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刀剑相撞,空气中爆发出一阵阵火花。

    终究龙禁卫中高手众多,在那利剑离景泰帝不足半尺之际,数把飞快的钢刀从下往上,拨开了利剑的走势。同时,还有两把钢刀采用围魏救赵之策,直接斩向那飞来的刺客。

    因为那刺客本着一往无前的决心,并没有任何保留。

    所以这两刀,都没有落空。但是时也命也,因为龙禁卫为了救景泰帝,奋尽全力从下往上击飞她手中的剑,空中无法借力的她,只能由着惯性,倒飞而出……

    那些人在救景泰帝之时,相当于也救了她一命,避免了她被斩成三段的下场。

    但是,她没有任何庆幸,她美丽的脸上,只有一双凝成寒霜的眼眸,其中的不甘之色,是那样的明显。

    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她是借着伙伴扔飞的乐器,踩踏着跃上高台的。现在,在空中的她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再冲到那人的面前。

    她掉落在了地上。

    “笑笑,你…,你做什么……”

    从天上出现浓烟,到韦笑笑行刺,这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以致于大皇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韦笑笑落在他面前,他似乎还想上前去搀扶她一把。

    只是求生的本能令他驻足了。

    但是求生的本能也只能帮他到这里,此时的他,完全没有想到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危险人物。

    大皇子只觉得面前一只玉臂一晃,随即脖子微微一凉……

    他下意识的看向旁边,那是几天前才把完璧之身给他的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虽然平时冷冰冰的,但是或许是因为她是韦笑笑的侍女,他觉得很新鲜。

    以致于虽然她的容貌不算太出众,这几日他也经常宠溺她。

    可是,这个女人对他做了什么?

    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湿漉漉的,很难受,他觉得呼吸好难啊……

    为什么……?

    怀着这样的疑问,他本来就孱弱的身影缓缓倒下。

    可是,他身边的女人不可能给他解惑了,甚至都没有多看他一眼。

    她仿若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对,就像是随手杀了一只鸡仔那么随意。

    得手之后她便飞快的窜到自家小姐的身边,趁着伙伴们与昏君的护卫们短兵相接之际,带着她抽身撤离。

    “不用管我,去,杀、杀了无道昏君……”

    韦笑笑发出软弱无力的声音。可惜,她忠心耿耿的下属,这一次,却并没有听从她的吩咐,而是借着混乱的场面以及伙伴的掩护,艰难撤离。

    小姐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接下来能不能杀死昏君,就看他们的了……

    ……

    “大、大殿下……??!”

    周围有人看见大皇子的身影倒下,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高台上也有人看见了,很多人心脏狠狠的抽搐起来……

    大皇子,遇害了?

    刺客被击退,惊魂刚定的景泰帝回过神来,一眼也看到了这一幕。

    只这一眼,就直接令他目眦欲裂!

    就算在刚才面临刺杀都几乎未曾改色的冷冽面庞,此时满是可怖的神色。

    他双手死死的抓着龙椅的柱子,眼睛直直的看着下方那缓缓倒在地上的身影,那是,他的儿子,他的第一个儿子,也是……

    纵然他有千般不好,万般罪过,但是,那是他的儿子!

    他的心在扭曲绞痛,一股恶血涌上心头,被他强行吞下去,引得喉咙一阵刺痛,但是他恍若未觉。

    耳边传来的,是无尽的喊杀声与金戈交接的声音……

    戴权带人去了后院,高台上的禁军和龙禁卫们全力防备那些还在试图冲上来的刺客。

    只有苏玉成,这个景泰帝身边的老太监知道景泰帝现在最关心什么,他尖着嗓子叫道:“快,保护大殿下!!!”

    随着他的一声叫喊,远远多于刺客,但是慌乱间有些没有章法的护卫们,终于有了一个目标,朝着大皇子那边涌过去。

    ……

    贾宝玉冷冷的看着混乱的场面,又抬头看了一眼高台之上,从始至终,没有往下看一眼的景泰帝。

    他轻抬脚步,只走了两步,他的亲兵们便已经将他和皇后团团保护起来。

    为什么是他和皇后?因为皇后就在他的怀里!

    方才事发突然,景泰帝为求自保,将用身体为他挡剑的皇后直接推下龙椅。

    若非他当时就站在底下,刚好直接将扑下来的皇后拦腰抱住,只怕这天下最尊贵的皇后,就要上演一次滚阶梯的戏码的了。

    “你没事吧?”

    贾宝玉低头问了一声。

    皇后显然也是被吓得不轻,面色有些发白。此时的她双手环住贾宝玉的脖子,紧紧的靠在他的怀里,闻言下意识的点点头。

    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她面上一烧,轻轻道:“你放本宫下来。”

    贾宝玉闻言,也才发现,自己此时,竟像是前几日在听雨楼上抱黛玉那样,一手揽着皇后的玉背,一手穿过她的腿弯,以公主抱的姿势把她抱着。

    虽然心中极为的不想把她放下来,甚至想就这么一直抱下去。

    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是愚蠢的行为。

    方才情急之下,甚至说现在也是,护驾职责高于一切,没有人会觉得他的做法不妥。

    但是如今却已经暂时安全了,至少有十数个禁军将他们防护在身后,这个时候他再抱着皇后不放,甚至还与她说话,落在别人眼中,那就是大大大不敬的罪过!

    “好……”

    所以,面对皇后的要求,贾宝玉答应了。

    只是他嘴里答应,手上却没有立马行动。

    他又用心感受了一下怀里这具绵软的身体,手中摸到的是她那价值连城的皇后凤袍,足足过了半个呼吸,他才缓缓地,满满的将皇后放下。

    先放右手,让皇后的双脚先着地,然后左手撑着皇后的背心,将她扶正……

    这个过程,说快不快,因为他想要尽可能多的感受一下和皇后的亲密行为。那一日,在宝灵宫,虽然他确定夺走他第一次的人就是皇后本人,但是,他却没什么印象了。

    今日这一抱,似乎勾起了他内心深处的一些记忆……

    但是,这个动作说慢也不慢,也就一个呼吸不到。就算旁人看去,也只会觉得贾宝玉是对皇后虔诚,生怕动作猛烈一点点,就会伤到金尊玉贵的皇后娘娘一样。

    皇后终于靠自己站着了,下地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撩了一下散落下来,遮住自己脸的头发,然后整理首饰与着装。

    对它而言,仪容仪态可是最重要的东西,仅次于生命。

    不过,当做了两三个动作之后,看着面前这个男孩直直的盯着她,她竟察觉自己有些害羞了……

    怎么会,自己怎么会害羞,还是在一个十多岁的男孩面前?

    不管心中怎么想,总之她手下的动作是不经意的停了。

    可是面前的男孩子还在看她……

    于是她故意伸着脖子看了一眼外面,神色立马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哎呀,这些刺客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一个个身手怎么这么好?”

    “再好,也没有娘娘好看……”

    皇后的面容再次一凝。她比贾宝玉略矮一些,此时微微仰头,怔怔的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也是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然后也被自己的大胆吓了一跳。

    娘耶,这周围到处都是人,自己这是在调戏皇后了?

    不过想来这句话也算不得太出格,另外近处都是自己的人,倒也不必担心。

    因此立马转移话题,“是呀,这些刺客真是胆大妄为,竟然胆敢刺驾,还差点害的娘娘受伤,真是罪该万死!”

    皇后点点头,随即又觉得有些不妥,因为听贾宝玉的语气,似乎罪该万死只是因为差点害她受伤……

    加上他方才的那句话,难道,他真的心存大逆不道的想法,至今不能忘记宝灵宫内发生的事,想要再次……

    还是,他只是单纯的尊敬自己。

    是尊敬吧,毕竟,自己除了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还是他未婚妻的姑姑,也就是他的长辈。

    对,是这样的。

    心中如此想了一下,但是皇后却发现,自己的内心根本无法平静下来,甚至连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贾宝玉嘴不笨,他见皇后不说话,便道:“娘娘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保护娘娘周全的,”

    “嗯。”

    皇后点点头,却始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这个时候,贾宝玉身为禁军都虞侯,不是该出去指挥人马平乱的吗?

    在这里面对面与她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这些没意义的话算什么回事?

    但是为什么,自己也不想他出去呢?

    是了,她忽然发现,这里这么乱,唯一能够给她带来安全感的,居然只有面前这个刚才把她救下来,在她眼里,只是个男孩的男人。

    于是,两个心怀异样的人,心照不宣的躲在别人的保护之下,面对面的站着。

    他们没有失礼的举动,甚至连话也没说什么,但是,就有一种难以言明的轻松和愉悦萦绕在两人身边,将他们与外面的喧闹喊杀,完全隔离开来。

章节目录

红楼大贵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桃李不谙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李不谙春风并收藏红楼大贵族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