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后,陈枫独自找到莉莉安。

    向莉莉安询问骑士册封仪式中会不会出现圣光。

    莉莉安的回话是只有神佑骑士的册封仪式上才会出现圣光。

    那时候圣光会从天穹中降下赐福整个人间。

    显然陈枫遇到的不是这种。

    离开神殿,陈枫回家后单独找来布鲁特交流了下。

    从布鲁特的口中陈枫知道在仪式中布鲁特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

    再次追问,陈枫可以确认布鲁特看到的是他真实的样貌。

    布鲁特对陈枫敬若神明。

    言语中尽是谦卑。

    陈枫十指交叉躺坐在椅子上,思考着要如何处理布鲁特。

    “今天的事跟谁都不要说。”

    布鲁特神色肃穆的道:“是。”

    “跟我到训练场上,我要看你的实力提升多少。”

    陈枫起身带布鲁特来到训练场,挥退所有人,并命人在外面把手。

    “使出你的全力,用一字斩砍向那个木桩。”

    布鲁特依言双手持剑,奋力砍出一字斩,

    霎时间,魔力汇聚成剑气横扫了出去。

    白银骑士!

    陈枫震惊了。

    布鲁特自己也震惊了。

    陈枫持剑指点布鲁特如何使出十字斩。

    只教了一遍,布鲁特就能使出十字斩。

    并且还是剑气射出去横扫的效果。

    这下无疑让布鲁特更加敬重陈枫了。

    “你的实力先不要外露。”

    布鲁特恭敬的领命。

    没过多久塔妮娅也从学校回来,陈枫拿出那枚玉佩给塔妮娅看。

    “这枚玉佩,是你放在我身上的吧?”

    陈枫看着塔妮娅,塔妮娅的神色明显有变。

    陈枫笑道:“莉莉那丫头已经回去了,如今这座院子里只有你能接近我。”

    塔妮娅应道:“是我,这玉佩是我的导师给我的,据说能护人平安。”

    陈枫:“那日你给我占卜后,发现我最近要遇到灾祸,所以就把这玉佩放在我身上?”

    塔妮娅点头。

    陈枫情不自禁的掐了掐小丫头的脸:“谢啦,还真救我一命。”

    塔妮娅身子一抖,手紧握了起来。

    脸通红。

    “好了,没什么事了,你去休息吧。”

    塔妮娅拿起碎裂的玉佩,陈枫没有阻止。

    塔妮娅拿着玉佩转身退出房间。

    塔妮娅走后陈枫坐在椅子上沉思。

    无声无息,一个人突然的出现在屋里。

    仿佛飘渺的烟雾,凭空出现汇聚成人。

    头戴面具,一身裹身的黑色劲装。

    身形发饰上看是女人。

    “有意思,圣殿红衣修女竟然侍奉在你的身边。”

    “看来想要你命的人还真不少。”

    陈枫的全身汗毛炸立,那种利剑悬在头上的感觉再次出现。

    陈枫当下有了判断。

    眼前这人就是他预感到的危机!

    与此同时,小石头也从睡梦中醒来,“主人这人的气息很危险,要我出来吗?”

    陈枫以念力回道:“等我消息。”

    陈枫开口向来人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是红衣修女?”

    女人背着手打量着陈枫的房间,像是被邀请来的人一般的随意。

    “那护符上的气息是红衣修女专有的。”

    “嗯?看来你已经知道她是红衣修女了?有意思,圣殿中知道红衣修女的人可不多。”

    “看来,紫罗兰大公爵当真不凡。”

    陈枫追问道:“你是圣教的人?”

    女人转过身来,“曾经是,现在不是了。”

    “我现在只是一个杀手。”

    杀手。

    来者果然不善。

    陈枫问道:“那你为何还不动手,还是说……你已经动手了?”

    女杀手赞道:“知道我的身份还能如此心平气和的和我说话,你这个小鬼有点意思。”

    “我还没动手。”

    “白天那场战斗我在场,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圣光。”

    “所以对你产生了好奇。”

    “想要先了解你,然后……满足好奇心后再杀了你。”

    “你信奉神明么?说实话,我不喜欢谎言。”

    “我想你也不会想我现在就杀了你。”

    陈枫:“不信。”

    这是实话。

    有和闫舒交流的经验陈枫选择说实话。

    女杀手静立良久,十秒后终于开口。

    自言自语道:“这是多么可笑的事,一个不信封神明的却得到了神的赐福。”

    “如此看来,我当年的选择并没有错。”

    “可笑的露西亚啊……”

    女杀手自言自语了几句终于对陈枫说道:“作为补偿,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放心我还有其他问题要问你,你不用担心死亡。”

    陈枫问道:“是谁要杀我。”

    女杀手答道:“一个爱上你未婚妻的可怜男孩,叫做修斯·特姆。”

    修斯·特姆?

    塔塔·罗兰记忆中没有这人的记忆。

    但未婚妻说的因该是雷纳斯。

    陈枫的念头百转。

    这个女杀手竟然知道雇主,还把雇主说了出来,这是认定他会死了?

    女杀手继续发问道:“你可做过违背神谕的事,比如滥杀无辜,或者其他违背道德的事。”

    陈枫的念头中闪过黑烟中的人脸。

    应道:“做过。”

    女杀手追问道:“何事?”

    陈枫:“为了泄愤,杀了一些不该杀的人。”

    女杀手惊喜道:“神说剥夺生命是重罪,你既然已是罪人竟然还能得到神的赐福,当真不可思议。”

    “不过……这正合我的猜测。”

    “神,其实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一个无聊的人留在这个世界上的诅咒。”

    “留下他以为正确的规则。”

    “你能引来圣光,只因为你达成了赐福的条件。”

    “没错,你给了那个人希望。”

    “他对你一定无比的敬仰,所以对你的忠心满足了赐福的条件。”

    “一定是这样。”

    女杀手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

    不过陈枫却听明白了稍许。

    女杀手的声音在惊喜过后又冷了下来。

    “那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又算什么?”

    “生存在臭气熏天的裤衩中的跳蚤?”

    “我突然感觉就连空气都令人作呕了起来。”

    “真想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原本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房门突然被推开,女杀手仿佛烟雾一般急速消散。

    陈枫的耳边回响着女杀手的声音,“感谢你的配合,作为补偿,下次杀你前我可以再回答你一个问题。”

    塔妮娅冲入房间,见到陈枫无事松了口气,低头认错道:“抱歉,罗兰少爷我不该私自闯进来的,刚才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不安,所以想进来看看。”

    陈枫长呼出一口气:“不用道歉,你又救了我一命。”

    塔妮娅:“刚才真有坏人来?”

    陈枫:“嗯,准确说应该是一个疯子,女疯子。”

章节目录

崛起最强战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召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召弓并收藏崛起最强战法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