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三叔脸上带着笑,不过笑容有些勉强。

    “我大娘在家不?”

    他所说的大娘就是指的萧元的姥姥,二道湾这边的习俗就是这样,姻亲之前一般都会管对方的长辈叫大伯大娘。

    这个是不管岁数大小都这么叫的。

    “在呢,在呢。”萧母赶紧答应着:“找我娘干啥啊?”

    跟着萧三叔身后的看起来得有七十多岁的老头一听颤颤微微的上前:“季书芬,你娘是不是叫季书芬?”

    萧母点头:“是啊。”

    她朝屋里喊了一声:“娘,有人找你。”

    安宁扶着外婆出来。

    外婆年纪大了,眼睛有些花,从屋里出来之后也没看太清楚外边站着的这些人:“谁找我啊?”

    那个老头激动的上前,他看到外婆的时候眼里的泪都要掉下来了:“书芬,是我啊,我是张亘。”

    “张亘。”

    外婆一听仔细打量着那个老头,终是在对方一张老脸上看出了年轻时候的样子:“阿亘,阿亘,是你回来了吗?”

    老头伸手去扶外婆:“是我回来了,我回来找你了。”

    萧母一见这情况,赶紧让外婆和那个老头进屋说话。

    主要是两个人年纪都大了,萧母怕他俩一时激动出个好歹的。

    等进了屋,萧父就和萧三叔说话,外婆和张亘坐在一起诉说这些年的离情别绪。

    外婆一双眼里泪水不住的往下掉:“阿亘啊,你走了这多少年了,五十多年了啊。”

    她擦了一把眼泪:“我一直等着你,盼着你,我怕等不到你,后来就养了宏宏,我就想着,我要是去了,起码有个人知道我的事情,等你回来找我的时候,也能和你说几句话。”

    萧母叫季宏,她不是外婆亲生的,是外婆捡的弃婴,外婆这辈子都没有嫁人,原先一个人生活,后来养了萧母,等到萧母嫁了人,原先是想把外婆接到凤台村来养的,可外婆不愿意,非得一个人过活,萧母没办法,只好时常的过去探望,后头有了萧元这些孩子,她就时不时的打发孩子们过去陪外婆住几天,也让外婆不那么孤单。

    张亘听外婆这么说,也一直在哭。

    “是我对不起你啊,我一走这么多年音信全无,难为你等着我了。”

    “你这些年过的好吗?”

    外婆问张亘。

    张亘点头:“过的好,过的还不错。”

    他正说着话,一个助理从外边进来:“老爷,少爷打的电话。”

    张亘拿过手机接通,嗯嗯啊啊的说了一会儿话才挂断。

    外婆的脸色就有点不太好,她试探的问张亘:“你有儿子啊?”

    张亘点头:“我出去之后过了几年,眼瞧着回不来了,就被我爹逼着娶了个媳妇,后头生了两儿一女,她去的早,已经故去二十多年了……”

    外婆猛的站起来,对着萧母道:“宏宏,送客。”

    她没再看张亘一眼,转身就进了卧室。

    安宁原先一直在一旁坐着没说话,这会儿看外婆进卧室,她也赶紧跟了进去。

    萧母看向张亘:“张先生,我们家还有事情,不方便招待您,您还是自己找地方呆着去吧。”

    说完,她看向萧父,萧父已经拉开了送客的架势。

    张亘急了,让助理扶他起身,走到外婆的卧室前大声道:“小芬,我是没办法的,我一直在想着你,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找你,我是家时独子,我不能无后啊……”

    外婆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眼里的泪水一直就没有断过。

    安宁挺担心她的。

    “外婆,您别伤心,您要是不愿意见他,我出去把他轰走就是了。”

    外婆摆了摆手,坐起来对着外头喊:“张亘,你就是个渣男。”

    要不是现在时候不对,安宁是真能叫外婆给逗乐了。

    外婆也太时髦了吧,连渣男这样的词都用得出来,可见外婆也一直在跟随时代的脚步进步啊。

    张亘在外头愣了一会儿。

    外婆气道:“别拿着什么留后的借口忽悠我,你要是心里有我,两儿一女是怎么来的?你一边自认为深情的想着我,一边又和别人结婚生子,你这是负了我,你即娶了别人,就该对人家负责,可你却在她身边说什么想着我,这是对她不负责任,你这是负了两个女人……你都成家立业了,家里有儿有孙的,为什么还回来找我?你不回来多好,起码我还能念着你一辈子,我心里也能有个好念想。”

    说到这里,外婆又想哭了。

    她这辈子过的太苦了。

    少年的相恋,耽误了她一世光阴。

    “滚。”

    外婆大吼了一声,这一声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张亘在外头显的很狼狈。

    他自认为深情,在打听到外婆的下落之后赶紧找了来,却哪知道外婆却宁愿他不回来。

    “小芬,我来接你的,我接你去国外,咱俩也都没见年可活的了,我就想着在最后的光阴里能和你在一起。”

    他试探着说服外婆,但是外婆却一点都不想理他。

    安宁看外婆那么伤心,就从屋里出来。

    她冷着脸看向张亘:“张先生,外婆不想再见你,你也别在这儿呆着了,你在这里,外婆的心情很不好,她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万一……我想这也不是张先生所愿意看到的。”

    张亘被安宁看的有些害怕。

    他这么大年纪了,什么事情没经过,但却被眼前这个小姑娘瞧的心里发毛。

    他打个哆嗦:“我,行,我先走,小姑娘,你帮我劝劝你外婆。”

    他回过头来又看向萧母:“闺女啊,你也帮我劝劝你娘,我和她错过了多半辈子,如今也没剩几年可活的了,就想和她一起度过最后的日子,我在国外有很多产业,我都立好了遗嘱,那些产业也有她一部分,将来,这些都是留给你的。”

    他试图用利益来打动萧母。

    萧母却丝毫不为所动。

    “对不起,我没办法劝我娘。”

    她朝外边指了指:“我家真的有事情要忙,还请张先生别给我们添乱了。”

    添乱这个词眼萧母都用了出来,可见她是真的不待见张亘。

    张亘无奈,只好带着一群人离开,临走的时候,他还想着说动萧父,可萧父也不是那种用钱就能收买的人,他冷着一张脸:“这事我管不了。”

章节目录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凤栖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栖桐并收藏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