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居高临下,冷冷的道。

    岂料那礼部尚书的公子倒像是听不出来他在骂他一样,拍了拍肩膀,扶着旁边之人直接站起来,就兴冲冲的来到贾宝玉身边,拉着他的缰绳……

    “叮~”

    贾宝玉亲兵拔刀的声音,吓得他下意识退后了一步,然后倒也不怕,竟笑嘻嘻的到:“我叫杜世荣,家父工部尚书……这个你估计都知道了。那个那个,我也知道你的名号,乃是京中第一才子……

    今儿是顺德坊千金阁唐婉儿姑娘出台的日子,那千金阁可是早就放出话来了,唐婉儿姑娘就是她们今年参加小花魁赛的人选。

    要知道千金阁可是京城最大的青楼,差不多每年的小花榜榜首都是千金阁独占,千金阁今年既然推出她来,想必这唐婉儿姑娘必定是人间绝色,才艺无双,美得惨绝人寰的那种。

    怎么样,贾兄要不要与我等一同前往?

    时间就在今儿晌午,唐婉儿姑娘会登台表演。到时候单是入场银子每个人就是十两,而且去迟了肯定连位置都没有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快一点。

    对了,今日初次见面,我请客,贾兄的入场银子就包在我身上了!”

    杜世荣发出了最诚挚的邀请,让沉着脸的贾宝玉面色都禁不住有些发愣。

    京城小花榜他自然是有所耳闻,与之相对应的,是金花榜。

    京城人杰地灵,乃世间最繁荣之地,富贵风流人物也是天下最多的,自然衍生的名堂就更多了。

    其他大的州府,每年若是有一个什么花魁大赛就已经不错了,算是一年一度的繁荣盛事。

    但是京城不一样,一个花魁榜早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对青楼名妓的追逐,遂在花魁榜之下又出小花榜和金花榜。

    十七岁以下,或者出台两年之内,可参与小花榜排位争夺。反之,自然就是参与金花榜的争夺了。

    然后两榜又争花魁榜......

    简单一个评比制度的改革,衍生出来的名堂可就多了去了。

    贾宝玉初听闻的时候,也是对倡议出这个制度的人悄悄竖起了大拇指。简简单单的一弄,不但大大增强了每年花魁榜的可观赏度,而且,无形之中就挑起了京城“文人骚客”之间,喜欢稚嫩的和喜欢成熟的之间的战争。

    花魁榜只有十个名额,且有排名,榜首才是年度花魁,而京城有大小近百家青楼画舫......

    喜欢稚嫩的占了优势,自然就会让小花榜碾压金花榜。喜欢成熟些的多,自然就会反过来。

    捧花魁是要花银子的!

    本来这个行业顾客就多且稳定,这么一弄,更是加大了行业竞争力,想来京中但凡有些实力的青楼,都会致力于推行这三个榜单的争夺的。

    这不,一个还没出台的淸倌儿,就因为千金阁提前放了一个小花榜争夺者的消息,立马身价百倍,引得像杜世荣这类的纨绔子弟竞相追逐,要买她第一面。

    十两银子的门票,不用有太多人,一百个,顿时便是一千两银子,简直比抢钱还来得快!

    难怪这些青楼会这么不遗余力的培养花魁名妓,一个花魁名妓,顶的上百个普通艺伎。

    虽然明知道这些都是套路,但是不得不说,被杜世荣这么一邀请,便是连他都生了点好奇心,此乃人之常情。

    不过嘛,他今日是肯定不会去看稀奇的。

    叶家大小姐,他名义上的未婚妻还在马车里坐着呢!

    杜世荣见贾宝玉皱眉不语,还回头看了一下马车,以为他迟疑是顾忌里面的人物,立马便靠近两步,拱手邀请道:“相请不如偶遇,若是马车里的兄台愿意与我等同行,兄台的入场银子我也包了......”

    话刚说完,就被叶家的丫鬟啐骂道:“呸,哪里来的死登徒浪子,还不滚开!”

    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杜世荣一哆嗦,然后愕然以对。

    贾宝玉见状也不敢让他再说话了,只是问道:“此间之事,皆因你们当街纵马所致,你准备怎么处置?”

    贾宝玉之所如此好说话了,自然不是因为对方的豪气干云,意欲和他一起嫖那啥的兄弟情义,只是因为看他之前使劲勒紧马缰绳,还把自己给摔下来。

    仅这一点便可看出,其虽是纨绔子弟,倒也不是草菅人命的胆大妄为之辈。

    杜世荣一愣,看了那边瑟瑟发抖的妇人与她怀中哭的泪人一样的小女孩,还有自家的两个更惨的小厮,才明白贾宝玉居然还在关心这个。

    他满不在意的道:“反正他们也没死,既然他们也打了人,就两相抵消,我也不追究他伤人之过了。”

    杜世荣口中的他,自然是刚才杀神一样的姜寸。

    他觉得他家的人更惨,所以他不追究,事情就算过去了。

    贾宝玉呵呵一笑,道:“把他们全部捆了,交往顺天府发落。”

    杜安樘和他旁边的两个公子哥儿面色一变,其中一个大声喝问:“贾宝玉你这是何意,大家都是二皇子的人,你这么做,就不怕二皇子怪罪你?!”

    他们也是从来不怕事的人,只是因为对方是贾宝玉,是二皇子身边年青一代最信重的人,所以之前才一直给面子没说话。

    此时贾宝玉要动粗,他们自然不愿意束手待毙。

    “二皇子的人?如今圣天子在上,你们何时成了二皇子的人了?仅凭蔑视圣尊,攀诬齐王殿下结党这两点,本将军便能抓你们至御前定罪!”

    贾宝玉冷喝一声。

    什么谁是谁的人?文武百官都是皇帝的臣子!私底下有交情倒也罢了,岂能放上台面说是谁的人?

    “你......!”

    说话之人无可辩驳,贾宝玉身边的亲兵已经凶恶的上来。

    杜世荣灵机一动,大声道:“我愿意给她们赔偿,并送她们去医馆,所有医药费我出,这总行了吧?”

    他可算明白贾宝玉之前问他话的意思了。

    贾宝玉果然挥手制止,道:“多少?”

    “十两成不成?”

    “一百两,也不用你送她们去医馆,放下银子,你们就可以走了。”

    “一百两啊......”

    刚才还很豪爽,这个送入场银子,那个也送入场银子的杜世荣这会儿倒心疼了。不过看贾宝玉面色一沉,立马道:“好,一百两就一百两。”

    说完走到那仍旧躺在地上捂着伤口的小厮面前,也不理他疼得嗷嗷叫,从他怀里摸出钱袋来。

    又从自己身上摸出银票来,最后果真点了一百银子,交到贾宝玉的手里。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贾宝玉点头,对他的配合表示还算满意。之前他见到那马踩了妇人一脚,估计会伤的不轻,所以才要这一百两银子,并非故意敲诈杜世荣。

    别的不说,之前他的一句话总是没错的。杜安樘,确实是朝堂重臣,也是二皇子最铁杆的支持者。

    有了结果,贾宝玉让姜寸拿着银子,将人送到附近的医馆就医,最后送她回家等,然后便要准备护送叶蓁蓁回府。

    杜家的两个伤员也被另外两家的随从带走了,可惜杜世荣却没走,他见贾宝玉护送马车要走,还追上来了问:“贾兄当真不去千金阁瞧瞧?错过了可就没这个机会了......”

    贾宝玉心下笑了笑,这人有点意思,怎么说也算是栽到他手里,对他不怨恨就罢了,还这么眼巴巴的贴上来是几个意思?

    “不去,杜兄几位自便。”

    事情解决了,贾宝玉自然不会再冷脸待人,以后说不定还会经常碰见。

    “那样啊......”杜世荣忸怩了一下,最后喏喏道:“那个,我能不能向贾兄求一首诗......”

    贾宝玉莫名的看着他。

    “或者题一首也行,就提那首‘引无数英雄竞折腰’那首,我觉得那句写的真好,这秦楼楚馆,何等美妙之地,岂不正是引那无数英雄竞折腰么......”

    杜世荣说着,竟然傻笑起来。

    他经常混迹京城各大青楼,深知贾宝玉的名号在其中有多么响亮,要是他能得到贾宝玉的亲笔墨宝,定然身价提升,混的更开了。

    这才是他今日最终的目的。

章节目录

红楼大贵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桃李不谙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李不谙春风并收藏红楼大贵族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