纹着纹身的小子,突然望着身前这个举着探测器的小子暴怒的吼道:“你们是什么意思?老子身上什么都没有,老子不是内奸!”

    这小子暴怒的声音,立即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莫里森的枪口立即瞄向了这小子的脑袋。旁边几个组委会的小子也把手按在腰间向前跨出一步,两只手电筒直奔这小子身上照去,所有人的目光都击中在这小子的脸上。

    就在这瞬间,王虎的右脚猛地扬起,“啪”的一声狠狠踢在那个举着探测器、死心塌地地为洋鬼子卖命的小子的小肚子上。

    举着探测仪的小子惨叫一声,身子像是一只弓起的大虾米一样离地而起,直奔后面举枪的莫里森飞去。莫里森看到突然飞来的同伴,赶紧向侧面跨出一步。

    王虎一脚将身前小子踢向莫里森的枪口,他跟着就向侧面漆黑的林中扑去。这时,他身边的三个选手和另外两个举着手电的小子愣了一下,他们跟着就猛然醒悟过来。

    王虎身边的小子大吼道:“兔崽子,原来是你发出的信号!”吼声中,这小子动作飞快地扬起右脚就向扑出的王虎后背上踢出。他身边几个小子也拔出腰间的匕首,直奔王虎身后扑来。

    王虎刚窜出,后背上就传来一股大力。他踉跄着向侧面林中扑去,跟着就感觉身后传来一阵凌厉的风声,一把匕首狠狠插在他的大腿上。

    其余三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也同时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噌”的一声狠狠插在他身边两棵粗粗的树干上。

    王虎只感觉大腿一热,他扑到前面一棵大树的树根下翻滚了几周,跟着拔出插在腿上的匕首,扭身向后面冲来的黑影甩去,他随即不顾伤痛,窜起就奔漆黑的林中冲去。

    王虎踉踉跄跄地冲到前面林中,他跟着窜起向侧面漆黑的林中扑去。就在这时,“啪啪”两声枪声已经从后面响起。

    王虎感觉肩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知道自己已经中弹,他向前踉跄了几步,跟着就在身后乱晃的手电光柱和怒骂声中,直奔浓密的树林中钻去。

    此时他虽然身受重伤,可他心中明白,那突然从后面踹了自己一脚、并甩出锋利匕首的小子,肯定是那几个见钱眼开、甘心为那些洋人卖命的兔崽子。这几个华夏的败类已经铁了心肠,要跟着那些洋人为虎作伥,他们真是华夏武林中的败类!

    王虎借助着漆黑密林的掩护,一直黑暗中跑出两三公里,才摆脱身后那几个兔崽子的追杀。他随即疲惫地将身子靠在一棵粗粗的树干上,然后借助着射进林中的暗淡星光,撕开身上已经布满血迹的外衣,然后静静将肩头和大腿上的伤口包扎了起来。

    他剧烈喘息了一会儿,跟着又眼中冒火地向后面的密林中一瘸一拐地跑去,他边跑边在心中怒骂道:“王八蛋,你们就是逃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跟着你们,我看你们这些败类能逃到哪里!”

    王虎说到这里,他指着自己缠着破布条的双脚说道:“直到这时这时我才发现,我藏着定位器的那只鞋,已经奔跑中脱落。肯定是那些兔崽子从鞋中找到定位器,然后捆绑在野兔身上迷惑追上来的大宝他们。”

    这时小雅已经抱起王虎的双脚,迅速用酒精棉清理掉上面的泥污和血迹,她跟着在王虎血肉模糊的脚底上撒上药粉,然后用绷带紧紧包扎了起来。

章节目录

花豹突击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竹香书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香书屋并收藏花豹突击队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