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使用的烟里掺杂了毒粉,致使很多人中毒。另外,还有许多人死在刚才的混乱中。

    最主要的是,大皇子死了!

    每一个看见景泰帝神色的人,无不噤若寒蝉,就连处理收拾整理场面的禁军和王府侍卫们,也只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盛怒中的皇帝一刀杀了。

    戴权此时也赶了回来,他小心翼翼的上前道:“回禀陛下,王大人亲自冲进芙蓉阁,将侧妃娘娘救了出来,娘娘并无大碍,只是受了惊吓昏了过去。”

    景泰帝置若罔闻。

    戴权又试探性的道:“后院的刺客也被剿灭,据王府中人说,那些人都是大殿下近日来招入王府服侍韦姑娘的……”

    许是被他的啰啰嗦嗦感到不悦,景泰帝转头看向他。

    戴权退了一步,心中叫苦。他岂能不知道这个时候最好闭嘴,但是别人可以闭嘴,他却不能。

    让皇帝最快的了解到这些情况,是他的职责。谁知道要是他不主动说,等会儿景泰帝会不会拿这个迁怒于他……

    好在,似乎景泰没有处置他的意思,只是幽幽问了一声:“韦姑娘是谁?”

    “据说是大殿下新买来的侍妾……”

    说到这里,大太监苏玉成立马小声道:“回禀陛下,那韦姑娘便是,便是方才意图刺驾的女子,他原本是一笑楼的花魁,也是今年的京城第一名妓,是五天前大殿下招入王府的,大殿下还派人给她赎了身……”

    景泰帝闻言,似乎想起了之前苏玉成就给他介绍过此人,他的目光回转,看着面前跟了他多年的大太监,淡淡的问道:“既然这些你都知道,那你告诉朕,今日这场行刺是怎么回事?”

    苏玉成立马扑通一声跪下,哭诉道:“陛下恕罪,奴才之前也提醒过大殿下,可是大殿下连王妃娘娘的话都不听,如何肯听奴才的话?

    奴才并不知道她是反贼呀,若是知道,奴才就算死,也肯定不会让他进王府的呀陛下……”

    苏玉成焦急的解释,额头上的冷汗都要下来了。

    跟了皇帝几十年,他太了解景泰帝了。

    景泰帝这是对他动了杀心……

    可惜,他的解释并没有让景泰帝的神色回暖,无计可施的他只能砰砰的磕头,以求景泰帝念在主仆的情义上饶恕他。

    景泰帝看着跪在面前的老太监,他的头发都已经发白了,景泰帝自己都记不得这个太监跟了自己多少年了,大概是他刚当王爷的时候就跟着他的了吧。

    几十年了。

    但是——

    “若是朕记得不错,朕十日之前便叫你入王府主持纳妃大典,你回头看看,这就是你主持的大典,看看吧……”

    苏玉成根本不敢看,也不用看。他知道,死了很多人,皇后中毒了,连皇帝都差点遇刺,最主要的,大皇子死了……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呀……”

    他使劲的磕头,苦苦哀求。

    “拖下去!”

    景泰帝冷冷的一挥手,立马有龙禁尉上前押着苏玉成离开。

    “陛下,看在老奴伺候了陛下三十多年的份上,饶了老奴一命吧陛下……”

    苏玉成哀嚎着,他的最后求饶,只换来景泰帝淡淡的一个字:“杀。”

    听见了这个字,苏玉成整个身躯软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任由龙禁尉把他拖走,却在最后,忽然高声叫到:“陛下呀陛下,您待下奴才如此凉薄,您也不会有好下场的,绝后,这只是您的第一个报应……”

    龙禁尉将领闻言,亡魂皆冒,连忙一记刀柄砸他脑袋上,使得他闭了口。

    苏玉成发出一声惨叫,头上鲜血直流,但是他一点也不怕了,只是大笑着看着仍旧高高在上的皇帝,眼中的,是嘲讽之色……

    他还怕什么,他本来就没有亲人,只是收了两个干儿子,但是,他并不在乎那两人。既然横竖都要死,他也不会让景泰帝心里好过。

    到了这一刻,他心里忽然痛快起来。

    他这一辈子,从来不知道他还有敢这样和景泰帝说话的一天,皇权的威严,在死亡面前,似乎一点也不可怕了。

    “嗬嗬嗬……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他发出瘆人的笑声。

    “你们都是死的吗,还不拖走。”龙禁尉将领急了,一把抓住苏玉成的衣领,快速拖走……

    这边,本来很多不忍心的大臣还有意为苏玉成求求情,毕竟苏玉成可是大明宫除了戴权之外的二号太监了。

    现在,却没有人敢了。

    这个太监,是疯了吗?

    看着面色黑沉如铁的景泰帝,所有人都选择沉默以对。

    二皇子正在招呼人手安置大皇子的遗体,这是该他表现孝悌的时候。

    一个太监的死活,他本不关心,但是他的话……

    “你们把大皇兄的遗体抬入正殿,立马打造最好的棺椁安置……”

    随意吩咐了一句,二皇子扔下他们,悄然离开。

    来到外面,正看见龙禁尉要斩苏玉成,他立马高声道:“住手……”

    “我想问他几句话,还请将军行个方便。”

    二皇子走上前,一叠银票已经塞到了那龙禁尉将领的手中。

    “这……”

    要是寻常,他自然千肯万肯,可是现在,他怎么敢,这个苏玉成明显疯了,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他不是死定了?

    银子虽好,也要有命花呀。

    正在犹豫,忽见戴权赶来:“陛下有旨,苏玉成懈怠渎职,又毁谤圣躬,命立即斩首。”

    “得罪了。”

    将领把银票还给二皇子,歉然道,然后便抽出腰间宝刀。

    二皇子向来是有风度的人,此时却不讲规矩了,趁着时间,他看着苏玉成急忙问道:“你说的陛下绝后,乃是何意?!”

    他死死的盯着苏玉成,只要对方肯答他的话,拼着抗旨,他也要暂时帮他拦下这一刀。

    可惜,苏玉成只是看着他笑,眼中,是和方才看景泰帝一样的眼神……

    嗤的一声,人头落地。

    二皇子眼睛一眯。

    最后看了一眼那歉疚的将领和戴权,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

    高台之前,景泰帝显然极怒之中,他忽道:“王府长史何在?”

    随着他的话,一会儿长史就被找来。

    长史崔进章同样知道大祸临头,所以极力撇清自己,说那些刺客都是总管余乔生放进来的等等……

    “斩!”

    “斩!”

    崔进章和余乔生死了,但他们不会是最后两位。

    大皇子一死,会有很多人陪葬……

章节目录

红楼大贵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桃李不谙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李不谙春风并收藏红楼大贵族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