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桓在和宗泽聊过之后,最终决定了,让赵英去做掉王奇,就是行不测之法。

    正如宗泽所言,他是人瑞,活的岁数大了,吃的盐多了,做事肯定有道理。

    赵桓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大宋并没有人太过关注王奇不测的消息,大概都以为是受到了赵承佑的牵连。

    他们关心另外一桩大事,因为官家派出了千五皇城司的亲从官!

    要彻查粮仓之事,引得大宋朝臣们巨大的震动!

    尤其是这《经稷考》的方略问世,弄的各地经略使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其实往常年份也不是没有查过粮仓,但是几乎所有的经略使都会临时联系一批粮商,将他们的粮食运到常平仓里,临时凑数,能躲过一次就是一次。

    但是《经稷考》的出现,让这种临时填充的方式,彻底失效,因为以后这粮仓直接由经略使负责,这才是天下头等的大事。

    而且江南水患,荆湖两路水疫之事闹得大宋市面上粮食较少,就是临时填补都没地方去填补。

    赵桓倒是没有理会群魔乱舞的局面,他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让内帑补这个亏空,但让皇城司和上路审计部去查一下账目,也是好事。

    “官家,安娜长公主休课了。”李清照拿起了手中的书卷,看着远处款款而来的安娜长公主说道。

    赵桓同意了三名外夷公主入宫的消息,传播开来,大同行商和海商们都得到了极为正面的反馈。

    当然安娜这个长公主负责大宋皇家学舍的拉丁文课程,赵桓就是不同意她入宫,她也有正当理由进出皇宫。

    “参见陛下,陛下安泰。”安娜长公主行了个宫礼,赵桓点了点头,示意安娜坐在旁侧。

    官家答应了杀掉王奇,赵英自然没了别扭,尽心尽力的伺候大宋官家。

    赵桓看到赵英在自己答应让王奇不测之时,才明白了宗泽的意思,知道为何要杀掉王奇。

    王奇已为弃子,而且因为不忠沦为弃子,若是不严加惩戒,赵桓手下这批人的人心就散了,队伍还怎么带?

    安娜款款坐下,笑着问道:“陛下之前把臣妾的名字划掉,后来又加上了,就是因为臣妾是蛮夷吗?”

    赵桓看着安娜的笑容,自己骂人还被安娜抓住了,这有点不好,但是他的确是说过安娜是蛮夷的说辞。

    “是。”赵桓没有敢说不敢做的理由,他对安娜的情绪有些好奇,被人称为蛮夷,居然还不生气?

    安娜看了看李清照,解开了外氅,天气正在转热,但是李清照不允许安娜上课的时候着装不得体,她不敢恶了李清照自然遵从。

    她笑着说道:“李大家,上次我们讨论的那个问题,李大家还记得吗?就是大宋的蛮夷,和盎格鲁撒克逊蛮族并不一样对吗?”

    李清照点了点头,合上了手中的书籍,笑着说道:“若是真的得和安娜长公主所言一样,那大宋的蛮夷和盎格鲁萨克逊蛮族的确不同。”

    赵桓又多了很多很多的问号……这两个有什么不同?不都是蔑称吗?不都是骂人的话吗?

    【历史知识小科普:中国华夷之辨以文化区分,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罗马蛮族与贵族区分以血脉区分,大宋之蛮夷,与罗马蛮族有本质的不同。】

    赵桓仔细看了半天这种话,才意识到自己对于夷狄这两个字的理解,可能和宋人大不相同。

    大宋的蛮夷可能就是单纯的说明这个部族的人文化落后,不识教化。而自己的理解的蛮夷,更多的是以血脉去论断。

    安娜撅着嘴,虽然被归到蛮夷一类,让她很不开心,但是这就是大宋的事实,她也不能去改变,只能不甘的说道:“陛下,既然是文化区分,臣妾自然是蛮夷,但是我罗马自有罗马之文化,当然大宋文道昌盛,臣妾心服。”

    赵桓盯着安娜的腰身,想到一个成语,那就是盈盈一握。

    这恰到好处的腰身。难不成是身材神器,束腰?

    安娜又掏出了他的小本本,问道:“听说大宋的鄂州保民官宗先生回到了京中?臣妾有些问题,想问问宗先生。”

    赵桓笑着说道:“有什么事问朕可以,若是朕回答不上来,你再去问宗相公就是。他岁数大了,长途奔波,需要休息几日,还要赶回荆湖主持大局,你就不要给他添乱了。”

    安娜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说鄂州瘟疫,大宋的保民官甚至连老人都救的吗?而且还是个平民。”

    “你们罗马不也救助老人吗?”赵桓有些不解的问道,安娜上次问这些疫情上的事,就提到了罗马是如何面对鼠疫的,那些老人,他们并没有放弃。

    安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但是盎格鲁人、撒克逊人、朱特人,以及亚伯拉罕人,他们都不会救助老人。他们认为老人已经没有了价值,而且他们也没有能力救助。”

    赵桓笑了笑,这正好涉及到了赵桓最近的研究领域,自从宗泽说了仁义礼智信是大宋根本之后,赵桓还真的研究了下仁这个字,而安娜的这个问题,刚好涉及到了他的研究范围之内。

    赵桓看着安娜笑着说道:“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途有饿殍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

    李清照看着安娜迷茫的眼神,引经据典对现在的安娜来说,理解起来太过于困难了。她想了想说道:“这段出自孟圣的《寡人之于国也》。”

    “大概就是说猪狗吃人的食物,百姓却因为饥饿而死,梁惠王说不是我的过错,而是因为年岁天时不好。相当于用兵器的人杀了人,却说不是我的过错,而是兵器的过错。”

    赵桓点了点头说道:“朕在太原城见过你说的那种情景,礼乐崩坏,社会秩序崩塌,老人悬梁,将生存的权力让给年轻人的场景。”

    “所以,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

章节目录

北宋振兴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吾谁与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谁与归并收藏北宋振兴攻略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