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你没事吧……”

    此时长乐宫的宫女和太监才从惊慌失措中找过来,关心的搀着皇后。

    皇后摆摆头示意自己无事,到底不想让旁人觉得自己和贾宝玉之间太过于亲近,因此对贾宝玉道:“本宫这里无碍了,你去保护陛下……”

    话未说完,忽觉一阵头晕目眩之感袭来,脚下都有些站不稳了。

    她这一动,让贾宝玉等人都吃了一惊,随即就听场面上有人叫喊:“烟里有毒~!”

    贾宝玉星目一眯,忽然想起之前他劈开那大鼓之时,漫天散落的大片粉末,他确实闻到了一些奇怪的味道。

    当时皇后扑将下来,肯定也是吸入了那些粉末。

    “快扶娘娘到后面休息……”

    贾宝玉立刻吩咐知儿和秀暖两个,然后让展飞带人保护皇后,自己便重新观察场内的局势。

    说起来虽然贾宝玉和皇后两人站在一处,有许许多多的心理感受,但是实际上经历的时间,是很短暂的。

    刺客们还在全力的攻击高台,明显刺驾之心坚定。

    但是高台之上的禁军和龙禁卫很多,此时也结成了阵型,将景泰帝稳稳当当的保护在后方。

    远处,还有大批的禁军涌入进来。

    只要这些人一加入战场,那么刺客门凭着出其不意制造的混乱优势,立马就会土崩瓦解。

    “李大哥,你们几个去帮忙。”

    “大人,那您呢……”

    李少游等人说的是贾宝玉的安全。

    贾宝玉摇摇头,表示自己无碍。

    他是今日负责随行护驾的禁军将领之一,并不是唯一。这种事关生死的时候,并不需要他来表现英勇。

    这些刺客,都不普通,他若是傻乎乎的冲上去,被人家砍死的可能性远高于自己把人家砍死的可能性。

    他只是身体素质好,却并没有练过真正的格斗之术。

    方才第一时间为皇帝挡下那带着毒粉的鼓,已经是立了功了,没必要再去争那个英勇的名头。

    将在智,不在勇。

    只要保护好皇帝和皇后,等到大批禁军杀过来,刺客败亡,不过是片刻之事。

    所以,让手下勇武之士上前杀敌,而他自己,只需要带领着自己部下的那些禁军将士,结成阵型,不让刺客从他这边冲上来即可。

    忽见二皇子带着一名护卫走过来,急急慌慌的问道:“子衡,母后怎么样了?”

    方才变故突起,二皇子也看见皇后从高台上落下来,本来他就要上来救她母后的。

    只是他似乎也是那些刺客的刺杀目标之一,变故一发生,立马就有两名刺客朝着他冲过去,若非他反应快,又刚好带着两名侍卫在身边,只怕他就要身死当场了。

    他和贾宝玉的感受一样,这些刺客,身手都很强。

    贾宝玉拱手一拜,沉声道:“娘娘可能中毒了。”

    二皇子面色一变,立马朝着后方走过去。

    再说景泰帝处,侍卫们已经把大皇子的身体抱了上来。

    景泰帝上前扶着,急切的道:“景修,景修,你怎么样了?”

    他的声音,一改他往日的阴郁风格,紧张而彷徨。

    可是,现实终究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改变。

    一个太监带着哭腔道:“陛下节哀,大殿下他,去了……”

    “铛!”

    景泰帝忽然转身,一把抽出身边侍卫的刀,在那太监惊恐躲避的神色中,一刀斩在他的身上。

    太监发出一声惨叫,然后便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所有人,霎时间噤若寒蝉。

    而杀了个人的景泰帝,似乎也从暴怒中平息下来。

    表情也从扭曲,变回了原来的阴沉模样。

    他回头看了一眼大皇子的遗体,确认再没有生还的可能,他默默的转身,将手中还带着鲜血的刀扔在地下,淡淡道:“所有刺客,全部,杀无赦。”

    “是!”

    侍卫们回道。

    有将领想问,是否留活口盘问幕后主使之类的,但是只瞥了一眼之前那太监的尸体,便自觉的闭了口。

    ……

    刺客人数终究太少了,强攻了数次无果,远处的第一波禁军也已经赶来,一番厮杀,便只有数名身手高强的刺客在负隅顽抗。

    但是终究没有什么用了。

    领头的刺客眼见刺杀无望,撑着自己重伤的身躯,猛然把染红的血刀指向天天,啸道:“苍天无眼,竟佑暴君!我辈义士,死有何惧?!”

    伴随着呐喊,他果断横刀自刎。

    其他三个刺客,眼中同时露出悲凉之色,却也毫不犹豫,学着头领的样子,挥刀自刎。

    自此,此间所有刺客全数身亡,场面忽然变得安静,只有大殿之后,还有喊杀声和冲天的火光。

    果断的将领们自然立马带人往后面赶,那些惊魂刚定的王公大臣们,面面相觑,忽然想起是时候表忠心了,一个个朝着高台这边涌来。

    “陛下,陛下您没事吧……”

    “陛下,大殿下怎么了?”

    一个个刚才躲得最快的,现在也是最快跑到高台之前来。他们还想上去,只是禁军和龙禁卫手中的刀都还没有归鞘,且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似乎只要他们再敢往前一步,对方就敢痛下杀手。

    大臣们便不敢妄动,只得站在底下,仰着脖子问候。

    景泰帝此时已经坐回了龙椅,他并没有理会这些人,他的目光在打量场内所有的局面。

    火光、浓烟和叫喊声还没有散去。

    很多死了、受伤或者是中了毒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他的亲朋们正在慌忙的哭泣、叫喊。

    到处,一片狼藉。

    龙禁卫侍卫统领上前道:“陛下,所有刺客悉数伏法,这里一共是十七名刺客,十四名男子,三名女子。”

    此话一出,许多人都很意外。

    方才那般大的声势,居然只有十多名刺客?

    景泰帝同样没有回应他,过了两个呼吸,他忽然问道:“皇后呢?”

    “母后中了毒,儿臣让人把母后送到偏殿去了。”

    二皇子走过来,回答了景泰帝的话,然后又关心的道:“父皇您没事吧。”

    他只是走形式的问一句,他知道景泰帝无碍。

    但是,他却发现,景泰帝一看见他,目光便牢牢的盯在他的身上,那双在他眼中一向阴郁的眼睛,此时是如此的深幽,如此的冰寒。

    他心中立马闪过阵阵寒意。

    “朕好的很,还死不了,你该问问你大皇兄现在好不好。”

    景泰帝收回目光,以不带半分感情的声音道。

    二皇子面色一变:“大皇兄怎么了?”

    他立马朝着大皇子所在的地方疾步而去。

    就见大皇子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周身完好,只有一道血红的伤口出现在脖子处。

    饶是二皇子自认心志坚定,此时一看那伤口的骇人模样,也不禁有些心惊。

    大皇子遇刺的时候,他是看见了的,所以他知道,大皇子是被他自己身边的一个侍女杀死的。

    那女人,好生凌厉狠辣的手法。

    只是匕首一抹,竟将人差不多半个脖子都割断了。

    根本不用任何怀疑,大皇子肯定已经死透了。

    眼看着这个曾经自己无比瞧不起,却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死在自己面前,二皇子心中,五味杂陈。

    他以为,这个人就算要死,应该也会死在他的手里,或者是他的人手里。

    没想到,当他还完全没准备好的时候,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刺客的手中。

    心中如此想,二皇子面上却满是悲痛欲绝之色,抱着大皇子的遗体痛哭不已。

    只是他心中忽然又想,这些刺客究竟是何方来历?

    很明显,今日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景泰帝,大皇子,不过是顺带杀了而已。

    不但如此,他们还要杀自己……

    如此看来,这些人的目的,竟是专杀皇室子弟,不对,今日到场的皇室子弟还是很多的,但他们似乎并没有遭到刺杀。

    所以说,对方的目的是只杀龙子龙孙?

    听那刺客最后喊的话,或许,他们是为杀景泰帝,自己和大皇子,都是被牵累而已。

    忽然,二皇子明白了一件事。

    他忽然知道方才景泰帝为什么那样看着他了。

    大皇子死了,而那些刺客又要杀景泰帝,若是景泰帝也死了,那么,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毫无疑问,是他二皇子元景灏!

    景泰帝,怀疑是他做的!!

    一时间,二皇子心中不知该作何感想。

    他的父皇,对他竟不信任到了这等境地,居然第一时间,毫无犹豫,就以为是他要做这等弑君篡位的大逆不道之事!

    难道景泰帝真的没看见,那些刺客连他都要杀么?

    不,或许景泰帝看见了,但是,景泰帝不会在意。

    故意做戏,欲盖弥彰罢了。

    他,该怎么做,才能消除景泰帝的怀疑?

    这个罪名,他背不起!

章节目录

红楼大贵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桃李不谙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李不谙春风并收藏红楼大贵族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