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拉巴拉了一大堆屁话之后,教练班长罗小明终于将话题拉入了主题,明确砍柴的注意事项。

    “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柴也是要有标准的!柴身要1.2米长,胳膊粗,不能太小捆,要一个人刚好能环抱为标准。尽量要干柴,最好是松树,因为好烧。中午之前要赶回来,将柴和自己班的人放在一起,在午饭开饭前,值班的区队长会对每一个人的柴火进行检查,如过不合格,马上就得上山再砍一挑。还有,你们只能带自己手里的这把刀,也可以带上自己的水壶,但是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能带!记住了吗?”

    “记住了!”三区队的学员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其实,即便很多人还没听明白,还是先把话说得响亮一些。

    “好,记住了就出发吧,我在这里等你们。”罗小明手一挥,像个万恶的包工头一样,自己回到了排房前的台阶上坐下,点了根烟看热闹一样瞅着这些乱哄哄的学员。

    庄严懵懵懂懂听完,又傻傻站在原地很久。

    心想,这规矩真多啊,可是这柴要上哪砍?怎么砍?砍了怎么弄回来?完全没一个概念,罗小明说了只能用一把刀,又不能用背包带,这也是规定的,那么用啥玩意将柴火捆好带回来?

    “大嘴!这柴火用什么玩意捆绑?”他一把扯住王大通问道。

    王大嘴手往山上一指说:“用藤蔓,山上有很多蔓藤啊,教导队的人都用它绑柴火,你在是炊事班没看到以前那些老柴火上都是捆着蔓藤吗?我估计是上一届学员走之前留下的。”

    庄严问:“你怎么知道?”

    王大通那张大嘴一咧,满脸得瑟,说:“我是谁?我能不知道这些小事?”

    庄严觉得王大嘴说的也算靠谱。

    可是,藤蔓怎么绑?

    解散后,庄严不知所措站在那里想了半天没想明白。

    他往哪边走都不知道,磨磨唧唧了半天。

    罗小明在边上看了一会,上来就吼:“你还站在这里干嘛?别磨蹭,快上山!”

    “是!”

    庄严应了一声,条件反射般调头跑了几步,又迷茫地看着高高地矗立在教导队营地后方高达一千多米的飞云山和远处训练场上的的1、2、3、4号高地。

    该往哪去呢?他想。

    最后,庄严决定跟着别人的屁股后头走,反正自己不懂,跟着走准没错。

    在教导队大门外的一处山脚下,他跟着二区队的几个兵上了山。

    一路上,那些兵们看到有合适的树就上去抡刀就砍,庄严也不好意思跟别人抢,毕竟一棵树砍下枝桠也弄不够一捆,两人争着砍,先来的肯定有意见。

    就这么没头没脑地往山上爬,忽然发现自己已经爬到了半山腰,山路相当陡,教导大队的营区远远可见,中队的排房像一个个弹药箱一样错落在远处的山凹里。

    由于历年来的教导队不断砍伐,山脚那些近一点的地方没一棵好树,都光光一杆,粗点的枝桠都没有。

    “兄弟!”他拿着烟上去给别人套近乎,“知道哪的柴火多吗?”

    二区队的几个兵接过烟,点了火,抽了几口说:“越高的地方柴火越多,我听那些老兵说的。”

    山越高的地方干柴越多?

    庄严决定继续往上走。

    可是爬啊爬,海拔已经很高了,再爬恐怕得登上一千多米的山顶了,这才停住了脚步。

    到处都是一人高的灌木和草,这里人烟罕至,路都没有,完全靠自己用刀砍出一条路来。

    他终于明白罗小明说的砍柴和野外作战之间的关联。

    在这里,必须控制自己的体力支出,否则会很快累到,更别说砍柴了。

    庄严决定停下,不再继续往山顶走,他终于找到一棵高达十多米的松树,看样子有些年份了。

    先打开是水壶,喝了两口水,歇了口气,恢复了一些体力,庄严把帽子一脱,噌噌噌爬了上去,坐在树上,挥起刀,把大点的枝桠都卸了下来。

    天气很热,即便军用的开山刀非常锋利,但是不断地挥砍仍旧让庄严的小臂有种要抽筋的感觉。

    一个小时后,大松树下很快落满了枝桠,庄严跳下树,他必须把那些枝桠砍成一段一段合乎罗小明要求的1.2米、胳膊粗的柴火。

    那几个二区队的兵说的没错。

    这越高的地方,果然能砍的树越多。

    这时候天气已经进入了夏季,山上很热,阳光毒辣,烤得人心发慌。

    庄严砍了一阵,人跟水里捞上来一样,作训服的衣角都滴出水来,他有点感慨,在这里一天流的汗一定比在家一个月流的都多。

    他小臂和手腕有抽筋的感觉,军用砍刀精钢制作,厚厚的刀身,黄色木柄,质量超好,可是重量死沉。

    他猫进树底下喝了几口水,忽然觉得手掌辣辣疼,仔细看看才发现手上破了几处皮,还打了个大泡泡。

    估摸一下,时间将近中午了,他咬咬牙,用挎包里的毛巾缠着手继续砍。

    地上终于攒了一大堆柴,他满意地呼出了一口气,忽然犯愁了,怎么把柴弄成捆,怎么弄回去?

    在周围转了一圈,庄严好不容易在灌木丛里找了几条藤,却不知道怎么绑。

    自己在家何曾砍过柴?别说柴,就连砍刀都见不着。

    正当庄严一脸愁云的时候,总算他运气不错,居然这么高的地方还有人!

    一个挑着柴火的大个子兵挑着一担柴火经过这里。

    这个兵一看就知道教导大队的学员,黑黑的皮肤,满脸汗,破烂的87式夏常服,上面布满了战术训练被铁丝网勾破的小口子。

    庄严依稀记得是二区队的人,好像有点儿音箱,他急忙跑过去,掏烟拦住别人,嘴里忙不迭说:“兄弟!兄弟!帮帮忙,我不懂捆柴,帮我一把好不好?”

    那大个子兵的柴砍得真不赖,整整齐齐码得一丝不乱,中间一根挑子横贯两捆柴火,用藤捆得很结实,一看就觉得简直棒极了。

    庄严见了更是恍若搬到救兵一样,嘴里好话没停,就差没将大个子夸成一朵花儿。

    99715/

章节目录

特种岁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严七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严七官并收藏特种岁月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