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遗迹外。

    阿蜜莉雅,晴川神火,萨尔曼这三位大宗师在冰天雪地中品着香茗。

    除了萨尔曼很镇定,阿蜜莉雅和晴川神火显得有些心绪不宁。

    摩揭陀国最好的香茗在手中恍如白水,没有任何滋味。

    对他们而言,临近遗迹时间结束,不免也有几分担忧。

    此时的龙之遗迹外,已经多了一些人。

    除了晴川石秀按时前来,北疆和东岳都有特使到了此处。

    一个叛逃宗师的死亡没什么大问题,弗拉基米尔埋尸荒野也引不起任何波澜。

    可许了乌雅叶芙琳自由没几天,这姑娘就钻到遗迹中去了,这让图兰托又惊又怒。

    北疆人对遗迹和遗迹生灵有着天然的抵触心态,在图兰托的观念中,他这女儿更像是孤身一人闯荡龙潭虎穴。

    若非国内无法脱离,而龙之遗迹外又有阿蜜莉雅这个老冤家在场,他早已经飞渡到此地。

    饶是如此,他也将自己远在西陲重地常年镇守的儿子乌雅兰特斯派了过来。

    乌雅兰特斯面色冷淡,又带着一丝不怒自威的沉稳,与图兰托相貌更有着七八分相似。

    他年龄较之乌雅叶芙琳要大上许多,发丝之间已经有隐隐的灰白之色。

    大宗师们混成了一堆,他则是与一人低声攀谈。

    “林宗师,贵上司徐总府真有这般奇俊,可以将我小妹迷到神魂颠倒?”

    东岳前来的是林瑞恩,京都巡查司上府。

    自从徐直上任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要为这位总府擦屁股,没想到这才短短的半年上任时间,就已经要开始准备擦了。

    乌雅图兰托震怒,宋仲恺也好不了多少。

    虽然料到徐直迟早会在总府位置上摞挑子,但他也没想到这么快。

    燕玄空说的对,如今该换他和司徒玄空来操心了。

    这让他一度怀疑自己推徐直上任巡查司总府是不是一个错误。

    说好的为君王分忧,怎么反而是君王操心臣子。

    宋仲恺真怕徐直一个不慎死在遗迹中。

    巡查司总府死在遗迹中,那会是东岳的一桩笑话。

    可按龙之遗迹的凶险,这个笑话有可能成真。

    他想不通,巡查司总府这种权利几乎到顶的位置,莫非还抵不过一处遗迹中那不着边际的好处。

    没看住徐直的林瑞恩被狠狠训斥了一顿,顺道打发到这处地方等待上司。

    “兰特斯殿下,古往今来,情这一字迷了多少人的双眼,它不在乎对方身份、地位、能力、相貌,只要对上了眼,那便难以甩脱”林瑞恩回道。

    “我倒不是去做恶人反对小妹的姻缘,只是途经京都时,不明贵国庄宗师为何在巡查司总府外祷告,烧香焚书,还在扎小人,说着一些莫名诡异的语言,她这是?”

    “祈祷,绝对是善意的祈祷。”

    林瑞恩拍手保证,庄白秋拿根鸡毛当令箭,他也没辙,只能由得庄白秋在巡查司总府外破桃花厄煞。

    “她这是祈祷一切遗迹内的小人都通通让道,野外的妖魔鬼怪也莫要缠着我家大人,可以让他平平安安的归来。”

    “原来如此。”

    乌雅兰特斯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林瑞恩虽然是一套说辞,他又怎么会听不出。

    只怕他小妹交往的这个对象心中还挺不乐意,在避着自己这位小妹。

    如今连驱邪这等手段都用上了,可能是被逼到了一定的地步。

    翻阅过东岳这位新任总府的资料,又从自己儿子那了解到不少‘好友的情况’,此时的他也颇为好奇,想着见一见这等人物。

    但总归要对方能出来才做算。

    龙之遗迹凶名在外,这次的进入者又个个强劲,很可能出现利益之争,他倒有几分担心见不到对方。

    阿蜜莉雅和晴川神火心绪不宁,他也没好多少,不时站起来踱步一番。

    ---------

    此时的遗迹内,徐直看了看倒计时的刻表,遗迹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那么,庆祝我们这次遗迹之行顺利!”徐直倡议道。

    “顺利,耶!”

    乌雅叶芙琳第一个捧场。

    晴川赤子看着徐直这个迷妹,依旧感觉世界有点乱。

    虽说他在南澳的名气很大,有众多的爱慕者,但从未有过大宗师这个级别的爱慕者,而且乌雅叶芙琳也叠加了北疆公主这个身份。

    挺着肿胀的身躯庆祝时,他不免也有几分羡慕。

    “耶!”

    顾雨兮有气没力的哼哼了一声,表示自己支持此次遗迹之行的成果。

    虽然被打的很惨,但徐直控制的水准越来越好,她少受了很多罪。

    而且有晴川赤子做对比,顾雨兮感觉自己心下舒坦多了。

    没谁能例外,喝了都要被揍一顿或者揍别人一顿。

    作为弱鸡的存在,被揍是必然,晴川赤子也没例外。

    “赤子记得要给我师弟妹们预备足够火晶”徐直提醒道。

    “知道了知道了,在你这里吃点东西的代价真是高”晴川赤子不乐意道。

    “这宝贝好啊,你在哪儿能找到这么好的宝贝”徐直笑道。

    “就是啦,我进阶大宗师都是靠的这瓶大药呢,给你喝几口绝对是看的起你。”

    “您说的对,我这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有乌雅叶芙琳帮腔,晴川赤子只能抬头望天,为了喝这几口,他付出的代价都上亿了。

    但确实很想喝。

    他也想弄清楚乌雅叶芙琳晋升大宗师的秘密。

    被乌雅叶芙琳一句‘我晋升大宗师就靠的这瓶陪嫁酒’拖下水,他后来就再也没上岸。

    药物确实价有所值,若不是遗迹时间要到临,他还能再滴几滴到嘴里。

    当然,也有一些坏处。

    被暴怒的情绪引动时,他被乌雅叶芙琳和徐直轮流殴打。

    为了让他清醒过来,打的一次比一次狠。

    最终腿骨都被打折了一根,虽然做了矫正,但他此时走路还是一拐一拐的。

    “可惜了这味奇药,若是出了遗迹,化开的遗迹大药性能必然会变化,与遗迹内药效没有可比性。”

    得知药剂中加入了龙魂草,出遗迹之后效果会淡化,晴川赤子不免也有几分可惜。

    想再度从图兰托那儿取得这种大药酒,又要搭配上三株龙魂草,这种几率趋近于零。

    喝了一些绝版酒,他此时也心满意足。

    这次遗迹之行确实很顺利。

    虽然没能给自己成功续阳,也没能给老爹找到龙根,但能活下来,还能让实力成长,在龙之遗迹中已经算是命很好了。

    “若不是出遗迹后效果会迅速消退,我还不卖你呢。”

    徐直不免也嘀咕一句,晃了晃白玉净瓶中所剩无几的一点点,这就是留给李多凰的份额了。

    这婆娘逃命逃的最快,不免也要吃点亏长长记性。

    他着看向高空时,鹅毛大雪陡然转换成了初春的阳光,刹那的场景转换让他眼睛不由微微的眯了眯。

    “终于出来了。”

    这绝对是大部分幸存者侥幸的心声。

    随着龙之遗迹的消失,惊呼声和诧异声不断。

    徐直刚欲将白玉净瓶丢给一旁踉踉跄跄出来的李多凰,只见一个与图兰托相貌有着七八分相像的人顿时凑了过来。

    “徐直阁下果然是位外表奇俊的人物”乌雅兰特斯端详了徐直好一会儿,才一脸认同的赞道。

    他没想到自己的妹妹是这种口味,莫非没有须发很好看,符合乌雅叶芙琳的审美,强到能一见钟情。

章节目录

英雄无敌大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一只辣椒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辣椒精并收藏英雄无敌大宗师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