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龙,还是被龙屠。

    这一次的龙之遗迹探险真正给予了外界修炼者们一个答案。

    四位南澳宗师,一位西流国宗师最终留在了遗迹之中。

    剩余诸人也是个个形象不佳,几乎人人身上负伤。

    “风险级别:黑色。”

    萨尔曼最终下了定义。

    连西流国的宗师第一强者阿尔杰农都陨落在遗迹中,这处遗迹已经不需要再探索了。

    除了竖一块牌子在这儿提示风险,他们也没法干别的。

    “狗杂种,杀千刀的……”

    晴川神火对着消失的遗迹一阵破口大骂。

    南澳人进去的最多,死的也最多。

    虽然自己的孙子活了下来,但一次遗迹探索就损失了四位联盟国高层,这让他心情很不好。

    “莫生气,莫生气。”

    萨尔曼安慰着这个此前说死不起就别来的大宗师。

    当然,另一边的阿蜜莉雅脸色更难看。

    西流国宗师第一就这么没了。

    最强的队伍死掉了老大。

    这让她心情有点阴郁,尤其当艾尔莉雅从她这儿讨到陨神丹,交给了那个光头,听说还欠人家一把大宗师长剑,阿蜜莉雅的脑袋就更疼了。

    南澳人进去的最多,死的也最多。

    西流国进入者最强,死的也是最强的。

    东岳人不上不下,出来时不好不坏,没死人,但也折腾个半死。

    北疆人的人数和实力最差,却偏偏拿了其中最大的好处。

    宗师级的乌雅叶芙琳进去了,大宗师级的乌鸦叶芙琳出来了。

    至于瀛国人,鬼才知道怎么进去时是瀛国人,出来时变成了东岳人,只能说当初走眼的太过于厉害,被那个光头糊弄了一把。

    相较于南澳和西流的脸色难看,北疆人相当的欢快。

    一堆东岳人则窝在那儿叽叽咕咕。

    “还好你没出事,这趟遗迹是把我吓着了。”

    拓孤鸿使劲摇头,不仅是出现的巨龙群吓到了他,没能与徐直汇合更让他担心。

    遗迹中来回奔行,但两人的方向从未交错过。

    不停的行进,他也在巨龙和水晶龙的追击中不断改变着方向,难以静心去感应阴阳石,无法完成汇聚。

    “咱们都安全就好,这遗迹的风险确实很大”徐直回道。

    他兴高采烈的收下艾尔莉雅递来的陨神丹,一张契约也交还了对方。

    “还有一张,记得拿那把好剑来换。”

    “知道了。”

    艾尔莉雅虽然是个话痨,但确实很守信。

    人生中首次打了欠条,都落在了徐直手中,她似乎有点不习惯欠债,还的相当痛快。

    徐直很喜欢交这种朋友,至少自己不会吃亏。

    “拿回去慢慢喝吧,注意别喝出事故,记得还欠我的债。”

    没了龙魂草外在的保护,这株大药中蕴含的灵魂碎片无法抵御天地转换的那一刻,又或造成药效的失衡。

    除了陪嫁酒中的药效,龙魂草的药效功能极可能消失了大半。

    药液已经被喝到所剩无几,徐直随手将白玉净瓶丢给了李多凰。

    看着被殴打到有点惨的晴川赤子,又有顾雨兮旧伤加新伤,李多凰感觉自己可能错过了点什么。

    但大药在手就没问题。

    图么联盟国魁首真矢久久子没有从遗迹中出来,这就少不得她要去争夺一番图么联盟国的宗师魁首。

    “去我们飞艇上坐坐,正好也顺道回程?”

    一侧的乌雅兰特斯满脸的欢容,和叶芙琳交谈完,他插进了东岳人的群聊。

    “也行,那就多有叨扰。”

    诸多事处理完,徐直正向拓孤鸿咨询着一些炼体相关,若是有一处安稳的场所,那显得更为合适一些。

    这位殿下的到来让巡查司发现自己上司没了,又有拓孤鸿显了踪迹,事情不算太难猜。

    左右都已经破了行踪,徐直也只得大摇大摆的回东岳。

    他准备接受顶头几位大佬的批评。

    但想到从乌雅叶芙琳那儿得来的线索,他心中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耳边传来萨尔曼大宗师高声诵读,他的声音似乎在为亡者祈祷,又给生者带来些许安慰。

    空荡的龙之遗迹外围,人群最终恢复到静默无言,各自散去,只余下临时堆积的十六处雪台,随着初春的阳光不断的融化。

    “浮生如梦。”

    飞艇之上,赵牧低低自语了一声,他抚摸着自己的圆刀。

    徐直得了一把武器,他手上这柄跟随多年的宝刀却是变得坑坑洼洼。

    对他而言,水晶龙的实力并不算强悍,但这种生物过于损耗武器。

    遗迹的数天中,他打碎了上百条水晶龙,圆刀也陷入了折损的边缘。

    诸多宗师的境遇与他并无区别,初入遗迹显得游刃有余,甚至能打击到天空飞翔的那些巨龙,待武器无法维持损耗,又或体力不支,才开始溃败。

    只是他运气稍显好一些,没沦陷在那些龙群中。

    龙血龙肉没吃到,武器折进去一把,遗迹之行对于他来说略亏。

    此时他颇为羡慕的看着数米外的乌雅叶芙琳。

    这位长公主的脑子虽然有点问题,现在还在围着徐直团团转,努力寻求共同话题,但人家成就大宗师了。

    不管服气与不服气,乌雅叶芙琳已经脱离了宗师,晋升到更高的境界。

    北疆经历动乱之局,数年陨落四位大宗师,叛逃两位大宗师,如今也开始进入到恢复。

    剔除叛乱的大宗师,北疆皇室又增添了一位大宗师,乌雅一族真正安稳了下来,甚至能顺利的过渡完将来的皇室交接。

    赵牧略有思索之时,只见坐在前方的徐直回过头来,凝视注视之时,声音已经回荡在脑海之中。

    “赵上将,你当初在任上最后一段时间发现了什么?从王辅国那儿看出了什么?”

    除了乌雅叶芙琳,就属徐直在龙之遗迹中大发利市,虽然收获诸多,但徐直脸色却并无多少欣喜之处。

    原以为是徐直的心性沉稳,直到此时,赵牧才大致明白了一些什么。

    “你也怀疑了?”赵牧沉声道。

    “我想不出他做这种事情的理由,但他有开黑市的前科。”

    “我与他谈过”赵牧最终点头道:“他发誓自己没做这种事,我查无可查,只能请辞,希望继任者能查到一条不同的路,只是没想到你也走到了这一步。”

    “真不是他?”徐直疑道。

    “他心思没这么复杂”赵牧摇头道:“这世上也没有这种愚蠢的帝王心术,这是找死的路,一旦被人发现会离心离德。”

    “那能是谁?”

    “我不知道,你既然怀疑王辅国就是其中的一条大鱼,何不用这条大鱼钓出真正处于背后的人。”

    赵牧与徐直低声交流好一阵,最终完结之时,他忍不住问道:“咱们国内的黑市真是宋家开的?”

    “是啊,大宗师们都清楚”徐直点头道。

    源于燕行侠的消息,国内黑市是宋家在幕后操纵没错了。

    老大开黑市,手下的小弟来搞严打。

    东岳的黑市飘摇了几十年,其中的曲折一时难以牵扯清楚。

    不管怎么说,黑市最终成为了修炼者们必不可少的贸易途径。

    “宋骗子,他骗了我四十多年的青春。”

    “那几个也不是好货,都是骗子,蹲在那儿看我的戏,到我离任都没吭声。”

    想到往年核查地下黑市的过往,赵牧心中一时有着几分惆怅,只觉自己任职巡查司总府这些年当真是如做梦一般。

    若有这种负面信息夹杂在其中,若依旧处于总府位置上,他也不知是否还会信任到宋仲恺。

章节目录

英雄无敌大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一只辣椒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辣椒精并收藏英雄无敌大宗师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