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夜中,拄着手杖的皮尔斯将梅林送出自己的房子。

    他目送着梅林步入黑暗,然后在扭曲的阴影中消失不见。

    这老头子站在门口,看着梅林消失的方向,他就如一尊石像一样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皮尔斯回到屋子里,他安静的等待着,直到十几分钟之后,在确认梅林不会突然返回之后,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走到自己的小书房里。

    那里有一座用作装饰的壁炉。

    他从书桌的抽屉里取出一个小袋子,然后将一把粉末丢向壁炉。

    在绿色光芒的腾起中,一道由九头蛇夫人架设的传送门,就在他的书房中开启。

    皮尔斯厌恶的看着眼前壁炉里燃烧的绿色火焰。

    作为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他讨厌这种魔法的远行方式,每一次在通过这燃烧的门的时候,他都会如最剧烈的晕船者一样,难受好久。

    不过还好,既然是神奇魔法的造物,就必然有与之对应的魔法能消除这种糟糕的后遗症。

    他从书桌边缘拿起一条灰绿色的手链,缠在手腕上,然后拄着手杖,踏入了那绿色的火焰中。

    下一刻,在天旋地转的光影中,皮尔斯来到了浣熊市的群山中,就出现在保护伞的地下蜂巢基地里。

    “唔...”

    哪怕有魔法手链的保护,但经历过体验糟糕的传送之后,皮尔斯依然面色惨白。

    他站在原地,有些艰难的呼吸着。

    很快,就有人递来了一杯温和刚合适的水。

    是九头蛇夫人。

    她察觉到了自己书房中传来的魔法波动,所以很快赶了过来。

    “看到你如此狼狈的机会可不多。”

    这位早年间就和皮尔斯熟识的黑魔法大师安逸的坐在轮椅上,看着皮尔斯大口大口的吞咽着那杯水,她脸上挂着一丝恶劣的笑容,她说:

    “你不是说你永远不会使用这玩意吗?”

    “因为事态紧急。”

    皮尔斯没好气的回答到:

    “而我也不再放心让你们放手去做事...所以我亲自来了。”

    “好吧。”

    九头蛇夫人无言反驳。

    最近几次任务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一路大神,各种情况频出。

    别说是皮尔斯,就连九头蛇夫人自己都有些无法忍受连接不断的失败了。

    “这边的情况怎么样?”

    皮尔斯将水杯放在桌子上,他回头看着拉尔森夫人,他说:

    “还有人在调查你们吗?”

    “有。”

    夫人随意的摆了摆手,她说:

    “在猎魔特工撤出去的第二天下午,就有科罗拉多州s.d.o.l.d.分部的一个特工小组进驻了浣熊市。”

    “很显然,难缠的梅林先生并没有因为调查任务结束就放弃对我们的怀疑。”

    “但怎么说呢,一群普通的特工,在浣熊市这地方,毫无疑问是查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的。”

    “不要掉以轻心!你已经因为轻敌吃了那么多次亏,这还不足以让你变得睿智吗?”

    皮尔斯提醒到:

    “普通人偶尔也会创造出奇迹的。”

    “我没有。”

    夫人说:

    “我放出了一只饵,引着他们朝毫无意义的方向前进,他们以为自己发现了线索,但他们只是在单纯的浪费时间...”

    “我很知道该怎么对付普通人,这一点就不需要你教我了,皮尔斯。”

    “好吧。”

    皮尔斯也不再坚持,他对九头蛇夫人说:

    “带我去见见那魔鬼的代言人...他的记忆恢复了吗?”

    “说实话,我不确定。”

    一向信心满满的九头蛇夫人在这一刻也显得有些踟蹰。

    她一边做了个手势,示意皮尔斯跟着他,一边低声说:

    “我为他做了三次遗忘咒洗涤仪式,他看上去想起了一些东西,但怎么说呢...洗涤仪式可能弄坏了他的大脑,或者说那大脑里本就空洞无物,总之,他现在表现的相当不正常。”

    “很疯。”

    坐在被魔力推动着前进的轮椅上的夫人,皱着眉头形容道:

    “大脑里全是疯狂混乱的想法,就像是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人,天马行空,但在混乱的失控中,却又诡异的维持着一个人格化的意志。”

    “我用了很多心灵魔法,但在他脑海里,我完全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九头蛇夫人扭头对皮尔斯说:

    “所以他到底有没有恢复记忆,我也很难确定。”

    “小丑本来就是个疯子。”

    皮尔斯倒是不甚在意,他一边拄着手杖,如老绅士一样行走在保护伞的基地中,一边看着通道两侧的实验室,他轻声说:

    “如果你读过他在神盾局的资料,你就不难发现这一点。”

    “他是个危险的疯子,大脑里全是混沌的思想,乐于在哥谭那个鬼地方和一些街头英雄们玩一些见鬼的游戏。”

    “也只有这样的人,会被魔鬼选中。梅林将他的危险度标记为ss,在这方面,我愿意相信梅林的判断。”

    皮尔斯的脚步停了停,他站在一处实验室之外,他看着那实验室中摆放的生物舱,他对身边的九头蛇夫人说:

    “那东西,那是什么?看上去像是个人...”

    “那个。”

    夫人兴趣满满的对自己的上司介绍到:

    “那个可是我们最得意的作品,他是t血清系列中最强大的个体,代表着t血清的极致强化,不计成本,不可能被量产。”

    “但他本身代表着t系列血清的最高端战力,他现在还没完成呢。”

    “等到他和另一个实验体完成调制之后,他所具备的力量,就可以轻松媲美你们的复仇者。而在未来,新秩序降临之后,他也将成为秩序的强力保卫者。”

    “嗯。”

    皮尔斯点了点头:

    “看上去确实充满了力量感,他叫什么名字?”

    “本名叫比利.鲁索,是那时候杀死失控暴君的两个普通人之一,曾经是一名优秀的战场老兵,而现在,他有了新名字。”

    九头蛇夫人弹了弹手指,她说:

    “我叫他‘睡神’,一名沉睡的人间之神。”

    “人间之神?他?”

    皮尔斯嗤笑着摇了摇头:

    “我曾听梅林用人间之神称呼另一个人,但肯定不会是他...”

    “哼,是不是,得打过之后才知道。”

    夫人不服气的说:

    “我可不认为我亲手制作出的战士会比那些超人类更差。”

    “再说了,‘睡神’暴君也不过是保护伞的顶尖产品之一,他只代表t血清的力量,而在我们的产品体系里,t已经过时很久了。”

    “不过和你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你反正只是把它们当成秩序的炮灰,在你眼里,它们和可以被牺牲的智械没什么区别。”

    “跟我来吧,小丑就在前面。”

    九头蛇夫人转动轮椅,她带着皮尔斯继续深入基地,她说:

    “不过,我好奇的是,你真的愿意把那个危险的疯子放出去吗?你难道不知道他会造成什么样的破坏吗?我以为,你不是一个能坐视秩序被破坏的人。”

    “我是不能。”

    皮尔斯说:

    “但我也知道,偶尔你得狠下心,想要找到最美好的东西,就得做好将双手放入污秽的准备。”

    “当然,我会为他做出限制的。”

    —————————————

    “唔,亲爱的威斯克,又是你来给我送饭吗?”

    在一间灯光昏暗的束缚室里,小丑正坐在椅子上,一个人玩着扑克牌。

    他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衬衫,还有绿色的小马甲,上面布满了古怪的,肮脏的痕迹,但这倒不是说保护伞的员工在故意虐待这家伙。

    并不是的。

    这里是个研究基地,这里有严格的卫生标准,这里差不多是整个世界上最干净的地区之一。

    小丑作为这里的新客人,理所当然的受到了很好的对待,他身上穿的衬衫要比大部分上班族的衣服更昂贵,甚至每天都有换洗的衣服。

    但这家伙就像是有种天赋一样,他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干净的东西变得脏兮兮。

    而且最近一直在负责照顾小丑的威斯克,有绝对的理由怀疑,这家伙是故意的。

    不过金发帅哥威斯克并没有和一个疯子一般见识。

    他带着墨镜,面无表情的将一份荤素搭配合理,看上去让人食欲大开的宵夜,放在了小丑眼前的桌子上,配的是稍微用力就会弯曲的塑料叉子。

    免得这家伙再发疯。

    在他被唤醒的当天,他就用铁叉子划断了给他送饭的工作人员的脖子,差点让那倒霉的家伙身死当场。

    那天之后,威斯克就亲自开始照顾小丑了。

    “我得感谢你,威斯克。”

    小丑将手里的扑克牌盖住,放在桌子上,他拿起塑料叉子,一边吃这东西,一边抬起头。

    那用颜料涂得花花绿绿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别扭的,古怪的笑容。

    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小丑。

    呃,这些用于“化妆”的颜料也是这家伙要来的,如果不给他,他就大吵大闹,甚至用头撞墙...

    尽管这束缚室的墙壁都是软的,但他总有办法伤害自己。

    “我得感谢你这么多天对我的照顾,真的。”

    小丑咀嚼着食物,他含糊不清的说:

    “其他人都把我当疯子,虽然他们嘴上不说,但他们的眼神暴露了他们的想法,他们都讨厌我,害怕我。”

    “尤其是在我把那个小姑娘的脖子划开之后,他们都恨不得把我丢到你们那些实验舱里。他们想对我做一些疯狂的事情,因为他们恨我。”

    “所有人都在恨我,但我也挺无辜的。”

    小丑弹了弹手指,他用无辜的声音说:

    “人总是无法抵御内心里升腾起的那些尖叫,那些**,它们嚎叫着让我去伤害别人...”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就是想和她玩一玩,那个姑娘真可爱...尤其是我为她化了妆之后...”

    这疯子用手指戳着脸颊,他说:

    “那让我想起了我在阿卡姆的一个熟人...她叫什么来着?昆因?哈莉?啊,忘记了,算了,反正也不重要。”

    “你是个好朋友,威斯克,你从没有用那种看怪物的目光看过我,所有人在你眼里都是一样的...”

    “是的,你偶尔会笑,但是在你笑的时候,你的眼神依然没有变化过。”

    小丑用叉子插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他以一个浪荡的姿态靠在椅子上,对站在他身边,面无表情的威斯克说:

    “你总戴墨镜,就是为了掩饰那种眼神,对吧?朋友。”

    “活人和死人在你眼里没有区别,只有在看向那些实验体的时候,你才会真正活过来...让我猜一猜,你认为它们才是你的同类。”

    “哇哦,你可真疯啊,比我可疯多了。”

    那古怪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夸张的笑容,这家伙似乎在故意挑衅威斯克,他说:

    “我说对了,对吧?你为什么不回答呢?”

    威斯克依然保持着冷漠,就像是一尊石像,就好像根本没听到小丑的疯言疯语。

    “你回答我!”

    脸上还带着笑容的小丑在下一刻突然暴起,他面目狰狞的跳起来,抓着威斯克的衣领。

    他双腿夹在威斯克腰间,用那塑料叉子抵着威斯克的脖子,还试图去抓威斯克的墨镜。

    “啪”

    威斯克一挥手,小丑就被狠砸在了地面上。

    “哈,哈哈,啊哈哈!”

    这疯子蜷缩在地面上,却发出了如野兽一样的笑声,他笑的前仰后合,他指着威斯克,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说对了,哈哈,你恼羞成怒了...为什么要生气呢?朋友。”

    小丑躺在地上,对威斯克张开双臂,就好像是求抱抱一样,他说:

    “为什么不笑一笑呢?朋友。”

    “我们是一类人,哦,不,不不不,我只是疯,而你,你已经不能用疯来形容了。”

    “你已经接受了自己是怪物的事实,你比我更恨这个世界...我最需要待在这里等待大人物的召见,而你...”

    “呵呵,你还要伺候一个老太婆呢。”

    小丑用尖锐的声音说:

    “那老太婆也不好对付,对吧?你又恨她,却又畏惧她,想干掉她,但又害怕失败,啧啧,真可怜啊。”

    威斯克面无表情的从地面上捡起塑料叉子,然后将没吃完的餐盘端起来,转身走出监禁室。

    “别走啊!”

    小丑趴在监禁室的门口,他尖叫到:

    “我们还没聊完呢!”

    但威斯克已经不想再听他说话,这个见鬼的疯子...

    却又如此的洞察人心。

    得远离他。

    免得那口无遮拦的家伙说出一些不该说的...

    “嘁,真扫兴。”

    小丑一个人坐回了椅子上,又开始一个人玩牌,他吐槽道:

    “不给你糖吃!”

    几分钟之后,监禁室的门又被打开了,在门被推开的那一刻,小丑突然回过头。

    他看着九头蛇夫人和站在她身边的皮尔斯,这疯子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朝着皮尔斯挥了挥手。

    “嗨,你好啊,大人物...”

    “我正等着你呢。”

章节目录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驿路羁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驿路羁旅并收藏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