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儿,刚才为师不提醒你的话,你是不是准备拒绝寇季?”

    年长的妇人盯着雅堂内抚琴的何仙姑问道。

    抚琴的何仙姑听到了妇人的话,脸色一正,“师傅,你不是说,寇季不是什么好人,跟寇季打交道,要谨慎行事吗?”

    年长的妇人点头道:“寇季确实不是什么好人,此次寇季奏请皇帝,让我出家人献上长寿之法,恐怕不仅仅是图谋一些钱财那么简单。

    很有可能想借机敲诈,又或者重创我们道家。”

    抚琴的何仙姑,准确的说是何香,拧起了眉头,“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答应?”

    年长的妇人淡然一笑,看向了身旁的何琼。

    何琼一脸肃穆的道:“他无论是想要阶级敲诈,还是借机重创我道家,都是建立在皇帝不会沉迷长生和长寿之法的基础上的。

    想必他已经跟皇帝聊过,并且已经确认了皇帝不会沉迷于长生和长寿之法。

    所以他才会提出如此建议。”

    何香不解的道:“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皇帝不会沉迷于长生和长寿之法,为何还要献上长生和长寿之法?”

    何琼没有言语。

    年长的妇人轻笑道:“但凡是帝王,几乎没有一个可以躲开长生和长寿之法的诱惑。赵祯现在还年轻,并不担心寿元枯竭,所以对长生和长寿之法不假以颜色。

    可若是赵祯年迈以后呢?

    他还会对忽视长生和长寿之法吗?

    秦皇汉武,多么英明的帝王,最后还不是迷上了长生和长寿之法。

    赵祯比他们又如何?”

    何香皱着眉没说话。

    年长的妇人叹了一口气,“你还小,等你再长大一些,你就懂了。”

    何琼见自己的傻妹妹依然皱着眉头,忍不住提点了几句,“我们现在献上了长生长寿之法,赵祯或许不会假以颜色。

    可赵祯一旦年迈,一定会沉迷进去。

    我们现在献上长生长寿之法,或许会被敲诈勒索。

    但是等赵祯年迈,沉迷长生长寿之法的时候,就是我道家再度崛起的日子。”

    何香迟疑道:“可是各家都献上了长生长寿之法,皇帝凭什么信我们的,不信别人的。”

    何琼看向了年长的妇人。

    年长的妇人犹豫了一下,坦言道:“所以我们除了献上长寿之法以外,还会献上美人。宫里马上要选采女,你姐姐到时候也会参选。

    以你姐姐的姿色和学问,一定会脱颖而出。”

    何香惊愕的瞪大眼,“姐姐要入宫当嫔妃?”

    年长的妇人点点头,“不仅她要入宫当嫔妃,你最好也能入寇府做姬妾。一旦你姐姐诞下了皇子,你也能从旁协助一二。”

    何香眼睛一瞬间瞪的更大了。

    年长的妇人幽幽的道:“到时候道君即皇帝,皇帝即道君。谁又能动我道家半分?”

    长生长寿之法,是真是假,年长的妇人心知肚明。

    借长生长寿之法蛊惑帝王,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唯有将帝王变成了道君,道家才能繁荣昌盛的旧存下去。

    年长的妇人可以说是谋划深远。

    寇季并不知道别人在他算计的基础上又新添了一层算计。

    他回到了府上以后,就坐在府上等出家人献上长生长寿之法。

    民间的谣言在这个时候也出现了新的变化。

    佛道两家有许多长寿之法,佛家有一十六处藏宝地的消息,跟着佛家散步的谣言一起,快速的传遍了天下。

    在佛家拥有十六处藏宝地,每一次的藏宝价值不低于一千万贯的消息传出去以后。

    最先动心的不是那些流寇草莽、江洋大盗。

    最先动心的是赵祯。

    赵祯在得到了消息以后,第一时间将寇季召入了宫。

    凝香殿内。

    赵润坐在殿内的书桌前,提着毛笔,一板一眼的在学写字,陈琳小心翼翼的伺候在一旁。

    赵祯和寇季二人十分霸道的占据了殿中。

    人手一壶冰葡萄酒,面前摆着其他瓜果,以及一个冰鉴。

    赵祯抿了一口冰葡萄酒,舒爽的呼了一口气,“四哥,佛家真有十六处藏宝地?每一次处藏宝地的财货价值不低于一千万贯?”

    寇季啃了一口香瓜,道:“佛家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说完这话,寇季看向了赵祯,笑道:“官家惦记上了那些钱财?”

    赵祯直言道:“朕怎么可能不惦记?那可是一万万六千万贯的钱财。朕要是拿到了那些钱财,朕就可以立刻推广县学。”

    寇季略微点头道:“那倒也是……对朝廷而言,那可是一笔意外之财。”

    赵祯盯着寇季道:“朕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那些消息是不是四哥你放出去的?”

    寇季果断否认,“怎么可能?官家为何会怀疑到臣头上?”

    寇季其实也想跟赵祯说实话,只是他派遣了曹利用办此事。

    寇季一旦认下了此事,回头曹利用在南方行事的时候若是漏出什么手脚被人抓住。

    到时候,曹利用还活着,并且在南方做了许多事情的消息就会被翻出来。

    曹利用一旦暴露,寇季能好?

    赵祯坦言道:“朕记得佛家的人最近才算计了四哥一道,以四哥的性子,不算计他们一道,心里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寇季翻了个白眼道:“臣怎么说也是枢密使,去跟一群出家人计较,臣不要脸面的吗?”

    赵祯沉吟了一下,道:“那一万万六千万贯,可不是谁都喊的出来的。”

    寇季瞬间听懂了赵祯话里的意思。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叫做贫穷限制了人的想象力。

    在如今的大宋,拥有一万万贯财富的,只有两处。

    一处是国库,一处是一字交子铺。

    一字交子铺和国库拥有的财富,那都是国财。

    私人还没有人拥有过一万万贯的财富。

    所以人们普遍的思维还处在千万贯的层次。

    所以即便是有人散步谣言,顶多也是拿千万贯说事。

    能拿一万万六千万贯说事的,恐怕只有身居中枢的几个人。

    佛家又没得罪过赵祯,也没有得罪吕夷简三人。

    就算得罪了,他们也不可能派人去散步如此谣言。

    所以,赵祯怀疑到寇季头上,很正常。

    寇季猜到了赵祯为何怀疑他,当即沉声道:“既然一万万六千万贯,不是谁都能喊出来的。岂不是恰恰证明了那一万万六千万贯的钱财,有可能真的存在?”

    赵祯一愣,盯着寇季道:“真不是四哥你散布的?”

    寇季正色道:“眼下正是官制革新的关键时刻,我怎么可能散布这种动摇人心的谣言?”

    赵祯嘀咕道:“那倒也是……”

    赵祯再次看向寇季,沉声道:“既然那一万万六千万贯有可能真的存在,那朕就该派人查查。”

    “咳咳……”

    寇季干咳了一声,道:“佛家积累千年,底蕴还是有的。不过一万万六千万贯,有点夸张。官家还是不要抱太大期望。更不能浪费太多人手在此事上面。

    佛家若是真有藏宝,官家也不需要亲自派人去找。

    吩咐各地官府注意着此事就行。

    一旦有人发现了佛家的藏宝,一定会漏出破绽。

    官家只需要在那些人挖出了藏宝以后,吩咐地方衙门将其剿灭,然后将那些藏宝拿回来即可。”

    赵祯略微思量了一下,缓缓点头道:“那倒也是……朕派人去追寻藏宝,有点**份……朕回头会下旨给地方各级衙门,吩咐他们盯着此事。”

    寇季闻言,心里长出了一口气。

    他还真怕赵祯动了寻宝的心思,派人去大肆寻宝。

    到时候为此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却什么也没找到,那乐子可就大了。

    商讨过了此事以后,寇季和赵祯二人也就没有再商量其他。

    二人坐在殿中,享受起了美酒佳肴。

    一直喝到深夜,赵祯喝的酩酊大醉,被陈琳扶回了寝宫去休息,寇季也顺势离开了皇宫。

    此后一段日子。

    寇季一直待在府上。

    期间,有不少出家人到寇府上拜访,献上了长生长寿之法,以及一份厚礼。

    寇季请了王曾过府,一起审阅那些长生长寿之法。

    寇府上。

    王曾观看完了一卷长寿之法以后,拍桌而起,“该杀!该杀!着实该杀!”

    寇季放下了手里正在审阅的长寿之法,盯着王曾好奇的问道:“王公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居然如此动容?”

    王曾将记载着长寿之法的书卷甩给了寇季,“你自己看!”

    寇季拿过了王曾手里记载着长寿之法的书卷,略微扫了一眼以后,脸色也不太好看。

    书卷中记载,以童子之心炼丹,可长寿。

    不同数量的童子之心,有不同的功效。

    “完全是泯灭了人性,确实该杀。”

    寇季放下了书卷,阴沉着脸开口。

    王曾咬牙切齿的道:“这要是传出去了,还不知道有多少幼童要遭殃。”

    寇季沉声道:“该派遣刑部的人好好的追查追查此事,让兵部的人配合,斩草除根。”

    王曾起身便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老夫这就去刑部,让刑部的人追查此事。”

    寇季沉吟了一下,唤住了王曾,“王公,他们献上的邪术,恐怕不止这一卷,我们审阅完了以后,再派刑部一起去查。”

    王曾闻言脚下一顿,回过了身,一言不发的陪着寇季再次审阅起了其他的长生长寿之法。

    二人忙碌了三日,审阅完了所有长生长寿之法以后,又发现了两种邪术。

    王曾手拿着三种邪术的书卷,黑着脸道:“他们明知道此物献给了官家以后,会有多少人遭殃,既然还敢献给官家,简直是自寻死路、愚不可及。”

    寇季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王曾觉得那些献上邪术的人愚不可及,但寇季却不怎么认为。

    寇季觉得,他们很有可能是为了搏富贵,所以另辟蹊径。

    皇帝若是不信,他们唯一死尔。

    可皇帝若是信了,他们就有可能借此飞黄腾达。

    王曾觉得,如此邪术,不会有人相信,更不会有帝王相信。

    但寇季却知道,有帝王会相信。

    那就是明嘉靖帝。

    明嘉靖帝在朝期间,发生了一场绝无仅有的宫女政变,史称壬寅宫变。

    起因就是明嘉靖帝痴迷长生之道,采用了以宫女处子血炼丹的邪术,搞的宫女苦不堪言,最终十数名宫女在他熟睡的时候,对他下了杀手。

    明嘉靖帝在修仙问道期间,几乎不上朝,还能牢牢的掌控着朝政,足可见他是一位十分厉害的帝王。

    如此帝王,尚且会信邪术。

    其他帝王,纵然不信,很有可能也会尝试一番。

    寇季绝不会允许如此邪术流入宫中,也不可能让它们流入到民间。

    寇季对王曾道:“王公该去刑部了,吩咐刑部尽快查清楚此事,将背后的人一并挖出来,斩草除根。兵部那边,我会跟李昭亮通气。

    地方兵马会予以配合。

    若是地方兵马不管用,我会奏请官家,调遣禁军出面。

    如此邪术,就不该出现在我大宋。

    别的地方我不管,敢在我大宋使用如此灭绝人性的邪术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王曾郑重的点点头,拿着邪术离开了寇府,赶往了刑部。

    寇季在王曾走后,吩咐陆铭道:“你去三清观问一问,问问她们手里的长生长寿之法,什么时候献上来。”

    陆铭答应了一声,离开了寇府。

    寇季在陆铭走后,在那些长生长寿的书卷中挑挑拣拣。

    他挑选出来的,几乎都是练气打坐之法,以及三两卷有明显害人之处的长寿法。

    其他的长生长寿之法,被他封存了起来。

    陆铭出去了没多久,就回到了府上,手里捧者一个锦盒。

    寇季见此,晒笑道:“她们倒是心大……别人献上长生长寿之法的时候,无一不是当成珍宝一般献上来。她们倒是轻而易举的交给了你。”

    寇季掀开了锦盒,里面躺着一卷书卷。

    寇季翻开审阅了一番,发现是一卷中规中矩的长寿之法,便没有再多言。

    寇季将何仙姑献上的长寿之法,归类到了自己选中的那些长寿之法之中,然后拿着它们进了宫。

    将其献给了赵祯。

    赵祯在拿到了长寿之法以后,并没有急着观看。

    而是询问道:“四哥,刚才王曾向朕奏请了旨意,要派遣刑部的人去查案,具体查的什么,你跟朕说说。”

    寇季狐疑的道:“王公没告诉官家?”

    赵祯失笑道:“朕瞧着王曾的脸色太臭,也就懒得问。”

    寇季哭笑不得的将邪术的事情告诉了赵祯。

    赵祯听完了以后,脸色也变得阴沉了起来。

    “如此害人的邪术也敢献给朕,背后之人确实该杀。朕回头会吩咐王曾放手去做。”

    有赵祯撑腰,王曾查处此事,自然无望而不利。

    君臣二人商量完了此事。

    赵祯吩咐陈琳将那些长生长寿的法子拿去龙图阁存着,然后请寇季坐下,跟寇季说起了正事。

    “四哥,有一件事,朕觉得应该告诉你。”

    寇季静静的盯着赵祯,等待赵祯的下文。

    赵祯沉声道:“惠州那边发生了一件大事。民间盛传佛家有一十六处藏宝地,有贼人就惦记上了此事。此前惠州知州密奏,有贼人在惠州的福泽寺内,发现了一出藏宝地,前后挖掘了半个多月有余,从中挖掘出了数量不少的钱财。

    他们一直都是秘密的挖掘。

    在运送钱财的途中出了岔子,被惠州的衙役发现了踪迹。

    惠州知州得知了此事以后,派人追查此事。

    最终发现了贼人,并且率领着地方兵马去剿灭贼人。

    贼人在逃离的途中,遗留下了足足四百多万贯的钱财。

    贼人已经逃到了海上,朕已经下令让镇南军追寻他们的踪迹。”

    寇季听到了赵祯的话以后,一脸惊愕。

    虽然此事是他一手安排的,可是以他的推算,此事事发,至少也得半个月才对。

    如今提前了半个月,他自然觉得惊愕。

    赵祯见寇季一脸惊愕,便声音沉重的道:“佛家拥有十六处藏宝地,每个藏宝地的钱财,不下于一千万贯钱财,恐怕是真的。

    朕实在没想到,佛家能积累出如此惊人的财富。

    那怪有那么多人要灭佛。”

    寇季听到此话,一脸惊叹的道:“佛家敛财的手段真是厉害……”

    赵祯点头道:“他们既然是出家人,好好的吃斋念佛就好了,要那么多钱财做什么。那些钱财,就应该交给朝廷,用于救济平民。”

    寇季觉得,赵祯可能是惦记上了那些钱财,当即劝诫道:“官家,此事就交给民间的百姓们去发掘得了。朝廷实在不宜插手。

    朝廷若是插手,很容易引起动荡。

    朝野上下现在不宜发生动荡。”

    赵祯沉吟了一下道:“朕不会大张旗鼓的去发掘那些藏宝,但朕会暗中派人去发掘。”

    寇季心中苦笑了一声,却没有阻止。

    也许赵祯暗中派遣出去的人有什么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赵祯在说完了此事以后,“顺便在敲诈一下出家人。看看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榨一些油水。朕回头会辍朝几日,对外宣称研究长生长寿之术。

    到时候少不了要装病几日。

    四哥就能借机从他们身上榨取油水。”

    寇季点头道:“此事是早已商量好的,臣明白该怎么做。”

    赵祯笑道:“如此甚好。”

    笑过以后,赵祯似乎想起了什么,对寇季道:“范仲淹和庞籍在陕西府推行府制,有些不太乐观,我们是不是该借机帮他们一把?”

    寇季闻言,略微愣了一下。

    范仲淹和庞籍在陕西府境内推行府制,也不是不太乐观。

    府制初次推行,有一些磕磕碰碰是不可避免的。

    府制的推行,并没有触动太多人的利益,所以受到的阻力十分小。

    赵祯之所以觉得他们的情况不太乐观,是范仲淹和庞籍进展太慢。

    制度方面,范仲淹和庞籍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基本上就落实了。

    陕西府内的基础的县没有动,只是重新划分了州治和府治治所,然后重新梳理了一下陕西府的官员。

    在范仲淹和庞籍前往陕西府的时候,朝廷为此就做了不少的工作。

    所以二人推行起来制度十分容易。

    但是在经济复苏方面,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主要是地方豪强把持着地方的土地、作坊。

    贫苦的百姓除了一口窑,什么也没有。

    在这个农业为主的年代,没有土地,百姓们就没办法致富。

    指望贫苦百姓去做生意,根本是无稽之谈。

    范仲淹和庞籍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如今,他们想着建立一些作坊,招收贫苦百姓去做工,借此致富。

    可这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还需要一定的钱财支持。

    当然了,有一大笔钱财投入的话,那就另说。

    “官家何必如此着急,只要纺织作坊在陕西府设立的分作坊立起来,就能帮他们打开局面。我已经派遣了纺织作坊的人过去视察,视察结束以后,就能在陕西府设立分作坊了。”

    寇季沉吟道。

    赵祯皱着眉头道:“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寇季眉头一挑,“什么意思?”

    赵祯沉声道:“辽皇耶律隆绪已经为攻打我大宋做准备了。”

    寇季沉吟道:“不是说还得两三年吗?”

    赵祯看向了寇季道:“恐怕等不了两三年,辽皇耶律隆绪就会对我大宋发起进攻。”

    寇季皱起了眉头道:“辽国发生了何事?”

    赵祯眯起了眼道:“辽国的使臣搭上了黑汗王朝的人。辽皇调遣了一部分兵马,沿着北境,悄无声息的前往了西域。

    朕所料不差的话,辽皇应该是想派遣兵马会同黑汗王朝的人,一起击溃西州回鹘。

    西州回鹘一灭,我大宋就要直面黑汗王朝的兵马。”

    寇季幽幽的道:“黑汗王朝有兵马百万……”

    赵祯点点头,“辽皇帮助黑汗王朝对付西州回鹘,黑汗王朝帮助辽皇对付我们。”

    寇季神色凝重的道:“确实是好算计。黑汗王朝百万兵马,外加上辽国数十万精兵,一起对我大宋发难的话,对我大宋而言,确实是一个麻烦。”

章节目录

北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圣诞稻草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诞稻草人并收藏北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